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42 活祭祖神

活祭祖神!
  咒界天地間血雨腥風,漫天的血水染紅了蒼穹,祖神的生命精華在熊熊燃燒,赤紅的血光照耀整片世界。
  圣祭中的特例————活祭,正在進行!
  “啊……”
  冷星翼痛苦大叫,血肉與靈魂在分解為血雨與赤光,根本無法逆轉這種可怕的景象。
  古老的經文,神秘的天歌,恐怖的亡魂曲……在這一刻紛至沓來,跨越千古,震動未來,貫通古今。
  宏大的天音,撼天動地,整片咒界都在顫栗,神秘而又恐怖的氣息在彌漫。
  異界祖神冷星翼最為精純的生命精華被燃燒而出,化成一道道絢爛的神虹沖向天穹,將血色的天空最上方映襯的五彩繽紛,璀璨奪目,最后在那里形成一團神源,讓日月星辰都要黯然失色。
  蕭晨如磐石般凝立在蒼穹中,身處絢爛的神源中,任無盡祖神生命精華匯聚而來,他那古銅色的寶體所有毛孔都張了開來,神華如霞,不斷沖進他的體內。
  活祭也屬于圣祭的一種,自然可以凝聚來無盡神華,蕭晨在璀璨神源中祭煉自己的肉身。他剛剛圣祭完三具祖神的殘碎肉殼,此刻又活祭一名強大的異界祖神,可謂千古異事。
  這是一個反復淬煉,不斷升華的過程,蕭晨的每一寸血肉都發生了質的變化,凝聚著難以想象的神力。
  滿身穴道都在閃耀,綻放著刺目的光華,身體中那些細微的奇穴,也不知道明亮了多少顆。
  蒼穹上凝聚來的神華越發磅礴,神源如漿液般將蕭晨浸泡在里面。
  無盡的神霞沖進他的身體中,百般祭煉,千般淬煉,蕭晨渾身古銅色的皮膚漸漸堅硬起來,最后竟形成了一層光殼。
  血肉在內部新生,老皮猶如玉殼,將蕭晨包裹在里面。
  絢爛的神華在閃耀,蕭晨靜如槁木,整個人處在了不生不滅的狀態,但是活祭卻在自主進行,無需他的掌控。
  兩道天痕,寂靜如墓碑,護在他的近前。而神圖則迷迷蒙蒙,圍著他緩緩旋轉。一靜一動,兩者時而與他融為一體,時而與他分離。
  “啊……”
  在漫天燃燒的血光中,異界祖神冷星翼不斷怒吼,他遭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被人活祭的痛苦滋味是無法想象的。
  武祖留下的邪忌篇絕學震古爍今,此刻展現出了非凡的奧義,將一名祖神生生活祭。
  祖神級強者痛苦的嘶吼聲震動咒界,格外讓人感覺驚悚。強大無比、金字塔頂端的人物,卻這樣的痛苦哀嚎,實在讓人毛骨悚然。
  “神識歸一,元神剝奪!”
  冷星翼非常的不甘,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他怒吼出了逆天的禁忌咒法,想臨死反噬,重創蕭晨。
  強大的祖神級元神凝聚成一口大如山岳的喪鐘,浮現在漫天的血雨中,緩緩震動了起來。
  “當……”
  恐怖魔音一出,山河震動,星辰搖顫,凝聚出的一股恐怖力量一下子就將蒼穹中的神源籠罩了。
  但是,迷蒙的神圖輕輕顫動,那沖過來的喪鐘魔音波紋快速崩潰,剎那煙消云散。
  而兩道天痕更是化成了石碑,砸向那口如山岳般巨大的喪鐘。
  “當”
  喪鐘轟鳴,鐘體龜裂,砰的一聲四分五裂在天空中,冷星翼痛苦的吼嘯,震動了整片咒界,他的元神碎裂在活祭的血光中。
  “我不會死的……”
  冷星翼在吼叫,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他的血肉與靈魂被禁錮了這方世界,生生活祭!
