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560 反常

那個身材頎長的道人,身上的道袍很陳舊,乃是遠古時代的樣式,身背四口仙劍,正在背對著蕭晨。
  在這死亡世界深處,白骨遺骸雖然隨地可見,但是能夠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那就真的太不易了。
  “你在等我?”蕭晨止住腳步,站在冷硬的大地上,問道:“你是誰?”
  道人緩緩轉過身軀,須發烏黑,面色平靜,眸子深邃,道:“你忘了嗎?”
  說到這里,他的容貌漸漸模糊了起來,而后一個氣勢逼人的道人重現在蕭晨前方。
  “是你,通天教主!”蕭晨一驚,當年種種往事怎能忘記,偽神大劫時,他親手葬送了一群超級強者。
  而通天的虛身更是在死亡世界中顯現過,在很早以前就與他打過交道,曾言在死亡世界深處的太古魔城前等他。
  “看來你的來頭不小。”蕭晨定定的看著他,如今他的修為堪比祖神,自然不會懼怕任何敵手。
  前方的道人露出一絲冷漠的笑容,道:“通天不過是一個符號,早已不復存在,至于我,與世同存,不可磨滅!”
  “你到底是什么來歷?”蕭晨早已隱約間知道一個可怕的事實。
  在現實的世界中,人類的心靈有著難以想象的偉力,異界諸神借此讓不少本是虛幻的人物從眾生心間走出,真實的顯化在這個世間。而死亡世界中某些不世的強橫生物,強大到可以在九州與四方世界投影,部分殘碎影跡可與虛幻的偽神凝結為一體。
  眼前這個道人……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恐怕就是那種強橫存在當中的一員,實乃是極度危險的可怕人物。
  “通天教主早滅滅亡,你可以叫我虛天。”前方的道人神色漠然,容貌又恢復到了最先前的樣子。
  死亡世界,一個強橫的未知生物曾經將殘碎影跡投入過九州與四方世界,此刻就站在眼前,讓蕭晨不得不嚴陣以待……
  “這樣說來,其他虛幻的偽神也都變相活過來了?”蕭晨問道。
  “錯,我再糾正一遍,昔日的虛幻體都已經毀滅了,你見到的我才是真正的原型強者。”前方的道人神色淡然,但卻讓人感覺到了陣陣寒意,道:“不過,除卻我之外你幾乎已經見不到其他人的原型了。”
  “為什么?”蕭晨不解的問道。
  “因為時間太漫長了,歲月可以磨滅一切。”前方的道人不急不緩,道:“死亡世界的投影,很多的都是無盡歲月前進入那個世界的,在這段漫長的歲月中,投影或許保存了下去,但是死亡世界的主人的本體卻早已慢慢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到了現在,除卻我之外,恐怕你很那再見到其他人的原型了。”
  蕭晨并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神色依然很凝重,道:“如此說來,這個世界從前有很多邁向了最后一步的強者?這怎么可能!”
  “能夠投影到另一片世界的至強者并不是很多,或許應該說如鳳毛麟角般稀少。投影是殘碎的。也許一個至強者一個人的投影就可以分散成十幾股。”前方那自稱虛天的道人,自始至終都很冷漠,說話時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那你今日在此攔我到底有何目的?”蕭晨提出了這個最為關鍵的問題。
  “自然是與你了結過去的恩怨!”說到這里虛天道人的神色越發的冰冷了,身背的四把仙劍錚錚作響,自動從劍鞘中彈跳而出,冷森森的殺氣頓時沖破了天空中濃重的鉛云。
  “恐怕不止于此吧。”蕭晨站在遠處,道:“昔日,我剛剛在死亡世界覺醒不久,就已經與你的虛影交過手了。你說過要在死亡大陸深處的太古魔城前等我。”說到這里,蕭晨皺起了眉頭,道:“當初你在死亡世界外部地域的力量并不強大,如今似乎暴漲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你……”
  蕭晨驚異的望著他,想到這里,他剎那推測出了很多事情,道:“你現在也是投影!并不是真身顯現,這里距離的你的神城應該不會很遙遠,所以你的投影很強大。”
  在這一刻,蕭晨為自己剎那的推斷感覺震驚,而后凝望向前方的太古魔城,道:“那該不會就是你所沉睡的太古魔城吧?此刻的你是城中本體的虛影顯化!”
