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70 前世妖蓮

雖然相隔千余田,但是魔云蔽日、時期天的恐怖巖裂藥德然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那絕對是一名絕代高手,也許是無上祖神中的像緩者,也許是近乎完全的石人,或許已經是傳說中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也說不定。
  黑色尸霧浩蕩數萬里,實在太囂張了,或許這根本不是囂張,這是無須顧忌,真我表現,因為實力強大到足以橫行天界的地步二
  數萬里內沒有任何生靈敢于抗衡,敢于沖天而起問罪,這方圓數萬里內一片靜悄悄。
  蕭晨異已躲入神圖中,而后將古卷封在神圖外,最后更是將半顆石頭骨祭出,三重無上偉力加身,以此來掩蓋自己的氣息。
  他可不想剛一到天界就被人揪出來,情況未明,他迫切需要了解這片神土中的種種,不然恐怕會有殺身大禍。
  滾滾魔云,如潮水般全都沖進了那條混濤通道,毫無疑問,那里連接著廢土。
  蕭晨在遠處靜靜觀望,他想看個究竟,這個與世司存的老古董到底將會做出何等事情。
  不多時,數萬里長的尸氣,全部沖進了通道,徹底消失不見了,天地間復歸了清明。
  靜靜等候了很久,也不見黑霧沖出二
  “他進入了廢土”…”
  蕭晨蹙眉,那舌甜)中只剩下了最后一座巨宮,不知道這個人物能否破入進去。
  就在這樣,蕭晨在千里!足足等候了十幾個時辰,也不見有絲毫動靜。直到三天后,混沌通道才傳來陣陣強大的神力波動,像是火山噴發一般沖出,無盡黑霧籠罩天地,沒有停留片刻,像是滾滾江河沖向數萬里外。
  來去皆匆匆,但很顯然去時似有些狼狽,將那混沌通道都撞擊的粉碎了一大段。
  蕭晨有點驚疑不定,這個人在廢土遇到了阻力?細想想的話,也只有那座巨宮有這般的力量了,畢竟曾經活活鎮壓死一名石人二
  他剛想從暗中走出,但在這時兩道長虹飛來,出現在混沌通道的近前,身影朦朧,看不清真容,他們沒有走進通道,只是在觀看。
  “果真有變故發生,怪不得那具老古董級石尸探出神念,沖向這里,竟是億萬年前的廢土,門戶大開了。”
  “石尸那種存在,一般情況下很難驚動。傳說這廢土當年可是威名赫赫之地,那石尸與世司存,也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了,自然對這等地方敏感。”
  兩道朦朧的身影在那混沌通道前低語,雖然相隔千里,但是蕭晨還是能夠清晰的捕捉到神念波動。
  “我們要不要去進入觀探一番?”
  “算了,如果有好處,那石尸早就得到了,我們現在去,只是憑白冒險而已。要知道當年那個地方可不是僅僅出現了一名石人,比之當年的天界也弱不了多少,縱然毀滅了,但有些禁忌東西也是不可磨滅的。方才,石尸去的如此匆忙,顯然沒有討到便宜。”
  “咦…這里不是當年蓮王的神城巍然矗立的地域嗎?”這時,另一名強大的修士驚訝的道:“我記得后來又誕生了一株血蓮,在這里修到了戰祖境界,不容小覷,現在怎么消失不見了。”
  另一個人掃視四方,皺眉道:“那株血蓮恐怕已經隕落了,我感覺到了湖水中殘存的血氣,我們還是盡快離開這里吧,不然恐怕會引火燒身,惹上麻煩。”
  “有道理。不過,你說這通道突然打開,會不會是人為的,而非歲月的力量,該不會是廢土中有人未死,從這里進入了天界,且擊殺了血蓮?”
  “這種事情不能亂說,我們速退!”
