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68 借體傳道

破損的斷石擋在前方,上面的古字鐵鉤銀劃,蒼勁有力,竟是通向天界的道路,這實在讓蕭晨吃驚。
  他曾費盡氣力,想要打開通往天界的大門,但結果都失敗了,不曾想在這片廢土的天穹上空,卻有這樣一處密地,果真是山窮水盡已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蕭晨大步向里走去,不知道這神秘之所能否給他帶來驚喜。
  這條通道完全是在混沌中開辟出來的,兩旁混沌翻涌,霧氣迷蒙,點點星辰煉化成的明珠點綴其間,非常的夢幻。
  大約前行了千余里,混沌巨石堵在前方,攔住了去路。
  有些蹊蹺,前路像是被封印了,混沌巨石雕刻著種種法陣,透發著玄秘的力量。
  不過由于經歷的時間太過漫長了,法陣明顯失效,因為很多地方都破碎了,歲月的力量最是無情,神陣也難以抵抗,漸漸磨滅。
  蕭晨手持一把戰劍,輕輕一揮,劍芒噴吐,前方的巨石頓時碎裂,“嘩啦”一聲散落向兩旁。
  “咦”
  蕭晨有點驚訝,前方竟像是一個牢籠,一根根神鐵依然在綻放光芒,很顯然都祭煉成了祖神兵,封住了前方的地域,每兩根神鐵間都有神華流轉,至今依然刺目。
  “真的是有是牢籠不成,難道還關押有囚徒?”這讓蕭晨感覺有點驚異,這明明標示著通向天界,怎么會有這樣一個看似牢籠的地方?
  蕭晨探出神念觀察,感應不到任何生命波動,不過想想也釋然了,強大如那名異界石人被巨宮鎮封無盡歲月后,都難以逃脫灰飛煙滅的下場,更遑論其他人。
  “破!”蕭晨與神圖合一,剎那間自神鐵的縫隙間沖了過去,雖然遇到了強大的阻力,但是那些神華并不能夠真正阻擋。
  畢竟,時間過于久遠了,縱然完整的保存了下來,牢籠的威力也早已不可同日而語。這是一個開闊與長遠的牢籠,完全是以通道建成的,走出去千丈遠還沒有到達盡頭。
  一路上蕭晨看到了數把斷折的祖神兵,以及點點干涸的血跡,那是號稱不滅永存的祖神血,但是現在卻已經化成了烏黑的濁跡,失去了光芒與鮮艷的色彩,在歲月的力量下完全歸于平凡了。
  每把斷折的祖神兵都沾染著點點血跡,清晰的記載了當年那一戰的殘酷。
  就在這時,前方一個人形軀體攔住了道路,那是一具干尸,血肉干枯,如剝開的木乃伊,貌若厲鬼。
  蕭晨走到近期凝神觀看,這是一名女性祖神,生前應該艷麗多姿,但是此刻卻是這幅丑陋嚇人的樣子,真是名副其實的紅粉骷髏。
  很難尋到有價值的線索,當蕭晨圍繞著她轉了一圈時,氣流涌動,那看似完好的干枯尸體突然砰的一聲徹底的粉碎了,是如此的腐朽,已經禁受不住任何沖擊,化成了一片尸土。
  毫無疑問,能夠達到祖神境界,必然是絕代天驕,可傲視一個文明史的人物,必然有很多曲折的故事,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最終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
  又向前走了數百丈遠,這一次將要到盡頭了,蕭晨看到了五具干尸,當他路過時也全都隨風化成了塵土,徹底的煙消云散。
  昔日六名祖神被鎮壓在此,全都朽滅,沒有一個人留下點滴有價值的信息。
  當蕭晨走到盡頭時,吃驚的發現一名石人盤坐在那里,全身都是裂痕,顯然也已經神識寂滅了,早已失去了生命氣息。
  “真的是石人?!”
  蕭晨很快發現那并不是真正的石人王者,如果細看的話其石體不是那么凝實,其雙膝以下更是沒有完成石化,血肉干涸在小腿上。
  當蕭晨走到近前時,這具石人體,雖然沒有如前幾人那般化成飛灰,但是卻也嘩啦一聲徹底的碎裂在地。
  在其背后所靠著的混沌巨石上,留下一行很深的刻字,似蘊藏著一股悲憤在里面,通過那刻字的狂亂,可以看出當時刻寫者的情緒。
  蕭晨不可能認識上面的字體,但是以神識掃描過后,他卻捕捉到了當年刻寫者的一點殘碎烙印,被他以神力加持后,憤怒的聲音在通道內回響。
  “天界不可靠……”
  這句話震耳欲聾,透發著無限的悲憤。
  蕭晨大吃一驚,這則億萬年前的消息,如今才被他得到,且是如此重大,縱然那一戰早已成為了歷史,還是讓他感覺心驚。
  他所要去求援的天界似乎并不是多么的光彩!
