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559 人魔戈乾

神城破碎,一座石山飛出,上面插著三把戰劍,神光點點,劍氣四射!
  “鎮!”蕭晨僅僅一個鎮字喝出口,天空中殘缺不全的神圖剎那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兩道天痕也浮現而出,阻擋在前。
  石山一陣顫動,左右突圍,但是并沒有沖破阻擋,而是被定在了場中,上面的三把戰劍錚錚作響。
  蕭晨皺起了眉頭,石山雖然非常的,堅硬,堪稱神山,但是內部并沒有古怪,很容易就被鎮壓了下去,與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破!”蕭晨低喝,陣圖緩緩旋轉,碾壓而過,那座石山當場就崩裂了開來,雖然是一座經過祭煉的圣山,但是在神圖面前還是如瓷器般破裂了。
  三把戰劍不斷震動,發出陣陣鏗鏘之守,似乎感應到了天空中的迷蒙陣圖,就要加入過來。
  蕭晨當時就愣住了,怎么會這樣?人魔戈乾到底想做什么,怎么會將三把戰劍封在殘破不堪的太古魔城中,這不是白白成全了他嗎?
  難道戈乾真的以為他不敢破碎此城,而會幫其完整的修復好嗎?這未免太過托大了,縱然如此,也不該將戰劍寄存古城內,因為根本不需貌此風險。
  在這一剎那蕭晨想到了很多,但是眼神卻越發凌厲了,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將崩碎的神城以及破裂的石山全部定在那里,同時更是將三把戰劍拘禁到近前,仔細打量。
  三把戰劍錚錚作響,上面并沒有留下精神烙印,沒有任何特別的痕跡,完全可以說的上是無主之物。
  “去!”蕭晨毫不客氣,將三把戰劍擲于神圖內,以迷蒙的陣圖祭煉,如混沌薄煙般的玄秘氣息流轉而出,三把戰劍慢慢通靈,最終像是有了生命,射出沖天的神芒,撕裂了死亡大陸上空的濃重銀云。
  鏘鏘鏘”
  一陣充滿生命活力的劍鳴響徹云霄,震動了死亡大陸外部地域,三把戰劍如過去那三十把戰劍般被激活了,一片迷蒙霧氣籠罩了它們。
  三把戰劍懸浮在天空中一動不動,劍鋒筆直沖天,彼此旬漸漸凝結出一片古老的圖紋,而后猛力一震。
  “轟”一陣驚天動動的巨響發出,一股磅礴偉力撼動人的心神,內下子浩蕩十萬里,不過緊接著所有神力又在剎那間收斂了起來。
  一小角殘破的陣圖凝聚而出,浮現在天空中,迷蒙而又神秘!
  在這一剎那,蕭晨驀然驚醒,難道人魔戈乾是利用他喚出陣圖不成?什么修復殘破不堪的太古魔城,什么再石化一條手臂,都是假的,也許這才是他想要的吧!
  蕭晨快速行動起來,三十把戰劍凝聚出的大神圖鎮壓而下,一瞬間就將那內小角殘缺的陣圖覆蓋在了下面。
  “轟隆隆”一陣劇烈的大碰撞,陣圖緩慢融合,迷霧繚繞,越發顯得神秘莫測了,漸漸多出了一小角,比以前犬了一塊,在趨于完整的過程中,所具有的玄秘神力自然更加強大了。
  順利合一!
  在這個過稱中并沒有發生任何變故。與此同時,天空上三十三把戰劍同時震動,光華沖天,三十三道神虹讓灰暗的天空徹底的殉爛了起來。
  “轟”蕭晨沖天而起,以身補圖,周身圖紋浮現,與天空中的神圖凝結到了一起。
  混沌霧氣拂動,這方天空徹底被封住了。
  任時間流轉,陣圖迷蒙,蕭晨與之凝結為一體。
  在這一刻,他仿佛與道而合,以身化作了永恒。
  神圖不斷的旋轉,那里的時空漸漸混亂,最終成為了永恒的一點。
  神秘的力量,似凍結了天地,就這樣直至十幾日后,天空中才傳來內聲巨響。
  “轟”人與神圖分離,蕭晨靜靜凝立三日,才慢慢睜開眼睛,他對神圖的領悟更深了一步!
  “人魔戈乾他到底想做什么?難道真的是想利用我喚出神圖,齊集戰劍,而后他再搶奪嗎?這未免太過狂妄自大了。”蕭晨不止內次展現過神圖,異界祖神早已知曉,除了利用他凝聚陣圖外,他很難想象戈乾所圖為甚。
  只是他還是驚疑不定,這未免太自大了,現在等若是先成全了他,戈乾就那么的自信可以奪他陣圖?
  仔細回想不久前的一切,蕭晨注意到,初時戈乾是讓他叛入異界,直至最后才提起讓他修復神城的事情。
  叛逃……………”想到這一切,蕭晨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無盡歲月前,九州曾經有一名天驕人物叛入異界,這個人難道是他戈乾不成?
