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579 九州埋弓

一位九州的祖神就這樣帶著無限的遺憾與落寞在他眼前消逝了……回到故土,回到九州去看一看,注定無法實現了。
  “讓敵人的鮮血染紅長弓,為你陪葬,我帶你回歸九州……”蕭晨平靜說出這些話,祖神形神俱滅,連尸骨都未留下,讓人傷感而又悲慟,九州埋弓,是最后的慰藉。
  手握長弓,蕭晨雙手青筋突起,死死的抓著九支箭羽!恨不得立刻尋到仇敵,射出這九支箭羽。
  “快走,這個地方不安全。”小老頭催促與提醒道。
  蕭晨并沒有失去理智,自然明白眼下的處境,那幾名異派祖神絕不是等閑人物,尤其是白發祖神與那個深不可測的神秘人物,難以估量深淺。
  兩人快速向前沖去,在蛛網的通道中穿行,沿途看到數具碎尸,在這座迷宮中殺機暗伏,隨時可能會有殺身之禍。
  逆天戰寶吸引了所有人,每個人都想據為己有,不是結盟者就是對手,沒有過多的選擇。
  “啊……”
  就在這時,旁邊的一座宮殿中傳來一聲慘叫,聲音慌亂而又驚恐,似乎驚懼到了極點,但緊接著便戛然而止了。
  當蕭晨兩人從那里沖過時,看到了一副可怕的畫面,一個披頭散發的怪人,正在抓著一條露出白骨茬的手臂啃咬,鮮血淋漓,順著怪人的嘴角淌下,將他那雪白的牙齒襯托的更加白森森。
  他正在吃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很顯然是方才擊殺的修士,森然與雪白的牙齒間鮮血飛濺,雪白的牙齒咬斷骨骼的聲音“嘎嘣嘎嘣”作響,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這簡直就是一個厲鬼,非常兇殘與可怕!
  其披散的亂發蓋住了臉頰,隨著咀嚼,沾染著血跡的亂發在抖動,兩道綠幽幽的寒光從發綹間透出,向著蕭晨他們射來。
  人吃人,活吃祖神!
  太過殘酷與慘烈了,蕭晨感覺無法接受,這天界真的與想象中大相徑庭,真是什么人都有,這么兇狂的絕世惡人都被碰到了。
  “快走!”小老頭拉著他就跑,后方傳來兇煞氣息,血光閃閃,那名披頭散發的怪人一口將剩余的殘尸整個吞了下去,嘴角溢出絲絲血液,低吼了一聲追了下來。
  到底是人是獸?怎么會有這樣的魔性,不可想象。
  兩人都不想與這個厲鬼糾纏,在復雜的通道中左拐右躲,不斷奔逃,好在這座迷宮限制住了所有人的靈覺與神力,怪人才沒有以恐怖手段截住他們,漸漸被擺脫了。
  “是個超級角色!”干巴巴的小老頭雙目中射出兩道精光,與蕭晨奔出去很遠,才停下來,道:“遇上這樣的牲口,只能躲著走,不然糾纏不清,不死不休。”
  這樣的兇人都來到了星宮中,可想而知前方有多么的危險。
  “不好,我們被人盯上了!”就在這時,老山羊雙目中射出兩道精光,凝視前方的岔道口。
  “是那個厲鬼嗎?”蕭晨雖然也已感知到了危險,但是畢竟神識還沒有達到祖神境界,因此不知道是何人攔阻,他能夠有所覺察完全是天生的本能靈覺。
  “不是,異派的人,真是陰魂不散,為了這九箭,他們一路追蹤了下來,堵在了前方岔道口!”
