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572 無敵石人王延續的戰斗

哦震古爍今的石人干者,縱然早只隕落,但是戰斗卻匪蜘到呵現在,這是宿命戰!
  昔日的五大石人王者,化成五種大道烙印,法相呈現,神韻盡顯,生生將異界的無上王者踏在了腳下。
  ,不,不可能!”那名容疊看起來頗為年輕的祖神在咆哮,他臉引都扭曲了,看起來非常的痛苦。
  而那名戰祖更是沖了過來,想要出手阻擋,但根本不能改變什么。
  大道無形,不可捉摸,他們觸碰不到,阻擋不了。
  兩人可謂感同身受,被異界供奉億萬載歲月的無敵始祖,被人踩在腳下,這讓他們根本難以接受。
  這是對無敵信念的殘酷摧毀!
  這是對他們精神支柱的強勢砍伐!
  這是對他們信仰的無情踐踏!
  昔日的無上始祖,在他們心中是無敵的代稱,縱橫萬界,打遍天下無抗手,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是一面震古爍今的豐碑。
  但是,現在高山崩塌了,豐碑破碎了,他們的精神,他們的信仰,被人無情的踩在了腳下二精神信仰在崩潰!
  這是一種難以想象挫敗感,讓他們的如鐵般的意志垮了,這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
  ,不!”兩人大吼,瘋狂沖擊。
  但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五大偉岸的身影,像是五座神山一般將他們的始祖鎮壓在下,且慢慢虛淡,慢慢消失,進入了蕭晨的身體中。
  五道無法超越、高不可攀的身影,踩踏著他們的始祖,將之無情押解了回去,像是對待弱小而可憐的囚徒一般!
  這畫面雖然不過短暫的一瞬間,但卻從心靈聲徹底擊敗了兩人,讓他們精神信仰崩潰。
  ,今古悠悠日西墜!”那名祖神咬牙喝吼,以千古時間長河掃殺蕭晨,以無盡隕落下來的紅日磨滅他。
  而那名戰祖更是在第一時間沖了過來,果斷對蕭晨出手,他以三魂七魄重造煉獄鎖神樁,想要封裂蕭晨。
  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兩大強者實在受到了刺激,方才的一切讓他們瘋狂了。
  激烈的大戰爆發,這方天空被到處都是光影,到處都是神力波動。如果不是天界無比的堅固,恐怕他們將要掃平這片天地,縱然如此,這個地域的高山大河還是受到了沖擊。
  與此同時,此地大戰傳向了遠方,引起了十幾萬里外的某系人的注意。
  蕭晨不敢耽擱,殺手銅盡出,不然萬一惹來一大巨頭,那他將吃不了兜著走,兇多吉少!
  大戰片刻后,蕭晨以神圖封住了年輕祖神的所有退路,抖手將那太古魔城祭了出去,巴掌大小的古城在天空中快速放大,頓時透發出夠礴氣息,以億萬鈞之勢降臨而下。
  ,不好!”
  看似年輕的祖神,縱然察覺到不妙,也根本無法逃走了。太古魔城如泰山壓頂,將他籠罩了,如一片巨大的烏云,遮攏天空,無邊無際,沒有退路可逃口,轟,太古魔城一下子就將那名祖神鎮壓了那里,一動不能動,緊接著光芒一閃,滔天的黑霧沖起,烏光閃耀,將其收入了太古魔城內,被鎮在了廣場中央。
  “敢爾?!”
  不遠處,那名中年戰族大急,雖然反應神速,沖到太古魔城外轟砸,但是卻無法奈何,根本不能破碎巨城,這是石人涅磐進化的古城,他怎么可能輕易破碎呢?!
  刷一幅巨大的古卷橫在了天空中,當中是一片真實的壯臟山河,那簡直不像是一幅圖卷,而像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浮現在了天空中。
  在那片山勢雄偉,大河壯闊的世界中,五道偉岸身影當空而立,站在如詩如畫的江山間,栩栩如生,五尊無敵的石人王者宛如復活,亙古匆匆后,重現世間。
  ,嘩啦”
  不等中年戰祖有任何反應,古卷覆蓋而下,他縱然戰力驚人,但是面對如此橫天的古卷,依然沒有任何辦法,被收了進去。
  ,啊,“”
  中年戰祖一聲慘叫,進入古卷被被太古魔城鎮壓要嚴重的多!
