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535 神秘咒界

山脈崩坍,群山間出現一個黑洞洞巨淵,深不可測,黑霧翻涌,越向下越暗淡,像是一只巨大的兇獸在張著猙獰的大嘴,等待人自行往里跳落。
  一股強大的力量撕扯著蕭晨,將他不斷向下帶去。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如果強行突破,也是可以阻擋下降趨勢的。
  但是,無意間發現了疑似天碑的影跡,他想下去看看虛實。
  “嗷吼……”
  一聲沉悶的咆哮從地底深處傳來,有龐然大物在低吼,與此同時一道雷光向上劈來。
  “喀嚓”
  妖異的血色閃電,劃破虛空,沖到蕭晨近前。
  借助著微弱的神光,他看到一個頭上犄角的龐然大物在下方一閃而沒。
  “砰”
  蕭晨以手臂格擋,強大的**堪比祖神,血色閃電在他的身前潰散,但同時蕭晨感覺陣陣電流沖過小臂,有些酸麻的感覺。
  這讓他相當吃驚,接近戰體的**,竟被閃電麻木了一下,可想而知那頭蠻獸的異常,恐怕不是一般的兇獸。
  “撲棱棱”
  突然間有振翅的聲響出現在上空,緊接著蕭晨感到烏云蓋頂,一片巨大的陰影向著他籠罩而來。
  那是一只巨大的怪鳥,周身沒有羽毛,通體遍布著烏光閃閃的鱗甲,猙獰而又兇惡,凜冽殺意席卷而來。
  狂風大作,將蕭晨的長發吹的凌亂飛舞,一道道黑色的罡風簡直像是魔刀一般,斬在蕭晨那強悍的**上,“鏘鏘”有聲。
  恐怖的怪鳥竟有半祖級實力,威勢不凡,如果不是其生有鳥喙,蕭晨還真以為這個滿身都覆蓋著黑色鱗片的龐然大物是一頭翼龍王。
  鋒利的鳥爪像是鐵鉤一般,在黑暗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撕裂虛空,向前抓來。
  “哧”
  破空之響傳來,每根利爪都足有磨盤那般粗細,殺氣千重,幽森迫人,將蕭晨籠罩在了冷森森的巨爪下。
  剛剛進入深淵,在外圍地帶就碰到了半祖級的強大怪鳥,這讓蕭晨不得不警覺起來。
  他沒有躲避,探出左臂格擋,冥鐵祖神戰衣并沒有浮現,寶體閃爍著古銅色的光芒,單純的**力量撼碎了虛空。
  “砰”
  蕭晨的手臂一下子震碎了那黑幽幽的鐵爪,而后更是單臂一揮,將那遮蔽天空的龐然大物抓了下來。
  堪比祖神的**,在這一刻顯現出了恐怖的爆發力,蕭晨猛力一震手臂,生生將這只半祖級別的強大怪鳥撕裂在虛空中。
  徒手擊斃半祖級強者,這就是他目前的恐怖實力!
  黑色的鱗甲到處迸濺,但是卻沒有鮮血飛灑,蕭晨神情一滯,他剎那感覺到,這怪鳥并不是真正的生命體,是一股強大的神秘力量所顯化的。
  “喀嚓”
  他的左臂向上揮震,徹底的粉碎了滿身黑色鱗片的怪鳥,讓它消失在了深淵上空。
  這僅僅是“開胃菜”而已,卻達到了半祖級別,蕭晨不得不高度戒備起來。
  “哞……”
  一聲沉悶的吼聲在深淵中傳來,就在這一刻,一頭龐然大物突然沖天而起,向著蕭晨野蠻沖撞而來。
  那簡直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那冷幽幽的眸子都有房屋那般大小,巨大的犄角比神刀還要鋒銳。
  一頭形似莽牛的怪物顯現了真身,它通體血紅,像是血瑪瑙雕琢成的,且生有一對巨大的血翼,快如電光一下子就到了蕭晨的近前。
  蕭晨雙拳出擊,向前砸去。
  “當”
  戰祖級的鐵拳,重重的砸在了莽牛的身上,但是卻如擂鼓一般,發出震天的甕響,深淵一陣搖動,但是血色的怒牛只是搖顫了幾番,并沒有被打碎。
  強大的軀體,超乎了蕭晨的想象,這明顯是接近戰祖的軀體!
  簡直就是個妖魔老祖!
  這是什么地方?還沒有到達深淵底部,就遇到了這樣強悍的生物,讓蕭晨大吃一驚。
  血色的莽牛,**之強橫明顯無限接近戰祖,難道這是當年的十二生肖戰祖中的牛祖不成?