  “來的正好!”蕭晨頓時將長弓牢牢的握在了手中,那名九州祖神的死亡,讓他心緒難以平靜,不殺仇敵難以告慰那逝去的英靈。
  “是三個人,要非常小心,那個白毛也在當中!”老山羊提醒道。
  那個白發祖神絕對是一名可怕的敵手,戮魂斷矛防不勝防,專破人的神識,簡直就是蕭晨的克星。
  “先撤!”蕭晨強壓制住了沖動,向另一條通道沖去,他不想正面強撼,要伏殺對方才行,要掌握主動,而不是被動的迎擊。
  老山羊似乎天生是逃兵,在蕭晨說話前,他就已經先沖逃了出去,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
  后方,那個岔道口處,白發祖神大步走了出來,臉上陰晴不定,后面跟著兩名異派強者。
  “算他們運氣!”一名異派祖神很是不甘被這兩人逃走。
  “你們兩個要主意斂去殺機!”白發祖神的神色有些不善。
  那兩人頓時恭謹的點頭,神色有些不自然,縱然是同一勢力的修士,也是強者為尊。
  “這片區域我們已經走過幾次,對于這里的通路了若指掌,我們去抄近路截殺他們!”
  “不錯,從并行的這條道路追殺去!”
  聽到這兩名強者如此建議,白發祖神森寒的點了點頭,道:“斬草要除根!你們從這里穿行過去,我走另一條道路,圍堵他們!”
  在奔行的過程中,老山羊嘀嘀咕咕,居然在搖卦,一片亂卦浮現在他的掌指間,光華閃閃。
  “不好,前邊有人要襲殺我們,需要繞過去。”
  看到小老頭這樣不靠譜的算卦預測,蕭晨相當的無語。不過在臨近的剎那,他立時露出驚異之色,因為直覺真的感應到了危險。
  他不得不重新看了看小老頭,這主到底是高人,還是純粹的騙子呢?
  兩人快速繞過那片地域,而后又從前路抄了回來,發現了兩名異派祖神隱在暗中。
  “殺!”
  蕭晨彎弓搭箭,實行反獵殺,長弓像是有靈一般,在輕輕的震動,弓弦發出陣陣龍吟的聲響,彈出的剎那,風云變幻天地失色,一道天火鋪天蓋地,向著前方的一名異派祖神席卷而去。
  射出的爛木箭,雖然看似隨時會折斷,但是卻帶動出了滔天的毀滅力量,簡直就像是一片火海,爛箭居中,凝聚無盡火之精華,將前方淹沒了。
  兩名異派強者自然被驚動了,但是爛木箭快到極致,且竟有禁錮之無上偉力,被鎖定的那名祖神的動作居然變得無比的遲緩,難以有效的躲避。
  “快閃!”
  旁邊的那人急忙拉住他的一條手臂,想要將之扯向一旁,躲開那凌厲一箭,但是他吃驚的發現他的動作也變得遲緩了起來,受到了強烈的影響,也近乎被禁錮了。
  “噗!”
  一道血光迸濺而出,爛木箭筆直的穿透進被鎖定的異界強者,鮮紅的血水飛濺的到處都是,將旁邊那名強者的臉頰噴的一片猩紅。
  “啊……”被射中的強者發出一聲凄厲慘叫。
  旁邊的異派強者眼睜睜的看著同伴被洞穿,胸膛四分五裂,隨后無盡大火涌動而來,將那里淹沒了,而他也險些被籠罩進去。
  “不愧是王者曾經用過的兵器,只要是被他番祭煉過的器物就是圣物,對于一般祖神來說是難得的瑰寶。”就在這時,白發祖神突然出現了,滿頭銀發亂舞,向著火海掃去,將那四分五裂的軀體搶救了出來。
  但是,緊接著他就皺起了眉頭,因為那根爛不箭炸裂了開來,當中蘊含的黑色火焰根本無法撲滅,碎裂的軀體在熊熊燃燒,那名祖神的神識在火焰中飛快損耗。
  “大人快救救他!”旁邊的那名異界強者露驚色。
  “救救我……”那名異派強者伸出一只如焦炭般的手掌,碎裂的軀體在剎那間就成了糊狀。
  “砰”
  最后的箭頭崩碎的剎那,他的形體與那禁錮的靈識徹底的崩碎了,而后在火焰中飛灰湮滅。
  讓人心悸的爛木箭,看似破破爛爛,但是威力卻是如此的強絕!