  “喀嚓喀嚓”
  蒼穹上,神源內,蕭晨的老皮在龜裂,而后慢慢脫落,露出了里面雪白如玉的新生肌膚。僅僅半刻鐘,他的血肉便重生了一次,顯得更加強大了。
  近乎透明的肌體,神華流轉,綻放著奪目的光彩,一股恐怖的氣息在彌漫,蕭晨的戰體進一步升華。
  這就是活祭祖神得來的強大力量,如果他能夠領悟宇宙本源,萬界神則,縱然是在祖神中,他都將是強者,因為他**內蘊含的神力實在是達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
  活祭還在繼續,蒼穹上的神源越發的明亮了。
  而蕭晨的體表再次出現光殼,內部更加強勁的血肉在塑造成型,體表的老殼則如神盾般堅硬。
  “我不會死的……”異界祖神冷星翼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他正在隕落,神血流淌,落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蒼穹上是無盡燃燒的血光,而下方則是瓢潑血雨,血水染紅了咒界的大地。
  而蒼穹上,蕭晨被老殼所包裹,流光溢彩,新生的力量越發強大。
  生生活祭異界祖神,這簡直是一種逆天的壯舉,讓咒界所有修士都震驚到了極點。
  這一界僅僅只有冷星翼一名祖神鎮壓,其他異界祖神隔著世界屏蔽根本感知不到這里發生的事情。
  但是,就在這一刻,永恒未知處一名無上祖神驀地睜開了雙眼,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冷星翼乃是他的后代,出于血緣的某種聯系,他已經知道此刻冷星翼正在消逝。
  “砰”
  一座三十三重的古塔,驀然浮現而出,剎那間洞穿世界,出現在咒界的天空中。
  神光千萬道,寶塔大如山岳,且依然在快速放大,每層都可鎮壓世界,三十三重神塔威勢滔天,遮攏了咒界大半的天空“無上祖神救我……”
  油盡燈枯的冷星翼大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祖神不是那樣容易殺死的,縱然蕭晨將他徹底活祭,恐怕也會讓他留下一縷元神,難以滅盡。
  就在同一時間,咒界的大地上,一塊神秘地域————千萬人坑,突然迸發出一道巨大的烏光,轟隆一聲將那三十三重神塔撞的震動了幾下,而后猛力一卷,將漫天的血光吞沒進千萬人坑內。
  與此同時,蕭晨跌落進天碑所在的深淵下。
  永恒未知處,那名無上祖神的雙眸頓時射出兩道璀璨神光,直接洞穿世界屏蔽,望向咒界。
  他沒有看到蕭晨,正好看到千萬人坑卷走了冷星翼的血魂,縱然強大如他也皺起了眉頭。
  “咒界的禁陣果真不一般……”
  可以想象他有多么的無情,自己的一個子孫隕落,他卻沒有一點傷感,更沒有貿然出手。
  刷兩道眸光剎那消失,永恒未知處的無上祖神,又如亙古長存的化石般一動不動了。
  咒界的深淵已經閉合,下方天碑輕顫,封鎖了里面的一切,方才避過了無上祖神的掃視。
  “喀嚓……”蕭晨體表的老殼龜裂,第二次新生的肌膚露出,不再是雪白如玉的顏色,而是恢復成了古銅色。
  返璞歸真,他的肉殼之堅固,在祖神中已經難以尋出幾人,而體內的神力更是浩瀚如汪洋!
  “從前啊,有個龜,這個龜,它養了一個人。”
  深淵下,老石龜正在與珂珂講故事。
  見到這一景況,蕭晨是相當的無語。
  雪白小獸,一雙大眼亮晶晶,非常安靜的在一旁傾聽,見老龜收口,如個乖寶寶般,以稚嫩的聲音問道:“后來呢?”
  “后來,那個人死了,龜也死了。完了。”老龜悠悠收口。
  “老騙子!”
  乖寶寶般的珂珂,聽到這一結果后,頓時氣呼呼的瞪圓了大眼。
  “騙人,咿呀……”
  小東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子就沖了過去,在老龜的身上用力亂踩。
  “好了,你們該離開這里了,等收集全所有天痕,再來這里吧,七碑合一會有驚喜出現……”
  老石龜說完這句話,抬起一只龜爪,深淵上方頓時被打開。它與天碑以及死湖則從這里消失不見,似乎隱入了更深層的地下。
  咒界,并沒有遭受到破壞,那些鮮血全部消失了。縱然沒有千萬人坑內的烏光出現,蕭晨也可以完全將冷星翼徹底活祭。
  過了很長時間,吳明、托蒂等人相繼出現,咒界成為了他們這些逃亡人的大本營,所有人都隱居在山川密地間。
  高大威武的薄士身上,那個兩歲的小光頭,一雙大眼閃動著慧黠的光芒,向著蕭晨似模似樣的合什,道:“師傅,你真厲害,偶米豆腐,從今天開始你是我師傅了。”
  蕭晨哈哈一笑,摸了摸小光頭,又看了看薄士與妙池,道:“是該給他找個師傅了,不過我現在可沒時間教他。”
  而后,他轉身對吳明與托蒂等人道:“你們趕緊去傳遞消息,讓所有人集合起來,我要將你們送到一個全新的世界去,免得在這里始終處在異界強者的威脅中。”
  “好!”
  聞聽此話,托蒂頓時眉飛色舞。
  “砰”
  就在這時,虛空突然被破碎,一艘巨大的祖君戰船出現在咒界的原始山脈中,上面靜靜的立著幾道朦朧的身影。
  正是那炎黃以及老祖龍等幾名九州祖神!
  蕭晨大吃一驚,幾位祖神在死亡世界消失三十幾年了,不想今日竟然駕馭祖君戰船出現在咒界。
  “見過幾位祖神……”縱然現在蕭晨已經很強大,但也對這幾人恭敬有加。
  周圍,所有修士全部露出驚容,己方有數名祖神,讓他們非常激動。
  “起來,快與我們回死亡世界!”炎黃威嚴的聲音傳來。
  蕭晨一愣,幾位祖神竟是尋他而來,讓其回死亡世界,實在怪異,看來事情非同尋常。
  他沒有任何猶豫,與珂珂快速沖上了祖君戰船,與幾位祖神在剎那間消失在了咒界。
  “那是……”
  當回歸死亡世界的后,看到眼前的景象后,蕭晨心中極度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