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39 天痕

果真如老石龜所說的那般,第七面天碑承載了太多的秘密,需要前六面天碑認可、留下天痕烙印,才能夠一窺碑文所錄的無上要義。
  在這一刻,深淵震動,當中光芒刺目,黑暗被徹底驅散了,下方一面璀璨奪目。地表上的修者吃驚的注視著下方,不過除了感覺到一股讓他們靈魂都要顫栗的恐怖波動外,什么也無法發現。
  因為,深淵雖然絢爛奪目,但是神輝太熾烈了,將那里淹沒,根本無法窺探分毫。
  到了最后,神輝更是在深淵內結下一個巨大的結界,籠罩了下方地域,阻擋住了所有人的神識。
  深淵下,古老的祭祀音響徹天地,似跨越千古,從那遙遠的古老年代傳蕩而來。
  圣祭在繼續,蕭晨的本體化作“外界他物”,盤坐在虛空中,越來越明亮了,簡直就像是一團騰騰跳動的神焰。
  而無比強大的祖神肉殼,此刻則慢慢暗淡了下去,周身的皮膚也不再光亮,甚至在干癟,內蘊的無限潛能快速流逝。
  蕭晨的肉殼經過上一次的圣祭,已經接近祖神**,因此這一次可以更加快速的汲取黑色祖神血肉中的無盡神華。
  他雖然還不能夠邁入祖神境界,但是他卻可以將自己的**淬煉到萬古不朽的地步,甚至推向武祖的**那般的巔峰境界,**與世同存,永恒不滅,強大到一個讓祖神都頭痛的境界。
  神識不夠強大,是困擾蕭晨的一個關鍵性的問題,這次他下定決心淬煉出無上神體,他想要祭出一具可以鎖住自己神識的無上寶體,有效的防住異界祖神的神識攻擊。
  在這個過程中,兩面巨大的天碑在不斷震動,紛繁玄奧的圖紋,不斷向著蕭晨的神源中印去。
  那些小祖龍似的文字像是有生命一般,在他神源中凝聚成無上要義,在這之前根本不懂得那種文字的含義,但是此刻他卻因天痕的存在明了了其意,被他所知所感。
  在這一刻,在旁觀看的老石龜都動容了,圣祭實在可怕,可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生生祭出一具恐怖的神體。
  蕭晨的自己的肉殼,在這一刻近乎透明了,每一寸血肉中蘊含著神輝,越發的堅固,神兵都難以撼動。
  光華閃耀,這具肉身,猶如七彩琉璃般閃耀光芒,像是世間最為瑰美的藝術品,沒有一絲雜質。
  百般淬煉,蕭晨的肉身在升華,在重新塑造。
  莫名而又神秘的聲音,不斷從黑色巨人的肉殼內傳出,這是古老的經文,這是玄奧莫測的圣祭祀古音。
  聲震千古,震動過去,撼動未來。
  最終,黑色的巨人徹底的失去了光澤,潛藏于肉身內的無限神華被祭出了八成。
  至此,那祭祀音才慢慢杳逝。
  “轟”
  就在這一刻,黑色的巨人頭蓋骨內,沖出一團明亮刺目的光芒,那是蕭晨原本的生命精華裹帶著神識沖了出來。
  而后在剎那間,沖進了自己的肉殼內,在這一刻蕭晨的軀體像是一輪太陽一般,神光照耀十方,讓人無法正視。
  在這一刻,他的肉身真正的到了祖神境界,成就了戰祖般的**,而不再是無限接近,打破了那一桎梏。
  強大的**內流淌著無以倫比的力量,徒手就可以輕易打碎世界!
