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47 秘密

太古魔城靜靜的懸在鉛云下,經過這些日子來的反復祭煉,蕭晨已經可以初步掌控這座失去活力的巨城。
  黑色的巨城死氣沉沉,如一片烏云一般懸在天空中,沒有任何生命活力可言,但是卻依然氣勢磅礴,望之讓人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刷烏光一閃,巨大的太古魔城瞬間移動千里,出現在死亡大陸東部地域。
  “不行,還是太慢。”老祖龍搖頭,道:“最起碼剎那萬里方可。”
  敵手不是半祖,是萬古難滅的異界祖神,一切都要嚴格要求。
  神圖都在蕭晨身邊緩緩轉動,為他提供源源不絕的神力,如此才能更好的駕馭死城。不過,他總是難以真正與死城合一,無法做到念動城動的地步。
  遠處,老農手持大破滅戰矛對蕭晨喝喊:“來鎮壓我!”
  烏光沖天,磅礴死城劃出一道長長的神光,橫空而過,像是蒼穹般壓落了下來,鎮壓向老農。
  老農手中大大破滅戰矛暴漲,一下子粗如山岳向著上空的死城挑去,大破滅戰矛神力滔天,讓死亡世界上空的鉛云全部潰散。
  “砰”的一聲巨響,死城搖了搖、晃了三晃,一陣劇烈顫動,重重的與大破滅戰矛碰撞在了一切。
  盡管布下了祖神級大結界,但是“轟隆”一聲巨響,下方的死亡大地還是一下子崩潰數千里,沉陷了下去,老農直直墜落進地層深處。
  而死城則跟著鎮壓而下,降落在四分五裂的血色大地上,將老農壓在了下面。
  “多少發揮出了一些威力,不過還遠不夠。”老農在下方傳出聲音,呲牙咧嘴的掙脫了出來。
  很顯然,威力確實還不夠,根本沒有鎮壓住他,更遑論擊斃異界祖神了。
  “我們幾人相助他,試試威力如何。”老祖龍與炎黃等人飛入了死城中,共同相助蕭晨,古老的巨城頓時烏光沖天,再次向著老農鎮壓而去。
  一股恐怖的氣息震動死亡世界,太古魔城透發出一團可怕的烏光,一下子將下方的老農籠罩了。
  “停!”
  老農大喝,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極其強大的毀滅之力,他覺得再過片刻鐘就要形神俱滅了。
  死城光芒斂去,懸浮在天空中。
  老農沖出烏光,長出了一口氣,道:“你們幾人聯手,縱然不駕馭死城,也可以擊斃一名祖神了,更遑論駕馭這做魔城。”
  炎黃點了點頭,道:“我們幾人最好分開,不能同時處在死城中,不然到時萬一所有人都被困在當中,那可真的斷絕祖神級戰力了。”
  武之印記皺了皺眉頭,道:“將所有人都封在死城中,異界真有這樣只手遮天的人嗎?”
  老祖龍鄭重無比,道:“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異界三大無上祖神,這么多年來如化石般始終一動不動,也許他們就已經有了如此手段。況且,我們都清楚他們真正的威懾力量,萬一發動,后果不堪設想。”
  “蕭晨雖然曾經石化過,但也難與死城真正合一,無法完全駕馭。”莫笑忘皺眉。
  “喀嚓”
  就在這時,太古魔城內,蕭晨的體表突然發生了石化,像是覆蓋上了一層石甲一般,古樸無華。
  “嗯,好!”