  “不得讓他發出第二箭與第三箭,這宗瑰寶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一定要得到!”白發祖神眸子中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望向了前方的通道深處。
  蕭晨沒有射出第二箭,而是選擇與老山羊遁走了,因為他感覺這白發祖神似乎不見得能夠射殺。
  在路上,他看著剩余的八只爛木箭,陣陣心驚,這真是一宗威力無法想象的瑰寶,可惜用一次就少一次,不能再生。
  “這種有干天和的大殺器,自然不可能永世長存,能保存到現在,已經算是僥幸了,一旦出世后就注定要消逝了。”老山羊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但緊接著他的話語就破壞了他的氣質,道:“我說小子你別忘了,當中有我三支箭羽呢,要是用掉的話,你得等價交換。”
  “嘩啦啦”
  說話間,老山羊又胡亂的搖了一卦,道:“朝前方的那條道路走,既安全又在接近逆天戰寶。”
  “你的卦象準不準?”蕭晨懷疑的看著他,因為怎么看都覺得不靠譜。
  “應該沒錯,要不然我再重新算一卦……”
  蕭晨徹底無語了,且這一次看清了,這老家伙哪里是卜卦,完全是在亂劃拉,在瞎蒙!
  很快就更一步證實,老山羊的在蒙混,前方涌動來陣陣兇煞氣息,那名披頭散發的怪人嘴角掛著絲絲血跡,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雙眸綠幽幽,堵在了前方。
  “我叉,真撞大運了,跑!”小老頭身子靈活無比,嗖的一聲倒飛了回來,扭頭便逃之夭夭。
  “哪里走!”
  就在來路上,白發祖神出現,擋住了去路,高大的身影像是一堵墻一般,白發亂舞,陰森森的凝視著兩人。
  前有狼后有虎,徹底將兩人夾在了通道當中。
  “不要亂來,我是石中帝他的結拜大哥,你若妄動,天界異派要整體覆滅!”老山羊忽然變得底氣十足,沖著白發祖神喝喊。
  “死到臨頭還在胡說八道,就是礪石獸與石尸都不見得敢說出這種話,就憑你也敢如此大言不慚。”白發祖神冷笑連連,三桿戮魂斷矛顯化而出,就要出手。
  一聲低吼,后發那披頭散發的怪人也撲殺了過來。
  蕭晨彎弓搭箭,就要出手,且連神圖與古卷都暗中準備好了。
  “你來看!”就在這時,老山羊抖手扔出一枚石令,道:“這是石中令。”
  白發祖神一把抄到了手中,頓時露出震驚的神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這怎么可能?!真的是石中令……”
  “閃開!”老山羊拉著蕭晨快速從白發祖神的身邊沖了過去。
  白發祖神眼中殺機無限,旁邊的三桿戮魂斷矛幾次震動,想要洞穿過去,但又克制住了,想要殺人滅口都不行,因為對面有一個實力不可揣測的怪人目睹了這一切。
  蕭晨也相當的吃驚,驚疑不定的看著老山羊,道:“你真是石中帝他哥?!”
  “那當然,不過……那石中令是假的!”老山羊嘀咕道。
  “假的?!”蕭晨頓時無語了,這老東西的身份肯定也是假的了,不過假的也能騙過白發祖神?
  后方,白發祖神驚怒,他手中的令牌竟然如水波般虛淡化,而后碎裂消失不見了。
  “怎么可能?方才明明是真的!”他雙目噴火,想要追殺蕭晨二人,但是怪人卻撲殺向了他。
  “這輩子嗜好不是很多,坑蒙拐騙偷還算精通……”老山羊絲毫沒有臉紅的覺悟。
  兩人奔跑了很長時間,遠離了危險地帶。
  刷一道冷冽的劍光劈來,頓時打斷了老山羊的話語,除卻白發祖神以及那名異派的神秘強者外,另外三名異派強者聚到了一起,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止步,不準逃走,不然我們立刻殺了她!”
