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34 獨孤滅亡

獨孤劍魔時而清醒,時而瘋癲,在短短的一個時辰內發瘋七次,最終跳入了一座萬丈深淵,那是傳說中的“千萬人坑”,就此消失不見。
  強大而又輝煌的獨孤家族,就此滅亡,實乃一曲悲歌,百余名英杰在祖神面前也難以抗衡掙扎,全都形神俱滅。
  原始山脈劇烈搖動,蠻獸奔騰,兇禽飛鳴。數千里外的大戰,波及到了這里,那是蕭晨在大戰異界祖神冷星翼。
  冷星翼猶如一尊雕像,盤坐在虛空中,漫天的咒文,真實的浮現而出,像是鐵水澆鑄而成的一般。
  他對于咒術的運用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這也是他為何留駐咒界的原因。
  “蒼穹星耀!”
  隨著冷星翼的輕喝,天空中億萬道神輝凝聚而來,在他的雙手間浮現出一片微型星空,輕輕一展,快速放大,將蕭晨籠罩在了里面。
  這就是悟通萬界神則的初體現,任何咒法都恐怖到極點,可拘禁世界偉力,掌控星界,這是蕭晨目前所不能做到的。
  但是,他**強橫,堪比祖神,三十把戰劍縱橫劈斬,璀璨奪目的劍光破碎了星空,快速沖出禁錮。
  “畫地為牢!”
  冷星翼對咒術的運用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隨手一劃,或輕輕一喝,可封殺祖神的禁法便被召喚而出。
  以虛空為源,以神法為基,在虛空中構造出一個天牢,將蕭晨封在了里面,根根冰寒的鐵柱,乃是專門為祖神而設,神兵都難以斬斷。
  每根神鐵都開始綻放光芒,開始煉化天牢內的蕭晨。
  “給我破!”
  在這一刻,蕭晨猛力一震,身前背后六面天碑浮現而出,浩大如山,且不斷瘋長,轟隆一聲,硬是擊破了天牢,重獲自由。
  “天火煉神!”
  冷星翼依然古井無波,盤坐在天空中,隨著他的一聲輕喝,漫天紫色火焰被召喚而出,將蕭晨淹沒。
  蕭晨凝立虛空中,周圍浮現出八個朦朧的世界,將無盡紫色火焰全部吞沒,無法近他身體。
  “死亡冥斬!”
  一口黑色的冥刀與天齊高,斬開了咒界,將之一分為二,向著蕭晨劈去。黑暗的冥霧翻涌,帶動著無盡死亡的力量,吞噬十方。
  冷星翼領悟萬界神則,可以隨意召喚世界偉力,有無窮無盡對付祖神的咒法,他看出蕭晨修成了戰體,打算生生磨死他。
  這樣的咒法攻擊,單純來講并不是多么恐怖,但是無盡咒法堆積在一起,不斷輪回施展,對于戰祖來說那便是致命的。
  無窮無盡的殺招,令人疲于應付。
  “你也來試試我的手段!”
  蕭晨自然看出了對方的意圖,強行突破,以身補神圖,凝聚出殘缺不全的陣圖,向著冷星翼撲殺而去。
  神秘力量浩蕩而出,震動的咒界都在搖顫。
  縱然冷星翼咒法高深,此刻也不得不凝神對待,之前已經吃過陣圖的大虧,他可不想第二次被人擊碎身體。
  “夢幻空間!”
  冷星翼再不能保持平靜,原本盤坐于虛空中的他,身法如電,在數百重次元空間內穿行,躲避蕭晨的神圖。
  “轟隆隆”
  對此,蕭晨沒有任何花俏招式,直接以神圖破碎百重次元空間,讓一切歸回本源,硬撼冷星翼。
  激烈的大戰在咒界進行,這是蕭晨第一次真正的正面硬撼祖神,沒有虛巧,完全憑的是實力。
  戰斗已經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但是兩人間還沒有分出勝負,生死對決進入了白熱化。這讓蕭晨不得不重新評價祖神級強者的實力。
  “砰”
  殘破的神圖旋轉,摧枯拉朽,無堅不摧,將冷星翼的半邊身子碾的粉碎,但是終究未能夠徹底將之覆蓋住。
  祖神級強者萬世不朽,千古難滅,但存一絲生氣,都可以再生,更不要說只是毀滅了半具**而已。
  盡管遭逢重創,但是冷星翼還是以神秘咒法第一時間恢復了過來,目光更加冷冽。
  “靈肉分離,生死兩茫茫!”
  就在這時,冷星翼終于喝出了這樣一則古老的神咒,他看出了蕭晨的弱點,無盡神華綻放,向著蕭晨籠罩而去。
  這是要強行分離蕭晨的戰魂與**,分而擊殺!