  兩人化成兩道長虹,眨眼消失不見了。
  蕭晨又等了很長時間,才顯化出真身,他沒有返回,剎那萬里遠遁而去。
  初到天界,他已經聽聞到了兩個大人物了,一名是蓮王,一名是石尸,似乎都是天界金字塔頂端的存在二
  方才,那黑霧不過是石尸的神念探來所導致的異象而已,可想而知,其本人有多么的深刻不測。
  這讓蕭晨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他初來天界,誰也不認識,貿然碰到這樣級數的存在,恐怕被抹殺都無力喊冤。
  究竟要向誰去求援呢?這天界當中應該有支持九州的人才對,現在他人生地不熟,迫切需要盡快了解一切。
  天界真的太過浩瀚了,蕭晨徒步前行兩萬余里,根本沒有看到修士的蹤跡,甚至連人類活動的痕跡都沒有發現一絲一毫。
  各種奇對異獸到是見到了不少,很多都是傳說中早已絕種的異獸,蕭晨從他們那里搜集到點點關于天界的信息。
  前行三萬里后,前方火光沖天,有陣陣強大的神力波動傳來。
  三座大j并列而立,箕立入云霄中,通體紅光爍爍,像是被燒紅的鐵塊,散發著灼熱的光芒二而三座熾熱火紅的神山周圍,烈火騰騰,熊熊燃燒,方圓數百里都神焰,滾滾灼熱氣息迎面撲來。
  “看來終究要見到一名祖神級強者,才能解惑。蕭晨嘟輝剩望著前方的二座俑紅的神山,他覺得這甲不懸片地,陰孵除有非常人物坐鎮。
  突然,他止步不拼了。
  因為,前方竟有人在做法,有大神術在碰撞,本應火光沖天,神光沖天,但是卻被結界封印在了三座巨山間二
  “赤火麒,我只走向你借那宗火寶而已,又不是強取,你為何如此堅決拒絕?”
  “我說過了,那宗火屬性至寶在麒麟老祖的手中,我根本不知道下落。”
  “赤火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麒顧老祖早就消失了,那宗火寶據說傳了下來,而他只有幾個,血猛不純正的后裔而已,未在其他人手中,只可能在你這里。”
  “沒有就是沒有,我不想多解釋。”赤火麒態度很堅決。
  “赤火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不過是戰祖而已,真以為可以睥睨天界,獨善世外?萬一有戰亂發生,像這樣沒有靠山的人,最先遭殃。”
  “你在威脅我嗎?對不起,沒有就是沒有。”
  又是一陣神術對決,激烈的碰撞震動出來。
  “算了,我們去太陽星鳳凰宮中走上一遭,去那里借上一宗強大的火寶。
  ”就在這時,一今年輕的聲音傳出,讓神術碰撞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神華沖天,仙樂飄渺,一群修士前呼后擁,追隨在兩輛神車前后,八頭各異的洪荒異獸拉著兩輛神車向著遠空飛去。
  “好大的排場。”蕭晨暗暗驚訝。他已經看出,神車周圍那些人修為不足為慮,皆是由草木蟲獸點化而成,但兩神車中的人卻很神秘,似乎有些來頭,不知道修為深淺。
  “當中一人應該是戰祖,方才與那赤火麒神術對抗,并未分出輸贏。”蕭晨暗暗猜測,因為方才雖然無法看到,但卻聽到了深山中的聲音。
  知道那兩輛神車徹底消失,蕭晨在那座紅光爍爍的神山走去,熾熱的溫度也只有他這個,級數的強者才能夠忍受,換作一般的修士定要灰飛煙滅。
  “天界一散修,拜訪赤火麒前輩”蕭晨在山門前傳音。
  “此山已封,不再見客,請回吧。、,
  “晚輩未有惡意,確實之威請教而來二”好不容易才見到一個強大的修士,蕭晨怎么可能會放棄呢?