  這則消息非常重大,蕭晨以神圖偉力仔細捕捉殘存在這座牢籠通道中的烙印,到最后也只是得到了模糊而不太精準的信息。
  這里可以溝通天界!
  當年異界與廢土大戰時,天界有變,究竟是何等變化不得而知,但從那句天界不可靠來看,應該是對廢土很不利。
  不過,廢土似乎也早有所準備,守護在這里的那名不完全的石人,以五大石人王者交給的封印古卷,封死了這里。
  時間過去的太久遠了,蕭晨也僅僅捕捉到這么一段有價值的信息,其他再無法獲得。
  至于那六名祖神為何死在了這條牢籠般的通道內,就很難真正說清了。有些事情注定無解,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有最終的結果,很多事都會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況且相對來說這已經算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鏘”
  蕭晨以戰劍劈砍前方的巨石,但是突然間古卷迷蒙,一副巨圖出現在前方,當中山河壯麗,江山如畫,五名神態各異的石人并立在那里,或沉靜如淵海,或戰意凌云霄,或霸絕千秋萬古……正是蕭晨在巨宮中所見到那五名無敵的石人王者!
  此圖鎖住了前路,堵住了通向天界的要道。
  蕭晨想嘗試揭開此圖,但是億萬年歲月過去了,此古卷依然神力浩瀚莫測,根本無法撼動分毫,牢牢的封死了這里。
  這絕對是一宗重寶,恐怕比異界封在洪荒古村上空的七魔圖還要神秘與強大。蕭晨不想以蠻力毀壞此寶,他知道如果以神力補充的話,這宗古卷將可能會重放異彩。
  事實上,蕭晨縱然想強行毀掉神圖都不可能,根本打不碎。
  直至最終他與神圖合一,且讓心間那五位無上王者的烙印浮現而出,前方的壯麗的山河古卷才迷迷蒙蒙,綻放出異常的光彩。
  刷光芒一閃,那張古卷輕飄飄的落了下來,蕭晨接到手中,雖然輕若無物,但是卻好像捧著百萬座神山一般,從精神上來說感覺沉重無比。
  這宗至寶,乃是五大蓋世王者所留,絕對是瑰寶中的瑰寶,他相信將來一定會重懾諸天!
  古卷離開混沌巨石不久,突然間這座通道內刮起一股陰風,冷颼颼的嚇人。
  先前所看到的那六名祖神的軀體,本已經化成了飛灰,但是就在這一刻突然全都重新凝聚成了干尸,站立了起來。
  六人有男有女,他們干枯的軀體在膨脹,血肉仿佛要重生!
  這怎么可能?
  蕭晨感覺有點邪異,眼前的碎裂開來的石人都沒有任何變化,那六具徹底灰飛煙滅的祖神干尸,怎么可能重組再生了呢?
  事情透著妖邪!
  一陣陰風拂動而過,原本封有古卷的混沌巨石剎那間粉碎,前路在望,而涼颼颼、陰森森的冷氣正是從前方吹來的。
  六名祖神的尸體完全鼓脹了起來,根本沒有一絲干癟的樣子,血肉生出,不過卻缺少光澤,與死人的肌體并無兩樣。
  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連石人都形神俱滅了,他們怎么可以再生?難道他們強過石人不成?
