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48 面對燕傾城

“你要去參加異界的盛會?”燕傾城的玉顏上滿是驚色,美眸中光波流轉,她吃驚的看著蕭晨,長長的睫毛在輕顫,她覺得這實在太瘋狂了。
  “凡人一生不過百年,這萬載一次的盛會,可謂百世難逢,我怎么會錯過。”蕭晨靜靜端坐在涼亭間,渾身神力澎湃,一股強大的戰意沖霄而起。
  “那樣做太危險了。”不死掌教勸道,但是他知道難以改變什么。
  蕭晨的實力超然塵世上,可傲然俯視眾生,不可能因為外人的主張而改變決定。不過還好,他看起來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與從前并無太大的區別。
  “還要委屈你們兩人一段時間,隨我去那異界盛會走上一遭。”
  不死掌教與燕傾城早先被俘時,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眼下自然不懼怕什么。
  “唔,仇天你隨我去死亡世界。”
  以仇天的名義,將燕傾城與不死掌教妥善安排在這里,而后蕭晨帶著仇天穿越世界屏障,回到了死亡世界的祖君戰船上。
  當他顯化而出的剎那,老祖龍等人就走了過來。
  “果然是這個家伙。”老農持著大破滅戰矛,圍繞著仇天走上一遭,道:“當年就打過交道,他雖然算不上多么強勁,畢竟是上一個文明史中的祖神,沒有想到這樣折在了你的手中。”
  莫笑忘、炎黃、老祖龍也走了過來,他們全都識得仇天,頗有些感慨。
  “如果去參加那場盛會,必然要掌握這個家伙的絕學。”老農說到這里,氣勢陡變,仿佛仇天再生一般,道:“恰好這個家伙的手段,我們都懂得一些,現在就傳承給你。”
  實力到了他們這一境界,想要模仿某些絕學,自然可信手拈來,根本不必刻意模仿。
  面對祖神級神則與咒術,蕭晨只能望而興嘆,不過幸好有許多體術,他憑借恐怖的戰體可以游刃有余的施展而出。
  “一點斷蒼穹!”老農大喝。
  這是仇天的一門絕學,一指點出,洞穿天地,破碎蒼穹,指力以那一點為中心,粉碎一切,任何有形之質都將化成虛無。
  “哀之嘆息!”
  炎黃也展出了一式,這是咒術與體術的結合,手結法印,加持咒術。一道微風輕輕拂過,一股哀傷的情緒頓時籠罩天地,一聲輕嘆,直欲震碎人的神識。
  這一式,蕭晨僅僅學了個皮毛,因為涉及到了咒術,需要強大的神識力量方可施展,他的精神修為還無法觸碰到祖神境界。
  但是,他以強大的肉殼也可以強行催動出似是而非的神力,雙手結不滅永恒印,喝出本源八音中任何一音,效果都不比哀之嘆息差,甚至強盛一些。
  可以想象,他的神識境界到位后,本源八音與手印結合,將會發出怎樣的威力,絕對是與八相世界一般,值得期待的不世神通。
  接下來的這幾天,幾人全力將蕭晨打造成“仇天第二”,老祖龍看著那面祖龍天鼓,無比的傷感,連連嘆了幾口氣,但最終卻沒有說什么。
  經過老農私底下透露,蕭晨才知道,被煉化成天鼓的那條祖龍,乃是當代老祖龍曾祖的曾祖。
  “這一次,我們不僅要撼動三大無上祖神,擊殺三名以上的異界祖神,還要將九州與四方世界的所有修士都解救出來。”
  炎黃很鄭重的說出了此行的任務。
  毫無疑問,這將非常的艱巨,從絕對實力上來說,他們處在弱勢地位。
  縱然成功,這也將意味著,不得不放棄九州與四方世界了,所有修者都將退入死亡世界,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打回去了。
  與其說是破壞此次盛會,不如說是借此機會實行全面的大撤退。
  最終,幾人開始為蕭晨成功混入盛會做準備。自然是要借助仇天之體,蕭晨持有半顆石頭骨,完全可以隱在仇天的肉殼內,而避過任何祖神的窺視。
  最麻煩的問題是如何攜帶大殺器————死城。
  初期,幾位祖神是想強行煉化太古魔城,將之封在蕭晨的**空間內,但是眼下知道此城并沒有完全死寂,還有微弱的生命波動,他們便有些躊躇了,再繼續那樣做的話蕭晨將非常危險。
  萬一被太古魔城中沉睡的生命體突然醒來將其吞噬那就悔之晚矣!
