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33 珂珂煉寶

神都洛陽地宮下被碾碎,主藤橫掃而過,破滅一切阻擋。
  而那只糾纏而出的土黃色的大手,更是向著蕭晨等人一把抓來,威力不用猜想,若是被觸碰到哪怕一點點,在場眾人也會立刻形神俱滅。
  “婉兒!”珂珂叫著,將手中的七彩玉碗祭了出去,阻擋巨手。
  在這一刻,想要破碎空間逃走已經不可能,因為時空被那籠罩的的巨手徹底的禁錮了。
  “砰”
  到了此刻,蕭晨是毫不保留的祭出了三十把戰劍,殘破的陣圖浮現而出,與他凝結為一體,迎向上方的巨手。
  與此同時,他將手中的半顆石頭骨抵在了幾人的頭頂上方。
  神力如汪洋在涌動,沖向上方的土黃色大手。但是那只可怕的手掌,重如億萬均,根本無法抵擋。它無聲無息,破滅時空,讓汪洋般的神力瞬間崩潰,直直的壓落了下來。
  眼看就要與殘破陣圖以及珂珂的寶貝觸碰到一起,不管能不能擋住,蕭晨他們都必然要遭受重創,因為那股力量太強大了。
  無論是蕭晨還是珂珂,他們的陣圖與寶貝或許足夠強大,但是他們的肉身還遠沒有那么堅固。
  綠光沖天,那條主藤纏繞而至,將土黃色的巨手一下子卷住,猛力震動,神光沖天,剎那破滅時空,扯著巨手漸漸遠去。
  就在這時,虛空突然洞開,另一只土黃色的巨手閃現而已,向著蕭晨抓來。明顯可以感覺到,他的真正目標是那殘破的陣圖,想要將之一把攫走。
  除了與陣圖凝結在一起的蕭晨外,就連珂珂都不能動彈了,所有人都被定在虛空中。
  遠古的盡頭在怪人盯上了蕭晨,想要爭奪凝聚成型的劍圖!
  沒有任何辦法,蕭晨只能硬抗了。
  他以身補圖,迷蒙霧氣流轉而出,殘缺不全的的劍圖,透發出震動天地的偉力,緩緩流轉,向著那只大手旋轉而去。
  突然,蕭晨手中的那半顆石頭骨突然顫動了起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往昔,不要說顫動,就連能量波動都沒有。
  但是就在這一刻,它突然噴發出一片炫目的神輝,一下子將那要消失的土黃色巨手淹沒了。
  半顆石頭骨抵住了那只巨大的手掌,無盡的神輝在噴薄,像是一片無窮無盡的神源寶藏一般。
  且,半顆石頭骨沖天而起,不斷與那土黃色的大手碰撞。
  憤怒的咆哮聲自遠古的天空傳來,穿越時空,浩大無比,從神都洛陽城地底沖出,震動了整片九州!
  就在這一刻,殘缺不全的陣圖,迷迷蒙蒙,透發著鎮壓世界的偉力,也向著那只土黃色的大手旋轉而去。
  “轟”
  陣圖硬撼那只巨手,半顆石頭骨更是再次鎮壓而下,神輝絢爛奪目。
  整片地宮都在搖動,一盞古燈長明,靜靜的定在地下深處,護住了即將毀滅的地脈,更是護住了神都洛陽以及整片大地。
  連接遠古時空的巨大的通道一下子崩碎了,那只土黃色的大手漸漸遠去,但是依然可以清晰的聽到他憤怒的長嘯聲。
  “吼……”
  長嘯自遠古傳來,穿越時空的阻擋,震動了整片九州,讓眾多異界修士紛紛震驚,縱然是永恒未知處的三大祖神也在剎那睜開了眼睛。
  六道眸光像是最為犀利與可怕的天劍,刺穿星宇,直接洞穿神都洛陽,進入地宮內。
  “砰”
  地下深處一盞古燈搖顫,朦朧霧氣浮現而出,阻擋住了六道神光的窺視。
  蕭晨頓時一驚,急忙握住了那剛剛飛回的半顆石頭骨,在這一刻石頭骨已經古井無波,所有的光芒徹底斂去,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遠古的時空,迷迷蒙蒙,殘碎的空間通道,將徹底閉合。
