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81 巨頭再現

太陽星宮深處,鐘聲悠悠,預示著已經有人到達了藏有逆天戰寶的重地,就在這一刻石尸與礪石獸的聲音響起,天界兩大巨頭的對話震動了整片太陽星宮。
  老山羊頓時皺起了眉頭,自語道:“這幾個人怎么都來了……”
  石尸、蓮王、礪石獸幾大天界巨頭都先后在此顯化,這讓他其他人如何爭奪?有他們震懾在此,別人恐怕沒有一點機會。
  蕭晨感覺很無奈,幾大天界巨頭現身,他根本沒有力量爭奪,很難想象這逆天戰寶到底是何物。
  “真是好人不長久,禍害億萬年,這些人早該化成糞土了,還死皮賴臉的活在世上,真是恬不知恥……”
  聽到老山羊這樣嘰嘰咕咕,蕭晨真是徹底服氣了,這老家伙也太另類了,這種話都能說的出口,敢這樣詆毀幾大巨頭需要非凡的勇氣。
  “無需打退堂鼓,逆天戰寶有德者居之,我覺得我老人家比那幾個人的德性高尚一百倍,非我莫屬,我們也進去看一看,說不定那戰寶就會投懷送抱,自主飛來。”
  蕭晨直接無視他,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這么過分的,不過他并沒有打算就此放棄,而是繼續向里走去。因為戰寶肯定來歷非同尋常,竟惹得閉關沉寂無盡歲月的幾大王者爭搶,錯過的話太可惜了。
  當然,這要冒著極大的風險,蕭晨不想過于接近,只是要遠遠觀望。
  “當……”
  鐘聲悠悠,滌蕩人的靈魂,讓所有煩躁的人都平靜了下來,在這一刻但凡進入太陽星宮的人都朝著中心方向走去。
  “聒噪,死去這么久了,還想號令天下不成,當年王者,如今糞土,你該安息了!”這是石尸的森冷聲音,接著鐘聲大作,整片太陽星宮都在搖動。
  很顯然石尸在出手,破滅那中心處的巨鐘,此刻他盡顯威勢,惟我獨尊,在向所有人都傳達著某種信息。
  “當……”最后一聲巨響,中心區域傳來一聲破碎的鐘響,神鐘被石尸打碎,鐘聲就此止住。
  “這老尸看來修為又精進了,居然在向其他巨頭主動示威,與他以前陰沉的性格不太像啊……”老山羊皺起了眉頭。
  “你有什么辦法在他們的手底下討到便宜嗎?”蕭晨覺得這個老家伙太神秘了,明知天界巨頭在前,還想去摻和,自然有保命之道。
  “把你那張圖還有那張古卷借我用兩天,我估計差不多就能把那逆天戰寶拘來,而不用像他們那樣去爭奪。”
  蕭晨有滅了他的沖動,這老家伙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窺視到了古卷,又琢磨到了神圖,掌握的秘密太多了。
  “年輕人別沖動,殺人滅口已經過時落伍了,現在和諧壓倒一切,我們聯手互惠互利,將所向無敵……”老山羊的嘴巴又貧又賤,磨嘰個沒完沒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前行了很遠,漸漸接近到了中心地域。
  但就在這時,他們同時回頭,因為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籠罩了兩人,久未現身的異派神秘強者在后方的通道拐角處無聲無息的浮現了出來,簡直就像個幽靈一般,沒有點滴聲音與能量波動。
