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538 祖龍兩兩不相見

很久以前,有人修成過六面天碑玄法?這則消息對于蕭晨來說,非常重要,他迫切想知道個究竟。
  “那個人也修成了天碑玄法,具體怎么回事?!”
  老石龜像是在報復,老氣橫秋的打擊道:“你以為就你自己修成了?要知道這個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你……差遠了。”
  “王大爺我幫您捶捶背?”蕭晨很想狠捶這個老烏龜一頓。
  “小子我告你你,我不姓王……”老烏龜瞥了他一眼,道:“我越看你越不順眼。”
  你看綠豆才順眼、才對眼呢!蕭晨腹誹,被你相中那就麻煩了。
  “王老爺子您就說唄,別吊胃口了,那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個人就是將龍族秘辛講與我聽的人。”老龜慢吞吞的講道:“可惜啊,他并沒有系統的修煉天碑玄法,只是印證了一番。不過那個人真是個蓋世天才,在修煉一途上可謂驚才絕艷。”
  “他到底叫什么?”
  “年輕人太浮躁了,一點也不穩重。”老石龜溫溫吞吞,緩緩道:“他似乎叫……武祖。”
  “武祖?!”
  蕭晨心中一震,那個人竟然是蓋世武祖,真是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強大的武祖,神威蓋世,取百家之長,才創出自己的不世法門。只是,當中竟有天碑玄法,這實在有點驚人。
  “武祖,難怪!天碑功法也是無上武道,武祖留下的經書也是如此……”蕭晨自語。
  聽到他這樣說,老石龜掃了他一眼,道:“什么眼神啊,你從哪里看出天碑玄法是無上武道?”
  “不就是體術嗎?”
  “修體之道,并不一定非是武道不可,那是無上大道之精華。”老烏龜看了看蕭晨,道:“難怪,你是武者出身,看了那種神法,自然以為是武道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若是另一體系的修者修煉,肯定又有新的領悟了。小子你差遠了,遠沒有將六面天碑玄法修成呢。”
  被老龜這樣一說,蕭晨心中確實劃過一道閃電,一下子感覺到了不同。天碑玄法,真的亦武亦法,北斗封神、四大散手、神化滿身穴道等等,完全可以用另一種體系的修煉眼光來看,是武是法誰能說的清?
  道之精華,濃縮的要義,凝聚了前輩先賢的無上智慧與經驗,讓任何體系的修者都可以修煉,這就是真正的天碑玄法。
  “天碑玄法只是一種指引之法,引領你成圣成神,最終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領悟。”
  老龜的話語,終于讓蕭晨感覺到了一絲可親,這樣的話語他很認同。不過,接下來老石龜的話語又要讓蕭晨的那點親切感消失了。
  “小子你也太差勁了,修煉到現在,離祖神境界還差的遠,真是廢柴一根。”
  “王老爺子你這樣的鄙視我,請問您老人家修煉到什么境界了?”
  “無境界。”
  “無境界是何等境界?”
  “無境界就是沒有修煉過的境界。”
  蕭晨當然不會相信它的話,這老龜高深莫測,讓人很琢磨不透,不然的話他早想就捶它一頓了。
  “小子你修煉多少年了?”老龜倚老賣老。
  “數百年了。”
  “數百年……”老龜眼中閃爍出兩道光芒,似乎很驚訝,過了一會兒才道:“唔,這樣說來,也不算太糟糕。”
  蕭晨算是看出來了,越是追問這老石龜,它越吊人胃口,干脆不再理會它,直接望向天碑,想要獲得新的玄法。
  “第七面天碑你不見得能看懂,當年那個武祖都沒有太大的收獲。”老石龜提醒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強行觀看,小心神識崩碎。”
  蕭晨自然不怎么相信,凝神觀望,但是他無奈的發現了一個事實,上面的圖紋紛繁玄奧,根本難以悟通。
  雖然每幅刻圖上下都有文字注釋,但是他根本不認識那種字體,太古老了,恐怕現在這個世上沒有幾個人認識。
  “嗯?”
