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526 圣祭

圣祭,反逆天修煉,看似順天而行,其實行為更加逆天!
  這完全是在欺天,完全是在逆波而上。
  武者的道路相對而言更加艱難,難以突破終極境界,古往今來,很少有純粹的蓋世武者。
  武祖驚才絕艷,開創出獨特的道路,逆天而行,更進一步,欺天而上。
  艱難的修煉道路不好走,所以一旦武者修為大成,那么實力自然將驚世,威能滔天,以純粹的**力量,就可以打碎世界,抗衡任何神通咒術。
  再輔以戰技的話,武者一旦功成,自然會讓同階其他祖神忌諱。
  此刻,蕭晨欺天而行,以武者特有的修行禁法,將祖神肉殼內所有神力都激活了,蘊藏在每一寸血肉內的神力都燃燒了起來。
  瘋狂的行動,祭煉這臨時的“己身”,獻給那盤坐在頭上的“外界他物”。
  這個過程整整持續了三日三夜,神輝普照十方,最終都被祭向盤坐于虛空中的蕭晨本體。
  浩瀚的神力難以估量,祖神級高手的強大超出了蕭晨的預計,神力無疆,沒有盡頭,幾乎任何一塊血肉內都有著毀滅世界的力量。
  “祖神,我要成就祖神之位!”
  蕭晨在吶喊,暫居的祖神肉殼猛烈顫動了起來,燃燒出的神輝更加熾烈了,不斷的祭向上方的那具肉身。
  禪唱、祭祀音、哭泣聲、天音、鎮魂曲、亡靈圣歌……各種遠古的神秘聲音,劃破時空而來。
  古老的經文自鼎爐內發出,勾通了千古,任世間最為神秘的力量流轉而出,將祖神肉殼內的神力轉化為神輝,凝聚向上方的“神體”。
  強大的寶體被神光籠罩,稱得上千錘百煉,在這一刻越發的強撼,蘊集了一股不可揣測的偉力。
  但是,蕭晨卻很不滿足,到了現在,他發現自己依然沒有晉升為祖神的跡象。
  神力在凝聚,戰體在蛻變,越發的強大,但是那道門檻似乎異常高大,仿佛插入云端,仰望不到盡頭。
  祖神到底有多么強大?
  為何如此還無法晉升到那個境界,蕭晨心中驚疑,只能繼續進行圣祭。
  第四天,他多少有些懷疑了,難道一具活生生的祖神肉殼祭出無盡神力,也不能將他推向祖神境界嗎?
  這是為何?
  祖神真的無法攀越嗎?
  靜心凝神,蕭晨的心緒漸漸平復了下來,而后內心一片空靈,漸漸有了一絲明悟。
  他急于求成,過于急躁了。祖神境界,那是一個需要億萬生靈都要仰望膜拜的境界,一個文明史也不過出現有限幾人而已。
  他如此欺天而行,迫切求成,恐怕是不會有結果的,縱然神力滔天,也成就不了祖神之位。
  真正的祖神是需要領悟宇宙世界萬物法則的,通曉萬界奧義,洞悉天地的一切神則要義。
  他現在提升的只是**,至于神識,依然如過去那般,并沒有多大的變化,精神境界與祖神隔著一座大山。
  不領悟世界本源,不知道萬物本質,是無法成為真正的祖神的。
  蕭晨慢慢明白,武祖開創出的邪忌篇章要義,的確可以令真正的“己身”無限升華,但是想鯉魚躍龍門,還是需要自己領悟。
  欺天而行,逆天而上,可以無限提升**力量,但是感悟世界本源,萬物本質,卻需要自己的以真心去體會、去明悟。
  這一切……誰也幫不了!
  明白這一切后,蕭晨終于知道,祖神之位不是取巧就可以證得的,縱然截取了一樁天大的道果,本心不過關也無法達到祖神境界。
  祖神!