  冷星翼身為百戰不死的異界祖神,眼光是何等的犀利,早已看出蕭晨**強大的離譜,但是神識卻遠沒有達到祖神境界。
  想要將而滅殺,唯有從此入手,將其靈肉分離,先滅其魂,自然從根本解決了這蕭晨。
  這是一種可怕的禁忌咒法,剝奪人的靈魂,讓**變成行尸走肉!
  神秘莫測的力量加身,籠罩了蕭晨,而這也是他最為衰弱的時候,因為以神圖粉碎冷星翼的半具身體后,殘缺不全的陣圖正好消失,冷星翼敏銳的抓到了戰機。
  洶涌澎湃的神秘咒力,與神通戰技大不相同,透發著妖邪的力量,似直接作用在了人的本源上。
  蕭晨在這一刻,感覺神魂不穩,即將離體而出,短暫的瞬間,無法集中神念來催動神圖再現。
  “魂肉永分離————剝奪!”
  冷星翼眸光似電,璀璨刺目,妖邪的力量似乎直接沖進了蕭晨本源內,強行剝奪其半祖神識魂力。
  “轟”
  蕭晨身體劇震,靈魂包裹著神識沖出體外,飄搖不定。
  在這一刻,冷星翼無情的將右手翻落下來,像是百萬神山同時降臨!
  “轟隆”
  天崩地裂!
  巨手籠罩蒼穹,化成無盡神山,鎮壓而下,就要抹殺蕭晨。
  突然,七彩光芒大盛,懸浮在蕭晨頭頂的寶樹,綻放出璀璨神輝,躲在里面的珂珂祭出了自己的寶貝————七彩玉碗。
  “珂珂奧義————熔煉天地!”
  盡管小東西的聲音很稚嫩,但是在這一刻卻極度認真,七彩神光照耀,玉碗快速旋轉,周圍竟伴隨著七道祖龍精氣與一道祖君精氣!
  陣陣祖龍的咆哮聲震耳欲聾,玉碗沖天而起,將無盡神山收攏進去。
  冷星翼當時就皺起了眉頭,他翻壓而下的巨大神掌,竟被熔煉了部分。
  七彩玉碗本來就可以硬撼無上祖神的至寶,當中熔煉了無盡神源,更有永恒之光這等逆天神物,小小的一口玉碗,實乃無上至寶。
  小東西縱然沒有達到祖神境界,但是驅動七彩圣樹中的祖神精氣,依然可以將玉碗的威力發揮出大半。
  “轟”
  就在這一刻,蕭晨神識歸位,**光芒大盛。珂珂為他贏得了寶貴的機會。
  強悍的**堪比祖神,蕭晨一沖而起,粉碎一切阻擋,殘破的陣圖已經凝聚而出,掃殺向冷星翼。
  神秘偉力,驚天動地,無聲無息粉碎無盡次元空間,直接追到冷星翼身前。
  鮮血漫空,祖神的血液染紅了天地,殘缺不全的神圖破碎了冷星翼的**,只留下一顆頭顱劃破虛空而去。
  蕭晨沒有想到冷星翼竟這樣遁去了,并沒有跟他進行最后的生死決殺。
  這一戰縱然沒有決出最后的生死,但是依然震動了整片咒界,蕭晨抵住了異界祖神,這樣的戰力實在讓人震驚。
  很多逃亡到這里的修士,都想沖來,但是全都壓制住了沖動,畢竟異界祖神像是蠻獸一般虎視眈眈在旁。
  破碎的山川,一道道劍痕記錄下了獨孤一脈的不屈,一個強大的家族就在這樣灰飛煙滅了。
  蕭晨單手拔起一座數千米高的巨山,以手將之削成巨碑,刻下“獨孤”兩字,默默站了一會兒就此離去。
  蕭晨沖進了咒界深處,到處都是荒涼的無人區,在這一界他感覺到了異常。傳說中對祖神大有影響的巨陣,讓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有人影從原始山脈中沖天而起,向著這個方向飛來。
  “當……”
  悠悠鐘聲鳴響,吳明頭與不滅皇天神鐘合一,周身都被金色的神鐘籠罩,飛了過來。旁邊,還跟著吳小釋。
  “你沒有乘坐祖龍船離去?”蕭晨很驚訝,按說吳明資質非凡,應該屬于潛力高手,竟然也留了下來。
  聽聞這句話,吳明頓時火冒三丈,頭上真的有神火在騰騰跳動,咬牙切齒,道:“我們登臨神船,但最后又被武之印記那個神棍抓著一起跳了下來。”
  吳小釋也滿臉的沮喪,在旁唉聲嘆氣。
  蕭晨驚愕,而后毫無同情心的哈哈大笑了起來,道:“緣分啊,不然我們怎么能夠重新相見呢。”
  吳明滿腦門子黑線,但在克星面前卻無法發作,與他合一的神鐘當當作響,震動的四周的山脈都在搖動。
  “那個神棍說傳我們無敵魔功,結果留下口訣,自己跑了。這完全可以在祖龍船上傳給我們。”每當想起被老神棍揪下祖龍船的事情,吳明都有吐血的沖動,他實在不甘心,明明被選中了,結果卻被那根神棍硬給強行留了下來。