  戰祖具有最為恐怖的肉身,以及祖神級的強大神識,唯一不如祖神的地方就是沒有領悟宇宙本源及萬界神則。
  蕭晨的神識已經達到了半祖七重天的巔峰,距離戰祖不過三個臺階而已。
  這三個臺階也許需要十年,也許需要百年,也許需要上萬年才能夠跨越而上。他必須想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彌補自己的弱點。
  眼前,祖神肉殼一具具,這是他彌補自身弱點的巨大寶藏。
  他早已明確,就是要將神體祭到一個恐怖的境界,可以強行鎖住神識,以強大肉身保護住自己的靈魂,不給祖神級強者可乘之機。
  暫時,以強大的肉殼為盾,保護自己。
  在這個過稱中,兩面天碑始終在綻放光芒,圖紋不斷向著蕭晨神源中烙印而去。
  直至過了很久,這一切才停下來,曾經鎮壓在黃河中的天碑慢慢虛淡,而后消失不見。
  在這一刻,蕭晨神源內那第一道天痕,越發的清晰起來,簡直就是一塊縮小的天碑,隨著心念一動,那道天痕浮現在他手掌間,猶如鎮壓黃河的天碑握在了手中。
  他一下子悟通了很多東西,以往修習天碑玄法時,根本不曾注意到的真義,在這一刻浮上了他的心間。
  靜靜站立了很久,蕭晨才醒轉過來,他真正意識到了第七面天碑的可貴,不說上面本就刻有新的要義,單說起到的融會貫通的作用,就是一筆巨大的寶藏。
  此刻,不能長時間的去消化,他需要繼續圣祭,而后以第二道天痕溝通龍島天碑與第七面天碑。
  就在這時,蕭晨忽然有了一股驚悚的感覺,似有莫大的危險降臨。
  顯然,老石龜也感應到了,它非常沒有義氣,再不似方才那般慢慢吞吞,在這一刻它嗖的一聲一下子竄回到了天碑根基下。
  蕭晨極速后退,守護在了正在蛻變的珂珂近前。
  無聲無息,一個黑色的漩渦將他方才立身處籠罩,虛空縮小,化為一點混沌,而后消失不見。
  蕭晨心中凜然,那黑色的朦朧漩渦真是可怕,縱然是祖神的軀體被籠罩,恐怕也要遭受創傷。
  死湖恢復平寂靜,像是什么也沒有發過一般,湖面沒有一絲的漣漪,安靜的可怕,死一般的沉寂。
  高大的天碑聳立在前方,無邊的黑色死湖堵在后面,這里有充滿了妖異的氣氛。
  蕭晨從島嶼上托起一塊萬鈞巨石,像那黑色的死湖中擲去。
  “砰”
  黑色的浪濤沖天而起,像是數十道巨大的瀑布在倒流,氣勢滔天,一股死亡氣息在深淵中浩蕩,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轟隆隆”
  像是有巨型生物在水中翻騰,若隱若無間,蕭晨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快速沖向巨島,在水中劃開一條足有五十丈寬的水道,黑色的浪濤翻卷向兩旁,沖起千余丈高!
  水道兩側的浪濤,像是兩片大瀑布倒掛在天空中。
  “那是……”
  蕭晨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凝神戒備,幾面天碑浮現在他的周圍,冥鐵祖神戰衣也浮現在古銅色的寶體上。
  黑色的死湖中,分開的巨大水道內,那黑影極其妖邪,沖擊而至的過程中,造成了驚濤千重的可怕景象。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只有一只巨大的黑色的獨角露在水面,長達十幾丈,幽光森森,忘而讓人感覺極其不舒服。
  若隱若無間能夠看到,一雙森然的眸子巨大如房屋,猙獰的凝視著蕭晨,鋒銳的獨角爆發出一道混沌光芒,向著蕭晨洞穿而來。
  “砰”
  凝聚成型的六面天碑全部被洞穿,混沌光芒威力無匹,蕭晨心中震撼,極速沖天而起,躲避過那恐怖一擊。
  竟然射出混沌神力,這是什么怪物?
  那根鋒銳的獨角爆發出的無窮無盡的混沌,都無聲無息的被石頭骨吸收掉了,鴿卵大的頭骨像是無底洞一般,可以吞噬世間一切力量。
  怪物自始至終都沒有浮現出死湖,這片黑色的湖水像是有一股妖邪的魔力,強大如此刻的蕭晨也無法看清里面的情況。
  “哧”
  黑色死湖中的那只獨角暴漲起來,突然長達千丈再次向蕭晨洞穿而來。
  這一次蕭晨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他要檢驗方才圣祭后的成果。這一次只有一面天碑浮現而出,是那所謂的“第一道天痕”,溝通天碑后,它仿佛有了靈魂。
  化形在蕭晨的手掌間,不過巴掌大小,與實體并無二致,蕭晨有一種感覺,似乎這是真的天碑,而非光芒凝聚而成。
  暴漲上來的混沌獨角,洞穿虛空,長達千丈,一下子就到了蕭晨的跟前。
  “砰”
  蕭晨以石頭骨護身,以掌間那巴掌大的天碑拍下。
  雖然是一塊小小的天碑,但是卻砸的天搖地動,混沌光芒四溢,那根千丈長的混沌獨角被生生砸去了尖端。
  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咆哮自死湖中發出,湖水劇烈震動,千丈的獨角損傷部位剎那快速復原,剎那退入了黑色的湖水中。
  蕭晨心中劇震,天痕化形而出,成為真正的天碑,雖然并不巨大,但是威力實在可怕,似乎并不神圖弱!
