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567 九州之源

一名活著的石人!
  這個突然的發現,讓蕭晨深深吃驚不已。
  就在遠處,探出一只破碎不堪的石人手,無力的扒在冷硬的地表上。它是從地基下伸出來的,難以撼動那石體的地基,卻將周圍的一塊硬土擊碎了,重見天日。
  籠罩在周圍的血光,頓時瘋狂沖涌而去,開始磨滅那只石質的手掌。“簌簌”的聲響發出,石人手墜落下一地的石粉。
  不是石人手不堪一擊,而是它近乎腐朽了,早已是豆腐渣般的形態,上面坑坑洼洼,猶如蜂窩,探出來時就已經自動墜落下不少石粉。
  “砰”
  無力伸出的石人手,突然猛力一震,周圍的硬土又裂開了很多,探出了更長的一條手臂。非常的凄慘,極其不協調,像是一段朽木已經腐爛到了極致,石臂多處朽滅,有些地方僅僅連著一點,似隨時會斷開。
  強大如不可朽滅的石人竟比爛木還要更甚,實在讓人震驚。很難想象,這個石人到底遭遇了怎樣的磨難,才會落到這般凄慘的下場。
  周圍的血光瘋狂沖至,齊刷刷掃殺而來,又是一地石粉墜落而下。
  蕭晨吃驚過后,當場將神圖召喚到身前,剎那就沖了過去,一下子就將那只石人手籠罩住了。
  這樣一條快不成形的石臂,剛一出現就遭遇血光沖擊,肯定不是廢土的石人,不然怎么遭受同源的血光掃殺?
  “砰”
  神圖降臨而下,當時就將那條本已腐朽到極致的石臂轟殺的徹底碎裂了開想,像是一個破壇子被摔在了地上,根本沒多少神力。
  非常微弱的聲音從巨宮的地基下傳出,里面的石人還有不弱的神識波動。
  當然,所謂的“不弱”僅僅是相當于一般人來說,與其石人地位一點也不相符。
  感受到這一切,蕭晨放下心來,這個石人沒有威脅,他完全可以輕易鎮壓。
  做出判斷后,蕭晨破開周圍冷硬如巖石般的地表,將破碎的硬土推向一邊,挖出一個大坑,漸漸露出地下的景況。
  慘不忍睹!
  一名石人多半邊身子,完全被地基鎮壓在了下方,僅僅有半顆頭顱以及右肩右臂露在外邊,顯而易見,這僅僅露出的部分軀體也是經過無盡歲月的掙扎,才從地基下逃脫出的。
  蕭晨以強大的神識探索,想要看看地基下景況。
  但是,他發覺巨宮永擁有無比神秘的力量,完全可以阻擋他這個級數的強者的探究,神念無法進入。
  果然不愧是廢土當中的禁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座巨宮當年就是罪亂地的圣宮,具有難以想象的偉力,這個世界都破滅了,它卻完好的保存了下來!
  蕭晨與神圖相合,立刻與巨宮有了相近的氣息,如此才緩緩探究到了地基下的情況。
  石人被鎮壓在地基下的部分,可以說已經完全朽滅了,早已變成了黃土狀,輕輕用力一震,便會形散。
  僅僅剩下半顆頭顱以及右肩與右臂的石人,此刻睜開了那只獨目,冷幽幽的望向蕭晨,聲音非常虛弱,道:“你不是我的子孫,是這亂地的罪人后代……”
  他自然是以神念傳音,因為偶爾發出的古老音節,根本難以明了其意。雖然石體都已經近乎腐朽了,但是那種天生的威嚴,還是保存了下來,這是異界當年的無上王者。
  “你怎么會被鎮壓在這里?”蕭晨冰冷的俯視著他,神圖懸在其頭顱上方,隨時準備砸下。
  “你……在居高臨下……審問我嗎?”石人雖然極度虛弱,但是那雙深邃的眸子卻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昔日君臨天下的氣態可見一斑。縱然是落難,也自有一股氣度,仿佛他在掌握著主動權。
  “砰”
  對此,蕭晨沒有任何話語,直接將神圖砸了下去,一下子就毀滅了石人那如蜂窩般的右肩磨滅了成了黃土。
  對于這個昔日的老牌王者,他沒有任何同情與憐憫,正是這樣的幾名異界石人,才導致罪亂地變成了這幅樣子。
  “你不說我也知道,昔年大戰,你想來摧毀此地巨宮,卻反被罪亂地石人王者鎮壓在此地。”蕭晨冷冷的逼視著他的,道:“想不到你的生命力如此強大,已經很難說清,到底過去多少個文明史,不想你還沒有徹底灰飛煙滅,若不是我恰巧來到此地,說不定你還真有可能逃出一縷神念,借尸還魂也說不定。”
