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78 石中帝他哥

這是傳說中的戮魂斷矛,有相無形,是為破滅號稱千古難滅的祖神的靈魂而祭煉出的邪兵。”老山羊盯著尸體看了一陣,道:“最是惡毒不過,防不勝防,只要被擊中,魂魄便徹底被斷矛吞噬,想逃過一劫都不可能。”
  暗紅色的斷矛,有點點有妖異光芒在閃爍,將地面上那具祖神的尸體腐尸的千瘡百孑,烏黑嚇人,像是凡人中了劇毒一般。
  蕭晨看著腐尸上插著的半截斷矛,皺了皺眉,他感覺到了一股邪惡的氣息,讓其神魂感覺很不舒服。
  “你拔起試試看。”老山羊手捋胡須,一副萬事通的樣子。
  蕭晨伸手向著斷矛抓去,但手指卻一下子沖斷矛間穿行了過去,看著明明是有形之矛,但是卻無法抓到形體。
  “這就是斷矛的可怕之處,對于祖神來說都是有相而無形的,你已經見識到了,單憑祖神的肉身都很難真正阻擋,輕易穿行而過你的掌指間,專破祖神魂魄,若躲避不過,就意味著死亡!”
  蕭晨心巾驚悸,這是專門為殺祖神而祭煉的出可怕邪兵,果真是惡毒到極點。
  “壩何才能夠防御?”
  “只有神識足夠強大,才能破滅這種邪兵,不然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聽聞老山羊這樣一說,蕭晨皺了皺眉頭,這簡直是在針對他,他的神識還沒有達到祖神境界呢,如果相遍這樣的可怕的敵手,實在是有死,無生。
  “怎么會有這種惡兵,是如何祭煉成功的,且,怎么隨意的丟在了這里?!”這是蕭晨的疑問。
  “想要祭煉成這私邪兵,非常不容易,最少需要將三名超級祖神的靈魂稽合在一起,祭煉數萬年方有成功的希望。”老山羊圍繞著腐尸轉了一圈,接著道:“雖然難以祭煉,但是卻是滅殺神魂的可怕兵刃,一旦成功就可以慢慢進化,每吞噬一名敵手,都可以讓惡兵增強一分。初期是斷矛,有相而無形,到了中期,將成為完整邪矛漸漸向無相無形轉化,最后徹底無相無形,縱然是祖神的靈覺也難以捕捉到其蛛絲馬跡。”
  說話間,地面上的腐尸徹底化成了飛灰,消失不見了,接著那戮魂斷矛也光芒一閃,憑空消失。
  “看到了吧?吞噬完敵手的靈魂,它便會自動回到其主人身邊,有相而無形,不用擔心別人搶奪。”
  “此刻,以神識攻擊它,難道還不能留下嗎?”
  “這是凝聚三名超級祖神靈魂的邪兵,它的主人一念間,就可以召喚而回,如果不想與敵手爭斗,根本留不住。除非你的神識遠遠強大于其主人,方可展出凌厲一擊,截斷這種惡毒的邪兵。”
  “你不是石中帝他哥嗎,怎么不凌厲出手,打碎這種戮魂斷矛?”
  “你真以為我老人家吃飽了撐的沒事干,為什么平白無故結怨?不惹到我的話,隨便他折騰去,要是惹到我,就是天界巨頭礪石獸來了,我也打他小屁屁。”這個干巴巴的小老頭撅著山羊胡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不過說完這句話后他還是探頭探腦的向左右望了望,這讓蕭晨很是無語。
  太陽星宮中更加熾熱難耐,不知道是何種材質建成的,才可以承受這樣的高溫,連綿不絕的宮殿完全是封閉型的,各座宮殿間有通道相連,像是一個上程浩大的迷宮一般。
  蛛網般的通道,連通四面八方,像是沒有盡頭,很容易讓人迷失在當中,因為祖神的靈識在這片地域都受到了阻擋,只能探出去有限的一段距離,與凡人進入迷宮沒有任何區別。
  且,他們的神力也被無限的消弱了,在這里竟與普通修士差不多了,根本不能在穿行空間等,打出的神力衰弱了低谷。
  簡直是讓祖神化成了平凡修者!
