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24 瘋狂以祖神為鼎爐

敢于半路殺出,截取祖神道果,這可以說極其瘋狂!
  蕭晨膽大包天,想要取“神種”而代之,碎魔而種下己身,成就一番驚天蛻變。
  那迷迷蒙蒙的陣圖,盡管是殘缺的,但是具有無上威力,是毋庸置疑的。此刻,氣勢驚天動地,以無法阻擋之勢,剖開祖神軀體為殼的鼎爐,直接鎮壓向“神種”。
  “啊……”
  白嫩的嬰兒驚恐大叫,那與他外表不相稱的冰冷眸子中,出現無盡懼意,他感覺到了危險。
  神種縱然神力損耗甚巨,近乎虛脫,但是至此關頭卻也爆發出了恐怖的神力。他全身光芒熾烈,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刺目的光芒猶如一輪小太陽一般耀眼。
  祖神之力可毀滅世界,破碎億萬星辰,讓萬物凋零,回歸原始混沌狀態。此刻,拼命綻放神力,自然恐怖的到了極點,簡直有開天辟地、重新演化萬物世界之能。
  刺目的神光,全部向著上方的殘破陣圖沖去,想要阻擋!
  但是,殘破的陣圖雖然在平緩轉動,但是那股無形的偉力摧枯拉朽,根本無法有效抵擋。
  沖上來的熾烈光芒,在陣圖下不斷崩潰,慢慢消散,殘缺的神圖堅定不移的鎮壓而下!
  “啊……”神種面色猙獰,驚懼怒吼:“不,我不甘心!”
  神種的軀體早已出現很多裂紋,那是與鼎爐爭斗時造成的,但是此刻依然凝聚出讓人顫抖的偉力。
  “海闊天空!”神種大吼,在這一刻他具有氣吞山河之勢,神輝照耀,似要開天辟地一般。
  陣圖雖然即將鎮壓神種,但是就在這一刻,兩者間的距離無限放大。明明是在鼎爐內,但是里面已經自成一片世界,神種以祖神偉力開辟出一個全新的世界,剎那間與陣圖相隔一片星空。
  他立身在星空的盡頭,遙望殘破的陣圖,快速恢復神力。
  但是,就在這一刻,陣圖破滅一切阻擋,無聲無息的壓落了過來,星域快速暗淡,像是與天齊高的洪水淹沒了點點燭光。
  仇天開辟出的星空崩潰了,千萬星辰灰飛煙滅,陣圖以不可阻擋之勢,永恒如一,不可改變的鎮壓而下。
  “怎么會這樣?!”仇天驚懼的吼叫,到了現在他真的惶恐了,不久前與鼎爐爭斗,耗去了太多的力量,此刻眼看無法抵擋那殘破的陣圖。
  仇天異常的不甘,如果就此隕落,實在難以讓他瞑目。
  眼看碎魔種神功成在即,但是卻發現了這樣的意外,有人想滅殺神種,摘取勝利的道果,實在讓他憋屈的發狂。
  “啊……”
  陣圖已經壓落而下,神種驚悚大叫,憤怒到了極點。
  “轟”
  殘缺的陣圖震動出的神力,瞬間讓神種龜裂了,那白白嫩嫩的嬰兒,如精致的瓷器遭遇了錘擊一般。
  “啊……”神種絕望了,吼聲如九天驚雷,隆隆作響。
  在這一刻,他真正的燃燒了起來,看似白嫩的軀體,乃是無盡的祖神生命精華凝聚而成,是屬于祖神特有的恐怖力量。
  神種破裂,化成一道道神光。
  每一道燃燒出的光芒,都是世間最為可怕的劍氣,可洞穿世界,在這一刻,千萬道祖神生命精華化成的劍芒全都射向陣圖。
  祖神拼命,那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殘缺的陣圖都受到了震動,險些被掀飛出去,透發出陣陣朦朧的光芒,且劇烈顫動了起來。
  而不遠處的蕭晨更是受到了可怕的沖擊,如果不是身處祖君戰船上,且手中持著半顆石人頭骨,在這一刻他恐怕已經灰飛煙滅了。
  祖神燃燒生命精氣,完全可以毀滅世間萬物,可以真正的破滅一個世界。
  祖君戰船雖然縮小了,但是神力滔天,烏光爍爍,第一時間綻放出光芒,阻擋住千萬道掃射來的劍芒。
  也不知道有多少道凌厲劍氣沖向了祖君戰船,完全洞穿了光幕,斬在了船體上,讓戰船都遭遇了可怕的破壞。