  似乎感覺到了蕭晨的強大,知道無法阻止相見。神山中“轟隆”一聲巨響,一條九十九重的火焰神石階梯降落而下,鋪展到蕭晨的近前,上面烈焰騰騰。
  蕭晨邁步而上,很快便來到了正中那座神山的半山腰,在一個神焰滔天的火洞前停住了腳步。
  一個面如重棗、渾身火焰繚繞的赤發中年男子走出熊熊燃燒的洞府,道:你們各大勢力司的爭斗,我不參與,火寶不在我這里,實話已經相告,你還是請回吧。”
  蕭晨感覺有點驚訝,這天界看來也不得安生了,似乎有什么大事件發生,忙道:“我不是為所謂的活寶而來。確實只是為了向前輩請教一些問題。”
  “說的好聽,你們四處尋找五行瑰寶,想要五行齊聚合一,還不都是為了尋覓那宗逆天戰寶!、,赤火麒雖然周身繚繞著神火,但是聲音卻非常的冰冷。
  “前輩真的誤會了,晚輩潛行多年,如今才出世,哪知洞中方七日,世上已是數萬年。天界的變化太大了,我感覺非常陌生,想請教前輩來指點一番,天界這些年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聞聽此言,赤火麒的神色好看了一些,道:“還不是幾大巨頭各自支持的勢力,數萬年前打了今天翻地覆,導致天界大變樣。現在又劍拔弩張了,恐怕又要生靈涂炭了。一宗逆天戰寶可能要想要出世,許多人都已經紛紛推算出來,準備聚齊無形靈寶來尋覓。”
  “幾大巨頭”蕭晨蹙眉,天界似乎很微妙。
  “自然,一切都是因為下界的導火索蔓延了上來。”說到這里,赤火麒皺眉道:“據說這次很不妙,有可能重演當年亂地之噩”
  說到這里,赤火麒雙目中突然射出兩道火光,凝視蕭晨,道:“你不是天界的人,你是下界上來的人,這怎么可能?!現在所有通道不都是被封住了嗎,縱然是天界人下去都很難,你怎么可能上的來?”
  他蹬蹬蹬退后了幾步,臉色陰晴不定,道:“你快走吧,我沒有看到過你。”
  “前輩這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卷入是非中,你快離開這里吧。”赤火麒非常的堅決。
  “你怎么知道我來自下界?”蕭晨感覺很驚訝,必須要弄清這個問題。
  “久居天界,自然可以感應出你身上的氣息不同尋常,凝聚的神華不是天界的,想要不被人發覺,你最后盡快找個無人之地,洗盡下界神華,重新凝聚天界精氣,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蕭晨出了一身冷汗。
  “你速速離去,我不想惹禍上身。”赤火麒語氣非常堅決,道:“當今,天界很微妙,不僅有巨大巨頭俯視諸神,更有億萬年前的不死的戰者…
  說到這里,他倏然住口,似乎心有忌諱,不肯再說什么,只是催促蕭晨離開二
  看他如此樣子,蕭晨知道,恐怕難以再次停留,他也不想真為別人招來大禍,轉身離去的剎那,道:“我現在就走。不過煩請你可以告訴我,天界到底有多大,我該向那一個方向行走,才能趨吉避兇?”
  他可不想貿然闖入一個巨頭,或者某個極其恐怖的人物的地盤中,因為傳說中的天界竟殺機無限。
  “天界無邊,縱然是這一界的強者,也難以探到盡頭。”看到蕭晨果真轉身離去,赤火麒補充了一句,道:“你最好不要貿然拜訪他人,萬一是一個不世高手,說不定會一眼窺出的你的出身。你應該是九州的人,是亂地的血脈,他們在天界處在不利地位。”
  蕭晨對于對方的好心提醒點了點頭,走出上門時又問了一句,道“方才的那些人是………”?”