  祖神,這兩字重如泰山,蘊含了無盡的意義,他沒資格做祖當神。
  就在這剎那間,蕭晨漸漸明悟出,恐怕就是他有了對抗祖神的實力,也很難成就祖神之位。
  祖神,無法承受之重!是一個種族的信仰與依靠,他離此還差的太遠。或許,他永遠也成就不了祖神,因為他根本不是那樣的偉人。
  是的,到了現在,蕭晨漸漸明白了,他有一種感覺,恐怕永生永世都難以成就祖神之位。
  回首千古往事,他想起了十二生肖戰祖,或許他將成為這樣的人。以戰力掃天下,無祖神道果,卻可對抗祖神,滅殺異界祖神。
  剎那的明悟,短暫的空靈,蕭晨對祖神二字看的透徹了,知道了為何不能成就祖神之位。
  縱然再奪來一具祖神肉殼,搶得其道果,來祭煉己身,他也無法真正蛻變與升華。
  “無法成就祖神,那么我就向著戰祖努力!”悟通這一切后,蕭晨并不失落,繼續祭煉真正的“己身”。
  光輝燦爛,蕭晨要以祖神肉殼,成就自己的血肉神軀,那光華燦燦的軀體早已被祭出成了絕世戰體,強大的肉身近乎堪比戰祖軀體了。
  是的,單從**來說,蕭晨的神體已經超出半祖境界,被下方的祖神肉殼精華生生祭煉而成,強大的讓人恐懼。
  如果能夠再進一步,將堪比祖神的**,也就是真正的戰祖軀體。
  晉升祖神無望,他便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在這一刻,那“外界他物”————蕭晨的真正**,周身三百六十五顆穴道神光沖天,像是真正有三百多顆星辰鑲嵌在肉身上,每一顆穴道內都靜靜的盤坐著一條身影。
  且,更多的奇異穴道在閃耀,雖非主穴,但卻也在不斷明亮起來。他的軀體不是星空,卻勝似星空,蕭晨的肉身變的深邃無比,似一片微型蒼穹,周身星光點點。似漫天星斗在搖顫,如無盡神華在綻放。
  數百年來,他以靈粹神化的數千上萬顆穴道,也比不上這數日來神化的穴道多。
  人體最為神秘,有著無盡未知的秘密,可以說修者的肉殼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完全可與大世界呼應起來。
  以祖神肉殼祭煉己身,蕭晨此刻像是在開啟了一個世界一般,他自己的肉身內,隱約間浮現出無盡景象。
  一會兒混沌迷蒙,宇宙初成,一會兒億萬花開,繁華璀璨,再過一會兒,則萬物凋零,一片慘淡蕭條。
  無邊大世界,生機無限,繁華似錦,但也許會在下一刻間,成為過眼煙云,剎那隨風而散。
  沉沉浮浮,起起落落,億萬生靈,最終化為塵埃灰土。
  一切都可轉瞬成空,白云蒼狗,滄海桑田,億萬歲月,也不過彈指一瞬間。
  蕭晨周身綻放光華,無數神化的穴道流淌出神輝,身體似深邃的星空,漫天星光閃耀。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人體肉身,不是世界,堪比世界。修士的肉殼是一個巨大的寶藏,等待自身著去開掘。
  而武者正是以淬煉肉身為主,一旦修煉有成,自然會開啟出無盡神力,這就是武者戰力恐怖的根本原因。
  “轟”
  整片次元世界突然一震猛烈震動,像是要崩碎開來了一般。
  在這關鍵時刻,蕭晨受到了極大的干擾,圣祭險些中斷,他的的神識更是險些崩潰開來。
  突來的變故,極大的干擾了他,差一點就元神破碎。
  次元世界猛烈震動,外面有強大的神力在硬撼,即將破入進來。
  毫無疑問,正是那異界祖神艾爾,他在強行揭開鎮封次元世界的魔圖。
  蕭晨穩固神識后,預感到了危險在臨近,不過到了現在,圣祭已經接近尾聲了,他將與對方同爭時間。
  瑞彩沖天,霞光絢爛。
  下方,蕭晨所入主的祖神肉殼,爆發出熾烈的光芒,神輝千萬道,淹沒了上方的神體。而這也將是最后的神輝,祖神肉殼渾身近七成的神力被耗盡,光芒沖天,剩余的神力難以被祭出了。
  祖神肉殼的精華是不可能真正干涸的!
