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69 進入天界

藍鉆般的美麗湖泊旁,靈氣氤氳,四周景色如詩如畫。看著近前那簇藤蔓上的花鸚鵡,蕭晨感到的奇怪,問道:“你通曉人語,我問你,這里可是洪荒天界?”
  “這里當然是天界了,存在億萬年歲月的洪荒天界是所有究極強者的聚居地。木頭……你不會真的忘記我了吧?”花鸚鵡似乎非常不滿這個問題。
  蕭晨皺起了眉頭,這一切太奇異了,這只羽毛亮麗的花鸚鵡怎么一口咬定認識他呢?
  “你說認識我,那我是誰?”
  “你當然是木頭了,生于天界,長于天界,威震八荒,數百年前隕落下界,如今你終于歸來了。”花鸚鵡話語非藏流利,噼里啪啦,快速說出了這些讓蕭晨目瞪口呆的事情。
  “你到底是什么妖物?”蕭晨皺起了眉頭,這些事情匪夷所思,他怎能相信,如何相信?他感覺非常的荒謬。
  花鸚鵡一副失望的樣子,但終究還是打起了精神,道:“木頭你還沒有覺醒,走吧,跟我去洞府,你很快就會憶起前世今生的。”
  “好,我跟去你洞府看一看。”蕭晨平靜的看著花鸚鵡,而后與它一起上路,沿著湖畔向前走去。
  “歡迎木頭歸來。”花鸚鵡似乎非常高興,歡快在前邊忽上忽下的飛行。
  “你說說我前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在路上蕭晨問道。
  “你前世大名鼎鼎,在天界威震十方,是蓋世無敵的石人王者,號稱石中帝……”花鸚鵡嘰嘰喳喳,非常的聒噪,說個沒完沒了。
  但是,蕭晨卻聽的“一塌糊涂”,簡直就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前世一片朦朧,根本難以明了。
  前方,植被茂密,古木參天,走了不長時間,便來到了一條大瀑布前,銀色的匹練從陡峭的絕壁上垂落而下,如千軍萬馬在奔騰,水濤震天,霧氣繚繞。
  “這是……”
  “這是水簾洞,是你前世的修行之地,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在幫你守護。”花鸚鵡嘰嘰喳喳。
  “我前世的洞府?”蕭晨皺眉,這一切對于他來說太突然了,竟有前世一說,而他更是傳說中的石中帝,這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還愣著干嘛,進了水簾洞你就將明白自己究竟是誰,前世今生盡皆明了。”花鸚鵡催促道。
  “撲棱棱”
  花鸚鵡已經當先沖進了水簾洞,蕭晨在原地站了很久也沒有再移動一步。
  “木頭你怎么了,在想什么?”花鸚鵡在水簾洞中呼喚蕭晨。
  略作猶豫,蕭晨抬腳邁入水簾洞,里面是一個空曠的洞府,果真是一個靜修的寶地,點點光華在閃耀,靈氣濃郁,石縫中更是生有各種靈粹仙草,清香陣陣,沁人心脾。
  就在這時,蕭晨一呆,他怔怔的望著一面石壁,上面竟有一副刻圖,當中有一個輕靈曼妙的身影,惟妙惟肖,神韻天成,仿佛要透過石壁走出,非常的具有靈性。
  “這是……清清,怎么可能,她的圖像怎么會在這里?”蕭晨非常的驚訝。
  “哦,你說這位漂亮的白衣姑娘呀,她在百余年就來到了天界,身邊還跟著三具雪白的骷髏,好像是叫清清。”花鸚鵡解釋道:“她似乎在找你,而后留下刻圖后就離開了。”
  蕭晨蹙眉不語,定定的看著石壁上的刻圖。
  “快過來,這是你的洞府,這里有一塊由三生石,上面記載了你的過去,你看過就知道了自己的前世。”
  花鸚鵡非常忠心,在不遠處催促著,讓蕭晨盡快憶起過去種種往事。
  蕭晨走了過去,面對前方那塊看起來妖異的巨石,面無表情,靜靜觀看。
  花鸚鵡耐心的解釋道:“你要放松,全身都要放松,然后神識慢慢探出,浸入那三生石內,就能夠明了這一切了。”
  “好的……”蕭晨神情木訥的答應著,神識似乎已經探出,全部進入三生石內。
  “這里有一杯喚神水,可以將你過去的神喚醒,放松,放松,將它喝下去,然后就能夠徹底的了悟前世了。”花鸚鵡拍打著翅膀,一個石杯懸浮而起,飛到了蕭晨的手中。