  黑色的骨質船體,布滿了可怖的劍痕,有些地方甚至完全被洞穿了,船體前后透亮。
  幾道無堅不摧的劍芒,擦著蕭晨的身軀而過,如果不是半顆石頭骨托在手中,吸收掉了那些凌厲的光芒,他真的要飲恨在此了。
  “啊……”
  神種終究還是被殘破的陣圖鎮壓了,形體粉碎,神光潰滅,他死不瞑目,一雙怨毒的眼睛凝望向蕭晨,充滿了不甘。
  讓蕭晨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那中陰狠的眸光,實在可怕與嚇人。
  神種本是再生的希望,充滿了生的力量,蘊含著勃勃生機,而此刻最為純粹的生之光華,柔和無比,彌漫在四方。
  功虧一簣,眼見碎魔種神即將成功,但就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殺出一位不速之客,怎能瞑目?不過最終,那雙惡毒的眸子還是消失在了虛無間。
  祖君戰船終于平靜了下倆,它并沒有破碎,畢竟當中煉化有無上祖神的骨質精華,縱然世界破碎了,它也難以徹底崩裂。
  且,就在下一刻,祖君戰船上的恐怖劍痕開始慢慢消失,船體自行復原。當中蘊含有永恒之光,可以自主修復,可謂萬古不朽。
  殘破的陣圖緩緩轉動,飛了回來,護在蕭晨的身邊。至于四周,則是無盡神力,那是神種粉碎后,最為精純的生命精華。
  蕭晨心中一陣后怕,神種與鼎爐早已是兩敗俱傷,耗去了大部分力量,但是還有如此可怕的威勢,祖神級強者果真恐怖。
  “真的徹底消失了嗎?”蕭晨不能確定,那畢竟是一名祖神,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個級數的強者萬古難滅,他難以斷定對方是否真的灰飛煙滅了。
  “管他呢!”
  此刻有戰船防護,還有石頭骨阻擋,更有殘破的陣圖懸浮身前,縱然是神種未滅絕,想來也離死不遠了,難以擊殺蕭晨。
  他開始集聚破碎的神種,且震動陣圖,生之力全都經過陣圖再次煉化,以防意外發生,最為純粹的神種精華聚結在蕭晨的體表,讓他寶光沖天,猶如一尊戰神。
  想要全面接收這樁天大的道果,必須讓自己成為新的“神種”,如此才可以代仇天進行未完的“碎魔種神”大法,超越自我,進行祖神級升華!
  逆天打造神種!此刻,正是蕭晨所要做的。
  “神種”的無限生之力,以點點光華的形態凝聚向蕭晨,充滿了勃勃生機,讓他的戰體得到了最為有效的滋潤。
  此刻,在以祖神軀體為殼的鼎爐內,蕭晨早已縮小到了嬰兒般大小。無限生之力,凝聚而來,將他徹底淹沒,取而代之成為“神種”,就是現在!
  陣圖緩緩旋轉,將所有生之力,粉碎個徹底,傳送向蕭晨,確保了他的安全。
  虛無間,一雙陰冷的眸子,森寒的注視著這一切,但是卻無法阻止。
  仇天的神識并滅有徹底灰飛煙滅,祖神強者畢竟是不可想象的,他還沒有真正隕落,保留下部分神念。
  有殘破的陣圖在,他不敢輕易出手。
  看著蕭晨不斷煉化“神種”的生之力,將要徹底成為全新的神種,仇天憋屈的想要仰天狂吼,但是卻不得不壓制自己的沖動。
  恨欲狂!
  本是他的道果,完成一次蛻變,再上一個臺階,實現祖神級的升華!但是,卻被一名半祖生生奪取了這一切,讓他出離了憤怒。
  “渺小的螻蟻,卑微的蟲子,我不會讓你如愿!”仇天的神念躲藏在虛無間,暗中發毒誓,要毀滅蕭晨,不給其碎鼎合神的機會。
  光華大盛,蕭晨通體綻放神輝,血肉近乎透明,他凝聚了無盡的生之力,將自己慢慢打造成了“神種”。
  雖然還有更多的生之力彌漫在四方,但是他已經無法汲取了,戰體近乎飽和,在這樣下去,他也許會爆體而亡。
  是時候碎裂鼎爐,與神種合一了!