  “無妨,我想它已經近乎絕滅生機了,不然怎么可能任我們將魔城拘禁而來。”蕭晨決定以身犯險,道:“我掌握半顆石頭骨以及兩道天痕,此外三十把戰劍以及神圖加身,縱然他覺醒過來,我也可以在第一時間擺脫它。”
  數位祖神聯手煉化太古魔城,璀璨神光在這一日照亮了死亡大陸外部地域,光芒沖破了籠罩在天空的死云,露出了天宇中顆顆星辰。
  幾大祖神都感應到了死亡大陸深處,探來的幾股神念,很顯然有超級恐怖的存在感應到了這里的一切。
  不過,幾股神念并沒有異動,最終全都悄然而退。
  “死亡大陸很不簡單,仿似沒有盡頭一般!”老祖龍等人感嘆。
  強大如現在的他們,也并沒有這正走入到最深處過。
  經過數日的煉化,太古魔城被煉入了蕭晨的穴道空間內。
  在這幾日間,蕭晨渾身很多穴道空間全部貫通了起來,為的只是容納這座太古魔城。
  不是因為空間不夠,而是死城所具有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盡管被幾大祖神封印了,但是依然險些撐破蕭晨的神穴,讓他肉殼都險些四分五裂。
  當成功容納進死城后,蕭晨通體神光沖天,穴道貫通,汪洋般的神力在涌動。
  而也就是這時,太古魔城在蕭晨的**空間內顫動了幾下,毀滅性的力量彌漫而出。
  當時,老祖龍與炎黃等人便變了顏色,如果此刻太古魔城震動,蕭晨恐怕將有被分尸的危險。
  縱然可以重組肉身,但是在如此大殺器下,也必然要重創元氣。
  不過,太古魔城終又安靜了下來,并沒有爆發出毀滅性的力量。這讓眾人長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蕭晨的穴道空間內,霧氣朦朧,每顆穴道內都有一具模糊的身影浮現而出,最后全都圍在死城外,盤坐了下來,像是一具具太古的戰祖,在此打坐與守護。
  這種情況,縱然是炎黃與老祖龍等人也面面相覷,難以真正說清是怎么一回事。
  “天碑玄法果然神妙。”
  “確實很神秘。”
  ……刷光芒一閃,蕭晨沒入了仇天的肉殼內,太古魔城自然更是深隱其中。
  從這一刻開始,仇天就是蕭晨。
  不久,蕭晨回到了九州南海,帶領仇天的人馬,與那特遣而來的神使一道出發,趕赴異界盛會。
  神使以特殊的神圣卷軸,破開大世界屏障,突破天地偉力的禁錮,來到了那天地未開的迷蒙所在,周圍混沌翻涌,一切都透發著本源性的力量。
  這里并不是終點,這里有一個空間通道,連通向一片神秘地域。
  早有異界祖神進入里面,蕭晨看了看左右,也開始穿行這段通道。
  這是一片沒有生機的空間,破敗與荒涼是這里的主題,像是一片無垠的大戈壁,一片蕭條與死寂。
  空間非常有限,沒有星空,只有這一塊寂靜的大陸,靜靜的漂浮。
  來到這里后,蕭晨已經得知這里是怎樣一個所在,有異界祖神正在與后輩講解有關一切。
  這竟然是異界修士的發源地,他們的祖先起源于這里,后來經過一場天崩地裂的毀滅性大戰,這個世界徹底的崩潰了,星空破滅,宇宙回歸原始,一切重回混沌。
  只有他們生活過的一塊大陸,被異界強者保存了下來,以強大的神力鎮封于此,留作憑吊與追憶,而萬載一次的盛會幾乎每次都在這里進行。
  此刻,這片原本孤寂的殘碎大陸,漸漸熱鬧了起來,眾多異界修士匯聚而來。
  很快就劃分出了地域,蕭晨與仇天的人馬在第十五域,也就是說最少有十五名異界祖神參加了這場盛會。
  此地雖然荒涼,但是當有祖神降臨,他們所劃分在地域,立刻會鮮花盛開,瑤草鋪地,化為仙境。
  這就是祖神級強者的無上偉力,臨時創造生命與神土,乃是舉手抬足的事情。
  花團錦簇,這片古老的大陸在接下來的兩日間,一下子恢復了生機,到處都是青翠碧綠,干涸的神泉也開始汩汩而流,充滿了神圣氣息。
  蕭晨很想探個究竟,看看這里到底有多少位異界祖神,但是這片大陸非常的古怪,竟可以屏蔽祖神的精神力量。
  到底來了幾位祖神,蕭晨不得而知,他只看到了相鄰的幾位熟人,分別是異界祖神藍宇峰、魯路修、艾爾。