  “你說錯了,我不是虛影。”身材頎長的冷漠道人平靜的開口道:“我是由部分神念凝聚而成的!”
  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太古魔城中的恐怖存在如果不想放棄最后一步,那么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走出神城半步的,而眼前這個人……竟是那個級數的恐怖人物的部分神念凝聚而成,竟有如此手段,成功踏出了太古魔城!
  “你說的不錯,我等你確實另有目的。太遙遠的距離,我沒有能力走去,畢竟我在沖擊最后一步,神念不可離開本體太遠,只能在死亡大陸深處等你。我想要……”說到這里,前方的道人雙目中嗖的一下子射出兩道可怕的虹芒,向著蕭晨激射而來。
  “鏘鏘”
  蕭晨身前出現兩把戰劍,擋住了那兩道虹芒,發出陣陣刺耳的金屬顫音。
  “你想要什么?”蕭晨冷冷的問道。
  “我想要殺你!”道人的身體頓時虛淡朦朧了起來,但是當中卻有一股凌厲的劍意透發而出,深深震動了死亡大陸。
  一團飄渺的霧氣升騰而起,真如仙霧一般,但是剎那間四道凌厲的劍氣劈斬而出,霸道而又強橫,不用懷疑,絕對是祖神級的戰力!
  “當當當”
  蕭晨移形換位,身體如夢似幻,躲避那團朦朧的白霧,同時幾把戰劍擋在身前,縱橫激蕩,阻擋四把仙劍的劈砍。
  “你等在這里,不可能是為了殺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蕭晨不相信他的話語。
  “有命活下來再問吧!”冷漠的的道人越發的凌厲了,化成一片白霧,駕馭四把仙劍,縱橫劈斬。
  “想試試我的實力嗎?”蕭晨冷聲道:“我這個人很反感別人故作高深的試探,別怪我出手無情,破滅你的神念,打碎你身后的太古魔城,讓你遺恨千古!”
  蕭晨的聲音發寒,三十三把戰劍沖出,向著前方的四把仙劍斬去,神芒沖天,光華璀璨。
  “鏘鏘鏘……”
  “叮當乒乓……”
  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聲不絕于耳,三十幾把戰劍猶如三十幾道閃電撕裂了鉛云籠罩的昏暗天空。
  火星四射,劍氣彌漫,四把仙劍上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缺口,有些地方幾乎徹底折斷!
  “轟”
  片刻后,四把戰劍轟然粉碎,被三十三把戰劍綻放出的神輝碾成了鐵屑,墜落在地。
  刷刷刷戰劍劈舞,直取前方那團朦朧的白霧!
  一聲冷哼傳出,白霧中剎那間有兩點恐怖的光芒亮了起來,那是一雙眸子!竟閃爍著讓人毛骨悚然的黃色光芒。
  接近金色的黃芒并不圣潔,反而有一股幽冷森然的感覺,沒有瞳仁,只有兩點黃色的眸孔,非常的嚇人。
  蕭晨渾身的寒毛頓時立了起來,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兇險,那是無上祖神才具有的神力,且那種黃色的光芒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過了。
  十幾年前,僅僅差了一線便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幾可謂打遍天下無敵手,他所透發出的光芒就是黃芒。
  且,在異界作亂的那名被毀滅的石人,所發出的光芒也是黃色的,這種并不刺眼、且很朦朧的黃光似乎是石人的專利!
  “鏘”
  聲震長空,三十三把戰劍剎那飛回,在蕭晨的身前爆發出璀璨光芒。而后,迷迷蒙蒙、殘缺不全的神圖浮現而出,緩緩旋轉。
  “哧哧”
  兩道黃色光芒瞬間沖至,這方世界頓時顫栗了起來。
  “砰砰”
  神圖旋轉,像是一面不朽的天盾一般,與兩道黃芒撞在了一起,發沉陣陣沉悶的聲響。
  像是天鼓在擂動,像是日月在震顫,四周的一切都朦朧了起來,神秘而又妖邪的力量在劇烈碰撞。
  “轟隆隆”
  就連前方那宏偉的太古魔城都在震顫,爆發出一股滔天的恐怖氣息,這片地域完全被一股無上偉力封困了。
  “咚咚”
  讓人驚悚的聲音直接作用在人的靈魂上,迷蒙的世界到處都是至強的神力在波動,最后如天穹被巨錘砸破了,一聲劇震后,這方世界漸漸清晰了起來。
  蕭晨深深震驚于對方的實力,雖然不能與石人的戰力相比,也還比不過真正的無上祖神,但絕對要超過一般的祖神,要知道這并不是對方的本體,而只是部分神念凝聚而成的!