  蕭晨與干巴巴的小老頭向里走了大約十幾里,再次見到一名腐尸,神識破滅,肉體腐黑,戮魂斷矛插在形體上,又是一名九州派的祖神。
  這讓蕭晨怒火洶涌,他很想以神圖或者古卷來嘗試收走那斷矛,但是小老頭在旁邊卻讓他心有顧忌。
  “咱們各走各的,你老人家獨自前行吧,反正用你的話來說,你蓋世大高手,無需要任何人相助。”
  蕭晨想獨自行動,但是老山羊卻死皮賴臉非要跟著不可。
  “你該不會是九州派的吧,想要出手為他們報仇?我勸你還是隱忍住為好,異派那六人當中除了那名白毛外,還有一個人很可怕,你如果貿然出手非常有可能形神俱滅,且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小老頭瞥了他一眼,這樣告誡道。
  “嘿嘿…,就在這時,前方的通道巾傳來森然的冷笑聲,道:“這里還有九州余孽嗎?正好一并收拾!”
  異派六名強者當中的三名在前方拐角處顯化而出,當中并沒有那名白發祖神,以及那個看不出身前的可怕人物,三人掛著陰森的笑容,就要對蕭晨出手。
  “我們可不是什么九州派的,不要誤會!”干巴巴的小老頭這樣解釋道。
  “我知道你不是,但是他就難說了,你先閃開…”異派祖神大步向前逼來,面對蕭晨露出森然的笑容,道:“剛才我感應到了你的敵意,不管你是誰,不管你是哪一派的,今天都不可能離開這里了。”
  “啊…………”
  就在這時,——聲慘叫傳來,一只金色的箭羽洞穿了三名異界祖神中的一人,祖神血液飛濺。
  “九州余孽!”另外兩名異派祖神怒喝,同時打出神光,將中箭的那個強者守護在當中。
  另一條通道中,一道身影一閃而過,消失在了拐角處。
  “走!”
  小老頭一把拉住蕭晨,一邊低喝,飛快沖向一條火焰騰騰的通道。
  三名異界祖神并沒有追下來,而是沖向了另一條通道,向著射出神箭的人追殺而去。
  “那個人為我們解難,我們不能這樣逃走。”蕭晨想要停下來。
  老山羊卻抓緊了他的手臂,快速沖出去一很遠,轉過幾條通道才停下來,道:“剛才好險,步步殺機,那三人不過是明面上的而已,那個小白毛祖神還有那個不可測的神秘強者都在暗中窺視,如果交手,他們定然會撲殺而來。想要絕殺我們在那里。”
  “你不是石中帝他的哥嗎?還怕他們!”蕭晨一把甩開了他,道:“這樣說來,方才為我們解難的人豈不是危險了。”
  “我縱是石中帝他哥,但也不能隨便殺人呀”…小老頭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
  “不行,我要回去相助那個人。”
  “放心吧,那個人絕對沒有危險,他正是因為發現了暗中的白毛以及那個深不可測的異派高手,才射出箭提醒我們的,他肯定能夠平安逃速。”
  “那咱們分開走吧!”蕭晨確實想與這個小老頭分開了,不然根本無法動用古卷或神圖,他相信只要身邊沒有人,在這座可以屏蔽祖神靈覺的星宮中,以盤古石令掩飾,是完全可以動用大殺器而不被他人發覺的。
  可是,這個小老頭就像狗皮膏藥一般,死皮賴臉就是不走。
  濤晨不再理他,獨自前行,剛剛進入另一座宮殿,一片殉爛的神光頓時向掃殺而來,一個從未見過的修士向他出手。
  很顯然,進入這片宮殿后,步步殺機,不是結盟者,就的敵手。
  刷
  蕭晨快速閃向一旁,躲避過了那片神術,以絕頂祖神的肉殼野蠻沖撞了過去。
  “砰”
  骨碎的聲響發出,前方偷襲者口吐鮮血,雙臂折斷,化成一道流光自這座宮殿消失了。
  “真是不自量力!…小老頭晃晃悠悠的跟了過來,看著那道背影,道:“這種白菜也敢進來,純粹是找死!”