  蕭晨仰頭而盡,而后又木訥的看向三生石。
  就在這一刻,這個洞府慢慢的朦朧了起來,什么都看不清了。
  而此時蕭晨似乎陷入到了失神的狀態中,對周圍的一切茫然無知。
  突然間,一股毀滅性氣息,向著蕭晨鎮壓而下,要將他在第一時間磨滅。
  “祖神級的食物,好久未享用了。”陰冷的女子聲音,讓人毛骨悚然,毀滅性氣息徹底將蕭晨覆蓋了。
  “轟”
  但就在這時,那看似茫然無知的蕭晨,突然間與神圖合一,一下子沖天而起,掃殺出一道道劍氣,三十三把戰劍錚錚作響,閃耀著刺目的寒光。
  “啊……”女子驚呼聲傳來。
  這個天地剎那間明亮了起來,所有一切都恢復了清明,以前所見到的景象全部消失了。
  哪里有什么洞府,又哪里有什么水簾洞,蕭晨正立身在如藍鉆的湖水中,在他的周圍血色蓮花片片,隨風而舞,飄落在湖水當中。
  那種紅色的蓮瓣,如血一般妖艷,觸目驚心,很快的,將藍色的神湖都染成了血色,湖中數百只白天鵝全都驚嚇的飛天而起。
  湖中央,一株巨大的血蓮花,猶如一株參天古木,遮天蔽日,高大數百丈,通體紅的透亮,讓人心悸。
  數百丈的血蓮,正中那朵血色的蓮花上立著一名妖艷的女子,嘴角掛著絲絲血跡,那高聳的雙峰以及胸膛被幾把戰劍洞穿而過,鮮血汩汩而流。
  而她立身的那朵巨大的蓮花更是破敗不堪,方才被三十三把戰劍完全洞穿了。
  “祖神級強者施出的幻法,確實難辨真偽,不過當中卻有幾個致命的缺陷,與常理不相符……”蕭晨站在湖面上,冷漠的看著血蓮上的女子。
  “這樣說來,自始至終你都沒有被幻象主導過……”
  “是的。”蕭晨點頭承認,而后問道:“我有些不明白,我心里的人與事,你是如何知曉的,并制造出了幻象?”
  “我并不知曉你心中所想,我只是不斷的引導你,讓你自己陷入自己的迷茫世界中,心中種種自然呈現而出,我再合理利用……”說到這里,那株血蓮上的女子嫣然一笑,分外嫵媚動人。
  “原來如此,陷入自己的世界牢籠中,果真有些門道,比之通常的幻術高明了何止千百倍……可惜你不通人情,不解世人常理,又怎能利用好幻境呢!”
  說到最后,蕭晨冷哼,道:“你為何算計我?”
  “獲取食物而已。”妖艷的女子,舔了舔紅潤的雙唇,道:“祖神級強者的血肉,食掉的話絕對可以省卻我數萬年苦修。距離上次享用盛宴已經過去兩萬年了,真是讓人懷念啊。”
  “你這株妖蓮存活了這么久,自身有了戰祖級的實力,吞噬一名祖神級強者后,就真的以為可以為所欲為了嗎?”蕭晨一語道破她的實力。
  “那就試試看!”妖蓮大喝有聲,漫天血光向著蕭晨掃殺而來。在這一刻,數十朵、上百朵血色的蓮花在綻放,每朵蓮花盛開時,都綻放出刺目的光芒。
  妖花綻放,剎那的瞬間,代表了生命的怒放,是世間最強大的一種神力之一。
  數十朵、上百朵血色的蓮花,同時射出瑞彩,將蕭晨那里淹沒了。
  “砰”
  對此,蕭晨直接震動神圖,橫掃天空,迷蒙的陣圖與三十三把戰劍,頓時充斥在天地間,一道道巨大的劍芒,縱橫劈斬。
  “喀嚓喀嚓”
  血色光華全面崩潰,如潮水般潰散而去。
  而那妖艷的女子更是臉色驟變,沒有想到敵手這樣強勢,化成一道長虹破天而去,連帶著本體血蓮也隨其橫空遠遁。
  “想走,沒那么容易!”剛剛到達天界,就遭人暗算,蕭晨可不想這么放過對方,萬一這妖蓮召喚來什么幫手,他在天界將寸步難行。
  “你不要欺人過甚,我不想與你生死相對。”妖艷的女子回頭傳聲道。
  “你說的好聽,方才還揚言要吞噬我呢,現在卻想撇開,哪有這樣的道理。”蕭晨聲音冰冷,控制三十三把戰劍,一下子就截斷了前路。
  “轟”
  就在這時,后方突然巨響,一股磅礴氣息向著蕭晨鎮壓而來。
  “神城?!”蕭晨大吃一驚,天空一片迷蒙,一座龐然大物降落而下。
  刷他快速躲向了一旁,避過那座巨城,仔細觀看才發覺并不是完整的神城,而只是一座殘破神城根基,但如此也夠驚人,竟是從那如藍鉆般的神湖中沖出的。
  這妖女怎么會有如此手段?