  古老的畫卷,煉化任何神力,在不斷的修復自己,中年戰祖完全步了妖蓮的后塵,軀體的消融,最終毫無疑問將會形神俱滅,化成最為純,粹的本源神力,補充在古卷內。
  這兩人對于蕭晨來說非常重要,他將要大用處!
  因為他偷天換日,拘出他們的靈魂本源印記,以此來來獲得體內異界無土石人王的大道神韻,窺破大道精義!
  不過很顯然中年的戰祖的印記不可得了,到如今他還不能夠靈活運用這輻古卷,被收入其中的人只能任其滅亡了。
  ,找個地方煉化他,我要先奪得一個大道烙印,提升自己的實力!”
  蕭晨左手托著那巴掌大小的太古魔城,烏光閃爍,具體而微的古城在其掌指間光華流轉,透著著夠礴的氣息,而那名祖神則化成了螻蟻大小,被定在當中,一動不能動。
  刷他快速離開了這里,剛剛的大戰恐怕已經引人注意到了這片地域,他要盡快離開,轉移方位。
  蕭晨以強大的肉身不斷破滅空間,直至穿越出去幾萬里才停下來,在一片青翠的山谷駐足,準備在這里煉化手中的俘虜。
  ,我縱粉身碎骨,亦無所謂,但你一定要死!”太古魔城中的祖神,聲音森寒,充滿恨意。
  ,哧哧哧”
  蕭晨直接將三十三把戰劍,祭入了掌指間那巴掌大小,的太古魔城中,想要就地煉化他,抽其靈魂本源印記。
  他從廢土巨宮內獲得的五種大道烙印互翹法明悟,無法參濟,眼下偷天換日獲取異界大渾本源,藥甲他來說是一種取巧的辦法。
  …必須要功成方行,天界對于他來說太危險了,唯有盡快的提升實力。
  “你……”
  那名祖神驚怒,三十三把戰劍將他籠罩,神圖浮現而出,即將要把他煉化,萃取其神源印記,但是他卻無法反抗,動彈不得。
  “砰”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崩碎,一道空間六裂縫也不知道綿延了多少里,望不到盡頭,從遙遠的未知地域撕裂到蕭晨的近前,一股浩瀚如海般的神力從大裂縫中洶涌澎湃而出。
  “轟”
  整片山谷再加上周圍的一片神山頓叫化成了飛灰整片仙脈被夷為平地,什么都沒有剩下!
  蕭晨直接被拍飛了出去,如果不是有神圖加身,可以隨時聽從他的召喚,擋在任何方位,他方才非被襲成重傷不可二,被人發現了!”還沒有看到敵人,就愿覺到了對方的強勢,蕭晨不想身處明處,快速撕裂空間而去。
  “哧,正在穿空的過程中,前路一下子被截斷了,一把極其殉爛的神刀長達數百丈,斬斷的空間,將他從通道內逼迫了出來。
  殺氣森然!周圍數百座大山中,所有樹木全部亂葉紛飛,自動飄零,猶如蕭瑟的深秋來臨了一般。
  一個強大的敵吁!隱伏在暗中。
  蕭晨沒有停留,再一次破碎空旬,消失而去,這一次他逃出去三萬里,半路上并未被人窺視,祭出半顆石頭骨,隱匿行蹤,確定后方沒有追兵才從空間通中沖出。
  “哧,但在他剛剛停下的剎那,一道橫貫蒼穹的刀芒,長達數百里劈了下來,直接摧毀了下方的無盡山脈。
  快速躲避過這一刀,蕭展騰躍出去千里,心巾非常吃驚,對方這是完全將他鎖定了!他感覺毫無道理,怎么可能這樣盯住他了呢。
  驀地,他望向手中托著的太古魔城,一下子想起了里面那名祖神說話的話語,各大勢力都有自己的特殊印記。
  難道說是因為特殊印記的存在,才令他無法擺脫那名強者嗎?如果是這樣,真的非常麻煩…毫無疑問那種特殊印記,是無法掩蓋起來的。
  ,哧,刀芒碎空,長達數百里的天刀再次劈殺了下來,越發的凌厲無比了,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轟,蕭晨沒有急著遠近,震動太古魔城,當場將鎮壓在里面的祖神搖碎了,而后嘩啦一聲扯出古卷看,將之封印里進去,以此圖卷徹底煉化,不留痕跡。
  ,豎子敢爾?!”怒吼聲如雷鳴般從蒼穹震蕩而下。
  ,你說的太晚了,我已經殺光了!”
