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63 遭天棄被世遺

戈乾,一步邁出,萬里化咫尺,石臂橫斷蒼穹,截斷天路,將蕭晨逼迫了出來。
  戈乾擋住了前路,灰褐色的長發隨風而動,空洞的眸子沒有任何色彩,如兩口深淵一般,他平靜的近乎冷酷,凝望向蕭晨,道:“你不能去天界。”
  蕭晨看著戈乾,沒有喝問,也沒有沖擊,而是秘密傳音,神念直達戈乾心間,道:“戈乾你到底是怎樣的人?”
  “別的我不在乎,但是你要幫我修復神城,不然九州與四方世界將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不復存在……”戈乾露出一抹殘酷的冷笑。
  “你……”蕭晨不想與他動手,因為他知道,對方實在強大的過分。
  “刷”
  蕭晨手握令牌,再一次穿越空間,消失在原地。
  “沒用的!”
  戈乾說完這句話,直接砸出了拳頭。
  “轟”
  那片天穹頓時四分五裂,一下子被他的拳頭打成了混沌。蕭晨再一次被逼出,神圖迷蒙,懸浮在他的身前,如果不是有陣圖在,他恐怕難以承受剛才的凌厲一擊。
  戈乾恬靜如蓮,靜靜的立在那里,右手微微抬起,數萬里外正在飄舞的一片落葉,頓時浮現在他的掌指間。
  “秋風蕭蕭,黃葉凋零,你如果再不走,也將像這落葉一般歸于黃土間……”戈乾的話語漸漸冰冷了起來。
  “那你來試試看!”蕭晨想試試戈乾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境界,神圖迷蒙,三十三把戰劍在旁旋轉,同一時間兩道天痕在其手掌中浮現而出,化成兩面天碑鎮在前方。
  在這一刻,戈乾氣質大變樣,長發如惡魔的手臂般在亂舞,空洞的眸子更加的深邃可怕了,一聲魔吼,石臂向前橫掃而來。
  “轟”
  在這一刻,整片九州都震動了起來,九盞古燈輕顫,搖曳出夢幻般的光芒,定住了那正在遭受滅世攻擊般的大地與四海。
  但是,這片天空中卻爆發出了無比刺目的光芒,沒有人可以正視,外人根本無法想象那種神力狂濤究竟達到了何等的境界。
  戰劍錚錚輕鳴,天碑隆隆作響,神圖猛烈震動,蕭晨在第一時間返回了死亡世界,這一次大碰撞他稍觸即退,感覺到了昔日那無敵石人般的恐怖氣息,他選擇了退走。
  這是戈乾的真正戰力嗎,亦或是還有保留?蕭晨不得而知,但他能夠確信人魔名不虛傳,一旦發威真的可以橫掃天下!
  九州上空,戈乾斂去了強盛的氣息,再次變成了一個憂郁而頹廢的男人,他仰望天空,而后又低頭看著自己指端的那片枯葉,喃喃自語道:“人生,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如落葉飄萍,短暫而逝,不可能永恒。”
  說罷,戈乾帶著無限的失落,一步一步向著海外走去,背影最終化成了一個黑點。
  重歸死亡世界,蕭晨并沒有沮喪,他凝視手中的令牌,心中升起一絲希望。
  就在不久前,令牌中浮現出一道道圖紋,流轉出的神力要帶著他的沖向一個未知的神秘地域,那就是天界嗎?
  靜靜的盤坐在一片死亡山脈上,蕭晨閉目沉思,戈乾讓他看不透,他很難給對方下定義。
  短暫的思量,蕭晨拋卻了這些思緒,他開始靜靜修煉。
  直至三個月后,他在死亡山脈上睜開了眼睛,長身而起。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人魔應該放松了警惕才對,蕭晨決定重回九州,嘗試闖上天界。
  因為,在這死亡世界,令牌像是死物一般沒有任何波動,似乎只能從九州前進。
  當蕭晨無聲無息出現在九州后,他站在荒涼而又寂靜的一片大戈壁中,默默運轉神力,祭出令牌。
  下一刻,光怪陸離,蕭晨身如流星,在黑暗的空間中穿行,不多時前方傳來點點光亮,他看到了一條大瀑布垂掛在前方,發出隆隆之響,從黑暗的天際墜落而下,也不知道長達多少萬里。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個像是鐵水澆鑄而成的巨人,無聲的盤坐在神秘的大瀑布前。
  巨人雖然在盤坐,但是卻足有千丈高,像是一堵山坐落在那里。渾身生命氣息洶涌澎湃,簡直像是一座火山一般灼熱,相距還很遠,就讓人感覺陣陣心驚。
  這個人的體魄無比的強大,神力浩瀚如海,很明顯這是一名無上祖神!
  “你來了……”巨人睜開了眼睛,雙目像是兩汪深潭一般,冷冽而又深邃,他口中發出的聲音隆隆作響,道:“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砰”
  就在這時,大瀑布突然震動了起來,戈乾的身影透過水幕映出,他靜靜的盤坐在那里,掃視蕭晨,道:“這條通往天界的大瀑布,早已被塵封不知道多少年了,你縱然得到令牌尋到這里,也難以登天而上。”
  異界的無上強者,早已守候在此地,不給蕭晨闖向天界的機會。
  就在這時,蕭晨手中的令牌開始熔化,竟要消失了!