  一股壓抑的氣息快速彌漫而來,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這個人給人整體的感覺就是————極度危險。一頭烏黑的長發自然披散在胸前背后,遮擋住了大半部分容顏,僅僅露出的半張臉像是帶著面具一般,非常的木訥,沒有一點情緒波動,簡直就像是泥塑的一般。而那只獨目更是像是一口深潭,迷蒙而不可測,對視后讓人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要深陷入他的那只獨目中。
  六名異派強者,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人,蕭晨卻知道,他一人足比其他五人加起來還要可怕,直覺告訴他縱然掌握有幾宗大殺器,恐怕也很難殺死眼前這個人。
  “你們兩人殺了我們五人……”這名神秘強者的話語也顯得如此的木訥,說話時都沒有任何語氣波動,與他如同泥塑的面孔一般呆板。
  “泥人兄弟你說錯了,我可沒有殺你們的人……”老山羊非常的不仗義,退到一邊,指向蕭晨,道:“五人全都是被一個人干掉的……”
  “結果是一樣的,五人都死了。”木訥的真如泥人一般的神秘強者,依然面無表情,道:“你們兩人也死吧。”他說話的語氣非常的平淡,但卻更加顯得可怕。
  “還等什么,亮大殺器,活祭了他!”老山羊向蕭晨催促,同時自己已經搶先一步退后,隨時準備逃之夭夭。
  這老東西真是太討人嫌了,蕭晨有先活祭了他的沖動,兩人一路前來,這老家伙幾乎沒出過任何力氣,遇事全靠他來應付。
  就在這時,有一股可怖的煞氣從遠處的通道鋪天蓋地而來,根本是不加掩飾的,同時伴隨著濃重的血腥味。
  “失魂者,是他來了……”這時,老山羊不急著準備逃生了,皺了皺眉頭,停了下來。
  正是那披頭散發的怪人,他從另一條通道走出,顯現在此地,在他的手中正抓著一條手臂啃咬,上面的血肉都快被吃光了,只剩下了滿是齒痕的臂骨,以及絲絲的血跡,場面有些血腥與嚇人。
  “是他的手臂。”神秘強者“泥人”木訥的自語,他認出了那條手臂,正是白發祖神的血肉殘肢。
  在這一刻,老山羊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向著那怪人傳音,抑揚頓挫,高低起伏,非常的古怪。
  怪人頓時被吸引了注意力,似乎在認真的傾聽。
  而異派那名神秘強者“泥人”木訥的半張臉頰則第一次露出一絲波動,道:“消逝的天界神語……”
  就在這時老山羊已經終止了那種神秘而又古怪的語言,披頭散發的怪人轉身面向異派的神秘強者,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扔下了手中的白慘慘的臂骨,提著那把充滿裂痕的石劍向前逼去。
  “嗡”
  一陣可怕的顫音發出,神秘強者泥人手中出現一把石刀,盡顯古樸與大氣,劃出一道玄秘莫測的軌跡,迎向石劍。
  “當”
  朦朧的黃色光華閃爍,周圍的宮殿如雪花般消融,粉碎了一大片,幾條通道也被摧毀了。
  但是,并并沒有可怕的能量波動震出,完全是無聲無息間倒塌的。
  這是進入太陽星宮后,第一次有修士摧毀星宮建筑物,可以想象兩者的毀滅力有多么強大。
  老山羊拉著蕭晨飛奔,道:“別指望殺那個泥人了,那個家伙不簡單,手中的石刀雖然不是不過是殘次品,不是真正蛻變成功的石兵,但能夠擁有這種利器的家伙也不是等閑之輩。”
  “方才你對那個怪人到底說了什么?”蕭晨問道。
  “我對怪人說,那個泥人傾國傾城,我見猶憐,不過帶了張面具而已,如果揭開面具,他會心動的,結果他就迫不及待的沖了上去。”
  蕭晨有拍死他的沖動,這個老東西還真是滿嘴跑蠻龍,說話沒把門的,簡直是胡說八道。