  “與你敵對,最好躲避。”、赤火麒看著蕭只漸漸消失,道:“你要謹慎小心一些,說不定你出現在天界后,都有可能被某些不世高手推算出來了。”
  蕭晨頓時一震,他已經是堪比祖神級的強者,難道還有人可以窺破這等天機不成,他沒有什么秘密可言嗎?這天界未免恐怖的過分了。
  離開這三座赤紅閃爍的神山,走出去數百里,周圍的烈焰才漸漸熄滅。
  突然,蕭晨感覺到了強烈的殺機!
  蠻獸嘶吼,方才消失的兩輛神車出現在天空中,八只蠻荒異獸在咆哮,踏云而來,堵住了蕭晨的去路。
  周圍,那些草木蟲獸化成的隨從,全都在遠空駐足,不敢前進了。
  神車巾的兩名強者,似乎很有很頭,不然不可能如此講排場。
  方才他們明明說是要去太陽星的鳳凰宮中借火寶,現在居然埋伏在這里,恐怕之前就已經發現了他,蕭晨心生京兆。
  “其實,我們大可不必這樣埋伏在這里,半路截寶,直接殺了那赤火麒取走火寶就行了,根本沒有心要如此精密算州。”
  這個中年人的聲音,盡顯強勢與自負,似乎根本未將赤火麒與蕭晨放在眼中。
  另一輛神車中,傳出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很淡然,也很冷漠,道:“萬一哪一天那個麒麟老祖活著崩出來,知道我們殺了他為數不多的后代,那將是一場大麻煩。哪有比等在這里更保險,其他人去借寶,只要拿出來,我等直接殺掉,反正天界是多事之秋,死幾個無關輕重的人沒有人會深究。”
  ,你依附在哪一名巨頭的勢力下?”神車中那名中年男子,隔著簾朧冷冷問蕭晨,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
  “我依附在何人門下與你何干?”蕭晨表現的很強勢,不得不如此,不然被對方看出虛實,更加肆無忌憚。
  “嗯?說來看看,不要誤殺,如果我們是同一陣營的人,那就不好了。
  “我屬于何人門下,與你們無關。”蕭晨先將自己的散修身份修正了過來,暗示自己強大傳承,道:“我來此并不是為了借火寶,你們應該可以感應到,我身上并沒有火屬性靈寶的氣息。如果,你們想再次截寶,恐怕要失算了。”
  ……,多,中年男子的聲音冰寒剌骨,道:“你到是很自負,不說出來的話,別怪我們出手無情。”
  “你是想殺人滅口嗎?”蕭晨冷冷的掃視兩輛神車,道:心你們不一定留的下我,一旦到了那種境地,到時候恐怕無法收場了!”
  “稽蟻一只,也想裝作某巨頭的后人,真是可笑,你或許不止吧,大勢力的后人都有特殊印記…………”
  蕭晨冷笑,道:“告訴你們也無妨,我是億萬年前不死的戰者的傳人!”
  “不可能!”兩輛神車中司時傳出驚聲。
  “嗯,有古怪!就在這時,另一輛神車中,那名年輕人的聲音傳了出來,似乎非常吃驚,道:“他不是天界中人,有下界的氣息,他是……,亂地罪人!這怎么可能,他怎么上來了?!”
  與此司時,蕭晨比他們更震驚,因為他體內某種烙印在顫動,異界石人王者法相盡呈,神韻達到極致的烙印竟要在他身軀凝聚成形,顯化而出。
  億萬歲月前,異界無敵的石人王者的后代!蕭晨心中立刻做出了這樣一個判斷,那個無上王者的后代,竟有人工了天界…
  “殺了他!”神車中那名年輕人,喝道:“決不能讓他與別人接觸!”
  “不可能讓逃出生天”中年人也發出了冷漠無情的聲音。
  這時,蕭晨心中那大道烙印越發清晰了,將要徹底顯化而出!
  看到這一情況,他眼中也露出了殺機,縱然對方不想圍殺他,他也…落須要主動解決掉對方,不然麻煩太大了!
  這段傳承決不能逃逸出去,這種大道一旦延續下去,威脅簡直亢,法想象!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