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56 打廢無敵的石人

距離上一次的驚天大戰,已經過去十年了,死亡世界在這段歲月中平靜無波,沒有什么變故發生。
  進入這個世界后,沒有一個人再回過九州。
  “太陽出來兩丈高,我爬到了山坡的半山腰,山頂的妹妹你不要逃……”在死亡世界,也只有托蒂這樣的樂天派能夠天天高歌。
  山頂上露出一大一小兩個光頭,以及一個恬淡如水的妙齡女子,正是薄士一家人。
  “抱歉,今天爬錯了山頭。”托蒂甩了甩金色的長發,道:“我等的妹妹在對面。”說罷,他眨眼不見了蹤影。
  對面的死亡山脈,被修者以神力開辟出一塊塊凈土,縱然是在這死亡世界,很多山上也都長滿了花草。
  “我我我是誰,我是金金金三億啊,妹妹妹妹你沒聽說過?”隔著很遠,就聽到了前方的幽林間傳來了三結巴的聲音:“喂喂喂,別跑呀,我又不是托蒂那流氓……”
  “金三億……”金光一閃,托蒂閃現而出,曾經得到過永恒之光相助,他的修為已不弱于三結巴了,底氣很足,道:“你又在敗壞我的名聲!”
  “抱抱抱歉,說說說錯話了,我其實是想說諸葛胖子那個家伙的,一不小心說錯了名字。”金三億很誠懇的解釋。
  “三結巴你在說我嗎?”白發諸葛胖子越來越瀟灑了,武祖傳下的魔功,吃什么補什么,讓他的修為突飛猛進,白發如雪,非常光亮,胖胖的圓臉紅撲撲,猶如新生嬰兒的肌膚一般,贅肉全部被煉化了,體內神力澎湃。
  “瞧瞧瞧……瞧我,太不小心了,我是在說殺破狼那個流氓。”金三億臉紅不紅心不跳,將方才的話收了回去。
  一個通體晶瑩的無頭骷髏,從林間慢悠悠的走了出來,正在耐心的用一塊絲綢擦著自己的頭骨。
  “你是在說我嗎?”那被擦拭的頭骨,發出這樣的神識波動。
  “我叉,有沒有搞錯呀,我說一個人就出現一個人,商量好的嗎?你們這幫家伙沒事都跑到這片女修士的居住地干嗎?”金三億一邊擦冷汗,一邊推脫,道:“這次,我詛咒蕭晨那個流氓,我看那根木頭是否也能應言出現。”
  “轟”
  就在這時,天搖地動的聲音傳來,相距這片充滿生機的山脈百里外,滾滾狼煙沖天。縱然相隔這么遠,也可以看到鉛云崩潰,狼煙肆虐。
  “那幫戰斗狂人,天天打,時時打,我估計又快要有君王被驚動來找麻煩了。”白發諸葛胖子嘀咕道。
  刷刷刷幾人飛上了高天,向著遠空忘去。正是楚行狂、伍行風、燕凌空,絕刀、撒摩等人在激戰,另一邊更有夢襲孽、雪舞、滄海、趙重陽在劇戰,更遠處還有吳明頭頂不滅皇天神鐘大戰神村中的高手。
  那片地域,人影綽綽,混亂不堪,大戰不休。
  “說實話,他們的修為增長的真是太快了,我們真該下功夫了。”金三億一副感嘆的樣子,其實是為了轉移幾人的注意力。
  “這好辦,我們也可以天天對戰。”托蒂、諸葛胖子、殺破狼同時回應。
  金三億頓時感覺不妙,道:“那好啊,咱們組團大戰。”
  “好!”三人同時點頭,一起向他殺去。
  “我@#¥#@¥……我是說分組,不是說群毆。”
  “沒錯,已經分組了,我們三個一組,打你一個人一組。”
  “我叉!”金三億倒也干脆,扯出末日天戈就是一頓橫掃,而后逃之夭夭,三人在后開始追殺。
  這就是目前的死亡世界,大多數人在苦修不輟,但在沉悶中也有些歡聲笑語。
  十年來,珂珂一直在沉睡,而蕭晨則是在少女君王的巨城中度過的。
  這十年來他似乎并沒有怎么修煉,沒有任何神力透出,每天僅僅是隨意的比劃上幾下。有時,甚至去會悠閑在城外走動,去濟公佛爺的破廟中呆上幾日。
  到了現在,他的戰體已經修成,再想提高的話很難,除非邁入祖神境界。現在,他所要修煉的是神識,唯有精神修為強大起來,他才能夠真正的超越。
  雖然上一次的大戰,九州一方戰績不俗,但是后來從炎黃他們口中了解到當前的局勢后,蕭晨再也不樂觀了。異界有絕對的威懾力,目前所見到的不過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九州已經不知道毀滅多少個文明時代了,而在這個過程中,異界的強者始終在積累。據天人族老古董說,他所知道的早期的異界蓋世人物,消失數個文明史了,已有很漫長的歲月未曾出世了。
  而十年前,那個在異界橫空出世,無敵天下,橫掃諸天的石人,就是天人族時代的絕頂人物,大戰過后老天人才慢慢琢磨出其身份。
  這種可怕的沉淀與積累,光想想就讓人顫栗。
  九州祖神之數不過十,這只是表面的情況,實際上每個文明史肯定都有一兩人逃過大劫而存活下來,如天人族老古董。這樣潛在的力量加在一起的話,祖神數量絕對超過十之數。
  不光九州祖神自己知道,就連異界諸神也完全可以想到,只不過九州祖神依然無法逆轉局面。