  可以投影于九州與四方世界的強橫存在,歷經無歲月,并沒有滅亡,果然難以揣度深淺!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白霧漸漸散去了,那名道人再次顯化而出,站在太古魔城前凝視著蕭晨身前的神圖,自語道:“這遁去的陣圖果真又出現了,我的感覺并沒有錯誤!”
  對方的話語包含了很多信息,蕭晨心中頓時一震。
  這個道人竟是為了神圖而等他,在很早以前對方就有預感了,這神圖似與死亡世界有重大關聯。
  “我早已有預感,遁去的神圖會重現,不想這次是在戰劍中顯現……”
  道人在自語,同時眸光越發明亮了起來。
  蕭晨卻是大吃一驚,道人說的話所透露出的信息實在驚人,難道說陣圖并不是因戰劍而存在,只是在借戰劍而再現?對方的話語,很顯然是可信的,表達出了其內心的想法。
  戰劍是在永恒之光內誕生的,而那孕有永恒之光的最邪之地就在死亡世界。神圖……似乎更加古老,比戰劍先生。
  如此說來,真是嚇人,神圖可能是在無盡歲月前,就早于戰劍存在的事物,最早時極有可能生于這死亡世界。
  眼前這個道人,可能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生物!不然也不可能強橫到在涅槃于太古魔城之際還可以投影到另外幾個世界去。
  遁去的一,先天地而生!這就是神圖,早于九州與四方世界而生,似乎并非虛言。
  而這死亡世界,在那遙遠的過去,又發生了什么呢?整片世界都寂滅了,而神圖消失,無盡歲月后重現……“與其說你在等我,不如說你是圖謀神圖。”蕭晨凝視前方的道人。
  “我確實很想要神圖,但是看來我的本體不出,根本無法取得到手。”身穿遠古道破的道人,靜靜的立在那里,面上波瀾不驚,道:“我等候在這里,就是在等待神圖出現,如今果真如愿了,我愿與你合作,而非強取。”
  “與我合作?”蕭晨冷笑,縱然對方強取,他也保得住,除非對方真個顯現出本體,因此他很鎮靜,問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要借助你的神圖去殺一個人!”道人的聲音有點冰寒,似乎非常忌諱那個人。
  “你殺人與我何干,我憑什么與你合作?”
  “你可還記得鴻鈞?”道人雙目湛湛放光,這樣問道。
  “當然記得。”蕭晨回應。
  “鴻鈞就是那個人的投影!”道人的聲音很有力,像是雷聲在震動。
  “他的投影……”蕭晨雙目中瞳孔驟縮,他一直以來都在思索著這個問題,心中始終有一片陰影。道人如此強大,本體絕對在沖擊最后一步,其投影也不過半祖而已。
  而那投影于鴻鈞的強橫生物,將是很等的可怕與恐怖,其投影借助人類的心靈力量就已經成就祖神,那個存在的原型本體實在讓他不安!
  “只有神圖才可以殺死他!”道人的話語似乎在證實著那個人的可怕。
  “殺他與我何干……”蕭晨的回答很冷淡。
  “雖然破滅的鴻鈞只是投影,但畢竟是一位祖神,隔著一片世界造就一個祖神級強者,花費的代價是很大的,你以為那個人會像我這般可與你一筆勾消嗎?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等他找上門來,我自然會回應他。”蕭晨依然波瀾不驚,從容而又鎮定,一點也沒有合作的意思。
  “我真的是在抱著誠心與你相談。”太古魔城前的道人凝視蕭晨,道:“不然,我會耐心為你解釋嗎?”