  在這一刻,他得到一組信息,機會只能有一次,令牌可以助其登臨洪荒天界,但是卻有時間限制,超過這個時間段令牌將自毀。
  蕭晨心中焦慮,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不嘗試,九州真的沒有希望了,現在迫切需要借助天界的力量。但前方卻有人魔這樣的大敵阻擋,他真的能夠沖過去嗎?
  “轟”
  蕭晨以身補神圖,同時與三十三把戰劍合一,劍與陣圖凝結在一起,繼上次大戰無敵石人后,這是他第二次展現出如此劍陣!
  不過這一次沒有黃泥臺在旁為其護法,將非常的危險。因為,劍陣的力量太過強大了,一旦運轉,他的身體隨時有崩裂的可能。
  只是,這一次情況危急,他沒有選擇,只能迎著頭皮冒險嘗試。
  “隆隆”
  與此同時,神圖震動,三十三把戰劍震動,強大如蕭晨的體魄,在這一刻也滲出絲絲血跡,體表出現一道道裂紋。
  神華千萬道,綻放而出,每一道都是世間最為犀利的劍芒!
  蕭晨沒有任何猶豫,挾融化的令牌沖天而起,逆著大瀑布而上。
  “砰”
  旁邊的巨人出手了,大手撕裂天地,覆蓋在了天空中,頓時將蕭晨籠罩在了下面,一下子就扇蓋了下來。
  那玄黑色的手掌,像是鑌鐵打造而成,閃爍著冷幽幽的光芒,無上祖神的偉力透發而出。
  “哧哧哧”
  劍氣沖霄漢,蕭晨與神圖合一,與三十三把戰劍合一,化成一片璀璨的光芒沖向天空,一道道劍氣激射在巨人的手掌間。
  沉悶的聲響發出,巨人如遭雷擊,喉嚨中發出陣陣嘶吼,他的手掌間鮮血淋漓,無上祖神的血液灑落而下,染紅了那條大瀑布。
  但也僅僅是鮮血淋漓而已,他的手掌并沒有被粉碎,這是一個修體的無上祖神,尤其是掌指簡直堪比石體,強橫的讓人震驚。
  眼看大手就要拍在蕭晨與神圖上,在這一刻蕭晨不得不咬牙震動神圖與戰劍,催發劍陣的強絕威力。
  可是,他的身體也跟著遭受了重創,一道道裂痕出現在軀體上,像是一條條血色的蛛網密布在身。
  與此同時,兩道天痕浮現在他體表,阻擋傷勢惡化。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劍陣發揮出了極其恐怖的力量,千萬道劍氣沖天而起,掃殺那只巨大的手掌。
  “砰”
  巨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大手剎那消失,打下無盡神光,他未敢正面攖鋒。
  “哼”
  戈乾一聲冷哼,自大瀑布中沖天而上,石臂暴漲,向著虛空掃去,與千萬道光華碰撞在一起。
  “砰”
  戰劍錚錚作響,蕭晨與陣圖同時顫動,陣圖無恙,但蕭晨的軀體卻血流如注。
  戈乾,石人級的戰力,甚至強盛過當年的無敵石人!
  “為什么每次都要面對這種情況……”戈乾一步登臨高空,道:“親手扼殺潛力祖神級強者,本非我所愿……”
  “廢話少說,殺的了我你就殺,殺不了就閃開道路……”
  蕭晨凝聚陣圖與三十三把戰劍,同時震出兩面天碑,不顧鮮血淋漓的身體,依然在進一步催動神圖,任身體破裂。
  “戈乾讓我來吧!”
  那名盤坐的巨人站起身來,口中竟有如日月般的星體在進出,隨著呼吸而動。
  “砰”
  兩顆神星向著蕭晨砸來!無上祖神祭煉的星體,絕非凡物。
  “殺!”
  蕭晨大喝,對封困天空的兩名祖神同時展開了攻擊,神圖璀璨耀眼,連連震顫,而蕭晨自己也近乎四分五裂!
  沒有黃泥臺護佑,他展現出神圖的霸道本源力,身體難以承受。
  “咚”
  神華匯聚成光幕,將那兩顆日月般的神星覆蓋在了下面,無聲無息間粉碎成神沙。
  與此同時,將戈乾的那條石臂也震裂出一道道縫隙。
  兩聲冷哼傳出,戈乾與巨人同時出手,向上劈殺而去。不過,終究是戈乾的石臂快了一步,一下子就將那里淹沒了。
  但一切平靜下來時,天空只有點點血霧在飄蕩。
  巨人掃視四方,問道:“你將他打到了哪里?”這名無上祖神凝視著那條從天際降落而下的大瀑布。
  “罪亂之地。”戈乾的聲音非常冰寒,無情的盯著著巨人,道:“你想去為他收骨嗎?”
  “罪亂之地,就是當年打碎我界本源的那個種族的廢土嗎?他們雖然絕滅了,但是那個地方卻依然很可怕,可以磨滅一切。”巨人搖了搖頭,盤坐在了大瀑布下,問道:“可是那神圖與戰劍怎么辦?”
  “神圖不可磨滅,總有一天會沖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