  炎黃與老祖龍目光如炬,根據眼前所見,一下子就猜到發生了什么。
  蕭晨利用體內的半顆石頭骨,讓自己的**發生石化,不久前他便曾這樣做過。只是,防御力達到了驚人地步,移動速度卻無法讓人恭維。
  但是眼下石化后,情況大不相同了。在這一刻,蕭晨感覺與太古魔城有了一股相通的感覺,似乎血肉相連了起來,漸漸有了與之合一的跡象。
  他額頭上魔紋浮現,猶如烈焰般騰騰跳動,形成一道豎眼,頓時射出恐怖的光芒。
  “砰”
  死城一陣顫動,蕭晨身影漸漸消失,沒入死城中央地下。
  “轟隆”一聲巨響,太古魔城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猛烈搖動,烏光沖天,刷的一聲遠遁萬里,而后又在剎那間飛回。
  “來,繼續鎮壓我!”老農手持大破滅戰矛,再一次“以身試法”。
  光影一閃,死城像是一片遮天蔽日的魔云籠罩而下,一下子就封住了老農的所有方位,朦朧的烏光禁錮了這里的一切。
  老農手持大破滅戰矛阻擋,但是在隆隆聲響中,死城以不可阻擋之勢降臨而下,將他鎮壓在了下方。
  “停!”
  他急忙大喝,因為毀滅性的力量讓他感覺到了極大的不安。
  “轟隆”
  太古魔城一陣搖動,但卻沒有立刻飛起。
  下方,老農口噴鮮血,身體在龜裂,他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籠罩了他。
  “不好!”炎黃與老祖龍相顧失色,幾人快速沖了過去,阻擋死城降落。
  “轟隆隆”
  死城不斷搖動,終于沖天而起,離開了那里。
  老農龜裂的身體緩緩復原,與炎黃、老祖龍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全都露出震驚的神色。
  這個時候,蕭晨也沖出了死沉,一臉震撼之色,回望著死城,道:“它……還有活力!”
  “是的,我們全都猜錯了!”
  炎黃與老祖龍也都吃驚的望著死城,最后幾人合力展開大神通向著城中探去。
  “城中心地下有一團朦朧的微弱光芒,籠罩著一具殘缺不全的人形石像!”
  這是幾人探出的真相,縱然是祖神級強者合力,也才堪堪探出而已。
  “那團朦朧的光芒即將熄滅了,如果不是方才蕭晨以石體入主進去,恐怕我們還無法發現。”
  “這樣更好。”老祖龍眼中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道:“如果有異界蓋世強者,破碎此城,那絕對夠震撼。”
  武之印記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嘿嘿笑道:“真是讓人期待啊。”
  同時,眾人也有一絲隱憂,死城并沒有真正絕滅生機,駕馭它等若在玩火,城中心地下的那個恐怖存在,隨時都會覺醒。
  最終,太古魔城由蕭晨一人駕馭,這樣最為妥當,他體內的半顆石頭骨還是有一定威懾力的。
  “如果天人族的老古董也出手,這一次一定會天翻地覆,我們應該能夠引出三大無上祖神……”
  三日后,蕭晨悄然回到了九州,而后直接出現在南海,來到了異界祖神仇天的山門前。
  仇天已經被他活活圣祭,如今只剩下了一具肉殼,精神思想完全是傀儡化,可以說任蕭晨擺布,這是一顆重要的棋子。
  潛入這片祖神開辟出的次元世界中,蕭晨很快就與仇天建立了聯系。
  山青谷翠,飛瀑流泉,這是一片景色瑰麗的凈土,亭臺樓閣不計其數,點綴在山巒間。
  刷光芒一閃,蕭晨出現在最為秀麗的一座神山上。開闊的平頂山上神樹成片,只有一座涼亭點綴其間,祖神仇天正盤坐于里面。
  “不死掌教與燕傾城可好?”蕭晨問道。
  “非常安全。”仇天面無表情,近乎麻木。
  “我要見見他們。”
  異界祖神仇天周身霧氣朦朧,無聲的點了點頭,以神念傳音,讓人押送兩名奴隸來此。
  九州與四方世界的修士被他們擄來后,一概是奴隸身份,不過也分三六九等,表現好者甚至可以成為異界強者的家將。
