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525 神種戰鼎爐

蕭晨驚險的滅掉異界祖神仇天的“神種”,如愿奪得鼎爐,只是對于這強大的祖神肉殼他有些抗拒,不愿碎裂鼎爐,與肉殼合一。
  但是,這天大的道果既然已經被搶來,他不可能放棄。別人的血肉終究是別人的,他決定以此道果來挖掘自己的肉殼寶藏!
  在最邪之地,蓋世武祖曾經將真經傳下,蕭晨已經得到了武道終極奧義。
  此刻,他盤坐在由巨石堆砌而成的高大祭臺上,默默思量武祖真經最后幾篇要訣。那是邪忌篇章,如其名般,是武道中近乎妖邪與禁忌的法門,一般的人根本不敢修煉。
  因為,看起來并非正途,充滿了罪惡的力量,而修煉的過程更是匪夷所思,近乎邪亂。
  “嘎嘣嘎嘣”
  旁邊,強大的祖神肉殼已經重組,完好如初。在這一刻,竟然發出了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口中像是在咀嚼什么東西似的。
  “砰”
  強大的祖神鼎爐一下子直立了起來,像是復活了,站立在古老的祭臺上,亂發飄舞,擋住了那臉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透發而出。
  同一時間,蕭晨寶相莊嚴,閉目盤坐,周身血肉,內蘊神光,斂而不放,像是一尊沉睡的古神,雖有驚天戰力,但卻被強行壓制而內斂。
  異界祖神仇天的血肉神軀,與盤坐在祭臺上的蕭晨對面而立,**中有恐怖神力在涌動,點點光澤在皮膚上閃耀,充滿了妖邪般的神秘力量。
  他真的宛如再生了一般,一步一步走到了蕭晨的近前,“噗通”一聲盤坐了下來,與蕭晨對坐,不足三尺距離。
  一陣風吹拂而過,異界祖神仇天的亂發揚起,將遮擋的面孔露了出來,在這一刻發生了一幕邪異的事情,他那緊閉的雙目驀地睜開了,射出兩道可怖的光芒。
  兩道光束剎那沖出,宛如雷電,又如毒蛇,森寒刺骨,璀璨奪目,讓人望而生畏。
  他似神識歸位,徹底再生了一般!
  一股祖神級強者的氣息震動而出,整片幽暗的次元空間都在顫動,祭臺更是猛烈搖動起來。
  與此同時,蕭晨的氣勢也陡然攀升到了極點,神識的力量如海嘯般震動。毫無疑問,是他在刺激祖神肉殼,全面激發潛能,令其宛如再生了一般。
  驀地,蕭晨的雙眸剎那睜開了,兩道更為恐怖的光芒沖出,兩道神輝絢爛刺目,像是兩道金色的閃電撕裂而出,又如太陽精華凝聚而成,讓人無法正視。
  那兩道恐怖的光束,一下子沖進了仇天的雙眸中,在這一刻兩人眸子連通,兩道光束像是兩座溝通天地的神橋,將兩具軀體聯系了起來。
  熾烈的神光,在兩具軀體間閃耀。
  “噗通”一聲,蕭晨的軀體栽倒在地,一動不動,像是失去了生命活力一般。
  而祖神肉殼卻大放異彩,有如逆天再生,重新獲得了生機,恐怖的神力震動十方。
  “刷”
  仇天的眸子射出兩道璀璨的神光,掃視四方,同一時間神軀寶光閃爍,晶瑩近乎透明,有如七彩琉璃打磨而成,神體無垢,像是一下子達到了巔峰狀態。
  而后他一下子站了起來。
  換命!
  蕭晨施展了武祖真經最后幾篇記載的部分的邪忌要訣,此刻實施了一種逆天的法門,不是奪舍,而是純粹的換命。
  奪舍不過是神識沖出,占據他人的軀體而已,換命卻比奪舍危險百倍。
  他的神識不僅完全沖出,而且帶走了所有命精華,一切生的力量全部從自己的體內沖了出來,此刻他的軀殼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剩下,完全轉移進鼎爐內。
  這一刻,他的**有如一段槁木,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每一寸血肉內蘊的精華都被掏空了。
  可以說,此刻蕭晨的**已經變成了一個中空的容器。
  他不愿施展碎魔種神大法,與異界祖神的肉殼鼎爐合一,為了達到相同的目的,得到相同的道果,他施展出了邪忌的法門————圣祭!
  修煉本就是一個逆天的過程,中途充滿了重重磨難與險阻。
  因為,強大自己的同時,必然要奪天地造化!