  蕭晨相當的震驚。
  血色莽牛大如山岳,鼻中噴出兩道長達數十丈的血芒,那是它的強大氣息,可想而知它體內蘊藏的恐怖力量。
  “轟”
  四腳蹬踏虛空,像是一座巨山般壓了過來,兩根長刀般的巨大牛角赤紅如血,挑向蕭晨。
  “哞……”莽牛吼聲如海嘯,讓群山都在搖顫。
  “當當”
  蕭晨雙手間浮現出兩面天碑,硬撼兩根赤紅如血的鋒利牛角,發出陣陣金石顫音,刺耳無比。
  但是,根本沒有砸斷血色莽牛的恐怖犄角,反將蕭晨雙臂真的有些麻木。
  名副其實的牛魔老祖,**強悍的“一塌糊涂”!
  “轟”
  山岳般的莽牛,震動軀體,一下子將蕭晨撞飛了出去,四蹄蹬踏,震碎虛空,莽牛勁像是海嘯一般,蕩出陣陣有形的波束。
  “這頭莽牛難道真的是十二生肖戰祖中的牛祖?!”蕭晨心有疑惑,牛祖為何像是迷失了心智呢,或者說只是牛祖的尸體不成。
  蕭晨周圍緩緩浮現出六面天碑,各個高大如山岳,氣勢迫人,仿似天碑真身浮現而出了。
  莽牛沖來的剎那,六面天碑同時鎮壓而下,“轟”的一聲巨響,血色的巨牛一下子被砸進了深淵下,但是依然沒有破碎其強悍的軀體。
  深淵到底有什么?
  蕭晨真的被勾起了好奇心,連疑似牛祖的戰體都顯現了,還會有什么更驚人的發現呢?
  到了這里,他將玄功運轉到極致境界,六面天碑將他護在中央,緩緩向下降落。
  黑霧翻涌,下方傳來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好像猙獰的巨魔在仰望天空,隨時要破碎蒼穹。
  “嗡”
  就在這時,蕭晨感覺頭皮一陣發麻,他聽到了千萬羽翼振動的聲響,妖邪的力量讓他脊背冒涼氣。
  “嗡”
  如金屬板在摩擦,那種顫音像是一種魔咒在回響,讓人頭顱欲裂!
  一片烏云快速成型,黑暗中一雙雙血紅的眼睛閃爍著嗜血的兇光,快速向著蕭晨淹沒而來。
  那是一群極其奇怪的生物,烏光閃閃,雖然不過一尺長,但形體極似龍,有一股蒼勁的感覺,且身體兩側生有透明羽翼,像是成千上萬條小祖龍在振翅。
  漫天烏云中一片龍影,黑壓壓聚集在一起,猶如魔蝠一般,嗜血如命,沖向蕭晨。
  在臨近的剎那,每只龍形生物都化成了黑色的匕首,刺穿向蕭晨而來,烏光懾人心魄。
  “當當”
  成千上萬條形似小祖龍般的生物,與六面天碑激烈碰轉在一起,讓人耳鼓都要碎裂了。
  它們的身體極其強悍,洞穿了凝聚成型的六面天碑,摧枯拉朽,讓六面高聳的巨碑土崩瓦解開來。
  蕭晨大吃一驚,這難道真的是小祖龍不成,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簡直無堅不摧,縱然是他那堪比祖神的強悍**被淹沒后,恐怕也要被洞穿!
  “嗡”
  烏光閃閃的神秘生物,在黑色匕首與龍形生物間不斷轉換,振翅之音讓人毛骨悚然,透發出極其可怕的能量波動,成千上萬雙嗜血的眼睛盯住了蕭晨。
  “鏘鏘”
  蕭晨探出右手向前抓去,想要單獨攫住幾只,細看個究竟,來尋找弱點。
  振翅之音刺人耳膜,被籠罩在手中的幾只小祖龍形狀的黑色生物,激烈沖撞,發出陣陣刺耳的金屬顫音,像是在磨礪刀劍一般,蕭晨的手掌劇痛無比,滲出絲絲血跡。
  可以想象,如果成千上萬只同時沖撞將有多么恐怕,洞穿祖神恐怕也不是問題。
  “嗡”
  事實成真,所有小祖龍似的生物全都化成烏光,向著蕭晨沖擊而來,漫天都是,一下子就將他淹沒了。
  在這一刻,蕭晨快速浮現出八相世界,將它們分離隔絕。
  只是這根本解決不了問題,他現在最強的是寶體,堪與祖神相比,至于神通,則與祖神有著不小的差距。
  八相世界縱然是蓋世神通,但畢竟還沒有達到大乘境界,眼下還不是大放異彩的時候,無法奈何祖神級的可怕神力。
  “嗡”
  幾乎在瞬間,八相世界便被成千上萬的黑色匕首洞穿了,所有小祖龍似的黑色生物都集中向一點,撲殺向蕭晨。
  沒有辦法,他只能催動戰劍,將殘缺不全的神圖召喚出,迷蒙陣圖緩緩旋轉,浩瀚威力透發而出。
  “砰”
  沖擊過來的所有黑色生物全部粉碎,化成點點碎末,飄散在深淵中!