  只有真正經歷“碎魔種神”的蛻變,凝聚來的神力,才能夠真正轉化為他的力量,讓他蛻變升華。
  殘破的陣圖緩緩旋轉,開始慢慢破碎鼎爐,仇天的本體肉殼在這一刻不斷龜裂。
  以陣圖之偉力破碎鼎爐,比之仇天的神種奮爭時容易了很多,畢竟肉殼與神種發生了最為慘烈的爭斗,早已近乎碎裂。
  蕭晨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奪取了這樁道果,節省了太多的力量。
  肉殼慢慢碎裂,蘊含著無限潛力,漸漸與新的神種合一!
  暗中,仇天的眸子在噴火,他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頭老黃牛!任勞任怨,辛辛苦苦,到頭來卻是徒勞一場,為他人做嫁衣。
  仇天氣的七竅都在冒煙。
  他在等,按捺住沖動,準備在最為關鍵時刻,給予蕭晨致命一擊!
  仇天原本那古銅色的肉殼,在這一刻破裂了開來,每一塊血肉都凝聚了他生前的無盡潛能。
  碎魔種神大法,最為關鍵的時刻到來了,靈肉合一,逆天再生!
  所謂的“肉”自然是鼎爐,也就是碎裂的肉殼。而“靈”自然是指神種,也就是蕭晨。
  鼎爐與神種合一,靈肉融合,逆天再生!
  神光璀璨,這片幽暗的次元空間一片通明,圣潔的光輝灑遍每一個角落。
  祖神肉殼所盤坐的祭臺,更是顯得神圣無比,紅褐色的石臺都仿佛通靈了,點點光華在流轉。
  碎魔種神大法,真的是一種逆天的禁忌之法。
  在這一刻,震動十方,如果不是這片空間被仇天百般祭煉過,恐怖的神力恐怕早已撕碎這個世界,將外面的南海都蒸發干了。
  靈肉合一開始!
  不過,蕭晨心中卻有些抗拒,因為靈肉合一,鼎爐與神種融合,等若他將與仇天的肉殼歸一。
  這讓他有點難以接受,畢竟那不是他自己的血肉,也許現在可以大幅度提升實力,但是將來恐怕會成為桎梏,阻擋他繼續前進。
  可是他沒得選擇,眼下他迫切需要提升實力,任何機會都不能放過。只能寄望于將來,有完滿的解決辦法。
  碎裂的鼎爐與神種合一!
  祖神級能量波動,浩浩蕩蕩,磅礴無匹,猛烈震動,這是祖神級的升華!
  風云變幻,天地失色!
  蕭晨的戰力在狂飆!在發生著驚人的蛻變。
  那碎裂的鼎爐完全將他淹沒了,他的**在被改造,碎魔種神,趨向圓滿,無盡潛能化成神輝沖進他的**中,而那些血肉也將與他徹底歸一。
  但就在這一刻,暗中的仇天終于出手了。
  他的殘余神念于一剎那間,融進了碎裂的鼎爐內,無聲無息,與那些血肉合一,準備開始煉化蕭晨!
  仇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有殘破陣圖守護蕭晨,他之前根本不敢妄動。但是這一刻,碎裂的肉殼,凝聚向蕭晨,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借此,無限接近,以原本的肉殼淹沒了蕭晨。
  “螻蟻,想謀奪我的道果,那是不可能的!”仇天的聲音怨毒無比,讓人感覺脊背都在冒涼氣,他森寒的道:“我要煉化你,讓你形神俱滅。”
  在說這些話的過程中,他已經催動肉殼,開始煉化蕭晨。
  陣圖在外,而這些血肉已經與蕭晨近乎融合,仇天有絕對的把握徹底煉死蕭晨,外面的陣圖根本無法阻擋,除非陣圖連蕭晨也一起滅殺。
  被異界祖神仇天欺身到近前,蕭晨確實大吃一驚,但是卻并無懼意,相反有一股如釋重負的感覺。
  鼎爐與神種沒有真正合一,被人中途打斷,或許如此他便有了一個靈與肉不歸一的理由,他真的很抗拒與別人的血肉融合。
  “讓你失望了,你不可能煉化我,我早就知道你未死!”蕭晨并不恐懼,手中托著半顆石頭骨擋在前方,一株七彩圣樹更是懸浮于頭頂。
  肉殼蘊含的無盡潛能,擠壓過來,煉化蕭晨之際,全部被石頭骨無聲無息的吸收了。
  且,七彩圣樹震動,將周圍的血肉阻在外面。
  “石人!”仇天似乎很震驚,失聲道:“竟然是頭骨……石人又要現世了!”
  蕭晨腳下光芒大盛,祖君戰船烏光爍爍,浮現而出,震動四野,抗拒血肉。
  仇天陰寒冷笑,道:“你這小小的螻蟻,以為倚仗外物,就可以對抗祖神嗎?現在,我給你上一課,讓你明白祖神威嚴不容冒犯!”