  猛烈震動,祖神肉殼四分五裂,光芒黯淡,像是永遠的失去了活力一般。
  與此同時,蕭晨的神識攜帶自己的生命精華,化成一道璀璨奪目的長虹沖了出來,快速向著上方的“己身”飛去。
  長虹照耀出的光輝普照十方,但是下一瞬間便徹底的斂去了,消失在上方的強大身神體內。
  在對方破入前,他完成了圣祭。
  在這一刻,盤坐于虛空中的蕭晨真身,驀地睜開了雙眼,兩道恐怖的光芒頓時絞碎虛空,滔天神力震動而出。
  絕世寶體,光華閃耀,古銅色的軀體凝聚了無法想象的戰力,他覺得自己的神識雖然還處在半祖境界,但是**已經晉升到了堪比祖神的戰祖境界。
  立身在次元世界中,蕭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感覺強大,他已經確定,要走戰祖之路。
  寶光流轉,神體輕輕一震,就可以撼碎世界,體內蘊藏了強大之極的力量,蕭晨感覺自己徒手就可以粉碎一切阻擋!
  就在這一刻,那四分五裂的祖神肉殼又一次重組了,當中還蘊集著三成的神力,可以讓他萬古不朽的長存下去。
  且那原本的“神種”的生之力潰散開后,也并沒有被蕭晨完全吸收,足有四成凝聚進這光彩暗淡的鼎爐內。
  望著那漂浮在虛空中鼎爐,蕭晨覺得,縱然它被榨取盡了大部分精華,也還要好好的挖掘一番。
  他按照武祖真經中一篇秘法,在鼎爐內播下了一顆種子,這是在創造第二人格,不是蕭晨的第二人格,而是仇天的第二人格。
  蕭晨不敢犯險留下自己精神烙印,而是將仇天的原本破碎的神念有選擇的凝聚而來,為其創造了一個再生的機會。
  不過,這第二人格毫無疑問被蕭晨所掌控,隨時可以抹殺,被無限的清除了不該存在的記憶。
  “砰”
  就在這時,次元世界不再穩定,出口的魔圖被強行揭開了大半,這片空間猛烈震動了起來。
  “仇天,你真是功德無量,希望你以后能夠威震天下……”
  此刻,蕭晨堪比戰祖的肉身,蘊集了無盡戰力,縱然是輕輕一擊,也可破滅時空,引發空間大崩潰。
  且,他掌握有殘破的陣圖,再以祖君戰船防護,已經初步具有和祖神一戰的實力,但是他卻不想在此刻出手,除非能夠一擊必殺對方,不然現在還不是暴露的時候。
  蕭晨以半顆石頭骨吸盡了這片次元空間內所有神力波動,抹除了他所留下的一切氣息,而后登臨祖君戰船,破碎世界屏蔽而去,沖向死亡世界。
  半個時辰后,異界祖神艾爾終于揭下了魔圖,如此強行開啟,頓時讓次元空間發生了大崩潰。
  “轟隆隆”
  神力浩蕩三萬里,驚動了所有強者。
  天空中仇天一族的強者全都在緊張的注視著這一切,當次元空間崩碎,里面的祭臺倒塌的剎那,仇天口吐鮮血翻飛了出來。
  “祖神在吐血……”
  在這一刻,該族所有強者全都驚呼了起來。
  而異界祖神艾爾則當場變色,他感覺到了仇天的虛弱,似乎遭遇了極大的重創。
  “仇天你怎樣了?”
  “艾爾我與你不死不休,你欺人太甚!”仇天面目猙獰,殘暴無比,沖向艾爾,喝道:“我碎魔種神,進行到關鍵時刻,你破碎我的次元世界,害我功虧一簣,法力驟降,我與你沒完!”
