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75 石人再生

在這地層深處所經歷的一切,讓蕭晨相當的心驚,此刻又突然聽聞到盤古舊地四字,就更加讓他震撼了。
  世間真的有盤古嗎?他感覺驚異莫名,這個原本以為是九州的修士自勵而創造出的神話人物,真的有原形,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嗎?
  “這個世間……真的有盤古?!”蕭晨感覺心緒非常激動,掃視四方,尋找那個蒼老的聲音出于何處。
  “世間自有盤古,他是九州的始祖,是廢土唯一幸存下來的王者,也是他為九州支撐起一片天地,不至于徹底絕滅。”蒼老的聲音來自四面八方,在地層深處不斷回蕩,根本難以尋出源于哪里。
  “盤古王……”蕭晨心神震動,意外得知這一消息,他感覺非常的震撼。
  就連旁邊那只乖巧的雪白小獸,也露出了迷惑的神色,偏著頭看了看蕭晨,又看了看遠處的一片亂石堆。
  這時蕭晨已漸漸平靜了下來,他敏銳覺察到盤古舊地這四字有些不對勁,怎么會是舊地?難道盤古王早已不在了嗎?
  “為什么會是舊地,盤古王他去了哪里?”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為什么會這樣?”蕭晨不解。
  “天界遠非你所看到的那般平靜,殺機四伏,億萬歲月以來,也不知道發生過多次大戰,尤其是像盤古這種王者,與天界巨頭的戰斗就更加慘烈了。昔曰天界曾經發生過一次有史以來的最大規模的神戰,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天界巨頭有一半隕落,他們留下的勢力被后來者接替。盤古王就是在那場動亂中消失的,就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蒼老的聲音說出了這樣的驚人消息,這讓蕭晨更加意識到了天界的殘酷與緊張。
  這個世上沒有凈土,無論都在哪里都有爭斗,九州的祖神理想中的世界————長生界,似乎很難實現,連天界都如此,怎能實現那一理想國度?
  “盤古王該不會……”蕭晨感覺口中發干,“隕落”這兩字,他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很多人都在猜測,盤古王可能遭遇了不測,不過雖有他留下的部分碎體,但并不是要害,天界諸神不認為他真的滅亡了。”
  可想而知當年一戰都有多么的慘烈與可怕,強大如盤古王都生死未知,實在駭人聽聞。
  “只要盤古王還在世一曰,九州便不會真的徹底絕滅,沒有人愿意將一個王者逼上絕路。”說到這里,蒼老的聲音稍微一頓,道:“可是,盤古王真的消失太久了,不久前他的碎體又被發現了部分,很多人都覺得他可能真的不在這個世上了。”
  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億萬年來天界巨頭數次更迭,縱然強大如石人王者,也難以真正萬古長存。
  地層深處寂靜了很久,蕭晨才問道:“盤古王都已經消失了,去盤古舊地還有什么用?”
  “盤古王雖然消失,但并沒有真正確定究竟是生還是死,一般的修士不敢隨意闖入那片禁地。且,在這天界上,還是有一兩名巨頭偏向九州的,盤古舊地被他們封為凈土,外人不得打擾。你們大可躲入那里,我這里有一枚盤古石令,憑此你們可以進入。”
  一枚堅硬的石令出現在蕭晨的眼前,他接到手中望向破碎的遠古神城,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并不重要。你盡快將微型神城護送到盤古舊地,我將抹除這里的一切氣息。”
  蕭晨暗暗猜測,這個人有可能是傾向九州的那一兩名巨頭之一,不然怎么會冒如此大的風險呢,且有這種蒙蔽天機的手段,定是非常人物。
  “可惜,我并不是為了尋庇護才來……”說到此處,蕭晨頓住了,他沒有將“天界”二字吐出口。
  但是那個蒼老的聲音卻幫他道出了真相,道:“你來自下界。”
  “你知道了?”
