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61 神圖源起

道人根本沒有任何猶豫,一座關乎邁出最后一步的太古魔城說送人就送人,非常的干脆與果斷。
  這不得不讓蕭晨沉思,神圖竟是如此重要嗎?在死亡世界的強橫生物眼中,似乎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怎么你不相信嗎?”道人渾身被石甲所覆蓋,立身在天空中,而在其上方則是那座太古魔城,巍然矗立,鎮壓在上,周圍鉛云翻滾。
  “你先將沖擊石人境界的秘法告訴我。”蕭晨站在虛空中,與道人對面而立。
  “你確信真的要知道這種秘法?”
  “有何不可?”蕭晨問道。
  “不達到相應的境界,若是貿然沖擊石人境界,恐怕將會有瞬間隕落的危險。”
  “我的自控力還沒那么差。”蕭晨雖然面色平靜,但心中確實有一絲好奇,石人境界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秘密?
  道人看了看他,道:“我的石人路在此!”說話間,他的雙眸中飛出兩道黃芒,向著蕭晨那里激射而去。
  “叮”
  蕭晨以一把戰劍攔截下兩道虹芒,而后一指點在上面,點點光暈蕩漾而出,像是水波一般流淌進蕭晨的心海,他開始以神識煉化,神秘而又恐怖的石人路慢慢展現在他的眼前。
  已經不能用九死一生來形容石人路,近乎可以稱之為自毀之路,當中種種艱險與磨難,如天塹般橫斷前方。
  簡直沒有前路可言!只有一點微弱的光明,在那迷蒙的天際盡頭閃爍,預示著有那里有一種更高的境界。
  但是,路在何方?幾乎不可遙望。
  蕭晨一一默記在心間,也許并不能成為他的修煉典籍,但卻是一種珍而又重的種參考,因為縱觀各界,石人幾乎不可見,他們的修煉法門太寶貴了。
  “每個人都自己的道路,我的石人路或許與旁人不同,更可能完全不適合你。”天空的的道人在提醒蕭晨。
  “我自然知道。”蕭晨點了點頭,而后問道:“可是我怎能確信這是真的石人法呢?”
  “我不會欺騙你,如果想鑒別,除非你現在就走上石人路。”
  “這是不可能的。”蕭晨搖了搖頭。
  石人路太艱難了,前人的經驗非常的重要,蕭晨想在真正達到那個境界前,收集到足夠的石人法門,當然前提是法門正確無誤。
  “那就用這個來初體驗一下吧。”說到這里,道人將手中那桿石矛擲向蕭晨。
  石矛古樸無華,但卻在瞬間洞穿了虛空,剎那出現在蕭晨近前,靜靜的懸在那里。
  “你以石人法催動此矛,看看威力如何。不過我要提醒你,不要過甚,不然你可能會當場石化,就此而絕滅生機。”
  這是一次危險的嘗試,但是蕭晨卻并不懼怕,他雙手擎著古樸的戰矛,按照石人法微微震動神力。
  “轟”
  就在這時,一股滔天的氣息以蕭晨的軀體為中心爆發了開來,這片死亡大地頓時發出了喀嚓喀嚓的聲響,崩裂開一道道恐怖的鴻溝。
  石矛發出了朦朧的黃色光芒,而蕭晨的那一雙手臂也僵硬了,雙手表面出現一層石皮,即將石化。
  “砰”
  蕭晨震動雙手,點點黃色光華蕩漾而出,他的雙手從僵硬狀態解脫而出,那石矛又古樸無華了。
  “我現在想在加一個條件,因為我很難真正確定這石人法是真是假,我想要這石矛來補償。”蕭晨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
  “你真是獅子大開口,你想要沖擊石人境界的方法,我已經告訴了你,就連我涅槃的太古魔城都毫不猶豫的相贈于你,你還不滿足嗎?”天空中的道人沉下了臉。