  “你的嘴巴太貧太賤了,上輩子準是烏鴉……”
  “這你就說錯了,上輩子我是天界的巨頭,跺一跺腳,整個天界都搖三搖晃三晃,各方勢力都要看我臉色行事,什么異派的無上王者,隕落文明的第一始祖,那些人在我眼中都是白菜……”
  “你就胡噴吧,呆會見到蓮王與礪石獸,希望你也能這樣說話,早點讓他們把你滅了,我耳根子也跟著清凈。”
  “他們想殺我?估計很難。我是逆天的戰者,再次歸來了,不久的將來,整片天界又將在我的腳下顫栗……”這個老家伙越說越激動,一副指點江山,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神態,恨不得在這里大喊,他是天界至尊無敵的第一人。
  此刻,他們已經無限接近中心地域,走出腳下的通道后,前方頓時開闊了起來,再也不是蛛網般的通道連接成的密閉迷宮,更沒有太陽星中的火焰涌動,眼前所見景象,一片祥和寧靜。
  前方,竟是一個秀麗的世界,清風徐徐,山清水秀,在那里神泉汩汩,仙鶴飛舞,白猿歡跳,草木繁盛,充滿了生命氣息。
  在這熾熱的太陽星宮盡頭,竟是這樣一幅生動的畫面,反差非常大,讓人疑似進入了另一片世界中。
  在前方那瑰麗的凈土盡頭有一片宏偉的建筑物矗立,而幾座仙山洞府更有光霧流轉,充滿了神秘的氣息。
  “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們不去湊熱鬧。”蕭晨如此說道,他不想真正卷入激烈的搏殺中去。
  “不錯,與我想的一樣。”老山羊雙目中賊光四射,道:“靜等逆天戰寶來投懷送抱。”
  他們找了隱秘的地方,躲藏了起來,在暗中窺視凈土中的一切。
  不多時人影不斷閃現,紛紛進入凈土,當然也有很多人在外圍地域止步,隱藏了起來。
  蕭晨怎么看都覺得老山羊不順眼,這個老東西嘀嘀咕咕,不知道在磨嘰什么,而后蹲下身來開始在兩人藏身的地方胡亂劃刻,猶如鬼畫符一般,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與珂珂寫的字有的一拼。
  “你在干嗎?”
  “我老人家正在刻畫古往今來天下第一禁陣。”
  “倒數第一,還有人相信,你看那根線條歪成了二十三道彎,這也能算是一個陣法的部分刻圖?”
  “這你就不懂了,這叫道法自然,神陣本天成,本逆天戰者偶得之,一切都保留原汁原味,第一禁陣天生就是這樣,我不過是非常自然的描繪出來了而已。”
  “少得瑟,本是天成,你為什么還改?”蕭晨越看這個老東西越不靠譜。
  “這你就不懂了,天成的東西都不是最完美的,這個世上要想達到完美,就要毀滅,因此我毀掉了你說的那部分,然后再以我逆天的手段,創造出完美。”
  “什么亂七八糟的,胡說八道什么呢?!”到了現在,蕭晨已經幾乎可以確定,這老東西可能確實有點料,但是究竟有多么強的“底蘊”很難說。
  “完美是不存在的,我現在創造了完美,陣法是不能長久的,必須還要毀掉一點,殘缺的才是瑰麗的。”這個老東西煞有其事的說著,而后隨隨便便向著那片被修改過的鬼畫符中丟了一粒石子,道:“如此才能長久與威力強盛不衰。”
  “你丟個石子,就真的以為逆天了?”蕭晨對他快沒脾氣了,這老東西太能忽悠了,說的跟真的似的。
  “別不相信,這可是大有講究的,第一禁陣,如此為殘缺,實則是最完滿。”這個老東西意味深長的道:“不要小看那粒小石子,知道它是什么嗎,那是遁去的一,是我逆天手段的結晶體現,它破壞了完美,一粒石留下,石下的神韻逝去,超脫世界外,不在宇宙間……”