  蕭晨不搭理他,沿著血跡一路追了下去,他想碰碰運氣,想尋到那宗逆天戰寶。
  追出去不遠,蕭晨感覺到很不一般,穿行過一重宮殿,前方竟傳來陣陣混濤氣息,通道將他帶到了一片神秘地域,前方不再是建筑物,而是一座混沌洞府。
  “運氣!”小老頭叫道:“方才那個人不過是放哨的小蝦米,前方的混沌洞府中多半有玄機,有人在強行開啟封印。”
  在混沌洞口,迷迷蒙蒙,有陣陣寶光在閃爍。
  蕭晨謹慎防備著,步入了這座混沌洞府中,進入的剎那頓時聽聞到隆隆聲響,前方共有三人在轟擊混沌暗門。而方才向蕭晨出手的那個人,則在警覺的望著洞口,見到蕭晨兩人進來,立刻瞪起了雙眸。
  強行開啟封印的三人頓時停了下來,其中一人為祖神三重天境界,另一人則是四重天的女祖神。
  “是你呀,自己人。”老山羊自來熟的向前走去。
  那名女祖神冷哼多了一聲,正是初期州到太陽宮時,曾經與老山羊站在一起的那名女祖神,后來因老山羊亂說話而與他劃清了界限。
  前面三人神色不善的盯著老山羊與蕭晨,尤其是那名負傷的修士更是對蕭晨露出濃重的敵意。
  “你們三人很難打開這封印,我們五人聯手到差不多,不然的話等到其他人趕來,恐怕你們什么也得不到。,老山羊表情非常自然的如此建議。
  “別猶豫了,不然你們什么也得不到,要知道連石尸與蓮王都來了,其他境界的強者肯定多不勝數,現在沒有時旬可以耽擱!”老山羊催促道。
  前方的三人雖然不甘,但也覺得老山羊說的話又道理,如果真來幾名強勢人物,他們什么得不到,只會配上性命而已。
  “好吧,我們聯手快速破開封印!”女性祖神做出了讓步,不過其眼中卻有一絲精光閃過,很顯然這是短暫的合作而已,真要破開封印后,恐怕還是不能和平共處。
  盡管被那名被蕭晨擊傷的修士很不甘,但也不得不接受了現實,五人全力出手,快速破解封印。
  通過那座封印的暗門,陣陣神華溢出這座混沌洞府中,頓時流光溢彩。
  半個時辰過后,轟隆一聲巨響,混沌洞府猛烈搖動,混濤霧氣翻騰,更有陣陣寶光沖出,緊接著神焰騰騰,火光剌目。
  五人全都向前沖去,爭奪寶物。
  在刺目的火光中,一張石案崩碎在前方,顯然是封印被破開后遭受沖擊所致,在碎石中一枚晶瑩的白玉瓶光芒閃爍,分外惹人注目。
  女祖神三人全都爭搶向那白玉瓶,但是老山羊卻沒有做,而走向著向著那堆亂石中的幾根爛箭卷去。
  蕭晨感覺不展現神圖與古卷的話,是爭不過那三人的,看到老山羊爭搶爛箭,他心中一動也抓了過去。
  “小子你太不開眼了,連這種東西都跟我老人家爭”老山羊趕緊亂劃拉,但是他的位置卻不如蕭晨靠近,只搶到了四根爛箭,而蕭晨則得到了五根。
  真可謂是破爛不堪的箭羽,僅僅是九根爛木削成的而已,有地方都腐爛的都快斷掉了。
  旁邊三人合力搶到了白玉瓶,對著這兩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同時也暗自松了一口氣,畢竟是他們得到了重寶。