  蕭晨很沉靜,道:“我與祖神開戰就已經很勉強,如果卷入到你們那種境界的紛爭中去,豈不是九死一生,沒有相應的誘惑難以讓我犯險。”
  “這是不可能的!”天空中的道人面色陰沉了下來,道:“你的要求太過分了。”
  現在,蕭晨已經得到了石人法,道人顯然不可能就這樣放他離去。頭頂上方的太古魔城,轟隆隆作響,像是百萬魔山鎮在上方,壓頂的狂暴氣息越發的凌厲了。
  “你連太古魔城都舍得相送,怎么會這樣看重一把石兵呢?”蕭晨早已懷疑,他覺得這石矛可能是完全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所留下的兵器,不然不可能被死亡世界的強橫生物如此看重。
  “目前,它是我最強大的倚仗了,我不可能送給你。”道人沉著臉,道:“你可能已經猜測出來了,這石矛來歷非同尋常,乃是完全圓滿的石兵。”
  “果然如此。”蕭晨知道縱然相逼,對方也不可能妥協,且非常有可能會向他動手,他凝視著第二座太古魔城,道:“你說這是第二座用來涅槃的古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既然可以成功分化出部分神念,自然可以重塑一個新我,奪得某些垂死石人的古城。”道人的回答很平靜,似乎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蕭晨卻相當的吃驚,這豈不是擁有了第二條生命,石人路希望渺茫,如此做的話等若讓自己有了另一個根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很遺憾的告訴你,想要沖擊最后一步,必須所有神念歸一,才有成功的點滴機會。我如此做不過是為了可以掌控外界的一切,不至于讓自己萬古懵懵,不知道天地的變化。”道人的話語破滅了蕭晨心中的那點希望。
  “生存在世,只要未達圓滿境界,一日都不可忽略天地的變化,不然就是僅僅差了一線,最終也可能會化成一掊黃土。”道人像是有所感觸,說的很隨意。
  “我得了你的石人法,但你卻不肯將石矛給予我,我若一走了之確實對你不住。但,我卻不想過早的卷入你們的紛爭中,太早陷入進去,恐怕我隨時會灰飛煙滅。我可以答應與你合作,但是要等我達到祖神九重天,方可與你聯手。”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現在出手。”道人說到這里又搖了搖頭,道:“但我不可能等到你達到祖神九重天,我想你達到六重天境界時,就可以撼動九重天的高手了。”
  說到這里,他的目光頓時凌厲了起來,似乎想要看穿蕭晨的一切。
  “但是我們要面對的是石人,不達到九重天我不會出手!”蕭晨非常的堅決,他不想將自己置于死地。
  “七重天,我只能等你到七重天!”道人的口氣非常的鑒定。
  “我退一步,八重天,不達到八重天,我是決不可能出手的。”蕭晨沒有將眼前這名道人當作善類,不可能會平白成全他,對方絕對不是一個善茬兒,將來可能會隨時反目。
  “好,就八重天,我等你!”道人似乎非常的篤定,目光凌厲無匹,道:“想來不久后你們的世界將不復存在了,你就是想躲避也不可能,只能歸入這死者的世界!”
  “廢話少說,拿太古魔城來吧!”蕭晨直視道人與那天空中的巨城。
  “三千年后給你!”道人這樣說道。
  “不可能,你這個境界的人,難道也像凡夫俗子般討價還價嗎?”蕭晨面帶嗤色。
  “好,我給你!”道人的氣勢陡然凌厲了起來,道:“如果你以為拿到好處后,就可以一走了之,從此與我無關,那糾錯了。你若是背棄今日之約,不要怪我出手無情,但凡與你有關聯的人,我都會一一從這個世界抹殺去!”