  他雖然看到石人頭骨后極度震驚,但是很快又平復了下來,以神念催動碎裂的鼎爐,開辟出一個全新的世界。
  借助世界之力,煉化蕭晨,隔著石頭骨熔煉,只要是這個空間的器物,都可被熔化。
  “石頭骨也難以護你周全!”
  同一時間,碎裂的肉殼重新凝聚出一只大手,向著石頭骨抓去,更是想滅殺蕭晨。
  “我既然知道你可能未死,怎么可能會不防范呢。”蕭晨沒有慌亂,聲音很平靜。
  剎那間,殘破的陣圖無聲無息間出現在這片世界的內部。
  仇天失色,驚道:“陣圖除非將你我同破滅,才能自外面破碎進來,怎么可能從內部顯現?!”
  “遁去的一,誰能相阻,先天地而生,不再世界中,超然天地外。沒有什么可以隔絕它!”
  這便是蕭晨近三十年來枯坐,所領悟出的真義,明白了陣圖的種種神秘力量,是他的最大倚仗。
  殘缺的陣圖,快速旋轉,向著仇天鎮壓而去。
  “渺小的螻蟻我要殺了你!”仇天震怒。
  “如果你沒有耗盡神力,完好無損,我縱然有陣圖,也難以活命,但是現在你沒有資格這么說。”
  蕭晨眸中神光湛湛,陣圖快速旋轉向前方,當場將仇天籠罩了。輕輕一震動,鼎爐崩碎,仇天的神念被斬出。
  殘缺不全的陣圖再次鎮壓而下,無聲無息間,仇天的神念粉碎,消散于無形間。
  與此同時,新開辟出的世界立刻崩潰了。
  但就在這時,一個非常冷漠的聲音突然在蕭晨的心間響起:“螻蟻,你該灰飛煙滅了!你永遠不會明白祖神有多么強大,現在就是讓你形神俱滅時!”
  蕭晨震驚,他在心海中發現了仇天,那是殘碎的神念凝聚而成,盡管相對于原來非常弱小了,但是依然比他的神識強大很多。
  “你怎么突破進來的?”
  “在你將要靈肉合一的剎那,我就分化出了部分神念,藏于碎裂的肉殼間,與你相融,潛入了進來,此刻外面的神識粉碎了,所有殘余神念都凝聚到了最后的源頭————你的心海中!”
  蕭晨感覺,這個名為仇天的祖神非常不一般!
  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又一次翻盤,可想而知,如果在其無損的情況下,戰力有多么恐怖。
  “形神俱滅!”仇天大喝,開始在蕭晨心海作亂,想要將之煉化。
  “讓你失望了,你依然無法奈何我!”蕭晨并不驚懼,殘破的陣圖已經浮現在他的心間,擋住了仇天的所有神識攻擊。
  “怎么可能?!”仇天驚吼。
  “我早已說過,遁去的一,先天地而生,超然世外。沒有什么可以隔絕它!我與它已經相通,我之身心與它互補,密不可分!”
  聽聞到這些話,仇天什么也不再說,化成一道神光,剎那遠遁而去,想要沖出蕭晨的心海。
  但是殘缺的陣圖與蕭晨互補,在心海中無處不在,剎那浮現,鎮壓而下!
  “轟”
  仇天最后的殘余神念,也終于粉碎了,徹底的崩潰,神識永遠的寂滅!
  蕭晨不得不承認,仇天非常可怕與強大,如果不是因為進行“碎魔種神”,被他鉆了空子,正面對決的話,他縱然掌握有殘破的陣圖,都必死無疑,沒有一點機會。
  幽暗的次元空間徹底平靜了下來,碎裂的鼎爐重新愈合,慢慢重組,再次成為一個完整的肉殼。
  蕭晨立身在高大的祭臺上,一番思量,決定修煉武祖真經最后幾篇要訣!
  他決定從鼎爐內奪取力量,祭煉他自己的軀體——神種,而不與那仇天的肉殼鼎爐合一。
  別人的血肉終究是別人的,他需要挖掘自己的肉殼寶藏!
  但是,他也不會放過仇天的肉殼鼎爐,要充分利用起來。縱然神種與鼎爐不融合,也一樣要挖掘出祖神級的戰力。
  “我一邊修煉自己的神種,一邊修煉仇天的肉殼,異界萬載一次的盛會,是個不錯的機會,讓新的仇天威名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