  至于戈乾所說的,蕭晨以后會見到那個人,與這種猜想并不矛盾真實身份暴露時或許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相見。
  這是一個大膽而又荒誕離奇的猜想,蕭晨自己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難道戈乾真的是當年的天驕人物,在忍辱負重,而如今在秘密成全他?
  這未免太過讓人吃驚了!
  人魔戈乾殺了自己的九名兄長,這是九州的無上祖神可以做出的事情嗎?可謂絕情滅性到了極致!
  若真的是在忍辱負重,那么他的犧牲未免太大了,親手殺死自己的九個哥哥,來表忠心嗎?這是一種殘酷的摧殘與心靈折磨,簡直是無法承受之重。
  若是真的,這種磨難,實在非常人所能想象,這需要多么大的氣魄才能做出這樣的抉擇?非常人心志!簡直是~個魔一樣的男人。
  蕭晨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他并不知道戈乾的真正出身,因此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這大膽的猜想只是剎那間的一個推測而已,并不能作為真正論斷。
  且,想到戈乾無情抹殺九州一方生靈,讓百萬人瞬旬伏尸大地,血流成河時,蕭晨感覺自己的那種猜想太荒謬了。
  無論是要謀奪他的倒圖,還是別有隱情,總的來說戈乾都很神秘,這個男人非常的不簡單。
  蕭晨搖了搖頭,不再去想,從今以后他需要更加謹慎,異界的不世高手太可怕了,可以想象還會有其他蓋世人物出現。
  將手指間那捧如沙般微的神城碎末禁錮在三十幾把戰劍間,蕭晨將他們封印在了自己的穴道中,也許真有修復此城的必要。
  炎黃與老祖龍等人去了死亡大陸深處,蕭晨覺得自己也應該向里去探索了,他決定尋到一個枯寂的死城來煉化掉。
  煎這樣蕭晨獨自上路了,以他同前的修為,自然可以神速前進,縱然有君王巨城也不能相阻他。
  不過,他并沒有急于冒進,而是徒步前行,甚至自封了神力,重新體味凡人跋山涉水的艱辛,他以重回原點的心態,磨礪心志,想要提升自己的神識修為。
  一路上,蕭晨與惡劣的環境作戰,與時常出沒的白骨生物作戰,他以過去種種玄法重新修煉己身,以不曾有過的體險來重新感悟。
  這內走就是整整十幾年,蕭晨從一個只能與尋常火種生物作戰的凡人慢慢蛻變為可與超級彩鉆火種生物作戰的修士。
  經歷了一番全新的體驗,種種磨難讓他的心志堅韌了很多,神識明顯凝練了不少。
  第十七年,蕭晨擊斃三名五彩骷髏,終于惹得君王來襲,最終逼得他解除封印,斬滅君王。
  整整十七年的歷練,他從與白骨生物作戰到最后激戰君王,自始至終都是在磨練神識力量,神識終于從七重天突破到了八重天。
  也就是這個時候,他進入了死亡世界的深處。
  到了這個全新的領域,已經無法再見到君王城,踏入這里后,縱然強犬如蕭晨也不得不謹慎了起來。
  “哧”
  一道殺戮之光洞穿天地,橫貫百里,剎那而去,與蕭晨擦肩而過。
  這就是死亡大陸深處,危險時時存在,縱然是祖神級強者也不能掉以輕心,不然隨時可能會遭受重創。
  “終于接近神秘的死亡世界重地了”蕭晨站在這片具有魔性力量的大地上這樣自語。
  不是死亡世界的最最深處,但卻已經是真正的神秘重地。
  向里走了不過千余里,蕭晨感看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景物。
  他看到一具高大萬米的巨大骨架,靜靜矗立在一片骨山前,骨體堅硬,難以摧毀,但卻沒有任何神力波動二他看到一片仙園,蔥郁繁茂,里面靈氣盎然,但仙園四周卻是無盡的白骨,煞氣繚繞在周圍。
  他看到一片太古廢墟,荒涼而又可怕,每隔半個時辰便會有凄厲的慘叫傳出,但是無論他怎樣尋找,都無法發現廢墟中的聲源。
  他看到一片白色的霧氣,當中有陣陣圣歌傳出,但是他卻怎么也無法靠近,那團朦朧的白霧像是幽靈一般在穿越時空,快速消失在他的眼前。
  在這死亡世界的真正重地,蕭晨不過向里走了千余里,便感覺到了陣陣妖邪,他總覺得這一切很反常。
  數天后,蕭晨終于在死亡世界深處發現了第一座太古魔城,古老的城池靜靜的矗立在大地上,顯得格外的寂靜。
  蕭晨大步向前走去,他想要試探此城中的存在是否已經徹底枯寂了。但就在這時,他驀然止步,因為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城門前,由虛而凝實。
  “你來了”平靜的話語傳來。
  那個人不是白骨生物,也不是石人,而是一名身穿遠古道袍的身材頎長的道人,身背四口仙劍,正在背對著他。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