  “轟隆”
  太古魔城震顫,從道人的頭頂上方降落在大地上,而后一股沖天的黃色光芒,一下子將這方世界淹沒了。
  太古魔城劇烈顫動,當中的生命精華像是大瀑布一般倒流而上,向著那個道人凝聚而去。
  “我可不想要一座廢城!”蕭晨在遠處喝道。
  “放心,我只拿走屬于我自己的東西,原城的一切都會保留下來。”道人被無盡黃色的光華籠罩,像是一口黑洞一般不斷汲取那些生命力量。
  “轟”
  最后一聲巨響,太古魔城停止了搖動,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道人周圍的黃色光華緩緩匯入他的身體中,整個人的氣勢更加的迫人了,他向著下方的巨城結出一道手印。
  “隆隆”
  太古魔城內,一個破敗的石人被拘禁了出來,不過其生命之火早已近乎磨滅,此刻似乎依然在長睡不醒。軀體破敗不堪,僅僅有一段腿骨以及頭蓋骨石化了,其他部分近乎腐朽,血肉潰爛在白骨上。
  “這就是原古城的主人,不過其生命之火已經維系不了幾年了。”道人向蕭晨證明,他并沒有動屬于太古魔城原本的一切,而后將那已經不能復蘇的石人送回了城中。
  “昔日一代天驕,而今竟落到如此境地……”蕭晨頗有感慨,能夠走出石人路的,怎么可能會是平庸之輩,當年必然是睥睨天下、傲視群雄的蓋世高手。
  但結果如又何呢?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最終卻落得腐朽而歸于塵土。
  本是無敵的蓋世英杰,但最終卻像是給人拎死狗一般隨便拘禁出來,真是可憐復可嘆。
  難怪異界三大無上祖神,寧可如磐石般寂靜不動,守護在永恒未知處,也不愿走上那石人路,眼前這個昔日的蓋代高手,下場實在太凄涼了。
  天空中的道人雙手不斷結印,展現出了蕭晨從未見過的玄法,一道道黃色光華打向太古魔城。
  “昔日,我已經煉化過此城,如今將它轉贈于你,想來你應該很容易接掌。”
  隨著黃色光華不斷打下,太古魔城在快速的縮小,后來竟然如一方大印般懸在虛空中。
  最終,太古魔城被道人煉化到了只有巴掌大小,被他托在掌中央。
  “你以神圖煉化此城,順便,我要看看神圖是否有變。”道人將那巴掌大小的太古魔城向著蕭晨打去。
  陣陣霧氣翻涌,太古魔城雖然很小了,但是氣勢不減,依然給人沉重磅礴的感覺,壓的人心神不寧。
  蕭晨祭出神圖,緩緩旋轉,鎮壓這座古城,開始煉化。
  迷蒙的霧氣在涌動,這里神力澎湃,如驚濤拍岸,似亂石穿空,撼動了諸天。
  時間流逝,整整持續了三天,蕭晨完全的接掌了這座太古魔城。
  “將來如果你想走石人路,有了這樣一座現成的古城,你會省下很多的生命精力。”道人如此說道。
  “不是自己以生命凝結出的神城,恐怕終將是沙堡一座吧。”蕭晨冷笑。
  刷被煉化后的太古魔城,被他收進了神圖當中,光芒一閃,神圖與戰劍一起沒入了他的體內。
  “嗯?!”就在這時,道人似乎一驚,喝道:“等一等,將神圖與戰劍召喚出來。”
  蕭晨凝望著他,道:“怎么,你后悔了不成?”
  “與我無關,事關你的安危。”道人喝道:“戰劍有問題!”
  聞聽此話,蕭晨頓時一驚,十七年前他離開九州時,人魔戈乾讓他修復神城,回來后打碎古城,沖出三把戰劍,被他收起煉化掉了。關于這件事情,他心中始終有很大的疑惑,不知道戈乾是在故意成全他,還是想圖謀什么。
  刷蕭晨在第一時間,就祭出了戰劍,三十三把戰劍懸浮虛空中,每一把都光芒燦燦,照耀出讓日月山河都失色的神輝。
  天空中的道人手持石矛,剎那就來到近前,點指當中三把戰劍,道:“這三把有問題!”