  就在這時,那個由黃土凝聚而成的恐怖巨人,突然在那一端望來。
  透過那即將閉合的空間通道,可以清晰的看到巨人那石化的頭顱上的冷冽眸光,是如此的懾人心魄,強如蕭晨都感覺脊背發寒。
  沒錯,那土黃色的巨人正在凝望他,或者可以說是在凝望殘破的陣圖以及半顆石頭骨。
  這讓蕭晨相當的不安,被這只怪物盯上的感覺非常的不好,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么事情。
  “砰”
  遠古時空盡頭,九根主藤翻卷天地,一下子將巨人纏住了,就此隔斷了時空。
  那一方的景象徹底消失不見。
  洛陽城地宮中,一盞古燈寂靜的懸在那里,點點微弱的光芒灑落在地下深處。
  蕭晨帶著眾人,立刻穿越回了死亡世界,當出現在祖君戰船上的剎那,他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不知道為何,那個由黃土凝聚而成,只有頭顱是石質化的巨人,那冰冷的眸光此刻讓他想來還有森寒的感覺。
  這是異界祖神都沒能帶個他的壓力與懼意。
  當下,蕭晨沒有離開祖君戰船,盤坐于上,立刻開始將全部神念探向半顆石頭骨。
  石人對于他來說,真的太神秘了,當年初接觸石兵,后接觸石人,似乎很多事情都與石人有交集。
  但是,任他強大的神念去探索,半顆石頭骨巍然不動,空空如也,內部沒有一絲一毫的神力波動,就更不要說是意識了。
  鴿卵大的半顆石頭骨,內部一切都可以探明,似是一塊普通的巖石雕刻而成的,以蕭晨如此強大的神念也沒有探出任何異常之處。
  “以身補圖,神圖浮現!”
  蕭晨徹底的豁出去了,盤坐在祖君戰船上,三十把戰劍倒懸在其周圍,光芒沖破天際的鉛云,神光插入蒼穹。
  殘缺不全的陣圖浮現而出,與他凝結為一體,緩緩轉動。他想借助陣圖的力量,來探究石頭骨的秘密。
  四周戰劍錚錚,神芒刺穿了蒼穹,而里面則霧氣朦朧,蕭晨與陣圖緩緩旋轉,半顆石頭骨被他托在掌心,處在神圖中央。
  以殘破陣圖相助,蕭晨頓時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半顆石頭骨仿似一片天宇一邊深邃無盡。
  忽然,平靜的石頭骨朦朦朧朧起來,一下子自他的指尖消失了,下一刻出現在了他的身體內。
  猶如當年的石人一般,在他身體中盤坐了下來。
  是的,正是盤坐,缺少的部分以朦朧的光華相補,半顆石頭骨凝結在上。
  殘缺不全的陣圖連連震動,神秘偉力籠罩蕭晨,他再次以神念向著石人頭骨探去。
  “轟隆”
  就在這時,一道雷鳴在他耳畔響起,接著他感覺整具身體都被冰封了,體外出現一重厚厚石甲。
  “咿呀……”珂珂在旁驚叫。
  金三億等人也都大吃一驚,他們發現蕭晨石化了。
  此刻,他的狀態與當年二十四劍穿身擋祖神化為石像時的狀態極其相似。周身凝結為石體,化成一尊石像,不過要比當年小的多。
  “喀嚓”
  石甲震動,蕭晨站了起來,并不像當年那般不能動,現在他是自由身,完全可以活動。不過身體非常僵硬,似有無盡大山背負在身,讓他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蕭晨一招手,將金三億懷中抱著的末日天戈抓了過來,對著身體割了下去。
  “鏘”
  火星四射,這件祖神兵并沒有損傷到他的身體。
  “變態啊!”