  蕭晨像強行印在腦海中,先記下來,但是充滿魔性的畫面發生了,天碑朦朧了起來,上面那密密麻麻的龍形文字,全都像是活了一般,如一道道小祖龍,又如一條條神蛇,蜿蜒而動。
  “哧”
  破空之響傳來,極度危險的氣息臨近,成千上萬條小祖龍一下子沖出天碑,向著蕭晨淹沒而來。
  蕭晨急忙震動三十把戰劍,神芒沖天,神圖雖然沒有凝聚而出,但是那些小祖龍似的的生物之前吃過大虧,頓時懸浮在天空中,與他對峙了起來。
  “怎么樣我沒說錯吧?”旁邊的老石龜一副我早就說過的樣子,道:“這些文字早已通靈,可化形而出,與前六面天碑是大不相同的。若是強行讀取,可以崩碎人的神識。”
  蕭晨深刻感覺到,這面天碑很邪。他沒有求老石龜,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這老龜似乎正等著他開口問呢,而后定然要打擊他一番。
  “王老爺子你可知道武祖的真正身份?”蕭晨轉移到了這個話題上。
  “武祖就是武祖,怎么還會有其他身份。”
  “我始終覺得武祖應該是歷史中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凡蕓蕓眾生都曾聽聞過,而不像現在只在修者當中流傳。”蕭晨確實是這樣想的,他覺得武祖僅僅是一個代號而已。
  “你猜想錯了,遠古文明史中,很多為人類做出巨大貢獻人,并不一定能夠千古留名。有很多人祖,創下了不朽功績,但最終卻都漸漸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什么也沒有留下。或許,武祖就代表了這樣一個群體,一群默默無聞而甘愿無私奉獻的祖神。他,并不見得是銘刻歷史中的所謂‘大人物’。”
  蕭晨雖然一直很想捶這只老龜,但是現在卻很認同的它觀點。
  他走向幾具異界祖神的肉殼,準備開始圣祭,不管怎樣說,來到這里不能入寶山空回。
  “你這小子真是個屠夫,連尸體都不想放過,雁過拔毛,你真是……”
  蕭晨剛剛走到異界祖神尸體前,老石龜就猜出了他想干什么。
  蕭晨直翻白眼,這老龜說話太不中聽了,且總是針對他,另一旁珂珂正在汲取祖龍神華,也沒見老龜說什么啊。
  殘缺不全的祖神肉殼,實在觸目驚心,地上的神血閃耀刺目的紅光。蕭晨最先選中的就是那具數百丈高的黑色巨人,倒在島嶼上后,像是一條黑色的城墻一般橫在那里。
  雖死,威勢尚存!
  “小子你到真沉得住氣,現在不問我天碑玄法,等你揮霍了這些祖神肉尸,你莫要后悔。”
  剛要有所行動的蕭晨,聞聽此言,頓時聽了下來。
  “王老爺子請賜教。”
  “這面天碑與前六面天碑不同,近乎有了靈性,需要以龐大的生命之能開啟上面的印記……”
  蕭晨聽完后,皺起了眉頭,除卻需要龐大的生命之能外,還需要其他六面天碑的“天痕”。
  所謂“天痕”,就是天碑留下的不可磨滅的烙印。
  鎮壓黃河的天碑,最后在飛走的剎那,曾經在其身上留下一面微縮的天碑虛影。鎮壓死城的天碑,在飛走的剎那,也曾經在他的身上留下過一面微縮的天碑印記。
  這就是天痕,天碑留下的烙印。
  蕭晨的身體雖然破碎過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那兩道天痕卻深藏于他的神源內,并未失去。
  “當年武祖雖然來到了這里,但是并沒有得到過天痕,因此雖然模糊知曉了第七面天碑上的玄法,但依舊沒有能夠全面通透。”說到這里,老龜也有些感嘆,道:“他真的是個人物,不靠天痕,也能夠強行窺到天碑部分精義。”
  蓋世武祖的不凡,可見一斑!
  “我有兩道天痕。”
  “兩道,真的不簡單。”老石龜點了點頭,難得的沒有潑冷水,道:“第七面天碑除卻自身記載的一些玄法外,最主要的作用是將六面天碑玄法真正聯系、融匯起來。”
  半個時辰之后,一切準備就緒,蕭晨的全部生命精華包裹著靈識沖出了身體,光芒璀璨沖天,而后一下子沒入了那名數百丈高的黑色巨人肉殼內。
  在這一刻鐘,黑色的巨人身體劇顫,猛的張開了雙眼,射出兩道火炬般的恐怖光束。
  祖神級威壓撼天動地,頓時讓天碑都搖動了起來。
  黑色的巨人盤坐在地,依然高達百丈,在這一刻他寶相莊嚴,通體都在綻放神輝,身體外是數十丈厚的神源,像是一團熊熊燃燒的圣火將他包裹住了,璀璨奪目。
  祖神級的神源波動,浩瀚如海,盡管元神早已消逝,但是藏于肉殼內的無盡潛能神華依然是難以估量的!
  每一條經脈,每一顆神穴,每一寸血肉中,都藏蘊著汪洋般的恐怖神力,現在正慢慢的激活。
  黑色的巨人,周身神力澎湃,他的軀體在燃燒!
  武祖邪忌篇無上玄法————圣祭開始!
  逆天而行,欺天而上。
  古老的祭祀音響起,天地間仿佛像是有三萬佛陀在同時禪唱,又像是有九萬魔尊在虔誠禱告,似從那萬古前跨越時空傳蕩而來。
  祭祀音震動天地,圣歌繚繞,神輝普照,盤坐在地上的祖神肉殼光芒萬丈,熊熊燃燒。
  與此同時,蕭晨的本體緩緩升騰到天空中,盤坐在黑色巨人的頭頂上方,接受圣祭的洗禮,沐浴在億萬道神輝中,這具肉殼的光芒越來越明亮。
  “轟”
  天碑搖顫,上面的圖紋光芒大盛,島嶼上四溢的磅礴神輝,開啟了神秘的傳承。所有文字全都湛湛放光,在這一刻蕭晨神源深處的第一道天痕,剎那明亮了起來。
  在隆隆聲響中,虛空幻滅,一面巨大的天碑浮現而出,正是當初鎮壓在黃河中的古碑,它從那遙遠的未知地域顯化在了這里。
  兩面巨大的天碑,將正在進行圣祭的蕭晨本體以及那巨大的異界祖神肉殼夾在了當中,將這一切連系到一起的便是蕭晨神源中的那第一道天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