  蕭晨終于看到了這個一路在暗中襲殺他的人,血發亂舞,像是一尊邪神一般氣勢迫人,眸子都是兩點妖艷的血紅,身高百丈,手持與身相仿的巨刀,像是一堵大山一般。
  ,你在自尋死路!”龐大巨神舞動著雪亮的屠刀立劈而下。
  這是一名超級祖神,實力強大,遠比一般的祖神可怕。
  所謂超級祖神是指祖神六重天以上的強者,這個人剛好達到六重天,比之不久前遭遇的那名祖神以及戰祖強大太多了。
  蕭晨沒有與激戰,再次退走,并不是懼他,而是因為就在這時他感應到了幾股強大的神念探來,他怕被人徹底的鎖定,萬一惹出一個巨頭,他定然兇多吉少。
  這一次,他成功遠通,后方那名超級祖神未能在追上來。
  事已至此,他終于確信,斬殺了那名鎮壓在太古魔城中的祖神,令其印記破滅了,才徹底解決了問題。
  在一片肥漆的草原上,蕭晨顯化而出,茂密的綠草及腰高,綠油油一望無際。
  雖然擺脫了那名巨神以及幾股強大神念,但是蕭晨卻很遺憾,偷天換日計劃被打斷,沒有完成。
  在這里他靜靜修煉,準備洗盡下界的氣息,徹底將神華轉化為天界的精氣,免得再被人看破。
  就這樣整整過了三天,蕭晨完成了一次簡單的蛻變,整個人精氣神旺盛了不少,徹底洗盡下界的神華,一般人再也無法看出他的身份。
  ,轟隆隆”
  大草原劇烈震動,遠遠的看到一群天馬奔騰而來,有些在大地上奔跑,而有些則在天空中飛行,聲勢非常壯觀,像是一道洪流在洶涌。
  絕對是通靈的神駒,一頭頭皆高大神駿,皮毛閃爍著陣陣光華,奔跑起來如飛一般,甚至就,是在天空中飛行。
  “有強者”
  蕭晨看到一名男子騎在一匹生翼的天馬上,在天空中縱橫馳騁,像是在放牧一般,在驅趕著那些天馬。
  就在這時,蕭晨更是感到了幾股強大的神念探到這片草原間,其中一人道,“牧馬人,聽說木屬性的瑰寶,來此想你借靈寶一用二,,又是一群無聊人,想要聚齊五行靈寶,以此來尋覓那總逆天戰寶。可惜,我早已木寶借了出去,被石尸取走了。”騎在天馬上那名男子如此答道。
  “不可能,石尸在修蓋世魔功,一直在閉關,他可能派人來過你這里!”
  ,石尸早就醒轉了,不久前還曾經探出過強冬神念呢,連蓮王都后人都被他無情抹殺了,你們如果有膽量,可以去求證。”牧馬人趕著一群天馬馳騁向遠方。
  ,等一等!”幾股強大的神念追了下去。
  牧馬人似乎并不懼怕…沒有停留,且椰榆道,“我聽說你們異派三天前被人擊殺了一名祖神與一名戰祖,目前兇手依然未曾輯拿到,我勸你們也注意,些,說不定暗中的又也想獵殺你們呢。”
  ,他死定了!”一股神念透發出強大的的波動,冷森森的道,“有高手正在追逐他的蹤跡,他絕對沒有活路。”
  ,很多人都在看著呢,很多年沒有人挑釁你們這股強大的勢力了,不知道那個,人能否帶來點驚喜。”牧馬人大笑著遠去。
  草原恢復了平靜,蕭晨收起半顆石頭骨,出現在草甸間。
  ,到底是何逆天的戰寶,竟惹的強者紛紛出動,想要爭奪”蕭晨自語。
  習時,他皺起了眉頭,他擊殺一名祖神與一名戰祖,竟惹起了不小的風波,似乎很多人都在關注這件事情。
  這似乎是一根導火索,或許會引發出什么變故也說不定!
