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558 絕代傾城

蕭晨與燕傾城在朝霞中踏波而行,漸漸接近九州,已經可以看到朦朧的大陸。
  就在這時,蕭晨定住了身形,他神色一凝,并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的氣息,但是直覺告訴他前方有異。
  這是非常不好的信號,強大如他都不能清晰感知到,足以說明事態的嚴重。
  一陣長笑聲傳來,猶如巨鼓震長空,沉悶而又有力,在沿海這片地域久久回蕩。
  “我們回死亡世界。”蕭晨站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平靜的對燕傾城道,但是雙目確實沒有離開前方那朦朧的海岸線。
  國色天香燕傾城,她身披羽衣,恬淡的點了點頭,越發離塵高遠了,靈動而又飄渺。
  無法揣測的強者,就佇立在海邊!雖然在蕭晨的視野內,但是在方才他竟然沒有感知到,直至直覺警醒,在對方長笑后,他才真正捕捉到那條正背對著他的高大身影。
  “何必急于遁走,不如我們坐下來談談如何。”
  海岸邊那條高大的身影,緩緩轉過身軀,腳踏碧海,一步步走來,在他的身后跟隨著四名異界祖神。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穿著遠古的服飾,一頭灰褐色的長發,微微發卷,自然披散在他的肩頭與背后。他的皮膚白皙,像是長年累月不見陽光一般,多少有些病態,那雙很滄桑的眸子如海洋一般深不見底,仿佛可以洞悉人的心神。
  當然,最為引人矚目的還是那的那條左臂,完全石化,與血肉之軀完美結合在一起,雖然古樸無華,但是卻讓人陣陣心悸。
  這是一個很矛盾、有著另類氣質的人,讓人既感覺平和,又讓人覺得驚懼,平和的是外表,驚悚的是其內蘊的偉力。
  蕭晨憑著感覺知道,這應該是一名無上祖神,但卻比無上祖神多了一條石臂,似乎兩種再進一步的方法都曾經嘗試過,絕對是屹立在巔峰的蓋世人物。
  真正面對這樣的人,蕭晨唯有退走一途,他不想說什么,就想帶著燕傾城回歸死亡世界。
  “慢,縱然是仇敵相見,也不一定非要生死相向不可。”這名具有另類氣質的蓋世人物,露出平和的笑意,且止住了步伐,原地盤坐了在海面上,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名戈乾,已經沉寂三個文明史了。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我還能在枯寂中活下來。”
  戈乾話語平淡,沒有絲毫的殺氣,像是在對老朋友說話一般,道:“坐下來聊聊,到了這一境界,歷經千劫百難,還懼生死嗎?”
  后方,四名異界祖神如化石般一動不動,非常拘謹的站在那里,可以看的出他們對這戈乾充滿了敬畏之心。
  蕭晨越發覺得這名滄桑中透發著特異氣質的異界祖神不一般,遙遙相對,他與燕傾城也坐在了海面上。
  “死并沒有什么,活著或許更可怕。”戈乾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蕭晨兩人,道:“諸般恐懼,萬般磨難,都是對活人而言,死人并沒有這些痛苦,因為一切已經結束。”
  “這樣說來,你更向往死亡?”蕭晨并無敬畏之心,毫不客氣的出言頂撞。
  “不,因為活著比死亡多了一種選擇,死去后一切成空,再無法逆轉,而活著則可以隨時選擇死亡。且,活著并不僅僅有恐懼,還有諸多希望。當沒有了希望時,活著便無意義,確實不如選擇死亡。”戈乾平靜無波,掃視蕭晨與燕傾城,道:“如目前的九州,便沒有了希望,而你們也是無希望的人。”
  “你是在說,我們這些人,生不如死?”蕭晨神色冷漠。
  “其實我說的是,我可以給你們希望。”戈乾那滄桑的眸子越發的深邃了,像是兩片具體而微的汪洋一般,悠悠開口道:“我界海納百川,孕育無窮希望,我歡迎你們加入進來。”
  “哈哈……”蕭晨長笑,震動的大海一陣搖動,碧波翻卷,浪濤沖天,他的聲音很冷冽,道:“你在說笑嗎?”
  “我并沒有說笑,九州已經成為一潭死水,再也沒有任何希望,不久后我將抹殺這片大地上所有生靈,沒有人可以阻止。”
  “你要抹殺九州的所有生靈,卻要讓我加入你們的世界,你不覺的可笑嗎?”蕭晨眸越來越冰冷。
  蓋世強者戈乾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道:“難怪你縱有強大無匹的戰力,亦不能踏入祖神領域,羈絆太多,無法放下的東西太多,這樣下去你將就此止步。”
  戈乾頓了一頓接著道:“那些螻蟻的死亡與否與你何干?你早已超脫出來,已經不再是茫然無知的蟻蟲,應該與你這一境界的同類人生存在一起,何需還在那滾滾濁塵間繼續打滾。”
  “真是弱肉強食,霸道壓過正道。”蕭晨感嘆。
  “優勝劣汰,強者生存,這是天理。”戈乾神色卻越發漠然,道:“舉個最淺顯的例子,羊吃草,人吃羊,這有什么不對嗎?在你們看來,這不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由此,你可以站在一個更高的位置審視,滾滾紅塵中的人,相對你我來說不是螻蟻是什么?那些螻蟻與我們的關系就像樣草與羊、羊與人的關系。你如果連這都想不透,終生都再難有寸進。”
  “你父母生養你,最后你遠強大于他們,那時你是否會認為他們是螻蟻,是與你不同的生物?”