  剎那間,蕭晨就已經感應到了不死掌教與燕傾城氣息。
  押送他們的四人并不是特別的強者,不過至人境界而已,在這片被祖神開辟出的空間內,異界修士完全放心,不擔心兩人敢逃。
  “這個女人確實國色天香,我一定要請求老祖宗將她賞賜給我。”說話的人,眼中露出火熱的光芒。
  “我們雖然是祖神的直系后代,但是修為并不出眾,艷冠天下的美人恐怕很難賞到我們手中。”
  “那就讓我祖爺爺去要,他是九重天的半祖,我可是他唯一的玄孫。”很顯然當中一名年輕人身份不一般。
  “我的祖爺爺雖然只是一名三重天的半祖,但是他曾經立過大功,向祖神要一個美女奴隸想來不是大問題,嘿嘿……”
  四人在押送的路上很過分,不斷挑釁不死掌教與燕傾城,如果不是仇天親自下過祖神令,恐怕幾人會付諸行動。
  在臨近神山時,他們全都閉口,不敢在胡言亂語,祖神是無情的,縱然他們是直系子孫,內心也戰戰兢兢。
  當來到神山上,幾人看到與祖神并排而坐的蕭晨時,頓時一愣,那四名年輕人誤以為這是一名來訪的祖神。
  多年未曾正面相見,燕傾城一如往昔,冰肌玉骨,豐姿絕世。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廣寒仙子一般清麗動人,烏黑的長發亮麗柔順長發隨風飄舞,一身紫色的衣裙將她那曲線朦朧的妙體勾勒的更加修長動人。
  此刻,燕傾城則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蕭晨居然大刺刺的坐在異界祖神旁邊,這實在超出了常理。
  不死掌教多少知道點滴隱情,雖然震驚,但并沒有表現出來。
  “見過祖神!”
  四名年輕的異界修士急忙大禮參拜。
  仇天并沒有說話,靜靜的盤坐在涼亭當中,俯視著四人。
  四人戰戰兢兢,跪拜在神樹林間,呵斥不死掌教與燕傾城,道:“還不跪拜下來。”
  燕傾城與不死掌教無動于衷。
  “你們這兩個奴隸想死不成?!”
  聽到他們低喝,蕭晨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們四人可曾殺過九州修士?”
  “回稟祖神,我們都曾經血染戰袍,每人都最少擊殺過百余名高手。”四人急忙回答。
  “真是雙手沾滿了鮮血啊……”蕭晨聲音有點發冷,道:“這樣說來,抹殺你們也不冤枉。”
  四人明顯感覺到不對勁,不知道這名坐在祖神仇天旁的年輕人到底有何來歷,居然要抹殺他們?
  “祖神……”他們急忙望向仇天。
  “你沒意見吧?”蕭晨拍了拍仇天的肩膀。
  四名年輕人眼睛瞪的很大,有些不可思議,縱然蕭晨同為祖神,也不能這樣隨意拍打一名祖神的肩頭啊。
  旁邊,燕傾城更是美眸轉動,滿臉都是震驚的神色,絕世容顏上寫滿了吃驚與疑惑,這太過不可思議了。
  而讓他們更加目瞪口呆的是,就在這時,蕭晨又拍了拍仇天的頭,道:“還是你自己動手吧。”
  四名異界修士簡直要瘋了,這到底怎么了,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居然如此無禮的對待他們的老祖宗。
  而燕傾城驚的張開了櫻桃小口,美眸中光波流轉,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有不死掌教還算鎮靜。
  “砰”
  仇天面無表情,右手抬起,輕輕向前按去。
  “祖神不要……”
  四名年輕的異界修士,全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轉身就想逃走。
  但是,在祖神面前,他們真的脆弱如螻蟻。
  仇天隔空輕輕一按,他們瞬間就化成了血霧,而后光芒一閃,連血霧都消失不見了,徹底的灰飛煙滅,什么都沒有剩下。
  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的燕傾城,感覺眼見所見這一切太夢幻了,失聲道:“你真的是蕭晨?這是……怎么回事?”
