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73 連殺祖神

洪荒天界如其名,保留了最為原始的風貌,古木參天,大河如海,巨山聳入云霄。這一界,浩瀚無疆,無邊無狠,沒有盡頭,很多祖神都不知道到底有多么尸闊。
  但是,人口卻非常稀少,往往數十萬里地域內,都荒無人煙,罕見人跡。
  很多神秘莫測的禁地,縱然是常年生活在天界的強者,都不一定知曉。
  異派重地內,方才還在大發雷霆的那名無上祖神,此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驟然變色,道,“起初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見到一道血光沖天而起嗎?”
  “正是這樣。”
  “快,告訴我在哪方地哦?!高高在上,盤坐于神臺上的無上祖神難以保持平靜了,與其平日威嚴以及高深莫測的神態大相徑庭。
  旁邊,一名祖神上前,單手拂過虛空,~片浩瀚縹緲的原始山脈浮現而出,他點指那片朦朧神秘的大地,道,“就是這個,區域,方圓九萬里少有人至,是一片蠻荒古地。”
  “果真是那型,壞了!”無上祖神當場變了顏色,道,“是否有高手趕向那里了?快去將人追回來,萬萬不可不可冒入!”
  “恐傷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早已動身,應該已經到了那片地域。”旁邊的祖神非常不解,道,“大人為何如此失態?后來雖然出現了一只雪白獸影,但是早已離去了,我族高手應該不會有危險,只是去具體杳看而已,并不是真的要貿然去追殺那個逆天家族的人。”
  “錯了,可陶的是那個地方,因為真正的逆天家族的成員并沒有出現在那里。”無上祖神威嚴的聲音,震動這片神圣山脈,傳達下了命令,道,速速聯系上他們,退出那片地域!”
  “大人你在說什么?”旁邊的幾名祖神有點不解,望著高高盤坐于神臺上的無上祖神,問道,“大人這是”
  “那個逆天家族,無盡歲月前遭受過詛咒,如今天土地下,所有成員加起來,料想也不會超過五人。在這洪荒天界中,應該有一兩人,但是他們都修煉到了關鍵時刻,不會貿然出世。”
  說到這里,無上祖神臉色陰沉了下來,道,“你們出生的年月較晚,或許不知道那片地域,那里有著一段驚天動地的往事。”
  在場的祖神那個人,不是活了數萬年以上的老古董,但是眼下聽聞無上祖神的話語,皆變了顏色。
  “在那遙遠的過去,那個逆天家族曾經歷過一場大劫,所有人都被詛咒,近乎全滅,幸存下來的有限幾人,也都失去了人身,化成了獸形。”無上祖神右手輕拂過虛空,點指那片神秘的蠻荒古地,道,“后來就在這里,發生過一場血流成河的驚世大戰,震驚天界。”
  ,幸存者當中,有一人重修神體,成功恢復人形,成為蓋世的石人王者,在那片洪荒古地對決當年的一干宿敵。直打的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血染神土,血光完全將那里淹沒了,沒有人可以靠近。”
  隨著無上祖神道來,在場的幾名祖神全都很吃驚,一個人對抗一干強大的宿敵,這種實力深不可測。
  ,據說,一名沉睡無盡歲月的天界巨頭被喚醒,才終于終結了那場戰斗,不過卻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一戰之后徹底消失,到現在都沒有在露過面,甚至有人懷疑那名天界巨頭已經隕落了。”
  神臺下方幾名異派祖神全都倒吸冷氣,那個逆天家族還真是逆天,一個人在天界攪起如此大的風波,實在震撼人心。
  “確實很可怕,異派無上祖神,聲音平緩,但神情卻很鄭重,道,傳說,那名天界巨頭來歷大的嚇人,很有可能是亂地廢土那今年代就已經成名的強者,如此還是被重創了,可想而知逆天家族多么的不凡。”
  “到底是何人,對那個逆天家族實施了詛咒?不在那個,逆天家族的強者大殺四方時的宿敵中嗎?難道是…”
  “這個最好還是不要亂猜測的好。”無上祖神掃了他們急眼,制止了他們再問的沖動。
  “也就是說,我族八重天的高手化成一道血光消失,就是在當年的那片神秘古地,正是昔日那個逆天家族中的強者大殺四方的地點?
  “正是那個地方,那道血光恐怕不是那么簡單”無上祖神如此回答道。
  “那個從獸形修成石人的逆天家族成員,難道并沒有被天界的那名巨頭擊斃,還活在那片神秘古地不成?”