  異界的積淀太可怕了,沒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底牌。逃過大劫的老古董不敢輕易出手,畢竟他們是戰敗者,曾經戰勝過他們的異界蓋世人物,雖然數個文明史都未見身影了,但是可以肯定都還健在,很有可能在以各種方法沖擊最后一步。
  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讓人感覺絕望,蕭晨便有一股失落感,感覺無力逆天。
  也許,只有像天人族老古董說的那般,唯有聯合洪荒天界的人,才能徹底扭轉戰局。
  “其實啊,我們九州的生靈,真的驚才絕艷,天驕人物時有出現,傳說中曾經有個人便完全邁出了那最后一步。他簡直可以橫掃天上地下,帶領九州諸強直接殺到了異界,殺的異界諸神望風而逃……”
  這是十年前天人族老古董對蕭晨說的話,如今仿似還回響在他的耳畔。
  “只是不知道為何,他還是四分五裂了,最后一身九分天地間……”
  關于那個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天人族老古董也說不清到底是什么年代,在天人族之上有兩個被毀滅的文明史。
  邁出最后一步,隨后還是四分五裂了,難道是異界諸神合力打碎的嗎?這讓人不寒而栗。
  不過,老天人給出的答案卻不是這樣。
  “據傳說,可能與那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東西有關,具體如何誰也不知道。”
  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終究還是九分天地間了,給予九州祖神造成了極大的震懾。
  “天帝也是一個蓋世奇才,他達到祖神九重天頂峰后,初期并沒有走石人之路,而是以無上祖神的血肉之軀繼續冒險前進,幾乎邁出了最后那一步。但還差一線時他卻最終止步了,在這段時期內,他橫掃天下,直接去了永恒未知處,轟砸九十九重石臺階。說也奇怪,天帝那時無法與第一個石人相比,但卻險些真的將那里拆掉,最終他卻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遁走了,也許他感覺到了危險吧。”
  “此后,永恒未知處,那里便有三大祖神長期駐守了。傳說,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東西,當年雖然讓第一石人一身九分,但是它自己恐怕也崩裂了。有人推測,如果沒有人駐守的話,兩三個無上祖神就有實力撼一下九十九重石臺階……”
  “而天帝最終走上了石化的道路,他本就以血肉之軀險些邁出那最后一步了,又走石化的道路,可想而知,一旦功成那將具有何等的戰力,必將無敵各界,打遍天上地下,古今都再無敵手。只是,他最終竟然滅亡了……”
  “有人說天帝走石人路失敗了。也有人說他成功邁出了那最后一步,只是步了昔日第一石人的后塵而已,莫名毀掉了。究竟如何,誰也不知道……”
  十年過去了,如今的蕭晨雖然很強大了,但是對異界的高深莫測卻更加的深深忌諱了,甚至有一股無力感。他將半顆石頭骨托在掌心中,反復的觀看,想要探出個究竟,但是如過去那般一無所獲。
  這是一個真正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的頭骨,石人九分,難怪被九州祖神珍而又重的收藏起來。
  “十年了,是給走動走動的時候了。”
  蕭晨一步就邁出了少女君王的巨城,縮地成寸,相距也不知道多少萬里的路程,他僅僅邁了十幾步就來到了神村。
  九州與四方世界的修士都被營救出來了,如今死亡大陸外部地域,各處古戰場與山脈都有修士的蹤影。
  光禿禿的死亡山脈也因為這些人的到來,而被以神力點綴上了鮮花與芳草,大大的恢復了生機。
  前方,有修士在對決,自然不是生死搏殺,是純粹為了相互促進而在大戰。
  劍光沖天,法寶飛舞,那里極其絢爛,出手的人有很多。
  蕭晨停在不遠處,很快就發現了很多熟人,吳明大戰趙重陽,不滅皇天神鐘光芒沖天,鐘聲悠悠,而趙重陽則滿身穴道在綻放璀璨劍氣,鏗鏘有聲,犀利無匹,殺的難解難分。
  另一邊楚行狂、伍行風、絕刀等人則正在大戰雪舞、夢襲孽與滄海等。
  “吼……”
  一聲吼嘯,聲震長空,一個滿頭金發的英偉身影,闖入諸強間,所向披靡,竟然一拳就將一名百族中的王者轟飛了出去,正是那天賦僅次于珂珂的黃金獅子王。
  “當……”
  他以拳撼動不滅皇天神鐘,一沖而過,諸強都沒有擋住他!