  “自然是我。”蕭晨坐在涼亭中,向著兩人招了招手,道:“過來同坐。”
  “怎么可能?!”燕傾城難以相信,要知道前方那個人可是異界祖神仇天啊,蕭晨怎么可以在他面前如此隨意?!
  不死掌教也驚疑不定,畢竟仇天就在眼前,面對一名異界祖神,任誰也難以放松下來。
  蕭晨隨意的仇天身上拍了拍,望向前方兩人,漫不經心的道:“不用理會這根木頭,我一不小心將他給活祭了。”
  “將他給……活祭了?!”燕傾城美眸睜的大大的,動人的紅唇難以閉合,露出一嘴雪白如玉的貝齒,一副匪夷所思、難以相信的神色,玉顏上的一對小酒窩都僵住了。
  不死掌教也同樣的震驚,活活殺死一名異界祖神,這實在太夢幻了,讓他難以相信。
  “不就是殺死了一個人嗎?有何大驚小怪的。”蕭晨說的很隨意。
  但是,聽在眼前兩人的耳中,卻如驚濤駭浪一般。
  一個文明史能出現多少名祖神?每一位都是萬古不朽的存在,幾乎不可殺死,難以毀滅。
  眼前這個昔日與他們同一世界的人,此刻似乎一下子變得虛幻了起來,竟有了這樣的力量。
  “哦,我忘記了,仇天畢竟是祖神,確實有些讓你們難以相信。我殺的人太多了,祖神或者普通修士都是人,對于我來說,殺人已經很麻木了。”
  這是實情,蕭晨盡管知道祖神難以真正滅殺,屠掉一人就足以震動天地,但是他依然有這樣麻木的感覺,或許連年大戰讓他實在太疲倦了。
  只是,這番話語聽在不死掌教與燕傾城的耳中,卻有了有另一番韻味,連殺祖神都說的這樣平淡,實在是讓人無語。
  確有裝叉的嫌疑。
  “一邊呆著去。”蕭晨隨意的將仇天推開,令其讓出了位置,道:“你們兩個坐下來吧。”
  不死掌教與燕傾城實在是被鎮住了,盡管他們知道蕭晨說的多半是真的,但是還是感覺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在這一剎那間,燕傾城想起了很多往事,龍島上的對決,南荒的點點滴滴……往事,像一股清泉,像一陣清風,在她心間彌漫,讓她短暫的露出一絲迷茫。
  當年,被不死掌教安排,她險些要嫁給蕭晨,不過后來終究沒有繼續發展。
  一幕幕往事飛快而過,燕傾城心中有些復雜,對于她來說,過去的一切,是一段復雜而又不容易忘記的篇章。
  很難真正明了她當年的種種心緒。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世上紅顏老,數百年匆匆過去了。”蕭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兩人這才回過神來,坐了下來。
  在這一刻,不死掌教心中是震撼的,他完全相信的了這一切。而燕傾城的心緒則是復雜難明的,她自己都很難說清。
  “唔,麻煩來了,有一名半祖似乎感應到了什么,正在向這里窺視。”蕭晨很平靜的對仇天道:“將他召喚來,殺死。”
  仇天默默點了點頭,他現在只有肉殼是屬于仇天的,心念則早已被重塑。
  刷光芒一閃,一名強大的半祖飛到此地,正是當初去不死門將燕傾城與不死掌教挑選出來的那名“神使”。
  看似一個英俊瀟灑的年輕人,但已經是一個千余歲的老古董,天資不凡,不可小覷。
  “祖神……”
  他參拜仇天的同時,驚愕的發現燕傾城與不死掌教端坐上方,感覺不可思議。而當他看到蕭晨的剎那,更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你是……”他曾看到過蕭晨的畫像,此刻頓時感覺大事不妙。
  “砰”
  這一次,蕭晨直接親自出手,直接封困這座神山,大手一把探出,讓祖神都要吃驚的戰體,蘊藏了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強大如眼前的這名神使,根本無法反抗,一把就被攥住了。
  “你殺過的九州修士一定不在少數吧,現在賜你與死亡。”蕭晨聲音平淡,但卻讓這名神使顫栗。
  “不……”
  他僅僅吐出這樣一個字,就被蕭晨一把碾碎了,徹底的抹殺!