  蕭晨拍了拍吳明的肩膀,道:“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吳明在最邪之地得到過部分永恒之光淬煉身體,三十多年過去后,實力突飛猛進。按照這個速度修煉下去,前途不可限量,當然前提是不要意外隕落。
  就在這時,遠空人影閃動,又有幾道熟悉的身影飛了過來,蕭晨認出了他們。
  正是昔日的幾名絕頂青年高手,夢襲孽、雪舞、趙重陽、滄海聯袂而至,多年過去了,他們竟已邁入徹地境界。
  在他們的后方,還跟著兩只活潑好動的小蘿莉,正是玲瓏與兔兔,兩個粉嫩的小家伙似乎永遠長不大,快快樂樂的跑向了珂珂。
  蕭晨一陣默然,黃帝連自己的兩個幼女都沒有送上祖龍船,真是大公無私。
  咒界有很多神秘遺跡,其中不少地域,人神都難以涉足,更有幾大地域,獨獨影響祖神心志,對于其他等階的修士并無影響。
  一望無垠的原始山脈,像是千萬條祖龍橫貫在大地上。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蠻獸橫行出沒。
  此刻,蕭晨與眾人來到一片重地,有了深刻的體會,他雖然接近于戰祖,并不是真正的祖神,但是依然感覺到了一陣不安。
  就在這時,他在這片重地又看到了幾名熟人,一頭金色長發的托蒂混的風生水起,一點也沒有末世的來臨的不安,悠閑自得在幾名美女修士身邊晃來轉去。
  而更讓蕭晨目瞪口呆的是,薄士真的剃度了,頭顱光禿禿,寶相莊嚴。但是,讓人噴飯的是,他竟然抱著一個兩歲孩童。
  哦,不,或者說是小和尚,因為小家伙也是一顆光禿禿的頭顱。
  兩歲的幼童真的很小,但明亮的大眼中卻閃爍著慧黠的光芒,調皮的沖著蕭晨擠眉弄眼,而后更是雙手合什,口誦佛號:“偶米豆腐……”
  看著一大一小兩顆光禿禿的頭顱,蕭晨真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滿臉愕然之色。
  珂珂則好奇的飛了過去,摸了摸大光頭,又摸了摸小光頭,結果惹的小光頭非常不滿,一邊“偶米豆腐”的嚷嚷,一邊瞪珂珂。
  托蒂滿臉賊笑,甩了甩金色的長發,用眼睛瞟了瞟旁邊。
  蕭晨這才注意到,一個婀娜秀麗、極其文靜的女子靜靜的站在薄士的旁邊,猶如一朵滾動著露珠的蓮花一般清麗出塵。
  “偶米豆腐,媽媽……”
  小光頭那一句奶聲奶氣的話語,頓時驚的蕭晨的下巴險些掉在地上。
  薄士已經成婚,眼前這個名為妙池的女子,正是他的妻子,小和尚乃是他們的孩子。
  這太讓人無語了!
  “你這不守清規的和尚……”蕭晨看著薄士想笑。
  不過,很快他知道錯怪了薄士。原來所謂的剃度,只是為了紀念他兄長一真而已,并不是真正出家。
  因為薄士還沒有真正走出當年的陰影,放不下兄長因他而隕落的事實,看的出他是一個極度重感情的人。
  蕭晨又看到了一些熟人,如楚行狂、絕刀、伍行風、妖妖……他們全都逃亡到了咒界。
  就在這時,蕭晨一腳邁入這片重地的中心區域時,他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不行,我得退出這里。”
  蕭晨感覺很不妙,想起傳聞,咒界可封困祖神級強者,他覺得自己不能長時間駐留在這里。
  但是,沒等他行動,一股強絕的力量突然自地下涌動而上,大地龜裂,山石迸濺,原始山脈崩塌。
  一個巨大的深淵,突兀出現在群山間,深不可測,黑洞洞,望不到底端。
  其他人并沒有受到影響,唯獨蕭晨墜落了下去。
  蕭晨暗道晦氣,本是為對付異界祖神的巨陣,怎么對他發動了起來?
  風聲呼嘯,黑霧翻涌,越來越濃,下方迷迷蒙蒙。
  但是,蕭晨如今已經不是一般的強者,**堪比祖神,他睜開天眼,向下凝望。
  驀地,他神情一凝,恍惚間,他看到了一面巨大的天碑鎮壓在深淵中,又似乎不是天碑,而是其他巨型器物,影影綽綽,且,竟有巨型生物在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