  黃金獅子王化成一道黃金神光,一下子就沖到了蕭晨的近前,舉拳便轟殺。
  “半祖五重天!”蕭晨非常的震驚,這個黃金獅子王的天賦實在是千古少有,果然僅次于珂珂!
  對方絕對沒有他的種種際遇,完全憑借自己生生修到了這個境界,不過數百年的時間而已,遠遠的將同代人摔在了身后!
  雖然吃驚,但是蕭晨根本無懼,右手探出,“砰”的一聲將那只晶瑩中閃爍著點點金光的拳頭攥住了。
  絕對是五重天的半祖神力無疑,黃金獅子王魁偉的身軀猛力一震,那種狂濤便如瀚海般沖天而起,是被蕭晨生生擋向天空的。
  “以你的天賦,怎么可能留下來,應該乘坐祖龍船離去了才是。”蕭晨抓住他的拳頭,疑惑的說道。
  “我把機會留給了我的兒子!”黃金獅子王冰冷的回應道,雄偉之軀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金色光輝。
  他們這一脈向來單傳,縱然父子都很難相見,人丁稀薄,他怕悲劇重演,將逃走的機會留給了小獅子王。
  “讓你試試我的另一種力量!”就在這時,黃金獅子王冷冰冰的提醒,而后他的第三只豎眼睜開了一小道縫隙。
  莫大危險降臨,縱然是強大如蕭晨也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他反應神速,手掌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擋在了身前。
  “砰”
  一聲劇震,蕭晨的手掌竟然有些生痛,他深深吃驚不已,黃金獅子王的豎眼才剛剛開了一點點縫隙而已,只透發出了微弱的精光!
  蕭晨震動神力,上蒼之手緩緩拍了下去,他準備試試黃金獅子王那只豎眼的真正威力。
  但是就在這時黃金獅子王閉上了那只并沒有完全睜開的豎眼,后退了幾步,道:“我現在更有信心了!”
  “咿呀咿呀……”就在這時,雪白小獸珂珂揉著大眼,在天空中歪歪扭扭的走了過來,迷迷糊糊的嘟囔著:“你們天天打架,都將我吵醒了。”
  “是你!”黃金獅子王當時眼睛就立了起來,騰空而起,向著珂珂沖去。
  “黃毛毛……”珂珂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很無言,強大的黃金獅子王在它口中永遠是黃毛毛。
  黃金獅子王一拳轟出,“當”的一聲巨響,珂珂迷糊間將七彩玉碗丟了出來,蓋在了獅子王的拳頭上,道:“黃毛毛你打不過我,我睡到半祖六重天了……”
  下方,很多修者都有將暈倒的感覺,人家是修煉,這個小東西是睡,真的很沒天理,上天實在不公!
  僅有少數熟人了解到,珂珂這一家族的修煉方法特別,就是要在睡夢中來成長修煉。
  蕭晨很欣慰,小東西的成長速度很快,達到半祖九重天想來不會很遙遠,到時候便可以去它的母親那里領取所謂的終極禮物了。而他也將出去走上一趟了,必須要將其他幾道天痕收到手中。
  就在這時,一個裊裊娜娜的身影走來,正是清麗出塵的的燕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