  異界祖神艾爾當時就變了顏色,他之所以行動,是因為感知到事情非同尋常,很不對頭,現在仇天明顯是要訛他。
  不過他并沒有深入想下去,以為仇天坐死關失敗,如此找借口,賴在了他的頭上。
  現在,果真是黃泥掉在褲襠中,不是屎也是屎了,有理也說不清了。艾爾憤懣而又郁悶,暗暗后悔不該來此探究。
  “我以為你發生了意外,之前有非同尋常的感應。”
  “你胡說,分明是破壞我的道果,阻我前進!”仇天暴怒,殺到了艾爾的近前,朦朧巨手想要抓碎前方的祖神。
  “砰”
  艾爾也異常震怒,出手抗衡,元神所化的巨劍一下子就將仇天劈飛了出去,令其祖神軀體都龜裂了。
  “好好好,艾爾你是鐵了心阻我功成,還想趁此機會滅殺我……”仇天似乎極度憤怒,**緩緩愈合。
  遠處,該族的強者全都露出怒色,縱然不敵祖神艾爾,也全都有參戰的欲望。
  艾爾現在真是惹得人神共憤。
  “完全是誤會!”艾爾想解釋什么,但是現在這種情況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最后只能郁郁的道:“我幫你恢復元氣……”
  “滾,不用你假惺惺!”仇天暴喝,道:“早晚會向你討回公道。”
  艾爾勃然變色,立刻拂袖而去。
  在這一天,九州震動,異界祖神仇天碎魔種神失敗的消息不脛而走,矛頭直指另一異界祖神艾爾。
  得知這一切后,艾爾臉都綠了,莫名其妙的背上了一口黑鍋,恐怕短時間內很難摘掉了。
  “難道我之前的感應真的出錯了,我明明覺察到仇天有危險,難道就是在那時,他碎魔種神失敗了……”艾爾露出了沉思之色,但是不可能立刻想到,現在仇天早已不是以前的仇天。
  同日,仇天再一次閉關,短時間不會再出現了。
  這就是蕭晨要的結果,讓仇天暫時蒙混過關,隱伏下來,他準備讓仇天在異界萬載一次的盛會上大放異彩。
  死亡世界,蕭晨昂然立身在虛空中,堪比祖神的**流轉出點點寶輝,徒手直接粉碎了下方一座君王城。
  本本沒有動用體內蘊藏的神力,完全是單純的**力量!
  徒手破滅世界,不再是神話,他現在的體魄就是如此的強撼與恐怖。
  而后,蕭晨輕輕一縱,**破滅時空,立刻深入死亡世界萬余里,快到極致。
  肉身的恐怖表現,可見一斑!
  此刻,他有一股沖動,想找一名異界祖神對決。
  但是又不得不壓制了下去,沒有十全的把握滅掉對方,他不會輕易出手。
  他要繼續強大自己。
  回到神村后,諸葛胖子與金三億等人立刻覺察到了蕭晨的不同。
  “我怎么感覺你的身體內藏著一頭蓋世蠻獸啊……”金三億看著直嘀咕,他敏銳的覺察到了蕭晨**的強橫。
  蕭晨直接將幾顆強大的火種扔了過去,殺破狼與白發諸葛胖子頓時爭搶。
  “骷髏兄弟,胖哥我快餓死了,這次不要與我爭。”
  “你這死胖子,連我們火種生物的食物都搶,真是饞的沒邊了……”
  “咿呀咿呀……”
  就在這時,雪白小獸睡眼朦朧,迷迷糊糊的從神村中蹣跚走出,不斷的揉著自己的眼睛。
  珂珂一睡三十幾年,終于醒了過來,不過小東西第一句話就是:“我餓了……”
  原來是被餓醒的。
  神村中跑過來很多孩童,圍聚了上來,現在也只有他們沒有憂慮,進入死亡世界的成年修士都在修煉,只有這些孩子總想著回到九州去。
  “我要去九州祭煉一個寶貝……”小東西一邊向嘴里塞靈粹,一邊嘟囔著。
  珂珂在睡夢中修煉,這是熟人都知道的秘密。
  “你夢到了什么?”
  “我夢到了好多寶貝……”
  眾人有點目瞪口呆,意外得知,珂珂的父親叼著的那根草棍是一件至寶。
  作為這一脈的傳承者,珂珂到了半祖境界后,也要祭煉屬于自己的至寶了。
  “好!”蕭晨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不久之后,異界萬載一次的盛會將要召開,他覺得可以帶小東西同去。現在,他有實力自由出入九州了,不用太擔心安危。同時,他準備開始營救那些被困的修士,正好需要珂珂相助。
  “哦,我想起來了,我夢到我們家族有一個寶藏,就在九州上……”就在這時,小家伙又迷糊的嘟囔了一句。
  家族?!
  有一個家族?!
  眾人都感覺有點眼暈,這樣逆天變態的種族,難道還有一個大家族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