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40 老龜說天碑

這則消息對蕭晨重要而又震撼,天碑是長出來的,這……不知道老石龜是不是又在忽悠。
  “怎么長出來的?”
  “春天把板磚種在地里,秋天就長出了天碑。”老石龜漫不經心回應道。
  “……”蕭晨又有了想削它的沖動,這個老龜還真是欠打,這樣的話也能說出口。“拜托,我說王老爺子,您能不能說點靠譜的?”
  “我說的話很靠譜,不過啊,這種東西需要去悟,就看你有沒有那種天賦了,不然這輩子你也不會懂。”
  倒!
  蕭晨對它實在沒脾氣了,這老龜也太能胡謅了,這樣也要悟……還說的冠冕堂皇。
  “年輕人要有耐心,遇事要沉著冷靜。給你個提示,你既然知道石像這種東西的存在,那么不妨想多細想下,多深入想下。”
  “石像……”蕭晨聽到這兩個字,頓時感覺到心中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雖然僅僅在那遠古時空的盡頭見過一次,但是卻帶給了他極大的壓力。
  祖神,萬世不朽,千古不滅,但是在得知石像的存在后,必然要感覺到極大的威脅。那是超級恐怖的存在,深深的威脅到了祖神的安全。
  “算了,你還是不知道的好,不然你會夭折的。”老石龜神神叨叨的這樣嘟囔了一句。
  “王老爺子,我真的想……”
  “你想怎樣?”
  “我想狠狠的暴打你一頓!”
  老龜明明知道隱情,但就是不明說出來,實在可惱可恨可氣。
  “轟”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龐大如山嶺般的祖龍尸體,爆發出熾烈的光芒,徹底的燃燒了起來,而后整個身體一下子崩碎了開來。
  祖龍肉尸全身精氣化成一道長虹沖了出來,場面極其壯觀,可以清晰的看到長虹成祖龍形狀,其實磅礴,一下子沒入了七彩光團中。
  光團中央,正在蛻變的珂珂一下子得到如此猛烈的神華沖擊,頓時快速完成了最終的蛻變。
  一聲稚嫩的龍吟傳出,雖然并不浩大,但是卻清晰的在天地間回蕩,充滿了無上威壓。
  珂珂體表外的七彩玉殼突然龜裂,“喀嚓喀嚓”的聲響不斷傳來,強大的龍氣沖天而起,七色神光照亮了整座深淵,祖龍的氣息在彌漫,深深的震撼人的心靈。
  雖然成功晉階為祖龍,但是七彩光團內的珂珂卻非常的不甘,小家伙失使出全身力氣,光芒大作,奮力鎮壓此刻的真身。
  它想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龜裂的七彩玉殼不斷顫動,好久之后才平靜下來,最終片片玉殼碎裂墜落在地,小東西頂著兩只粉嫩晶瑩的小玉角,非常難為情的出現在虛空中。
  此刻,除了這一雙晶瑩的小玉角外。它渾身雪白如玉,恢復到了原來的狀態,硬是壓制住了自己的祖龍身軀,可以想象它繼承于珂爸那一族的血液有多么的強大。
  七道祖龍精氣在它周圍不斷旋轉,隱隱有陣陣龍吟傳出,似乎在與珂珂呼應,七彩圣樹立于一旁,小玉碗懸浮在它的頭頂上空,這一切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珂珂不要捂著自己的頭。”
  “我頭痛……”小東西如此答道,其實哪里是什么頭痛,分明是在捂著自己的那雙粉嫩的小玉角,在用力按,想生生的壓制回去。
  不得不說,小東西蛻變為等同小祖龍的怪胎后,實力達到了一個相等恐怖的境地。兩只小爪子,硬是將那對粉嫩的小玉角按了回去。最終,只在頭上留下兩個晶瑩突起,掩藏在如潔白如玉質的雪絨毛間。
  “哐當”
  珂珂懊惱的將天空中的那個小玉碗抓了下來,扣在了自己的頭上,讓這宗至寶淪為帽子。
  幾聲龍吟響過后,七道祖龍精氣同時射入七彩圣樹內,一下子消失不見,而小圣樹則更加的晶瑩。
  祖龍肉殼就此灰飛煙滅,蕭晨與珂珂對著那個方位深深行禮。
  天空中七彩光華點點,不凡的圣樹乃是珂珂當年的口糧,是伴隨著小東西一起來到這個世上的。且,圣樹在蕭晨手中掌握了很長時間,多次護他安全,讓他化險為夷。