  “仇天別來無恙,上次真的是誤會。”艾爾在自己所在的區域,向蕭晨打招呼,雖然相距很遠,但是在祖神級強者面前,距離不過是個符號而已。
  “哼”
  對此,蕭晨僅僅了冷哼了一聲,他必須要扮演好仇天這個角色,為了不露馬腳,最好盡量少與其他祖神接觸。
  祖神間很少有人走動,全都坐鎮在自己的神域內,但是坐下的弟子門徒卻不受此限制,在這一刻這片古大陸熱鬧非凡,祖神以下的修士到處飛行。
  “三大無上祖神,無法降臨而下,因為他們有重要職責,根本無法脫身。”
  就在這時,主持盛會的一位強大的異界祖神傳出了清晰的聲音,傳到了這片古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而且,我族的幾位老祖宗,也因為某種原因不能親身來此。”此語一落,頓時響起陣陣議論聲。
  甚至,有異界祖神在輕聲討論。
  “這一次盛會,比以往少了很多強勢人物,我界該不會是有大事發生吧?”
  “與我相交的幾位強大人物,全部被抽調回去了,不知道是因為何種變故。”
  “不錯,肯定有大事件將要發生。”
  就在這時,主持大會的那位強大的異界祖神,再次發出了威嚴的聲音,道:“諸位無需擔憂,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撼動我界。”
  他雖然沒有透露什么,但是卻透發著強大的自信,給不少人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據說,近期我族有人邁出了那關鍵的一步,該不會是與此有關吧。”
  “非常有可能,真正邁出那一步,不可能一帆風順,想來還沒有盡全功,故此召喚諸多強者回去護法。”
  “若真是如此的話,也許有朝一日,我們真的可以打入天界了。”
  聽到這則消息,蕭晨心中頓時一驚,異界有人將要邁出那關鍵的一步了嗎?這實在是一則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
  就在這時,又有人輕聲議論道:“我聽說天界出了問題,似乎有強勢人物將要強行打開封閉的主通道降臨而下了,不知道這次我界的異動是否與此有關。”
  “天界確實發生了事情,也許不久的將來,會有可怕的人物出現在這個世界。”
  這則消息對于蕭晨來說,還不算壞,盡管不知道天界的明確立場,但卻可以期待。
  主持這次盛會的強大祖神悠悠開口,震動十方,道:“我們這次盛會,其實主要是討論一個重大的問題,我想很多人都已經得到消息。”
  “是要開辟新戰場了嗎?”有祖神問道。
  “不錯。天地有光便有暗,有實便有虛,一切都有對立面。相對于我們所能夠到達的各界,還有一片奇異的死亡世界。其實,我族的無上強者早就發現了那個世界的存在,但是一直未曾輕舉妄動。在無盡歲月前,我界一位無上祖神,以身試險,走入那片天地,就此一去不返。直到不久前,他的尸骨竟以戰船的形態出現在了九州上……”
  異界眾多修士嘩然,祖神以下很多修者全都震驚無比。
  “那個已逝的無上祖神,便是我的父親!”主持大會的強勢祖神在說這句話時,聲音突然高亢起來,道:“他雖然逝去了,但是卻給我們留下了非常珍貴的信息,我們雖然還沒有進入那個世界,但是卻也大致了解到了那是怎樣的一片地方!”
  “轟”
  就在這時,這片古大陸一陣搖動,那是自混沌無盡深處的一片空間傳來的恐怖波動。
  “我界有人開始邁出了那最后一步!”有強大的異界祖神驚呼。
  “他在沖擊那最為關鍵的一步!”但凡了解這一步的祖神,毫無疑問都是老古董,是祖神中的絕頂強者。
  那股不可描述、無法言傳的氣息,震動了諸天各界,重重的撞擊所有人的靈魂上,上到祖神,下到螻蟻,全都感覺到了一股難言的壓抑。
  古大陸在搖顫,諸天在震動。
  “轟轟轟”
  諸天世界劇震!
  “不好,有人在阻擋我族強者邁出那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