  諸葛胖子等人吃驚無比。
  蕭晨也大感意外,心念一動,神念退出了那石頭骨,周身的石甲頓時消失不見。
  “封住我自己,雖然可以護體,但行動也緩慢了下來。如果能夠以此封困敵人……”蕭晨考慮了一番,覺得不太現實。
  僅僅在死亡世界駐留了幾日,蕭晨與珂珂再次回到了九州,當然這一次并沒有帶諸葛胖子等人,因為目前的他們實在幫不上忙,上次不過是為了結他們的心愿而已。
  異界的盛會即將開始了,而蕭晨則打算在這之前,秘密救出被囚困的眾多修士,他要在大會上大鬧一場。
  回到九州后,蕭晨分別進入了長生界、修真界、魂界,發現這三界修士也全部被擄,禁錮在九州海外諸島。
  只有咒界形勢復雜,沒有淪陷,因為這一界有著太多的遺跡,據說很多地方連祖神都不愿輕易涉足,遺留有上古禁陣,絕大多數地方都是無人區。
  相傳,整片咒界都是一個巨陣,是專門為克制祖神而布下的絕陣。
  所以,至今縱然異界祖神可以主導這里的一切,也不愿長時間駐守。
  很多逃亡的修士來到了這一界。
  “小小的一座禁陣而已,還真以為能夠奈何的了祖神級強者嗎?”
  祖神級強者的話語,震動四野,整片咒界都清晰可聞。
  “那就繼續實施定點抹殺計劃吧。”
  此人乃是異界祖神冷星翼,這三十余年來一直在咒界負責破除以整片大陸作為陣源的巨型大陣。
  三十余年來,躲在咒界的修士也不知道被他滅掉了多少人。
  當然,他最主要的任務不是滅殺修士,而是為了徹底摧毀上幾個文明時代遺留下來的禁陣。他口中雖然不在乎,但是想真正要破除可傷到祖神的絕世大陣,根本不是那般簡單的。
  異界并不想毀掉這個世界,因此他只能耐心破陣。
  以大天地為源布下的“世界級巨陣”,對于普通修者并沒有任何影響,身處其中也茫然無知。但是祖神級強者確是不敢掉以輕心,一旦進入其中,萬一大陣發動起來,很有可能封困他們。
  咒界,一派原始風貌,大片的地域都覆蓋著茂密的叢林,很多地方山嶺與天齊高,聳入云霄中。
  而有的地方則是無底洞般的溝壑,埋葬著神秘莫測的遺跡。
  一道絢爛的神光照耀天地間,直接讓一座大山灰飛煙滅,而在那里無數道劍光沖天而起。
  可以清晰的看到,上百個灰衣人皆雙手持大鐵劍向著冷星翼劈去,絢爛的神光凝聚在一起,讓祖神都要動容。
  但是,僅僅是動容而已,并不能構成威脅!
  “你們這一家族所有人皆號稱劍魔,但是在我看來實在弱小的可憐!”
  冷星翼的話語森寒無比,巨大的手掌籠罩天地,從蒼穹中拍落而下,將上百個灰衣人全部遮攏在了里面。
  任那無窮劍光劈舞,任那瀚海般的神力波動蕩漾,但是沒有一道神光能夠沖出。
  “這就是所謂的獨孤九劍嗎?”冷星翼森寒無比,道:“不過如此而已,在我眼中……不堪一擊!”
  獨孤家,一個強大的家族,上百名灰衣人代表了這一家族的全部,昔日幾十名身背大鐵劍的人出現,任何勢力都要緊張。
  但是,在今日卻將遭受覆滅之慘劇!
  “轟隆隆”
  天地震動,冷星翼無情的翻落手掌,向著下方鎮壓而去。
  任百余把大鐵劍逆空劈來,他毫不動搖,無情的碾壓而過。
  所有鐵劍全都崩碎,上百名灰衣人的**第一時間崩潰,在強大的祖神面前,其他等階的修士縱然再強大,也難以抗衡。
  獨孤家上百人悲呼:“老祖啊,你在哪里?獨孤家將就此成為歷史云煙了!”
  死亡對于他們來說,并不可怕,他們一生都為劍活,但最終卻被人折劍羞辱,將獨孤九劍批駁的一無是處,死不瞑目。
  “你們的老祖抱虛而生實,與那邪王互補,妄想突破祖神境界,雙雙隕落!渺小的螻蟻,也想爬向蒼穹,就要有被大風毀滅的準備。”
  冷星翼冷漠的將這則消息傳了出來。
  “獨孤不滅,劍意永恒!”百余名灰衣人**粉碎,神魂在大手中掙扎悲吼。
  “你們這一族以劍為基,到頭來卻全滅,天意如此,渺小的螻蟻們全都消失吧!”冷星翼無情的下了死亡判決,巨手劃空而過,獨孤家百余人徹底的粉碎了。
  當中,一道清冷的劍光沖天而起,依然在悲呼:“獨孤不滅,劍意永恒!”
