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62 天界來客

碧波翻卷的海面上,像是有千百朵桃花在綻放,紅的鮮血、白的腦漿混合在一起,在天空中四處飛濺。
  人魔戈乾魔威蓋世,那條石臂橫貫蒼穹,石拳直接將中年美婦的頭顱打穿!
  一名天界來使就這樣被打了個萬朵桃花開,頭顱破碎,戈乾渾然沒有將對方的身份看在眼中,狂霸不可一世。
  “啊……”
  天空中,那墜落下的無頭尸骸,猛烈顫抖,中年美婦的神魂沖出,發出凄厲的尖叫。
  “戈乾你竟敢傷我……難道想與天界開戰不成?!”
  戈乾僅僅報以一聲冷哼,一步從海面的扁舟上邁出,來到了高天上,冷森森的道:“你說錯了,我不是傷你,而是要殺你!”
  “砰”
  戈乾的雙目中射出兩道黃色光芒,像是兩道金虹一般射向天空中的神魂與尸骸。
  “你……”
  到了這一刻,中年美婦真的害怕了,她知道戈乾不是給她下馬威,而是真正的想滅殺她。
  “咚咚”
  那兩道金虹犀利的近乎妖邪,無堅不摧,那道神魂百般沖擊,千般躲避,但終究還是被一道神虹洞穿而過。
  “刺啦”
  像是冰雪被通紅的鐵塊烙印了一般,那道神魂一下子被洞穿而過,胸口出現一個透亮的大洞。
  “喀嚓”
  與此同時,另一道金虹瞬間打穿了不遠處的尸骸,一下子將之震的四分五裂了開來。
  戈乾的兩道金黃色的眼芒,就有如此可怕神威,讓旁邊的四名異界祖神都深深震撼不已。
  “刷”
  這名天界來使神魂如海,神力波動瞬間浩蕩三萬里,分散出成一道道如浪濤般的小股,沖向四面八方,想要逃得一縷神念。
  “轟”
  但是人魔戈乾實在太強大了,那條石化的左臂暴漲,瞬間浩蕩數萬里,像是一條宏偉的山脈又像是一條萬里長城,隔斷海外,封困天地,透發出的朦朧的光芒徹底的禁錮了這里。
  “砰”
  天地震動,中年美婦瘋狂沖擊,想要打破石人級強者的禁錮。但是,天地如牢籠,根本無法破碎。
  “隆隆”
  人魔戈乾降臨而下,長發如魔龍在舞動,眸子犀利如兩道閃電,一只石化的大手一下子就劈蓋了下來。
  “啊……”
  中年美婦慘叫,千萬化身全部顯化而出。
  天空中那只大手,并沒有向著四面八方的神魂抓去,而僅僅是在正中的那片天空中猛力一按。
  “轟”
  中年美婦分出的千萬道分身,全都在這一刻龜裂了,皆被天空中那只石化的大手遠距離震裂。
  “你不能殺我,不然天界……”中年美婦凄厲大叫。
  沒有人不怕死,尤其是這種輕于鴻毛的死法。
  “哼”
  中年美婦的厲叫被一聲冷哼打斷了,石化的大手橫掃天空,將所有碎裂的魂魄全都籠罩在內,徹底攥在了手中。
  “你不能殺我……”
  “啰嗦,我說殺你,沒人可以為你逆天改命。”戈乾冷漠而又絕情,聲音讓人如墜冰窖般,道:“你讓我想起了往事,我心中很不舒服,因此你必須死!”
  “啊……”中年美婦的魂魄在掙扎嘶吼。
  “砰”
  戈乾一下子就將手中的碎裂魂魄碾碎了!非常的決絕,沒有半點猶豫。
  “轟”
  那只石化的大手中,一下子騰起一團刺目的光色光芒,像是一團黃金圣火在熊熊燃燒,他在煉化中年女子最后的靈識,要讓一名祖神級強者徹底的灰飛煙滅。
  “大人您不能這樣做!”四名異界祖神雖然心有懼意,但還是硬著頭皮沖了過來,非常焦急與不安的勸解人魔。
  “刷”
  戈乾冷冷的掃視四人,冰寒無情的道:“你們四個想要阻止我嗎?”
  “不敢……”四人心有寒意,簡直不敢正視戈乾,但終究還是說出了心中的擔憂,道:“如果殺了她,可能會引發兩界大戰的。”
  在這一刻,戈乾是一個真正名副其實的魔,與往昔那憂郁、頹廢、飄渺的氣質大不相同,在這一刻他滿頭亂發狂舞,像是一條條惡魔的手臂在舞動,眸子中更是沒有眼仁,漆黑而又空洞,像是兩個可怕的黑洞一般深邃無底。
  “她讓我憶起了往事,我心中不舒服……”這句話雖然很平淡,但是卻讓四名異界祖神,心中驚懼。
  當年,正是因為這一句話,戈乾曾經在一個雨夜大開殺戒,流血漂櫓,尸骨百萬,讓異界祖神都感覺顫栗。
  “可是……”四人還想說什么,但看到那雙空洞的眸子后,焦慮的四人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全都閉口了。
  “轟”
  就在這時,戈乾那石化的大手中金黃色的的圣火沖天而上,光照九州,也照亮了他那可怕的魔相。
  人魔猛的張嘴,魔口吞天納日月,一口將手中的黃色圣火與那魂魄全部吞了下去,連帶著八方烏云都匯聚而來,沒入了他的口內,戈乾長發狂亂舞動,眼眸空洞,絕對的蓋世魔王!