  由此也足以說明,方才那只未明蠻獸有多么的強大,要知道神圖是可以粉碎祖神肉身的,而與陣圖威力相差不多的天痕,竟只打斷了它獨角的尖端而已,細想來實在可怕。
  “好,板磚威武!”就在這時,那老石龜忽然扯著嗓子這樣喊了一聲。
  這個評價頓時讓蕭晨的喜悅的心情消失。
  板磚?!這個評價真是太糟糕了。
  “那到底是什么蠻獸?”蕭晨降落在天碑前,驚疑不定的問道。
  黑色的死湖已經恢復了寧靜,真如巨刀劈開的黑色魔石般,死寂一片,沒有一點漣漪與聲音,方才那一切仿佛只是幻覺。
  “一個半死不活的石像養的戰寵,不用理會它,它不敢真正靠近天碑。”老石龜慢吞吞的答道。
  石像?!蕭晨心中凜然。
  “不用擔心,到目前為止,天下沒有一個人真正成功,那具石像離死只差一步了。”老石龜漫不經心的說道。
  直到這時,蕭晨才發現忽略了一個事實,老龜似乎也近乎石質化。
  “你……你該不會……真是個石龜吧?!”在這一刻,蕭晨感覺自己有點口齒不利索了。
  “你才發現啊?!”老龜似乎很郁悶,感覺被人忽視了。
  暈倒!
  蕭晨目瞪口呆,這王老爺子還真是真龜不漏相,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實在是怪他自己太疏忽了。
  “王老爺子……你真是……石王八?!”
  老石龜像個沖動的小青年一般,瞪眼道:“我X!小子你怎么說話呢,表達時請注意言辭。”
  “真是……石王八?!”蕭晨怎么都覺得有點不真實。
  “小子你有完沒完?!”老石龜感覺有點憋屈。
  “真是不可思議!”
  “什么不可思議,成心氣我是不?”老石龜瞪了他一眼,道:“沒聽我說過嗎,到目前為止,天下沒有一個人真正成功。”
  “那你……”蕭晨疑惑。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我早在無盡歲月前就形神俱滅了。現在你看到的不過是我無盡歲月前穿越時空留下的一縷殘碎意念顯化而成。”
  蕭晨有些無語,既有些失望,又有些期待。
  “小子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也許你會從中受到啟發。”老龜突然悠悠開口道。
  蕭晨心中頓時一震,道:“好,前輩請講。”
  “從前啊,有個龜,這個龜,它養了一個人。”
  “說錯了吧,是人養龜吧。”
  老龜瞥了他一眼,語重心長,道:“年輕人,不要隨隨便便就懷疑別人。思維不要那么僵硬……龜,就不能養人嗎?”
  “好好好,您接著說。后來呢?”
  “后來,那個人死了,龜也死了。完了。”老龜就此收口。
  “完了?!”蕭晨真有想捶它一頓的沖動。
  老龜斜了他一眼,老神在在,不慌不忙的開口,道:“龜雖然只是一只老龜,但是人卻不是一般的人。知道這天碑是怎么來的嗎?”
  聞聽此話,蕭晨頓時一驚,天碑太過神秘莫測了,他非常想知道其來歷,認真請教道:“怎么來的?”
  “唉……”老龜搖了搖頭,連嘆了幾口氣,而后不緊不慢轉頭,望向死湖,的,道:“這湖水可真黑啊。”
  蕭晨頓時有吐血的沖動。正靜心凝神等待下文呢,這老烏龜居然輕松的轉移到湖水上去了。
  真是可惱可恨可氣!
  “小子你眼瞪那么圓干嗎,抓牙簽干嗎,想砍我嗎?來呀,來呀,砍吧。”老石龜晃晃悠悠向前挪了兩步,十足一副欠扁的樣子。
  蕭晨真是“敗”給它了,用力抓著戰劍瞪著老龜。
  “天碑到底怎么來的?”
  “唉……”老龜又開始嘆氣,搖搖晃晃,向黑色的死湖走了兩步,凝望出神。就在蕭晨滿腦門子黑線,以為它要討論湖水時,老石龜悠悠出神,道:“長出來的。”
  蕭晨一驚,道:“你是說天碑是長出來的,怎么長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