  “天地間一切圣物都是有德者居之。”女祖神用老山羊的話提醒道,生怕他們爭搶。
  “對,說的沒錯,是這個道理放心我們不會搶奪盟友的寶物。”老山羊連連點頭。
  蕭晨在握到六根爛箭的剎那,就已經知道,這不是廢物,恐怕比那白玉瓶還要神秘而珍貴,他感覺到無盡的火之精華,這爛箭內蘊有無窮無盡的神力,起初的刺目光芒很有可能是這九支爛箭發出的。
  “嘿嘿真是可笑!將盛放寶物的瓶子當作重寶,而舍棄了真正的境寶,真是可憐復可笑…”就在這時,一個森冷的聲音發出,異派那名白發祖神,領著四人堵住了混沌洞府出口,唯有那名深不可揣測的神秘強者未見蹤影。
  白發祖神究竟達到了很等境界,蕭晨都不能真正做出判斷,堵在這里很顯然是要奪寶。
  “你在說什么?”女祖神驚疑不定,同時內心忐忑不安。
  “那九支爛箭才是真正的瑰寶,白玉瓶不過是插放它的器物而已,石人王者曾經用過的箭羽,豈是尋常的境寶。棄寶物而不撿,卻撿廢物,難道不可笑嗎?”
  “什么?!。三人又是驚,又是尷尷尬!!
  “嘿嘿…,老山羊得意洋洋,將三支爛箭抱在懷中,大言不慚,道:“我老人家是誰,火眼金睛,這種寶物怎么可能錯過。天地間一切圣物都是有德者居之。”
  被他這樣一說,對面那三人就更加羞愧了,鬧了半天竟是強到了一個盛放寶物的瓶子而已。
  “你們三個不要急,那白玉瓶也不是凡物,你們應該已經感覺到了,可以收容與封印強者進去”老山羊沖著他們解釋。
  旁邊,蕭晨卻是做好了戰斗的準備,異派白發祖神封阻混沌洞口,顯然不可能放過幾人,尤其是在這之前更是有過一次小沖突了。
  “可惜,你們僅僅是挖寶人,他們并不真正屬于你們,還是乖乖的將寶物留下吧。”白發祖神實力恐怖,高大的身軀擋在洞口,強大的神念頓時封鎖了這里的出路,很顯然想要全滅眾人于此。
  “一個協j走不了,你們全都要死!”他這句話一說,表明了要殺人滅口。
  “我又,這不是逆天戰寶,你不至于這樣吧?!”老山羊的胡子一翹一翹的,嘴巴又貧又賤,道:“你想要你就,說嘛,我可以給你呀,你不說我怎么知道呢,你一說我才知道呀,你一說我才能給你呀。你真的想要,我真的可以給你呀”
  “轟”
  熾烈的神焰閃爍,在老山羊貧嘴的剎那,他一把拉住了蕭晨,將兩人的九支箭羽合在了一起,向著旁邊的混沌洞壁刺去,九支看起乘非常破爛的木箭頓時神焰滔天,一下次就破碎了混沌洞壁,進入了一片新的通道中,連通向遠處的宮殿。
  老山羊連竄帶跳,撒丫子就跑。在這特殊的宮殿內,蕭晨也無法穿越空間,化成一道光束遁去,僅跟在后。
  與此同時,白發祖神已經出手了,滿頭白發舞動,瞬間洞穿了前方那三名持著白玉瓶的祖神,將他們撕裂成了碎片。因為三桿戮魂斷矛,已經先插在了他們的背后,有相而無形,于不覺旬就已經襲殺了他們。根本沒有給他們任何抵抗的機會!