  “應該已經被擊斃了,但是他的怨氣可能沒有消失,且他的涅巢時的神城也可能破碎在那片大地下。無盡歲月前,就曾經發生過兩次慘劇,其中一次便涉及到了我族的強者,在那里被生生磨滅了,化成空氣消失。”
  “這個家族雖然僅僅剩下了三五人,但確實威脅很大,天界的那一兩人應該異點除掉。”旁邊一名八重天的祖神如此建議。
  神臺上的無上祖神掃了他一眼,道,“天界講究平衡,沒有人可以只手遮天,再說那個逆天的家族,應該已經有石人坐鎮了,再加上與他們祖上交好的那一兩名天界巨頭,動他們恐怕會出大動亂。”
  下方一名七重天的超級祖神皺眉,道!這個逆天家族到底有什么來歷,我總覺得他們是大患,該不會是我界的宿敵吧,會不會是億萬年前,一,
  “不要亂猜測了。”神臺上的無上祖神制止了他的話語,道,“這種事情不能亂說,不然會引出麻煩的!”)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f影快速沖來,大聲傳音道,“大事不好,我族兩名強者前去那片神秘古地查探,結果全都隕落在了那里!”
  說話間一名祖神沖到近前,他以速度聞名,但是依然去晚了,未能及時傳達出無上祖神的命令。
  神臺上的無上祖神,一陣沉就后才道,把你看到的說說。”
  那名祖神雙手劃動空間,一片朦朧的世界浮現而出,簡直那里古木狼林,奇峰怪石,異常荒野,巨大的藤蔓爬滿了溝整,但卻沒有任何鳥獸。
  突然,兩聲慘叫傳出,兩道血光沖天而起,而后徹底歸于寂靜。
  “兩名強者啊”無上祖神雙目中射出兩道寒光,森然道,“那個人都已經被擊斃了,怨氣還不消散,難道是想逼我們去摧毀嗎尸”
  “大,、下命令吧,我等去將那里夷為平地”旁邊有祖神請戰。
  但這時無上祖神很快平靜了下來,道,“不要貿然行動,你們不適合出手,等我族石人覺醒出世時,會讓他徹底灰飛煙滅的!”
  在異界諸強議論之際,那片方圓九萬里的神秘古地中,蕭晨正艱難的一座亂石山下爬出。
  八重天的祖神確實不是被他擊殺的,追殺大戰持續了多日,他縱然有幾件大殺器在手中,一時旬也難以奈何八重的祖神,根本打不到對方。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差距,他的神識境界還相差甚遠,縱掌握逆天戰寶,也很難擊殺整整高了一個,大境界的超級祖神,這讓他更加迫切的想提升實力。
  就在前一天,他們進入這片地域后,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爆發而出,一下子就將這里淹沒了。
  如果不是有神圖加身,如果不是有太古魔城罩在了體外,蕭晨恐附也步了那名八重天的超及祖神的后塵。
  縱然如此,他也被那股血光震的不輕,在加上連日來的大戰,讓他疲憊不堪,在崩塌的石山下盤坐了大半夜才恢復元氣。
  第二日,當走出時,不想血光再次沖天而起,親眼目睹兩名異派強者隕落,這一次準備充足,他才沒有受到什么沖擊,但卻更加震撼,這到底是什么地方?連祖神都可以磨滅!
  放眼打量周圍的景物,參天古木可壓過巨山,像是一梭株擎天大傘,虬龍般的老藤可堪比山嶺,綿綿延延,方圓數萬里都是如此,盡顯洪荒氣息。
  “這是什么禁地不成,難道是天界某一巨頭的凈土?”蕭晨感覺有點不妙。
  突然間,他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扯他的褲腳,蕭晨頓時嚇了一大跳,強大如他竟沒有提前感應到有生物接近,這簡直超出了常理。
  當他低頭觀看的剎那,驚訝的險些叫出來。
  一只多半尺長的雪白小獸,靜靜立在地上,眨動著一雙純凈無瑕的大眼,長長的畦毛不斷的顫動,正是它的一只小小爪在扯著蕭晨的一只褲腳。
  “阿何是你嗎?”蕭晨實在太驚訝了,怎么在這里碰到了河河呢?但是很快他有發現了異常,這只小獸雖然極像河河,但還是有些不同的,它似乎比河何還要小一些,最重要的是竟然叼著一個奶嘴,好奇的眨動著大眼看著他,這是一個非常稚嫩的小東西。
  蕭晨有一種懷疑,眼前這個,小家伙該不會是河阿的妹妹或弟弟吧?因為阿阿的父母極有可能早已進入天界。
  眼前這只小東西非常安靜,沒有任何話語,偏著頭看了蕭晨一陣,明亮的大眼露出一絲狐疑,而后輕輕對著蕭晨一劃拉,一股氣息頓時自蕭晨軀體中流轉而出。
  光霧迷蒙,瞬旬凝聚成一只雪白小獸,正是天真爛漫的阿河。
  蕭晨剎那明白,眼前這個,安靜的小家伙,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了同類的氣息,直接將河河的影像拘禁了出來,這種手段很驚人。
  雪白的小東西依然沒有任何話語,只是拉了拉蕭晨的褲腳,而后轉身離去,那意思是讓他跟著前進。
  蕭晨今天實在太驚訝了,見到了阿阿的司類,且還這么幼小與稚嫩,難道這個家族的成年成員在附近不成?