  旁邊,燕傾城與不死掌教露出驚容,到了現在終于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個空間到底有多少半祖,干脆我將他們都殺掉算了。”蕭晨冷漠的說道。
  “大多數人都在外,有限幾人在這片凈土中。”不死掌教回應道:“不過有一名九重天的半祖。”
  “我知道他。”蕭晨怎么會忘記那名為仇天守護出口的九重天半祖呢,現在都可以感應到其存在的氣息。
  “距離祖神只有一步之遙了,這個人要除掉。”平淡的話語,飽含了可怕的殺意,蕭晨讓仇天傳音,召喚那名九重天的半祖。
  刷不多時光芒一閃,九重天的絕頂半祖到了這里。
  面對這樣一位頂峰半祖,蕭晨也不敢大意,直接以陣圖封天,籠罩了這里。同時,讓仇天出手。
  “祖神你……”九重天的半祖驟然變色,在看到蕭晨的剎那,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
  他什么話也不說,就要突圍而去。
  但是,這座神山所在的空間完全被禁錮了,更有迷蒙的神圖擋住了他的去路。
  “砰”
  仇天的戰斗本能全都還在,一下子就將九重天的半祖打落在地。
  “噗”
  蕭晨掌指間浮現出一道天痕,那是真正的天碑的微型顯化,他無情的蓋了下去。
  只手遮天!
  在這一刻,普通的一掌蘊含了無上要義,那是道的軌跡,是極限武道的升華,也涵蓋了神則的力量。
  磅礴氣息,讓九重天的半祖都無法抗衡,砰的一聲那那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壓在了下去,他一動不能動了。
  蕭晨用力一捻,將其神識抹碎,而后將其鎮封,道:“這樣的強者,殺掉可惜,留下肉身與神魂,給他人活祭用吧。”
  旁邊,燕傾城與不死掌教深深震撼不已。
  “仇天你這里可有什么祖神兵?”
  到了這里,蕭晨自然要搜刮一番,因為不可能長期利用仇天,仇天的作用只有一次,在盛會上徹底爆發,然后就只能毀滅了。
  “有!”
  “好,打開你的寶庫,讓我看看。”
  仇天劃開空間,在幾人面前頓時出現一個光怪陸離的狹小空間,在里面靜靜的擺放著一張密布著龍鱗的皮鼓。
  蕭晨當時眼睛就立了了起來,皮鼓竟是祖龍皮做成的,完全可以感覺到祖龍的氣息,這顯然是某代祖龍被擊斃后祭煉成的神圣至寶。
  蕭晨頓時就有一股滅掉仇天的沖動,但是想到其早已被圣祭了,只得壓制住了怒火。
  他快速搜索仇天殘存的記憶,很快怒火又減半了,祖龍天鼓乃是九州祖神以隕落的祖龍皮制作的,因為昔日的戰斗太殘酷了,不得不將己方祖神的尸體也利用起來。
  但最終這面天鼓落在了異界修士的手中,可以想象,異界有很多至寶都是從九州與四方世界搶去的。
  “報!”這時,有異界修士恭敬無比的在遠處傳音,稟報消息。
  異界萬載一次的盛會即將開始,有神使特來相告。
  “終要天翻地覆了!”蕭晨平靜的吐出這樣幾個字。
  但是,燕傾城與不死掌教知道,天下間肯定要大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