  “真是可怕”感知到后面的一切后,老山羊連蹦帶跳,領著蕭晨在這迷宮般的殿宇中逃遁。
  “你不是石中帝他哥嗎?難道只能體現在遁術方面?”蕭晨一邊跑一邊揶揄。
  “石中帝他哥也有跑路的時候,也不是什么時候都要生死搏殺的”這老山羊是肉爛嘴不爛,堪比活免子一般,蹭蹭亂跳。
  “轟”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一陣可怕的神力波動,讓人感覺陣陣心悸。
  老山羊頓時大叫不好,道:“壞事,剛躲過白毛,又遇上一個更大個的!”
  “大個的”這種話也被他說出來,蕭晨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祖神啊,怎么感覺這么的像是市井中人呢。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搖晃著沖到了他們的近前,看到蕭晨的剎那,一下子摔倒了在了地上。他渾身都是鮮血,形體近乎崩潰了,且神識衰弱到極點,正在以非常可怕的速度磨滅,眼看就要形神俱滅了。
  “你快走”但是他依然在這樣提醒蕭晨。
  蕭晨一把將他拖了起來,跟著老山羊向著迷宮深處沖去。
  “已經晚了,他神識已經潰滅了,縱然是我兄弟石中帝出手,也救不了他了。”
  聽聞到老山羊這樣說,蕭晨很沉就。
  “你真的是九州來的修士嗎?”被蕭晨抱在懷中的祖神,血肉模糊,根本根本看不出人形了,此刻神識與肉體都在飛快崩潰,他的話語虛弱無比。
  “是的,我乘自九州!”
  “我好想再回到九州”這名祖神似乎非常傷感,道:“我已經離開故土一個文明史了,一直在天界戰斗沒有機會回去。我希望可以分擔九州的壓力,但是我們無能啊!只能眼睜睜看著卻無法阻擋。現在來到天界的九州祖神差不多都戰死了,幾乎已經絕滅了,我們無力守土,我…真的很不甘啊!”
  說到這里,這名祖神的雙目中竟有晶瑩的液滴淌下,但是他的形體卻越發的虛淡了,聲音更加的虛弱,道:“我們無能但我們真的盡力了……差不多都戰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你們已經完全付出了!”蕭晨拼命向他灌輸神力,更是以神識穩固他的靈識,焦慮無比,道:“不用自責,你已經盡力了,做了該做的…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
  血肉模糊,即將潰滅的九州祖神,慘然一笑,帶著無比的落霎,道:“我們沒有能夠改變什么”
  說到這里,他的神識無限虛弱了,幾乎不能再說什么,張了張嘴,鮮血灑油而流,他垂下頭顱,似乎在俯視著什么,雙目似乎想要透過太陽星、透過天界,望向那九州,…
  “我好想回到九州去看一看…回到故土…”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戛然而止,形體慢慢的虛淡,神識徹底磨滅,點點光華在蕭晨的雙手間蕩緩而出,這名昔日的九州祖神,帶著無限的遺隙離開了世間。
  “當”
  一聲清脆的顫音,響在通道中,一張長弓跌落在星宮的地面上,閃耀著占點光華,上面還有九州留下的最后兩點晶瑩淚滴,帶著點點血絲。
  蕭晨撿起長弓,用力握在了手中”恍惚間他再次聽到了一個帶著無限眷戀與遺憾還有落霎的聲音,在輕微回蕩:“我好想回到九州去看一看……回到故土…”
  “我帶你回去!”蕭晨感覺雙目竟有些濕潤了,這是多年來都不曾有的事情,縱然他是鐵石心腸,在這一刻也感覺陣陣發苦,心中發堵,鄭重無比的將這把長弓收了起來。
  “讓他榮歸故里!用這把長弓射出九箭,擊殺他的敵人,再回九州埋弓!”老山羊鄭重的將手中的三支箭羽交給了蕭晨。
  “九州的祖神啊九州埋弓!”蕭晨恨欲狂,用力抓住了九支箭羽!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