  “可是我現在自顧不暇,不可能去幫你殺一個恐怕已經將要邁出、或者已經邁出了最后一步的石人。”蕭晨不為所動,反而道:“不若你先幫我去另一個世界對付一些強敵,如此,我或許能安下心來助你。”
  冷笑聲頓時自太古魔城前傳出,那名道人身影漸漸朦朧了起來,道:“不要以為我真的不能殺你!”
  蕭晨頓時也冷漠了起來,道:“那你試試看,就怕隕落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轟”
  就在這時,滔天的黃色的光芒爆發而出,道人周身仿佛要石化了一般,竟然凝結出一層石甲,透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像是蠻獸般盯住了蕭晨。
  “砰”
  道人輕輕一震就粉碎了天地,一步就沖殺到了蕭晨的近前,喝道:“這是死亡世界,不是九州與四方世界,再問一次,可否愿合作?”
  蕭晨冷笑,并不想與之硬撼,身如閃電,剎那千里,一下子就遠離了這片地域。他不想與對方生死搏殺,在他的推測中,道人不能遠離自己的本體,因此不可能離太古魔城過遠,不然其能力恐怕將會驟降。
  所以,縱然真正要與道人開戰,也要在數千里外,如對才能更加省力的滅殺敵手。
  刷黃色光芒一閃,身披石甲的道人剎那就攔截到了蕭晨的近前,其速度近乎恐怖。
  “我真的想與你合作,不然你會后悔的,我所要殺的那個人將來必然也是你的大敵,且是一個不可戰勝的恐怖大敵!”道人還在嘗試勸說。
  但是,蕭晨以行動回應了他,身體一震,穿越時空,從其眼前消失了。
  “轟”
  道人一記掌刀劃破了時空通道,強行截斷了蕭晨的去路。
  “砰”
  蕭晨震動出神圖,眸光中一片冰冷,向前碾壓而去!
  “隆隆隆”
  可怕的聲音震耳欲聾,迷蒙的霧氣翻涌向前,神圖磨滅一切阻擋,道人似乎也非常顧忌,不敢正面攖鋒,剎那躲向旁邊,對蕭晨出手。
  “轟”
  神圖飛轉,快到極致,鎮壓向道人。
  “這你是逼我的!”道人冷喝,手中竟浮現出一桿石矛!雖然古樸無華,但卻讓人陣陣心悸。
  “石矛竟到了你的手里?”蕭晨很吃驚,頓時認出,正是鎮壓在冥河中那座殘破古城內的石矛。當日,飛向了死亡世界深處,不想被這道人得到了。
  “轟”
  道人以石矛挑陣圖,頓時爆發出一股滔天的神力,兩者全都劇震不已,兩人一起倒飛了出去。
  蕭晨吃驚,這道人不是本體,卻也要有這樣恐怖的力量,難以想象其本體出世時將要多么的可怕。
  刷這一次,蕭晨成功突破而出,越過了道人的阻擋。
  “遠離你的太古魔城,我看你還敢追下來否?”蕭晨在遠處定住了身形,想要與道人決戰。
  “轟”
  就在這時,道人身后那片遙遠的地域,太古魔城驀然拔地而起,快速沖來。
  剎那間,飛至這片地域的天空中,懸在道人的頭頂上方!
  “那好,我證明給你看!”
  道人點指向蕭晨,其頭頂上方的太古魔城,頓時像是一方大印一般,轟隆一聲向著蕭晨壓落而來。
  這個變故非常突然,蕭晨沒有料到對方敢將神城拔地而起,難道就不怕壞了自己的根基嗎?
  “我的強大不是你能夠想象的,這是我的第二座用來涅槃的太古魔城!”道人的聲音很冰冷,透發著強大的自信,依然在耐心勸解,道:“與我合作,百利而無一害,現在考慮還來得及!”
  “轟”
  與此同時,蕭晨以神圖硬撼天空中降落而下的太古魔城,直震的死亡大陸深處一陣搖動,他倒飛出去很遠才止住身形,道:“想讓我合作也可以,將沖擊石人境界的秘法告訴我,將這座太古魔城送給我。想要索取,必先要付出!”
  “好,沒問題!”道人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
  昨天重感冒,沒法寫東西,過幾天補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