  “轟”
  那殘破的神城地基又砸了下來,雖然不是完整的巨城,但也不容小覷,因為比一般的太古魔城要大的多,可想而知昔日神城的主人何等的強勢!
  但對于蕭晨來說并沒有威脅,他一抬手,將從死亡世界虛天道人那里交換來的太古魔城祭出,化成一道烏光,剎那迎了上去。
  “砰”
  那破碎的神城根基雖然龐大,但畢竟早已朽壞了,此刻被完整的太古魔城一撞,頓時四分五裂,而后太古魔城光芒一閃,將那破裂開來的神城根基收入魔城內。這將成為它的一部分,煉化后,將與它相熔,使之更加高大與堅固。
  妖蓮上的女子將這一切盡看在眼中,頓時駭然,她知道踢到了鐵板,一句話也不說,就想沖過劍陣逃離而去。
  只是她剛剛穿越空間,就被戰劍立劈了出來。她換了另一個方向,不想天空中的太古魔城降落而下,一下子就籠罩了他。
  “不,你不能殺我,你可知那神城的來歷?”妖蓮化成的女子大叫,深恐蕭晨將之滅殺。
  “它有何來歷?”蕭晨立身在遠空,冷冷的問道。前方,那座太古魔城則靜靜的懸浮在妖蓮頭頂上方。
  “它是洪荒天界的蓮王的神城。”
  “為何破落到了這幅樣子?”
  “因為蓮王已經成功從神城中走出,不需要這神城了,自然朽壞了,當年神城就是坐落在這里,而我則是在這破敗的神城根基中誕生的,說起來也算蓮王的后代。你如果殺了我,蓮王一定會追究的……”
  聽到這里,蕭晨駭然,那個所謂的蓮王從神城中走出后,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一粒蓮子都已經又成長為戰祖,這實在有點可怕。
  妖蓮以為蕭晨心有顧忌,緊張的心緒不由為之放松了下來,但是不曾想頭頂上的太古魔城猛烈震動,轟隆一聲壓落了下來。
  “你……”妖蓮驚怒交加,第一時間將自己的本體,那株數百丈高的血色巨蓮打向了天空,迎擊向太古魔城,而她自己也化成一道神虹逃向天際。
  知道了她的來歷,蕭晨決不可能放過她了,萬一真扯出一個蓮王,他在天界將寸步難行,隨時有殺身大禍,唯有一不做二不休,徹底將這禍端萌芽先行扼殺。
  “轟隆”
  太古魔城一下子就將那妖蓮的本體鎮壓在了下方。
  刷光華一閃,一道古卷飛出,遮攏這方世界,逃向天際的妖女一下子就被封住了。
  正是那副繪有五大石人王者的古卷,雖然無盡歲月過去了,神力流逝嚴重,還是封住了一名戰祖級妖蓮。
  “不!”妖蓮大呼,但是根本無用,她的形體在慢慢模糊,漸漸消融在古卷內。
  這讓蕭晨都大吃一驚,沒有想到五大王者祭出的古卷如此的霸道,不過想想也釋然,不然怎么可能封得住與天界相連的通道呢!
  明顯可以看出,古卷內那片壯麗山河間的五大王者,圖像清晰了一些,這是因為妖蓮化成了最為純粹的神力,補充了進來。
  雖后,蕭晨將太古魔城鎮壓的那株巨蓮也古卷封住了,同妖女一般,生機勃勃的血蓮也慢慢暗淡了下去,化成了神力。
  明顯可以看出,恐怕要不了三天,血蓮與妖女便會熔煉為神力,徹底消失。
  蕭晨一陣心驚肉跳,他早就知道這幅古卷肯定是圣物,但還是超乎了他的想象,這實在是一宗無上至寶。封住敵人的同時,還可以逐漸強大自己,早晚有一天它會徹底恢復到昔年的恐怖狀態。
  蕭晨快速離開了這里,不想呆在現場,在千里外的一座大山上駐足,仰望高天,突然發現太陽周圍,幾只朱雀與火鳳凰在盤旋。
  果真不愧是天界,這等傳說中的神鳥,居然居住在太陽里……突然間,烏云密布,天際橫卷來一片黑色的陰云,森然的氣息頓時籠罩了這片如詩如畫的大地。
  正是不久前六具祖神尸體消失的方向,此刻魔云橫貫數萬里,形成了一片極其恐怖的景象,有一個超級恐怖存在正在沖向這里。
  蕭晨震驚,那個人是為他而來,還是為了通向廢土的密道而去?那可是與世同存的恐怖強者,實力無法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