  這個所謂的“天地造化”,在指自身外的一切,包括塵埃,包括草木,包括大世界,這是一個逆自然生命規律的過程。
  所以,前方道路必然是天塹橫亙,險阻無數,難以突破。尤其是想要達到終極強大境界,就更加艱難了。
  為此,武祖才創出了一門邪忌法門————圣祭。
  所謂圣祭,是反其道而行之,反逆天而修煉。
  強大自身,將遭天譴,遭遇磨難。但如果散去自身生命精華,祭給外界,自然容易多了。
  圣祭,反逆天而修煉,順天而為。將己身獻祭,成就外界他物,可謂自損“己身”。
  如此,與修煉的本義大相徑庭,可謂瘋狂之極,完全像是在自毀。
  但,這就是武祖的高明之處,“己身”不過臨時的“己身”而已,那“外界他物”才是真正的“己身”。
  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如此,順天而得到道果,自然容易了很多。
  此刻,蕭晨所做的一切就是反逆天而修煉的過程。
  將真正己身化成槁木,神識與生命精華徹底退出,造就成一個“外界他物”。而神識與生命精華注入祖神肉殼內,暫時造就一個己身,如此來獻祭這個臨時的“己身”,成就那親手造就的“外界他物”,來反逆天而修成正果。
  蕭晨準備活祭祖神肉殼,成就“外界他物”,也就那如槁木般的“己身”。
  換“己身”是第一步,生祭是第二步,可以想象邪忌篇的邪與忌。
  換“己身”來圣祭,比之碎魔種神大法更甚,實乃不世法門,可想而知當年的武祖又多么的逆天。
  “騰”
  一團神火燃燒了起來,蕭晨入主祖神肉殼內,他開始實施圣祭,通體神輝綻放,寶相莊嚴。
  他開始將此刻的“己身”活祭,屬于祖神鼎爐的無盡神力燃燒了起來,璀璨奪目的神火將這具寶體淹沒了。
  祭臺上光華耀眼,祖神肉殼一動不動,任身軀燃燒,獻祭“外界他物”。在這過程中,祖神級鼎爐神色肅穆,口中不斷發出特別而又神秘的聲音。
  與此同時,古老的祭祀音響起,天地間仿佛像是有三萬佛陀在同時禪唱,又像是有九萬魔尊在虔誠禱告。
  祭祀音震動天地,圣歌繚繞,神輝普照,祖神肉殼光芒萬丈,熊熊燃燒。
  一道道最為精純的神輝,被燃燒提煉而出,向著前方那倒在祭臺上的“外界他物”涌動而去。
  以“己身”祖神肉殼內蘊的無盡神力,來祭獻“外界槁木”,神圣光輝照耀十方,整片幽暗的次元空間瞬時明亮了起來。
  那原本空空如也,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外物”,漸漸有了光澤,蕭晨原本的**被以妖邪法門祭獻而來的神秘力量緩緩滋潤。
  就在蕭晨在次元空間內施展驚天手段,進行圣祭,成就“外界他物”時,現實的世界中發生了一點意外。
  南海上空,祖神級神識波動震動四野,下方海水波瀾起伏,天空中雄偉的宮殿在猛烈顫動。
  居于西海的異界祖神艾爾,再一次探來了強大的神念,不僅沖進了磅礴宮殿內,還探向被魔圖封印的次元空間。
  “堅固的魔圖,仇天祭煉時,恐怕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偉大的祖神您在做什么?”守護在魔圖前的九重天半祖驚聲問道。
  “我隱隱有一股不安的感覺,似乎你族的祖神仇天出現了意外,故此來看看。”艾爾回應道,聲音冷冽。
  九重天的半祖怎么可能相信,他們這一族的祖神仇天自古便與名為艾爾的祖神生有怨隙,兩族間一直對立,有矛盾存在。他自然認為,艾爾是為尋晦氣而來,找仇天的麻煩。
  “請高高在上的祖神不要為難我們,我族祖神正在蛻變,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相信不久就要出關了。您如果此時對他不利,相信其他族的祖神絕不會坐視不理。”九重天的半祖徹底豁出去了,為了守護好自己這一族祖神,他大膽冒犯了一名祖神。
  “螻蟻,你竟敢懷疑我!”艾爾聲音冰冷無情,喝道:“你一個卑微的半祖懂得什么,我乃萬古不滅的祖神,可洞悉世間一切。這片次元空間內,絕對有異常發生,如果你再不閃開,你家祖神發生了意外,你便是千古罪人。”
  艾爾所居之地,距離仇天沉睡之地最近,且他一直在關注著仇天能否成功蛻變,因為他們是對手。如此,才讓他感應到了異常,這完全是祖神級強者的敏銳直覺。次元世界雖然被魔圖鎮封了,與真實世界隔絕,但是他還是推測出,仇天似乎有危險。
  對手歸對手,但是他還沒有齷齪到,趁人之危,同族相殘。所以,感知到異常,他立時探來神念。
  “請偉大的祖神不要干預我族之事。”九重天半祖對仇天絕對迷信,他不相信對立方的祖神的話語。
  “滾!”