  “你這樣……哼!”石人雖然只剩下了半顆腐朽的頭顱,但是依然露出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態,不正眼看蕭晨一眼,那種意態很明顯。
  你這樣的人,我當年抬手間,便可粉碎一片,這就是異界石人的明顯意態,那種自負,那種舍我其誰的氣態,是不加掩飾的。
  蕭晨并不惱怒,他深深的知道,如果真是完整石人的話,確實有那種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掌控天地,主宰萬物生靈的無上偉力。
  不怒并不表示,蕭晨沒有表示,輕輕震落下神圖,想以神念去探究石人的記憶。
  因為,這樣一個無上的存在,簡直就是一個活著的寶庫,不說其各種神術與戰技,就是邁向石人的獨特法門,就足以讓祖神都要打破頭去爭搶,尤其是這種石人王者,昔日的異界統領者,其心法必然是蓋世玄法。
  “你想得到我的……神識寶庫?”石人冷笑連連,任那神圖降臨,根本沒有反抗的意思。
  見到這種景況,蕭晨止住神圖,沒有敢輕舉妄動,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畢竟是一名昔日的石人王者,肯定會有非常邪門的神術。
  不過,他已經與神圖合一,倒也無所畏懼。
  “來吧,我的神識寶庫為你敞開,我的大法是一定要傳承下去的,不可能磨滅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石人仿佛在對自己的后代訴說一般,根本不像是對仇敵后代的樣子。
  略微猶豫,蕭晨凝視石人。
  “怕了嗎?我對你無需陰謀,我的大道,你無法傳承,但我要借助你傳播出去,我的后人將來一定會得到這門無上大道!”石人那只獨目幽幽,沉聲道:“自從你出現在我面前,就已經無法避免,你將成為我傳法的工具!”
  “大言不慚!”蕭晨冷哼。
  就在這時,那近乎朽滅的石頭顱,驀然射出一道道黃色的光華,并不是攻擊向蕭晨,而只是浮現在石頭顱周圍。
  與此同時,那半顆頭顱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竟開始破碎。
  “我不可能死在他人手中,只有我自己才配殺死我自己。”伴隨著這些話語,石頭顱徹底崩潰了,最后一道黃色光華自獨目中射出。
  一團朦朧的黃華剎那向著神圖激射而來,蕭晨早有準備,陣圖迷蒙,降臨而下,迎了上去。
  “轟”
  一聲巨響,此地的巨宮都一陣搖動,周圍的血光更是如潮水般退去,被破開一大片透明的空間。
  一個被鎮壓數個文明史,即將走向毀滅的腐朽石人,依然展現出了如此恐怖的神力,超出了蕭晨的預料,如果沒有神圖加身,換作一般的祖神的話可能要灰飛煙滅了。
  這就是真正的石人王者的殘余力量,如果他們處在巔峰狀態,將有具有何等的威勢?
  神圖劇烈搖動,不斷磨滅那微弱的黃色光華,但最終還是有一束黃芒射入了神圖中。
  “憶崢嶸歲月,昔年整個世界都在我的腳下顫栗,沒有什么可以阻擋我的步伐!”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浮現在神圖內,面對蕭晨,一副傲視天下,惟我獨尊的凌厲氣態。
  “可惜,你也只能回憶了……”蕭晨平靜的回應道。
  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嘯,那名異界石人王者的身影,無限放大,在神圖世界內擴張到了與天齊高的般的恐怖姿態。
  他是想打碎神圖,破滅這讓異界當年吃過大虧的至寶!
  神圖迷蒙,而后光華萬道,內部流轉出神秘力量,從四面八方碾殺巨影。像是鋒利的刀刃,劃過松弛的土地,輕易將那巨影破碎了。
  “早已說過,你現在也只能回憶了……早已不是當年的你!”蕭晨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吼……”
  那道巨大的影跡雖然破碎了,但是依然向著蕭晨籠罩而來。
  神圖迷蒙,內部千萬光華流轉,匯聚成浩瀚偉力,碾壓而過,虛影當場破滅。
  不過,最為純粹的一點本源保留了下來,在前方化成了一道清晰無比的圖像,一名石人當空而立!