  三名異派強者,聯手禁錮了一名女子,將其神識拘禁了出來,隨時準備磨滅。
  正是九州派闖進太陽星宮的第四名祖神,此刻已經被拿下了。
  “是那名神秘祖神將我拿下的,你們快走,他就要到了,他是一名……”這個女子顯然非常強大,決不是一般人可以拿下的,此刻透露出一則重要信息。
  但是,奈何早已被那名神秘強者封印了一切,后方三人用力一捻,她的神識就崩碎了部分,發出慘叫,停止了傳音。
  蕭晨雙眸射出兩道冷光,老山羊則直接拉住了他后退,道:“走,我們不受威脅。”
  “你們敢走一步,我們立刻讓她灰飛煙滅,這里是不是別處,這是昔日的王者的星宮,所有人的神力與靈識都被壓制,在這里打碎她的神念,必死無疑,她絕可能重新凝聚!”三名異派強者冷笑連連,接著道:“我們也不會硬逼迫你們,只要你們留下剩余的八支箭羽就可以離去,我們會放開她。”
  “好!”蕭晨沒什么猶豫,直接將八支箭羽扔在地上,道:“現在請你們放開她!”
  “你們后退,我等先收起箭羽。”三人顯然不怎么相信蕭晨。
  老山羊直叫嚷:“不行!不能相信他們!”
  但是,蕭晨沒有理會,拉著他后退。
  三人剎那上前,掌握了八支箭羽,而后露出森冷的笑容,道:“好了,我們放開她!”說到這里,三人同時出手,就要抹殺九州女祖神的靈識。
  但是,突然間一支箭羽輕震,一座太古魔城顯化而出,籠罩了他們,剎那禁錮了他們的行動能力。
  “轟隆”一聲巨響,太古魔城劇震,但是它在這里也受到了壓制,不能展現出全力,禁錮持續了剎那就要失效了。
  不過蕭晨已經在第一時間沖了過去,將女性祖神救出,同時八支箭羽已經回到手中。
  他抬手便想將那三人打碎,就要利用這難得的機會破滅他們。
  突然間,九州的女性祖神向他出手了。
  “砰”
  旁邊的老山羊適時出手,幫蕭晨擋了一擊。
  “你……”蕭晨驚怒。
  “她的靈識被那名神秘強者入主了……”老山羊解釋道,快速抵住了女性祖神。
  這時,太古魔城一震,三名異派強者逃了出去。
  在這一刻,沒有白發祖神,神秘強者真身也未在此,蕭晨再無顧忌,彎弓搭箭,三支爛木箭連續射出。
  三道驚虹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像是三條祖龍一般沖了出去,殺機無限,火焰無盡,將前方淹沒了。
  王者昔日的兵器,在這座宮殿中不受壓制,這是它們的本源地,可以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噗”、“噗”、“噗”
  可怕的聲音傳來,三聲凄厲慘叫,在通道中響起。
  血光迸濺,三道箭羽沒有一箭落空,禁錮三人,從他們的背心洞穿,深深的刺入。
  鮮紅的血液在飛灑,頓時染紅了通道,三人的軀體在第一時間碎裂了,且無盡大火洶涌,他們的軀體在熊熊燃燒,快速化成了炭糊狀。
  三支箭羽的箭頭碎裂,神光再次爆發,他們被禁錮的神識跟著破滅,三位異界強者灰飛煙滅。
  這種武器果然可怕!有干天和,殺一人便會耗去一支箭羽,用一次少一支,不可再生循環利用。
  蕭晨手撫長弓,輕聲道:“已經射殺四人,還差最后兩人……我會讓你瞑目,將你帶回九州的。”
  刷光影一閃,就在這時白發祖神從通道盡頭沖了過來,正好看到最后的結果,神情憤怒無比。
  “走!”
  此刻,老山羊已經制住了那名被控制神識的女性祖神,扛起她就跑,蕭晨則緊隨其后。左拐右轉,兩人也難以擺脫白發祖神。
  就在這時,老山羊沖過一個拐角后,忽然砰的一聲撞在一個人的身上,一下子七暈八素,翻倒在地,連帶著那名被禁錮的女祖神也被扔在了地上。
  “我說大姐你不要擋路好不好!”老山羊的哼哼唧唧的爬了起來,道:“你的身體一點也不嬌柔,真是太硬了!”
  但緊接著他便露出了哭喪的神色,剎那間說不出話來了。
  當蕭晨沖過來時,更是大吃一驚,一名石人女子正背對著他們,發間插著一朵石蓮花。
  蓮王!
  正是強大的蓮王印記!她緩緩轉過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