  異界等階森嚴,面對九重天半祖,即將觸碰到祖神領域的強者,艾爾依然視如螻蟻,冷聲責斥。
  浩瀚神威震動南海,艾爾神念化成的一只巨手,向著宏偉的宮殿中探去。
  “砰”
  九重天的半祖猶如稻草人一般,當場吐血,撞碎一間間巨殿,橫飛出去數百里之遙,才在南海上空止住身形。
  艾爾元神化形,巨手遮天,讓整片世界都顫動了起來。光芒化成的巨手,一把向著那魔圖抓去,想要揭開,而沖進去。
  次元世界內的圣祭,與碎魔種神大法碎裂“鼎爐”、成就“神種”一般邪異,甚至可以說是邪惡。
  如果傳出去的話,任何祖神都要自危與驚悚。
  如此祭獻,神力全部被完全轉化,盡可能的化為“槁木”真正的力量。而非硬奪取天地神力一般,縱然短暫得來,也無法全部化為己身一部分。
  這就是圣祭的不凡,真正古老而又妖邪的法門,通過禁忌秘法,轉化神力,祭出的圣潔光華全部被“外界他物”接收。
  慢慢的,祭臺上的“槁木”有了神力波動,緩緩盤坐了起來。而后升騰而起,駕臨虛空中。
  古老的祭祀音響徹天地,下方的祖神肉殼,不斷的燃燒己身,奉獻自己,一道道神輝祭向虛空中的“他物”。
  光輝越來越璀璨,祖神肉殼也緩緩漂浮而起,就盤坐在蕭晨本體的下方。
  兩者間,相距不過七尺,可以看到燃燒的神輝不斷向著上方云聚。
  圣祭法門,震古爍今,縱然是祖神級強者,窺視到這等法門,也要震驚。
  不過,奇功雖然蓋世,但是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修煉,哪里可以輕易這樣強大的祖神鼎爐作為臨時的“己身”?!
  沒有人會真正將自己獻祭,臨時己身不好找,那是所獲神力的根本之源。
  在這一刻,祭臺徹底被沖天的光芒籠罩了,這里耀眼奪目,遠遠望去,神輝沸騰,光耀天地,似貫通了千古時空。
  光輝奪目的世界中,兩具盤坐的軀體皆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蕭晨的本體漸漸明亮了起來,而那祖神肉殼的光澤則稍顯暗淡了一些,但是這并不能影響什么,圣祭依然在進行,神火在熊熊燃燒,神輝不斷沖天而起。
  這是一個既壯觀而又可怕的過程,武祖真經邪忌篇,真的近乎妖邪,甚至罪惡。
  “砰”
  次元空間外,那只元神化成的巨手,遮攏天地,緩緩將魔圖揭開了一角,無盡祖神偉力在震動。
  ……次元世界內,祭臺之上,神輝千萬道,圣祭依然在進行。
  古老的祭祀音響徹天地,似跨越千古,從那遙遠的古老年代傳蕩而來。
  莫名而又神秘的聲音,不斷從祖神肉殼內傳出,這是古老的經文,這是玄奧莫測的圣祭祀古音。
  聲震千古,震動過去,撼動未來。
  蕭晨的本體化作“外界他物”,盤坐在虛空中,越來越明亮了,現實就像是一團騰騰跳動的神焰。
  而無比強大的祖神肉殼,此刻則慢慢暗淡了下去,周身的皮膚也不再光亮,內蘊的無限潛能被耗去了大半。
  以祖神肉殼內蘊藏的無盡神力,來祭煉蕭晨自己的**,神光燃燒,流光溢彩,熾烈盛放。
  在這一刻,他的體質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這是生生祭出的一尊戰神,肉身凝聚無限潛能,不可磨滅的戰體慢慢成型!
  神輝照耀十方,以祖神級強者的無盡潛能祭煉一尊肉身,這恐怕是千古奇觀,此前除卻武祖外,幾乎沒有人做過。
  生生祭出無上神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