  戈乾淡淡的笑了笑,對旁邊一名異界祖神,道:“你告訴他我是如何成就今日之地位的。”
  那名異界祖神做出回應,道:“戈乾大人出生不久,父母就戰死了,是在與位九個哥哥的爭斗中成長起來的,他先后殺死了自己的所有兄長,吞噬了同源的魂力,成就無上祖神之位的。”
  蕭晨倒吸了一口冷氣,眼前這看似平靜如水,有著特別氣質的中年男子,簡直就是一個人魔。
  “我與你這種無情的冷血人沒有什么話可說了。”
  戈乾搖了搖頭,道:“你很固執,但你可知道,昔日九州的一位天驕人物都已經加入我界,只要能夠想透,將海闊天空。”
  “是誰?”
  “說出來你也不知道,不過如果你能夠活下來,會有見到他那一日的。”說到這里,戈乾無情的望向了九州方向,道:“現在,我請你看戲。”
  說到這里,他輕輕點了一指,一道神虹頓時沖天而起,向著九州飛去。
  “你……”蕭晨頓時打出一道天痕去阻擋。
  “你真的能阻止嗎?”戈乾平淡中流露著一股殘酷的笑意,又是一指點出,一道長虹飛天而去,落向九州。
  與此同時,四大異界祖神化成四道光束飛向了九州。
  “轟隆”
  血光沖天,九州某一方地域內所有生靈全部被蒸干了血液,以天眼通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里的慘狀,數十萬尸骨慘不忍睹。
  “轟”
  四大祖神降臨的剎那,又有四方地域崩裂了,百萬生靈崩裂在天地間,鮮血染紅四方大地。
  蕭晨騰的一聲從海面上站了起來,但是他知道根本無法阻擋,眼前的這名人魔絕對是無上祖神,再加上四大祖神在旁,他沒有任何辦法。
  “我其實不想這么早就抹殺那些螻蟻,不過今日你讓我感覺很失望,我覺得人族這種固執的種族沒有必要存在下去了,也許真的該盡快換一個新的種族了。”
  蕭晨不再說什么,他帶著燕傾城剎那穿越大世界屏蔽,就要回歸死者世界,在這里他無法阻止慘劇發生,不忍心再去看。
  “不要急著走,想讓我改變決定不是沒有可能。”人魔戈乾漫不經心的說著。
  將消失的剎那,蕭晨再次顯化而出,道:“你在威脅我?說吧,你想怎樣!”
  “我這里有一座殘城……”
  說到這里,戈乾那石化的左手中黃光一閃,浮現出一座破敗不堪的太古魔城,雖然不過巴掌大小,但是那股磅礴與可怕的氣息卻如汪洋般在波動。
  “這是我曾經沉睡的古城,可惜啊,最終卻成了這個樣子,我提前覺醒而出。”戈乾感嘆,道:“對此我很遺憾……”
  “你想怎樣?”
  “我已經聽說,你上次駕馭兩座神城降臨我界,攪鬧起好大的一片風波。既然你有這樣的資源,我想與你做個交易,你以其他廢城為我將這座神城修復。我便將那九州上的所有生靈都放過。”戈乾漫不經心的這樣說道。
  “你好大的胃口,還想沖擊最后一步嗎?”蕭晨冷冷的看著他。
  “我已經已經從神城中走出,就不可能再沖擊最后一步了。”戈乾摩挲著手中的殘破古城,道:“我只是想再加固一下此城,讓我將來可以再石化一條手臂而已。”
  說到這里,戈乾看著蕭晨,道:“這樣吧,我再給你一個希望,如果你為我修復好神城,我決定徹底保留下九州上的所有生靈,不再抹殺。雖然我知道,你們的祖神已經竭盡所能,帶走了大量的螻蟻,已經有了延續下的希望種子。但是我想你不會忍心因你不愿合作的原因,而讓剩余的這些螻蟻全部被抹殺吧?”
  “你……”
  不用急著回答我,說到這里,戈乾直接將那破敗不堪的神城打了出來,飛遁蕭晨的近前。
  巴掌大小的古城,已經古樸無華,蕭晨以無上偉力才接到手中,他有一股沖動,很想就立刻將之打碎,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你可以將神城帶走,修復好后再送給我。”戈乾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蕭晨以強大的神識自己搜索了殘破神城中的每一寸地域,而后什么話也沒有說,光芒一閃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
  刷就在這時,四大異界祖神從九州飛回,出現在戈乾的身前。
  “大人您怎么能如此冒險,不能將神城交給他啊。”
  “他萬一狠心打碎您的城體那該如何?”
  “無妨,那是小事!”戈乾神色陰晴不定,莫測高深。
  在回歸死亡世界的過程中,蕭晨一直以殘缺不全的神圖以及兩道天痕鎮壓著那座巴掌大小的古城。
  回來后,他選擇了一片無人區,仔細打量此城,默默靜立良久,他終于做出決定。
  “砰”
  神圖鎮壓而下,反復震動,終于碾碎了此城!
  但就在這時,神城崩碎的剎那,當中飛出一座石山,上面竟插著三把戰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