  前方的小東西帶路,徑直將蕭晨一株古木,那秣參天大樹,高聳入云,巨大的樹冠將周圍的幾座山峰都壓在了下面,枝葉繁茂,綠色的神葉閃耀著點點光華,隨風而嘩啦啦作響。
  走到巨樹跟前,沿著根部的干枯樹洞,徑直了走進去,蕭晨并不擔心,僅僅跟在后面。通道蜿蜒曲折,總的來說是成螺旋形向下的。
  這個樹洞一直延伸到地底深處,很顯然是干枯的巨根天然形成的枯洞,走出根洞,地下是一片混亂不堪的地窟,一條條岔路縱橫交錯,連向很多巨大的石洞,如一座地底迷宮一般復雜。
  漸漸的,蕭晨有些凝重起來,一路上觸目驚心,他竟見到了星星點點的碎骨,雖然都是零星半塊的,但全都在閃爍著神秘的光澤,那絕對是祖神級強者的遺骨。
  前方的雪白小獸,真的很安靜,沒有一點聲音,柔弱弱弱的樣子,很讓人憐惜,輕買小步前進。
  蕭晨很好奇,不知道這個小東西要將自己待到什么地方?
  沿途又發現了一些的祖神遺骨,實在讓人吃驚,似乎這里曾經發生過慘戰。
  當穿行過個巨大的洞窟,前方突然開闊了起來,另成一片天地一般,沒有想到這地下另有乾坤。
  廣闊地下世界中,巨大的石塊越來越多,像是有很多座石山曾經崩塌過一般,堆積的四處都是。
  蕭晨慢慢注意到,事情非同尋常,巨石有能量很不一般,當中似蘊有恐怖神力。
  “這是太古神城的巨石難道說前方是一座崩碎的太古神城?!”
  那只叼著奶嘴,如乖寶寶般的雪白小獸回頭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又開始安靜的向前走去。
  直至半刻鐘后,一座殘破的巨城出現在前方,蕭晨真的震撼,確實有一座遠古的神城,縱然是殘破不堪,但是依然宏偉與高大無比,比之一般的太古魔城的太多了。
  “這難道是曾經邁出過最后一步的石人所留?”蕭晨探出神識,掃視八方,觀探這里的一切。
  但是周圍混沌迷蒙,神城雖然破碎了,但是似乎依然蘊集著神秘的力量,阻擋神念探查。
  稚嫩的小獸,安靜而又乖巧無比,徑直走進了破碎的巨城中,見此光景蕭晨跟入。
  一路上非常的寂靜,城中破碎的建筑物占地極廣,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神力波動。行到神城中央地域,蕭晨一下子瞪目結舌,眼前所見景象讓他感覺不可思議。
  就在城中央,一座具體而微的完整神城數然而立,雖然不過所座宮殿般大小,但是整體來看與破碎的神城極其神似,可以推斷應該一模一樣。
  這樣一座微型神城,為何矗立在破碎神城的中央?難道是后來新出現的不成?蕭晨狐疑的望向前方的稚嫩小獸,感覺與它大有關聯。
  夠
  就在這時,那咬著奶嘴的乖巧而又安靜的小東西,化成了一股白霧,形體竟飄散了開來,而后全都涌入前方那座具體而微的神城,沒入了當中。
  “這”蕭晨極度震驚,他心中有了一個,極其荒謬的猜想,自語道,“難道說,神城復神城
  突然間,他心中劇烈震動。五道大道接印浮現而出,竟在他身前顯化而出,五條偉岸的身影現出五種大道神韻,在那座微小的神城上方緩緩旋轉。
  “這是在展現大道神韻嗎?”蕭晨被驚住了,自得到這五中烙印,他一只沒有參悟透,而五種大道神韻也從來沒有特別青睞過他。
  但眼下,竟為微小的神城內的存在,展現了大道烙印法則神韻,逆天的家族到底有何來歷?為何連五位無敵的石人王者的烙印都如此的青睞他們?難道兩者有什么聯系不成?!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