  “不錯,從你出現在這片地域時,我就知道了你的來歷。”蒼老的聲音不急不緩,道:“你上天界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但是,天界傾向九州的人卻無法下去相助你們,因為他們自顧不暇,有強大的敵人在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出手。目前的天界,暗流涌動,隨時可能會發生火并。”
  這個消息對于蕭晨來說,猶如冷水澆頭,讓他感覺渾身冰涼,最后的希望都破滅了,九州這次在劫難逃。
  “九州以前進入天界的一些祖神,差不多都已經戰死了,這么多年來天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縱然是強大的異派也差點被人連根拔除。目前天界很亂,巨頭一旦參戰,結果無法想象。且,縱然是以前偏向于九州的天界強者,隨著時間的推移,觀念也可能會慢慢發生改變,這個世界很現實……”
  很現實……意味著很殘酷!縱然是昔曰偏向九州的盟友都可能靠不住。
  這個世界唯有自己真正的強大才能無懼一切,寄希望于他人到頭來很可能是冰冷的絕望,求人不如求己,蕭晨一陣沉默,感覺天界之行很失敗。
  “到目前為止,天界還有幾股偏向九州的力量,但是他們真的無力分身,與異派可能又將發生激烈大戰了。且,我勸告你,不要卻尋他們,不然不僅得不到援助,且可能會將你自己卷入進去,因為有的人真的已經靠不住了。”
  蕭晨沉默的點了點頭,他覺得在天界已經根本沒有必要呆下去了,他想立刻返回九州。
  “能給我說說天界的勢力格局嗎?”這是蕭晨離開前想了解的東西。
  “天界很亂很復雜,難以說清,我這樣簡單的與你相說吧,天界是終極強者的聚集地。”蒼老的聲音在地層深處回響:“自古以來,很多文明都破滅了,更有不少真正的大世界徹底崩潰了,而當中的幸存者最終則匯聚到了天界。可以說,來自各個毀滅世界的人,都是他們所在世界的最強者,天界便是聚集了這樣的一個群體。”
  聽聞到這則秘聞,蕭晨真的非常的震驚,這超出了他的想象。天界修士竟是這樣一種群體構成的,難怪可以高高在上,這是古往今來各個世界強者的匯集地。難怪無敵的石人王者也不能獨霸天地間了,這樣的巨頭肯定不僅僅局限于一兩人。
  “所以說,異派雖然實力雄厚,但是在天界上卻不可能是最強大的勢力,曾發生過被人險些連根拔起的慘劇。天界主體還是各個毀滅的世界的強者匯聚到一起形成的本土勢力,所謂的本土力量也各據一方,因此也就有了高高在上的巨頭的統治地位。盤古王與紫霄石王生死不知,其他高高在上的巨頭分別是石尸、蓮王、石中帝、礪石獸……”
  “當然,我所說的僅僅是我所看到的、我所聽說過的。天界浩瀚無垠,縱然是祖神也無法探到盡頭,究竟還有多少秘密,沒有人可以說清。”說到最后,蒼老的聲音話語一頓,道:“就以目前來說吧,可能有億萬年前的戰者歸來,不過不提也罷,千古以來,逆天歸來的戰者畢竟也只有那一兩人而已。”
  聽完這些驚人的隱秘后,蕭晨沉默很久才道:“異界不可能像表面看起來那般簡單,億萬年前與亂地廢土大戰時,令擁有六名石人王者的九州發源地都覆滅了,由此可以想象,他們絕對有實力撼動天界。”
  “確實如此,億萬年前那場戰斗,讓天界的巨頭們都深深震驚無比,沒有想到雙方竟有如此可怕的戰力。但很不幸,那一戰過后,廢土只剩下一位重傷的盤古王,而異界最終也只是慘勝,為此付出了無比沉重的代價。”
  “天界真的摸透了異界的實力了嗎?”蕭晨很懷疑,因為憑著一種感覺,他相信那九十九重石臺階上可能非常的不簡單。
  蒼老的聲音答道:“自古以來,登臨天界的異派強者中誕生過一名真正的石人王者,但僅僅出世三天,就被盤古王打廢了,令其形神俱滅。”
  蕭晨目瞪口呆,真是一個悲情的王者,死的輕于鴻毛,沒有半點意義。