  蕭晨心中頓時就是一沉,正是人魔戈乾的那三把戰劍。
  “你將其他戰劍收起,我來細看。”道人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鏘鏘”
  蕭晨收起其他戰劍后退,而神圖自始至終防御在前方,對于這個道人他始終要防范。
  “有人在這三把戰劍上留下了印記……”道人以石矛壓住了那三把戰劍,神色凝重,道:“這個人不簡單,可以說非常的不簡單!”
  “不可能!”蕭晨不相信,道:“我早檢查與煉化過,怎么可能會有其他人的印記?”
  “這個人很強大,他已經模擬出了戰劍的神力規則,將那十分微弱的印記刻印在戰劍神力內,其自身也是這種神力規則的一部分。真的很難被察覺到……這個人的神識力量很可怕。”道人對人魔戈乾做出了這樣高的評價。
  蕭晨的臉色很不好看,沒有想到險些被戈乾蒙混過去,真可謂瞞天過海,他沉聲道:“他這樣做,是否可以隨時反噬我?”
  “那倒不至于。畢竟是微弱的印記,只要被你發覺,便隨時會被抹殺。”說到這里,道人凝聲道:“這個人果真很不簡單,他是想模擬戰劍的一切,與戰劍同化,慢慢壯大神念,最終以神念盡悉戰劍的一切,甚至想最終強行模擬出神圖。不過,他恐怕不知道,神圖是不可能被人模擬的,他圖謀不到。”
  說到最后,道人看向蕭晨,道:“想不到竟有這樣的人物盯住了你,這個人很不簡單,是個難纏的人,實力很可觀。”
  “他只石化了一條手臂而已。”蕭晨用手一劃,虛空中頓時浮現出了人魔戈乾的身影,那條石壁尤其醒目。
  道人僅僅淡淡的看了一眼,道:“石化完成的多與少,并不能絕對的判斷出一個人的戰力。有些人離最后一步僅僅差了一線,看似終極強大,橫掃世間無敵手。但他終究是失敗者,他耗費的生命精血過多,未必敵得過精血與生命力充沛而自動走出太古魔城的個別人。”
  “什么?!”蕭晨大吃一驚,他還是第一次知道,石人路竟有如此秘聞,石化的多少并不是戰力唯一的評判標準。
  那個人魔戈乾……他似乎是自己走出神城的,因為他曾經說過,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生命之火不熄,最終精血旺盛,存活了下來。
  是他自己離開了神城!
  蕭晨心中驀然一驚,道:“有這些印記在,他是否可以窺測出我所在的位置,甚至以強絕的神力打穿死亡世界的屏蔽,穿越而來。”
  “那到不至于。”道人冷笑道:“死亡世界承載了太多的秘密,怎么可能如其他世界那般容易降臨呢。不過……”說到這里,道人微微蹙了下眉頭,道:“如果有數位這個級數的高手,那就很難說了。”
  蕭晨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剎那間出手,以神圖籠罩那三把戰劍,仔細感應到那模擬成戰劍神力的印記,瞬間將之磨滅!
  與此同時,九州海外一葉扁舟上,一個有些頹廢、有點憂郁、有點飄渺……氣質極為復雜的中年人,驀地抬起了頭,雙目中射出兩道無比犀利的光芒,正在彈奏古箏的手指“叮”的一聲劃斷了神弦,茫茫大海上頓時浪濤沖天,直接將天空中的云朵都擊散了。
  “唉……”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正是那人魔戈乾。
  死亡世界,道人沒有任何耽擱,剎那離去了,沒有給蕭晨更多的發問機會。
  蕭晨在原地靜靜修煉了三個月有余,徹底掌控了這座太古魔城,且將戈乾那碎裂的神城的石屑完全熔煉進太古魔城中,使兩者凝結為一體。
  “不知道九州如何了……”蕭晨決定回到九州去看看。
  在蕭晨做出這個決定時,九州海外,一片祥云與瑞彩繚繞,四位異界祖神帶路,將一名神秘修士引領到了戈乾所在的海域。
  戈乾盤坐在一葉扁舟之上,恬靜如蓮,氣質出塵,他淡淡的掃了一眼天空中的神秘修士,道:“天界來客……真是好手段,七魔圖封困天路,你們竟還有辦法下來。”
  祥云與瑞彩上的人,是一位中年女子,很端莊秀美,有著一股出塵的圣潔氣質,緩緩降落而下,道:“我下界只為傳一道令諭。”
  “令諭?”戈乾淡淡的笑了起來,道:“天界真的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嗎?”