  天界浩瀚無邊,偌大的一片地域也很艱難見到一個修士,蕭晨覺得對方短時間無法尋到他二但是,不過片刻鐘后他就發覺自己錯了,還沒有離開這片大草原就被三天前那名襲殺過他的巨神擋住了,那巨大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前方,由虛淡狀態凝實,最終顯化而出。
  ,你以為可以逃的掉嗎?殺害我族強者,就要有以命換命的覺悟!”巨神手持百丈長刀,像是兇神惡煞一般矗立在那里,血眸冰冷,如毒蛇的獠牙般嚇人。
  “超級祖神就真的以為自己無敵了嗎?”蕭晨掃視四方,并沒有發現其他神念窺視,決安在此大戰一場。
  ,三天你殺了我施兩名高手,天界很多人知曉,你如果不灰飛煙滅,我族臉面何在?!”說到這里,他揮動屠刀,就劈殺了過來。
  在雪亮刺目的刀芒中,竟裹帶著無盡星辰,那是被煉化過的神星,別一般的星體要堅固元數倍,當中蘊含了毀滅之力。
  簡直像是一片星空砸向了蕭晨一般,當中蓖含恐怖魔刀,雙手絕殺!
  “你是亂地罪人!”破近的剎那,這名超級祖神雙眸頓時立了起來,血脈的關系,讓他明白了眼前的敵手出身,神情頓時兇厲了不少,喝道,“抽刀斷識!”
  超級祖神自然擅長戰斗,他意識到蕭晨肉殼強大,但神識還不夠凝練,直接打出針對性的恐怖神術二,哦嚓咯嚓”
  蕭晨與石頭骨合”通體石化,很久以前他就嘗試過,這樣肉殼可以強大到極點,可以完全封住他的神識,不被拘出。
  雖然這樣做會導致他行動遲緩起來,但蕭晨不想肉搏,這次他要速戰速決!
  ,砰,神圖沖出,封困天地。
  “轟,兩道天痕浮現,砸向前方。
  ,嘩啦”
  古卷橫天,掃殺巨神。
  ……匡,太土魔城快速放大,巍然矗立在天地間,滾滾黑霧滔天,烏光閃爍,降臨而下二這不是蕭晨自己的力量,但是眼下他沒有辦法,只要能殺敵,無需講究,所有手段盡出,務求快速滅殺這名超級祖神!
  這么多恐怖的大殺器齊出,縱然是七八重天的超級祖神見到也要眼暈,這么多圣物集中在一起,實在太逆天了,任誰都要頭痛與駭然二,轟”
  神圖、太古巨城古卷、天痕同時震動而下,堅固如天界,這片地域也徹底化成了混沌,完全被打廢了!
  在刺耳的聲音中,那把巨大的屠刀崩碎,那條高大的身影四分五裂,千萬道神光沖射,巨神當場就被打碎了。
  “可惜啊這個人不是那名石人王者的后代,無法偷天換日。”
  古卷橫掃天空,頓時將無盡神力全部收了進去。
  與此同時,數道神念探向這里,蕭晨第一時司通走。
  ,哪巴走!”一聲大喝傳來!
  一道身影尾隨蕭晨追殺了下去。
  在接下來的三天內,天界暗流涌動,異派連隕落三名高手,一片怒怨!
  外界很多人都在幸災樂禍,已經有多年沒有人這樣連續挑釁異派了。
  五日后,蕭晨在一片大戈壁盯,被一追殺他的那名八重天的超級祖神攔住。
  ,你殺了我族強者,以為可以逃脫嗎,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他們的氣息,你根本無法逃過死劫!”八重天的半祖在遠空靜靜凝立,逼視蕭晨。
  八重天的祖神很難殺,比之六重天也不知道高的了多少倍。連續五天來,蕭晨都無法擺脫,更沒有殺死對方。
  “你無法擺脫我,你必須要死!縱然有大殺器,但是我的戰斗經驗與手段豈是憑外物就能夠壓制的二”
  就這樣一場追殺大戰延續了下來,一路上時常有神念探來,窺視這場追殺大戰,蕭晨感覺很憋屈,要費力掩飾。
  第七天,蕭晨終于暴露亂地血脈的事實,一次近距離大戰時,被八重天的超級祖神察覺到了異常,神圖更是被對方認出。
  第十天,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在一個方圓九萬里的廣袤無人區,爆發起一道沖天的血光,追殺大戰就此停止。
  直到一天后,異派才有人確信,八重天的超級祖神被人干掉了!
  “什么,八重天的高手死掉了?!”異派有人怒吼,“不是說那是一名螻蟻嗎三無需擔憂,八重天的祖神足以抹殺,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據說,有人看到一只雪白小獸曾經走進過片地域”
  ,那個逆天的家族?該死!”
  ,不,是戰斗結束后,那道雪白的身影才出現的,然后那個人就跟著消失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