  蕭晨嚴肅戒備,反常必有妖,這里充滿了未知的危險。
  “嘎吱嘎吱……”
  磨牙的聲音發出,陰氣襲人,六名祖神級強者居然如惡魔般在磨牙,樣子猙獰而又兇狂,包括那名艷麗的女性祖神也是如此,臉孔近乎扭曲。
  他們的眸子在顫動,但幾次都沒有睜開。
  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突然在通道內響起,那名女性祖神不知道為何發出了如此恐怖的尖叫,讓人感覺頭皮發麻,脊背冒涼氣。
  接著,其他五名祖神也是如此,發出了極度慘厲的鬼叫聲,讓人毛骨悚然,那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生物所應該發出的聲音,比之厲鬼還要恐怖瘆人。
  通道內頓時如冰窖一般寒冷刺骨,簡直像是墜落到了修羅地獄間。
  六名祖神的尸體沒有一點正常生物應有的特征,他們神色猙獰,不斷磨牙與厲叫,比最兇狂的惡鬼還要陰森恐怖。
  他們的眼睛雖然沒有睜開,但是鼻子卻在翕動,最終一起向著蕭晨撲殺而來,陰風鼓蕩,通道內森寒刺骨。
  蕭晨雖然與神圖相合,但卻不想貿然與這些鬼物動手,將半顆石頭骨祭出,一下子令自己銷聲匿跡了。
  六名冰冷而又陰森瘆人的祖神尸體,面孔扭曲,露出雪白的牙齒,披頭散發,在原地轉了幾圈,而后發出一聲厲吼,全都向著前方沖去。
  蕭晨在后緊緊相隨,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有什么古怪,將沖向哪里。這六人能夠血肉重生,讓他感覺不可思議,不弄清楚他難以心安。
  前方的混沌通道逐漸狹窄,陰風呼嘯,似寒雪飛舞,如鋼刀裂空。
  飛行了足有數十里,前方突然有點點光亮照耀進來,且陰風更加猛烈了。
  出口!
  難道到了天界不成?
  那狹窄的出口僅僅容一人通過,六名祖神尸體爭相恐后,沖出通道,陰風鼓蕩,黑色寒霧彌漫。
  當蕭晨沖出來時,正好看到數萬里外,一道黑色的魔氣像是一條巨大的拱橋一般,橫貫在天際,一直連接到了這里,將六名祖神尸體收走。
  滾滾黑霧翻涌,沖天而起,剎那遠去,無盡陰森的氣息驟然消失。
  這一切,竟是源于數萬里之外!
  蕭晨心中感覺非常不安,那絕對是一個恐怖存在,相隔這么遠都感應到了六尸的氣息,將他們召喚而去,最起碼也是無上祖神。
  或許,更加可怕!因為,那六人都是廢土毀滅前的人物,能夠召喚他們腐朽軀體的人,定然是一個與世同存的超級老古董。
  “難道那六人是某人的化身不成,主身至今未死,所有六人重見天光,立刻再生,回歸到了本體身邊?”
  “還是說,那六人本就是鬼物,當年是那個恐怖強者失落在通道內的?”
  蕭晨一瞬間就有了很多的聯想,無論怎樣說,那個人都絕不是善茬,肯定是一個超級強大的存在。
  那滔天的陰風與黑霧消失后,蕭晨才有機會打量著周圍的景況。
  “我真的來到了天界嗎?”
  蕭晨有一股夢幻的感覺,前方是一個美麗的湖泊,藍的透亮與醉人,像是一塊巨大的藍鉆鑲嵌在了大地上,方才受驚飛起的上百只白天鵝,此刻已經重新落在了湖里。
  湖泊的周圍,景色如詩如畫,藤蘿疊繞,開出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附近更是佳木蔥蘢,像是一片出塵的凈土。
  遠處,仙山飄渺,祥云繚繞,隱約間可見鸞鳥飛舞。
  最重要是,這個世界靈氣濃郁,游離在人的體表,化成點點光華,自動向體內云集,深深吸一口氣頓時讓人感覺神清氣爽。
  蕭晨已經有大半的把握可以確定,他可能真的來到了天界。
  從混沌通道走出,看著周圍的秀麗景色,蕭晨沒有半點輕松,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親眼目睹一股黑色的陰風從數萬里外沖來,將億萬年前留下的六名祖神尸體卷走,這種無意間的威懾力不是一般的強大!
  洪荒天界對于蕭晨來說,沒有一點印象,根本不知道這里的一切。
  “死亡并不是終點,也許才剛剛開始……”這句話當初時常在他耳畔回響,這是窺視到天界秘密的祖神所留下的話語。
  “我的形體并沒有毀滅……”蕭晨從神圖中走出,沿著湖畔向前走去。
  他以強大的神識快速掃出千里遠,但是是很遺憾,僅僅感知到了一些祥禽瑞獸,并沒有發現一名修士。
  “木頭,木頭,你回來了……”
  就在這時,蕭晨突然聽到了這樣一個聲音。
  他回頭觀望,只見一只艷麗的花鸚鵡正站在湖畔的灌木上,沖著他叫。且,撲棱一聲,拍打著亮麗的羽翼,飛了過來,一點也不怕生,落在了蕭晨近前的一簇藤蔓上。
  “木頭,木頭,你不認識我了嗎?”
  蕭晨真是相當的奇怪,這只鳥兒似乎很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