  就這樣將一個祖神活吞了!
  “你會后悔的……”這是天界來使最后的嘶吼,在天空中久久回蕩,難以平息下來。
  四名異界祖神心中冒冷氣,這樣一名天界來使,一個祖神級強者就這樣被活吞了,人魔實在讓人感覺恐懼。
  “唉……”
  戈乾嘆了一口氣,蓋世魔王的氣質漸漸斂去,不久又成為了一個有些憂郁、有些頹廢的中年人,他帶著一絲失落,帶著一絲迷茫,仰天喃喃道:“我的希望在何方,我的黑暗何時破曉?”
  四名異界祖神頓時感覺毛骨悚然,從頭涼到腳,按照傳說來看,人魔這種狀態最為危險,四人沖天而起,全部遁走了。
  天際,蕭晨將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中,人魔戈乾之恐怖實在讓人震驚,深不可測。
  就在這一刻,人魔驀地轉身,空洞的眸子望向蕭晨這個方向。
  他露出殘酷的笑容,砰的一聲震碎了天地,蕭晨的身影頓時顯現而出,與此同一枚令牌也浮現了出來,想要沖天而去,但是卻被人魔以絕世神力禁錮在了這里。
  “我早就知道你還沒有徹底絕滅,現在灰飛煙滅吧!”
  人魔無情的向前伸出石手,抓向那枚令牌,同時將蕭晨也籠罩在內。
  “不……”
  令牌內傳出了天界來使的驚恐叫聲。
  但是,大手已經封困天地,徹底籠罩了這里,令牌難以掙脫。
  “轟”
  蕭晨祭出神圖,強行沖開了禁錮,騰空而起。令牌絕處逢生,亡命般緊跟其后。
  “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人魔戈乾冰冷的聲音傳來,石臂暴漲,抓向令牌與蕭晨,就在這剎那間,令牌中的一縷靈識一下子被強行拘禁了出來,快速飛向人魔的大手而去。
  “啊,不……”天界來使雖然在驚叫,但是卻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到了這一刻,她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發出最后一聲嘶吼:“掌控戰劍的人接住我的令牌,它會帶你去天界,改變你自己的命運的同時,不要忘記為我……”
  她凄厲喊到這里,聲音戛然而止,被人魔戈乾抓到手中,一口吞了下去!
  令牌像是有生命一般,突然提速,快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沖到了蕭晨的近前。
  蕭晨一把抄到了手中,他猛的破碎天地,穿越空間而去。
  “唉……”人魔在后輕輕嘆了一口氣。
  在下一刻,他砰的一聲打碎了天地,一下子將蕭晨從空間通道中強行震了出來。
  “故人相見,何必匆匆,坐下來一談如何?”
  人魔憂郁而又頹廢無比,已經重新坐在了大海上的扁舟上。
  “我與你沒什么可談的!”
  蕭晨面對這個看起來無比安靜的頹廢中年人,不敢有絲毫大意,那是名副其實的一尊蓋世魔王,縱掌握有戰劍與神圖,他也感覺很不安。
  “這是為何?”戈乾頹廢的仰望蒼天,自語道:“難道我遭天棄,還要遭世人盡棄嗎?”
  “你想怎樣?”蕭晨冷冷的掃視人魔戈乾。
  “我不想怎樣,只想找個人談談,此刻我不想殺人。”人魔定定的看著海面失神,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話語,更沒有人懷疑他的實力。
  “我的神城你修復好了嗎?”就在這時,戈乾突然抬起了頭,定定的望著蕭晨。
  蕭晨很想質問戈乾,但話到嘴邊,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將到口的話咽了回去,冷冷的回應道:“還沒有!”
  “那你要抓緊時間了,不然我隨時準備血洗九州,掃平四方世界了。”戈乾低頭俯視著自己的一雙手掌,神色有點迷茫,道:“唉,又要殺人了,很多年沒有看到血水滔天,石骨成山了……”
  這個恐怖級的魔王,堪與無敵石人爭鋒,現在卻是這樣一幅樣子,更加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戈乾你本是九州人,為何叛入異界,屠戮九州與四方世界的生靈?!”
  “遭天棄,被世遺……”戈乾神色有點麻木,道:“我沒有第二條道路可走。”
  “你難道不怕遺臭萬年,永刻恥辱碑上嗎?”蕭晨厲聲道:“你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心中真的能夠安寧嗎?!”
  “唉,人生蒼茫,無法讓我選擇……”說到這里,人魔站了起來,平靜的道:“道不同,不相謀,今天看來我還是要迫不得已出手了!”
  就在這時,蕭晨手中的令牌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突然間光芒大盛,隨后神華一閃,與蕭晨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想去天界嗎,但是,你真的去的了嗎?”人魔戈乾一步邁出,頓時出現在萬里之外,砰的一聲,一下子截斷了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