  這就是神圖的恐怖力量!
  只是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了,幾乎在剎那間,成千上萬只龍形生物重組身體,重新凝聚在一起,浮現而出,再一次向他撲殺而來。
  “找死!”
  他以三十把戰劍開道,以殘破陣圖碾殺,橫掃而過,天空中一尺長的龍形尸體密密麻麻墜落,而后爆碎,縱然是神魂也被碾碎了。
  但是,下一刻粉碎的龍形生物又重組了起來,且靈魂也慢慢重新復蘇。
  蕭晨心中震驚,立刻皺起了眉頭,這些生物相當的邪門!
  似乎擁有永恒不死身,明明被擊的形神俱滅,但是依然可以無限復活,實在怪異。
  縱然是祖神在這里恐怕都將疲于應付。單個的小祖龍形生物并不可怕,不過凝聚在一起后,隱約間透發著一股妖邪的力量,真正的威脅到了蕭晨。
  不得已,蕭晨將殘破的陣圖與身體合一,橫掃天空,反復碾殺。
  “轟”
  當第七次將所有龍形生物粉碎后,深淵中恢復寧靜,它們終于如潮水般退走。
  依然不滅!
  蕭晨遠遠跟隨,他很想知道這些龍生物到底有怎樣的來頭。
  驀然,浩瀚威壓沖天而起,他看到了一面巨碑矗立在深淵中。而那些龍形生物,全部飛向了天碑,烏光爍爍,烙印在碑體上。
  那是……紛繁玄奧的圖紋!
  蕭晨心中極其驚訝,那些強悍的龍形生物竟有這樣的來歷,是天碑上的圖紋顯化而出的!
  印記如龍似蛇,鐵鉤銀劃,蒼勁有力。
  難怪會顯化為龍形,難怪不死不滅……只要天碑不朽,它們根本不會滅絕。
  縱然知道了它們的出處,蕭晨還是難掩驚色,天碑上的圖紋居然化形顯現,如生命體一般,這是以往所看到的天碑從未曾發生過的事情。
  疑似牛祖再現、天碑上的圖紋化形而出……這一切都顯得非同尋常。
  穿行過重重黑霧,蕭晨終于降落在深淵底部。
  下方是一個黑色的巨湖,黑漆漆的湖水如平整的黑色石塊般,沒有一絲波動,一片死寂。
  可以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黑色死湖。
  若隱若無間,有讓蕭晨感覺陣陣森寒煞氣自黑色的死湖中透出,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很難想象這黑色死湖通向哪里,才造成了如此恐怖的景象。
  在巨湖的中央,有一座島嶼,上面矗立著一面巨大的天碑,霧氣翻涌,碑體朦朦朧朧。
  蕭晨皺起了眉頭,天碑鎮壓的每一個地方都不是善地,但尤以這里為惡,強大如現在的他接近戰祖,也心神不寧,有一股妖異的神秘力量在影響著他。
  遠遠望去,朦朦朧朧的島嶼上似乎有極其巨大的尸體!
  蕭晨謹慎的接近,飛過黑色的死湖,來到了巨島上。
  當看清那朦朧的尸影后,他心中頓時一驚,除卻方才顯化過的那頭山岳般的莽牛外,還有一條如綿綿山嶺般的祖龍尸骸!
  沒錯,是真正的祖龍,伏尸于此!
  那是一條黑色的祖龍,山嶺般的龐大神軀,被斬成了六七段,龍頭上更是出現一個恐怖的爪洞,被人生生抓去了頭顱中的元神而死。
  這真是駭人聽聞,洞穿祖龍頭顱,將其元神攝走,讓其隕落在此,這種手段真的非常可怕,懾人心魄!
  雖然過去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伏尸在此的祖龍肉身,并沒有任何腐爛之處,且地上有大片的龍血在閃耀點點神華,如果不是被天碑壓制,恐怕將血光沖天。
  在那龐大的祖龍尸體旁,還有幾具破碎的**,鮮血染紅了地面,同樣有點點神華在閃耀,那是祖神的尸體!
  有的只剩下了下半截尸體,上半截軀體被人一巴掌碾成了肉泥,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留下的大手印,血水四溢,觸目驚心。
  而有的只剩下了一顆頭顱,下面的軀干徹底灰飛煙滅,被人以恐怖神力抹殺的干干凈凈。
  但凡保存下來的部位,血肉都還在,血液鮮紅的刺目,淌了一地,這些人似剛剛被殺死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