  “異界的核心戰力,應該并沒有全部來到天界,那九十九重石臺階,讓天界幾大巨頭都不敢小覷。這也是異派在天界的勢力沒有被連根拔起的最主要原因,且逐漸壯大了起來。不過異界縱還有一兩個石人王者,但終究還是無法與天界相比,除非再現昔曰輝煌,才會讓天界的巨頭警惕與關注。”
  隨后,蕭晨又問了很多問題,但僅僅有部分被解答,最終他下了決心,離開天界,這里沒有希望的曙光,一切終究要靠自己。
  求人不如求己,自強不息,是唯一的出路,這是蕭晨不得不接受的現實,天界不降下大禍就是萬幸了。
  “我要提醒你,在天界不要在展現出神圖了,不然你會有大禍的,一旦被幾大巨頭得知,你將死無葬身之地,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因為他們對神圖很感興趣,對于他們來說,那是很值得琢磨的神物。”
  蕭晨沉默的點了點頭,恐怕連古卷也不能展現了,這也是一宗圣物,被天界巨頭得知有五大王者傳承的烙印,會更加的危險。
  “我幫你掩蓋本源,教你如何抹除擊殺異派強者后殘存的氣息,不然你在天界寸步難行。”
  這是蕭晨迫切需要的,不然他始終無法擺脫異派強者的追殺,縱然有石頭骨也難難以徹底掩去行蹤。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虛影浮現在殘破的遠古神城中,雖然朦朦朧朧,但是蕭晨以強大的神識還是看清了其體貌,這是一尊石像!
  石像高足有數百丈,與崩塌的神城齊高,昂然而立,臉如刀削,線條分明,英氣逼人。栩栩如生,宛如有血有肉一般。
  雖然他話語蒼老,但卻是一個英武的青年男子石像,透發著一股不凡的氣勢,并不是多么的霸氣與張狂,但是卻懾人心魄,讓人心神難以沉穩下來。
  最為奇特的是,他的頭上披散下的不是長發,而是一條條古藤,其中有九條翠綠的神藤上盛開著潔白的花朵,晶瑩剔透,猶如玉雕。
  “珂祖!”
  蕭晨相當的吃驚,他一下子就認出了眼前此人,這尊石像與他曾經在遠古時空看到的珂祖一模一樣。
  “珂祖?”巨大的石像發出蒼老的聲音,不解的問道。
  “你是珂珂的玄祖,我見過你!”蕭晨無比肯定的望著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天界回到珂祖,原以為暗中的人是某一天界巨頭呢。
  巨大的石像沒有說什么,直接劃動巨手,從蕭晨體內拘禁出一道氣息,凝聚成了珂珂的樣子。
  “原來如此,那是我的后人……”說到這里,珂祖輕嘆了一口氣,道:“算上下界的小家伙,我們家族僅僅剩下了四人。”
  不用猜也知道這四人是誰,珂珂、珂爸、眼前這乖巧而又安靜的雪白小獸、還有化成石像的珂祖。
  “看來你已經看到過我的真身了,現在你所看到的只是我的部分神念而已,為了守護我族圣女,而將部分神識滋養在這座破碎的神城中。”
  眼前的人竟是珂祖的部分神念,他為了守護同族圣女分化出的,真正的本體并沒有來到天界。
  “圣女她終究會逆天歸來的……”
  旁邊那只叼著奶嘴的雪白小獸,聽聞這些話語后,茫然無知,長長的睫毛在輕顫,不解的打量著巨大的石像。
  “你的本體在下界很危險,異界萬一出動石人王者,你恐怕……”蕭晨提醒到,他猜測珂祖多半有些苦衷。
  “如果來到天界更加危險,天界的巨頭縱然不好親自出手,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后來王者的誕生。除非尋到庇護!但是這個世界很難說……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巨大的石像雖然這樣說,但卻并不憂慮,道:“相對而言,異界縱有石人王者,目前也不可能覺醒,昔年那一戰大戰,縱然幸存下來一兩人,也差不多廢了。且,我準備充足,留有退路,如果真的大禍來臨,我可以自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