  端莊圣潔的中年女子神色不變,降臨到海面上,距離扁舟不過百丈遠。
  戈乾嘴角露出一絲譏笑,道:“你代表的是中間派,還是異派,亦或是九州派呢?”
  “我自始至終都處在中立的立場。”
  “哈哈……”戈乾大笑,近乎狂態,非常不敬,甚至很放肆,道:“中立派……墻頭草而已!哪邊強大,便倒向哪邊。”
  “你……”中年美婦神色一冷,寒聲道:“你有何臉面羞辱別人,自己亦不過是個叛徒而已!”
  “你在說什么?!”戈乾神色漸漸變得冰冷了起來。
  中年美婦抖手將一道信函擲向戈乾,而后冷聲道:“做過還怕別人說嗎?”說完,她騰空而起,駕馭瑞彩與祥云就要離開這里。
  戈乾看完信函,面色平靜的盯著天空中將要離去的中年美婦,話語森寒如冰窟中的魔音,在整片海外回蕩。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話語非常的簡單,但卻像是有著一股可怕的魔力,撼動祖神級強者的靈魂。
  “你想對我動手?!”中年美婦驀地轉過了身軀,道:“你想與天界開戰……”
  “唉……”
  戈乾輕嘆了一口氣,根本不再望向天空,靜靜的盤坐在扁舟上,像是有點失神。
  中年美婦冷冷的向下掃了一眼,而后再次轉身,就要飛去。
  “我讓你走了嗎?”戈乾那森寒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周圍的四名異界祖神,心中劇震,每個人都涌起一股深深的懼意,看得出他們很怵人魔戈乾,但還是提醒道:“大人她是……”
  而天空中那端莊秀麗的中年女子,則也止住了腳步,回身冷冷的凝望著他。
  “我知道她是天界的,那又如何?!”戈乾話語冰寒,冷漠無情,道:“方才,我想到了一些往事,心理很不舒服……”
  旁邊,四位異界祖神頓時頭冒冷汗,戈乾這種話語不是第一次說,在異界一些強者中有過傳言,若是他說出這樣的話,幾位宗祖都要為難很長時間。
  果然,戈乾的氣質在剎那間大變樣,像是一口出鞘的屠刀一般,雖無血淋淋的景象,但是這方世界卻已經比修羅場還要陰森恐怖!
  “你真的要出手?”中年美婦神色一凝,徹底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錯,是要殺你!”戈乾神色驟變,剎那間變得無比的兇狂。
  雖然還未動,左臂的衣袖卻突然崩碎了,周圍的天地都剎那粉碎了。
  竟是那條石壁,雖然古樸無華,但是卻透出了令祖神級強者都感覺驚懼的氣息,神力封住了這片海域。
  “你在惹大禍!”中年美婦一邊打出汪洋般的神力,一邊準備突圍而去。
  “大禍嗎?我一直以為我就是個大禍,如果還有,盡管來好了!”戈乾長身而起,石壁暴漲左拳揮動而出,口中喝道:“死!”
  龐大的手臂在第一時間便化成了山嶺般粗大,橫貫天空,沒有什么可以阻擋,旁邊四位異界祖神都余波震翻了出去。
  石拳破滅一切,摧枯拉朽!
  中年美婦吃驚的發覺,她根本無法阻擋,這實在太恐怖了,她防身的神盾以及幾件至寶都在第一時間粉碎了,同時護身的生命神光也被打破了。
  “砰”
  石拳直接將中年美婦的頭顱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