  七彩小圣樹的品階很難確定。現在七色神光并起,防御力實在驚人。七種顏色的神葉已經長全,不知道它還能不能再次發生神奇的變化。
  蕭晨覺得不能虧待小樹,現在有祖神殘尸在,正好可為其提供強大的神源。
  那名數百丈高的黑色巨人,被他以武祖邪忌篇的無上絕學祭出了肉殼內的八成神力,如今還有兩成難以徹底挖掘出。
  “把圣樹栽在這具祖神肉殼上……”蕭晨向珂珂要七彩圣樹,準備栽種在黑色巨人身上。
  七彩圣樹傳承久遠,乃是通天神木蛻變而出,具有非凡神秘力量,此刻并沒有扎根在祖神肉殼中,而是懸浮在上方,光芒點點,隔空汲取神力。
  神華不斷從黑色巨人體內沖出,絢爛神虹七彩紛呈,將剩余的祖神生命精華召喚而出。
  珂珂就守護在不遠處,非常緊張的關注著。
  至于蕭晨則開始了進一步的行動,他將另一名異界祖神的肉殼擺放在天碑前,自己則盤腿坐在對面,又將開始新一輪的圣祭。
  這名祖神的肉殼只剩下了上半截,殘破的戰衣下露出古銅色的皮膚,依然閃爍著點點光澤。本已經失去了元神,意味著這名異界祖神已經消亡,但是殘留的軀體卻充滿了強大的生命神力。死亡與生命本是矛盾的,不過此刻卻出現在一起。
  一道奪目的光芒從沖蕭晨頭骨中沖出,全身生命精華包裹著元神出現,而后剎那沒入了那具古銅色的祖神肉殼內。
  同一時刻,古老的神秘天音響起,似末日天歌,猶如古老的祭祀音,更像某種神教的秘典經文,在深淵中震動。
  逆天而行,圣祭開始!
  半具古銅色的祖神肉殼,光芒大盛,像是熊熊燃燒了起來,無盡神華綻放而出,將整座深淵都淹沒了。而蕭晨的本體更是在第一時間被神光籠罩了,緩緩升騰而起,盤坐在了祖神肉殼的頭頂上方。
  在這一刻,蕭晨自己都感覺到了,隨著**的越發強大,他進行圣祭越發的容易了,這一次直接就祭出了半具祖神肉殼內的三成精華,不再像以往那般緩慢。
  龐大的祖神生命精華在浩蕩,深淵都在震動,天碑也跟著搖動了起來。與此同時,島嶼上的巨大天碑閃耀出璀璨光華,神秘的傳承開啟。
  絢爛的神輝璀璨奪目,蕭晨神源中那第二道天痕異常耀眼,神秘力量在波動。
  “轟”
  虛空幻滅,一面巨大的天碑在虛無間浮現而出,當年鎮壓在死城中的天碑顯化在了深淵間,氣勢磅礴,震動天地。
  兩面巨大的天碑將蕭晨夾在中間,是蕭晨神源中的第二道天痕將它們聯系到了一起。
  島嶼上的第七面天碑,上面那些古老的圖紋神輝耀眼,又一部分精華奧義浮現在蕭晨的心海間,道之精華,無上要義,頓時讓進行圣祭的蕭晨如癡如醉。
  不過,圣祭并沒有因此而終止,神輝千萬道,不斷洗禮蕭晨本體肉殼,他的體質時時刻刻都在變化,都在提升。
  鎖靈!
  這次蕭晨進行圣祭必須要做到鎖靈,讓自己的肉殼可以有效的護住靈識,避免被其他祖神攻擊到靈魂。
  半截異界祖神的肉殼,不斷暗淡,而蕭晨自己的肉殼則越發熾烈,三百六十五顆神化的穴道內,三百六十五尊身影若隱若現,浮現在蕭晨本體周圍。
  每一個人都充滿了強大的壓迫感,讓人感覺那已經不是虛體,而是真正存在于世的恐怖人物。
  而遍布在蕭晨周身其他各部位的神秘奇穴,也全都如星辰般在閃耀,且,不斷有新的微型細小的穴道被神化。
  很難猜想,人體的血肉中究竟有多少穴道,一些奇穴幾乎可以微到極微。
  此時此刻,蕭晨的身體仿佛一個微型的天宇,星辰閃耀,光芒點點,無盡深邃。
  蕭晨借助祖神肉殼內潛藏的無盡生命精華,祭煉自己的寶體,讓這片身體宇宙愈發的朦朧深邃,連蒼穹與之相比也顯得淺淡起來。
  兩面天碑在顫動,道之精華、無上要義烙印在蕭晨心間,永世不可磨滅了,將伴隨到他的生命終結。
  第二道天痕,也在輕輕顫動,與天碑相呼應。
  “轟”
  第七面天碑上第二部分圖紋刻入蕭晨神源后,那顯化在虛無間的巨大天碑破滅時空,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只有強大的神力波動證明著它曾經顯化而出過。
  “砰”
  與此同時,蕭晨的元神沖出,沒入了自己的寶體中,寶體頓時璀璨奪目。而半截祖神肉殼被震飛,這一次的圣祭結束。
  蕭晨的肉身更加的強大與恐怖了,肉殼潛能被進一步開發!