  可嘆一個家族,就這樣被強大的異界祖上抹殺了,在祖神面前過去無論多么輝煌的強者都不堪一擊。
  “想把你們的劍意傳走嗎,可惜啊,連這個機會都不可能有!”冷星翼輕嘆,彈指向著天空中擊去。
  “當”
  祖神驚世一指,竟然沒有破碎那道劍光,發出了震世的悲鳴顫音。
  “有意思,想不到人類的思想可以如此強大,最后毀滅的剎那無限升華,凝聚出了這樣一朵奇葩,一道驚艷的極盡劍意!”冷星翼贊嘆著。手掌向前抓去,想要將那劍光捕捉到手。
  那是精神的無限升華,是獨孤一脈所有精英最后的劍意升華,縱然是祖神都感覺驚艷。
  人的潛能是無盡的,在這最后關頭,死亡降臨的剎那,獨孤家百余名灰衣人劍意達到極致,凝結出了這朵劍之奇葩!
  不過這是一場悲劇,獨孤一脈就此覆滅,所有人全部戰死。
  蕭晨來到時,已經晚了,定點抹殺結束。
  但是,獨孤家族的悲呼聲還在天空中回蕩,他聽的真真切切。
  片片殘葉在飛舞,破碎的山川上,一道道恐怖的劍痕記錄了獨孤家的不屈與不甘,凌亂的落花在祭悼這一族的滅亡。
  蕭晨不曾想這樣一個輝煌強大的家族就如此的覆滅了……這絕不是最后一次,以后恐怕將會有更多的門派步上后塵。
  在這一刻,蕭晨沒有任何話語,直接祭出陣圖,突兀殺至!
  迷蒙陣圖,鎮壓咒界,浩瀚威力,封困十方!
  冷星翼身為祖神,身體無恙,處在巔峰狀態,自然不可能被偷襲,但是他發現被殘破的陣圖籠罩時,竟然短暫的失去了行動能力。
  “噗”
  他強行突破,避過要害,但一條手臂卻像是朽木一般,被陣圖碾碎,如塵灰一般消散在天空中,一片血霧蒸騰而起。
  “砰”
  于剎那間,長出新的臂膀,冷星翼森寒而又殘忍的凝望向蕭晨與珂珂,冰冷無比,道:“螻蟻,找死!”
  但是,回應給他的還是殘缺不全的陣圖。
  冷星翼當場就被籠罩了進去,無盡殺意寒到骨子里,蕭晨與異界祖神的大戰提前爆發了!
  冷星翼突然遭受攻擊,手中的那道劍光已經沖天而去,逃脫了他的掌控。
  “獨孤不滅,劍意永恒……”這悲吼聲傳遍咒界,震動整片大陸。
  遙遠的無人區,一座大山頓時崩裂了,消失多年的獨孤劍魔,黑發狂亂,仰天悲嘯,沖天而起。
  永恒的劍意,璀璨的劍光,還有那百余名灰衣人覆滅時的悲吼,全部浮現在獨孤劍魔的眼前。
  “獨孤不滅,劍意永恒!”獨孤劍魔仰天悲吼。
  那永恒的劍光一下子沒入了他的身體中。
  “獨孤……獨孤!”
  在這一刻,冷硬如鐵的獨孤劍魔淚如雨下,血淚染紅了衣襟。
  “啊……”
  獨孤劍魔折斷了鐵劍,在原始荒山中奔跑了起來,不斷發出野獸般的咆哮。
  獨孤劍魔瘋了!
  在很短的一瞬間,他烏黑的長發全都變成了白發,像是白雪一般刺目。
  數千里外,蕭晨大戰異界祖神之際。獨孤劍魔在短短的一個時辰內已經瘋了七次。
  最后,他跳進了一座萬丈深淵,那是傳說中的“千萬人坑”。傳說,上一個文明史,千萬修士被坑殺于此,為的只是破除咒界的絕世大陣……兄弟姐妹們,請投票支持下,呼喚下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