  妖邪到極點,而目光更是犀利無比,這是妖而狂的不世石人!與蕭晨所烙印在心間的的五幅石刻圖,有著同樣的震撼性。
  到了最后覆滅的關頭,石人顯化出如此神韻突出的圖影,到底所謂何甚?
  “我說過,我之大法不能斷滅,你將是我傳播無上玄法的載體!”妖而狂的石人將自己的神韻展現的淋漓盡致,極盡法相盡展,清晰的烙印在蕭晨的心間。
  “自你出現在我的面前,就已經無法避免,你將為我傳下大道。”石人在這一刻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僅僅展現了自己的神韻,要留下自己的大道烙印。
  “你說讓我傳法,我就傳嗎?你的大道烙印,我會掌握,但是你的子孫就永遠的不要妄想了!”蕭晨靜靜的立在遠方,冷冷的回應道。
  “哈哈哈……”石人大笑,道:“除卻我的子孫,沒有人可以修我的大道!”
  說到這里,那妖而狂的石人驀地向著蕭晨沖來。
  到了現在,蕭晨真有點犯嘀咕,昔日的石人王者,具有通天徹地之能,擁有一些難以想象的手段,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直接震動神圖,又打出了兩道天痕,阻擋那道影跡。
  “轟隆”
  一聲劇震,石人最后的一點本源也崩潰了,但是那道影跡卻在最后消失前,光芒大盛,仿佛照耀了千古,貫通了古今。
  清晰的浮現在蕭晨的眼前,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縱然是想忘記都不可能了。
  “借你之體,傳我大道!”這是異界石人王者徹底灰飛煙滅前,最后的話語。
  蕭晨曾經廢了整整五十年的時間,才將巨宮中五位石人王者的石刻圖烙印在心間,可以說廢了很大一番功夫。
  而異界石人王者,竟采取這種極端的手段,自毀而亡,快速將其極盡法相神韻印在了他的心眸間,強迫其牢記在心。
  “借我之體,傳你大道……”蕭晨在冷笑,他根本不擔心,他相信只要境界達到,自然可以窺測出對方的道韻。他并不擔心將來異界因此出現一名石人,他權當收到了一個大禮包。
  自神圖中浮現而出,蕭晨站立在冰冷的大地上,看著周圍血光中的幽靈飛舞,他緩緩向著遠方走去。
  蕭晨不知道該如何回去,他在這片廢土中游蕩,再次遭遇黑色狂風,那由萬古生靈怨念化成的洪流已經不再追殺他,同巨宮一般認可了他。
  走出血幕很遠,回首遙望,巨宮巍然,血光沖天,似乎連接著一片未知處。
  蕭晨騰空而起,向著深邃天穹沖去,那里與血光相連,明滅不定,顯得極其神秘。
  “錚錚”
  戰劍輕鳴,神圖震動,蕭晨剎那到達了那里,竟是一條破碎的時空通道。
  混沌霧氣翻涌,時間混亂,空間扭曲,神秘莫測。
  “這似乎是一條沒有開掘成功的通道,究竟連接向哪里?”蕭晨很是疑惑。
  這個破碎的世界,除了三輪血月,一輪血日,以及少數幾顆星辰外,一切都毀滅了,這空間通道都已經崩碎成了這個樣子,不知道還能否繼續打通了。
  蕭晨多少有些期待,他以神圖開道,向里走去,頓時便感覺到時間的無上巨力,鋪天蓋地而來,似要將他磨滅。
  今非昔比,他畢竟已經堪比祖神,祖神肉殼光華萬丈,所有時間力量全部潰散,蕭晨大步向里走去。
  前行數個時辰后,蕭晨越發感覺這里神秘莫測,空間通道空曠而又飄渺,點點星辰被煉化成明珠,鑲嵌在混沌通道的周圍,璀璨奪目,透發著無限久遠的氣息。
  就在這時,前方一塊破損不堪的斷石擋住了去路,上面有幾個神秘的古字,鐵鉤銀劃,蒼勁有力。
  蕭晨一個也不認識,那種字體太古老了,對于他來說簡直像是天書一般。不過,上面卻有微弱的精神烙印,當他的神識掃過之后,頓時有一個無比威嚴的神念波動傳出。
  “禁地止步,前方通向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