  “咿呀……”
  珂珂嘟囔,將七彩圣樹栽種在了那被震飛的半截**上方,讓七彩圣樹繼續汲取神力。
  而蕭晨并沒有休息,第三次圣祭開始!
  第三具異界祖神的殘碎肉殼,也開始燃燒了起來,綻放出億萬道神輝。
  沉默很長時間的老龜,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自語道:“過猶不及,過剛易折,要留有余地啊。”
  “咿呀”
  就在這時,珂珂驚叫了起來,因為七彩圣樹連續汲取兩具祖神肉殼內剩余的生命精華后,竟生出了第八片嫩芽。
  與前七片葉子七色神光閃耀不同,第八片嫩芽朦朦朧朧,混沌氣息迷蒙,恐怖的神力在震動,混沌光芒流轉而出。
  與此同時,蕭晨的第三次圣祭即將完畢。
  以祖神肉殼內蘊藏的無盡神力來祭煉自己的**,神光燃燒,流光溢彩,光芒熾烈盛放。
  “轟”
  蕭晨的肉殼發出一聲巨大的雷鳴,堪比祖神的**,光華閃耀,發生著激烈的蛻變。
  “哧”
  與此同時,圣祭結束,蕭晨的元神與生命精華沖出那具祖神肉身,瞬間回到了自己的**中。
  他的元神與本體完美結合,肉殼的強度達到了一個讓人感覺恐懼的地步!
  在這一刻,蕭晨充滿了強大的信心,如此不朽的無上寶體,絕對可以守護住自己的靈識。
  曾經的弱點將不再是弱點!
  長發如瀑,眼神犀利如電,蕭晨凝立在虛空中,眸子中射出兩道異彩。
  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深淵上方的異常,他知道強大的敵人到了。
  刷**輕輕一震,可破碎世界的力量剎那洞穿了虛空,蕭晨一下子出現在了深淵上空,來到了地表之上。
  “哧”
  一道震世的指力,照亮了咒界的天空,粗如山岳,從高天之上向著蕭晨飛來。
  在那天際,一道朦朧的身影,靜靜凝立,雖然不過常人般高矮,但是此刻卻猶如巨山般帶給人強大的壓迫感,讓人望而生畏。
  蕭晨沖天而起,古銅色的寶體光輝點點,頓時破滅了那道恐怖的指力,幾乎剎那間他就來到了高天上。
  “轟”
  上蒼之手撼碎虛空,一下子就將前方的朦朧身影打飛了出去。
  異界祖神冷星翼發出了一聲冷哼,隨手一劃,無盡咒法漫天飛射,一下子將蕭晨淹沒了。
  蕭晨怡然不懼,八相世界浮現而出,向著冷星翼籠罩而去。此神通還未大成,自然還無法奈何異界祖神,不過他的手掌間兩道天痕已經無聲無息浮現了出來。
  “砰”
  兩塊碑體雖然不大,但是卻極其恐怖,在八相世界的掩護下,剎那破碎無盡咒法,一下子洞穿了天地,剎那轟到冷星翼近前。
  “砰”
  結結實實,兩塊兒如板磚般的天碑印在了冷星翼的胸口上。“轟隆”一聲,強大的冷星翼異常震驚于憤怒,因為胸膛以下的多半截身體直接灰飛煙滅了。
  “靈魂剝奪!”
  冷星翼大喝,在如此近距離內,他想要強行拘禁出蕭晨的靈魂,讓其形神俱滅。
  但是,結果讓他吃驚。
  蕭晨的肉殼如不朽天盾一般,堅固與強大的讓人震驚,牢牢的將自己的靈識鎖在了里面。
  “轟”
  就在這一刻,兩塊原本板磚大的天碑快速放大,氣勢磅礴,向著冷星翼的頭顱鎮壓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