  老山羊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似乎在講天地大道,且似乎很有玄理。
  看著他滔滔不絕,滿嘴噴吐沫星子飛濺,蕭晨怎么看,他都是一副欠扁的樣子,想捶他一頓。
  “砰”
  最終,蕭晨一巴掌蓋下,拍在了他的頭上,讓他住口。
  “我說小子,你這樣做很容易遭天譴,我老人家逆天歸來,已經地表了天地本源,對我老人家不敬,就是對萬界不敬。”
  “少得瑟,趕緊把你的鬼畫符弄好,少噴點唾沫,這里都跟下雨似的了,你看看一地口水……”
  “這里五行缺水,我是在完善古往今來第一禁陣。”老山羊振振有詞,繼續鬼畫符。
  直到半個時辰之后,他才徹底的布置好,周圍無論是山石,還是草木,都被他刻上了種種神秘的圖紋,光看著就讓人眼暈,如果真是陣勢的話,確實是一個龐大無比的神秘大陣。
  “萬事大吉,收工。”老家伙非常有成就感,看著自己的成果,一副自戀的樣子,道:“唉,果然是鬼斧神工,逆天絕作,世上最偉大的大陣完成了。前五百萬年不見古人,后五百萬年間注定見不到來者,沒有人可以有如此手段,我真是古今第一天才啊。”
  蕭晨:“……”
  世間怎么會有這么臉皮厚的人,蕭晨又有捶他的沖動了。
  “小子我告訴你,別亂碰我,不然將來你真的要遭天譴的,我是萬道之源,萬流歸宗的大道……”看到蕭晨的大巴掌又要蓋下來,老山羊趕緊轉移話題,道:“趕緊將你那張神圖弄出來,現在萬事俱備,就差你那張殘圖了。”
  “說,你到底怎么知道我有神圖的?”蕭晨逼視他。
  “一不小心推測出來的,別緊張,那破圖刻在了你的身上,一般情況下來說別人想圖謀的話,短時間是難以弄下來的,你放心我來人家現在絕對不會謀奪……”
  這個家伙就像是滾刀肉,不可能問出什么。
  “別浪費時間了,你的圖是陣旗,只有它才能與這古往今來第一禁陣完美結合。”
  “你不是連遁去的一都能擺弄出來嗎,還需要這神圖做甚?”
  “我說哥哥,里面的是什么人?都是天界的巨頭,都是逆天的主!我這等于是在虎口拔牙。”老山羊一副叫屈的樣子,道:“要知道,老虎的屁股可不是那么好調戲的,里面那幾個主,隨便摸下他們的屁股,都要做好去轉世投胎的準備呀。”
  蕭晨依然沒有將神圖祭出。
  老山羊胡子的一翹一翹的,焦急無比,道:“我說小子你快點,不然來不及了。掌握神圖而不用,你這等于是將一個絕世美女給供奉了起來,不好好交流交流,有什么用?等于絕世太監!”
  這老東西的話太不中聽了,蕭晨祭出神圖,直接將他壓在了下方,道:“你這老家伙,我把你變成太監算了。”
  “別介,趕緊后退,震古爍今,舉世無雙,無以倫比的古今第一神陣就要開啟了。”老東西拉著蕭晨后退,而神圖則留在了原地,迷蒙了起來。
  蕭晨感覺并沒有與神圖失去聯系,因此倒也不擔心,兩人站到了一片鬼畫符相對稀少的地域。
  “好,哈哈哈……”老山羊大笑,道:“刻自己的神陣,奪別人的戰寶,讓那幾個巨頭哭去吧。我老人家不親身去爭奪,一樣是最終的勝利者,讓他們大眼瞪瞪小眼,然后干瞪眼。”
  “你就不怕此陣與神圖的氣息將那幾大巨頭引來,惹來天大的麻煩?”蕭晨感覺有些不妥。
  “沒事,我老人家的禁陣,號稱古今第一,如果不能隱匿氣息,還算什么前不見人古人后不見來者的蓋世天才布下的絕品大陣。”
  “我看你夠極品的!”蕭晨又有捶他的沖動了,沒辦法,跟這個老家伙在一起,實在讓人有不斷活動筋骨的欲望。
  “小子我記著呢,你拍打我老人家三次了,將來我會連本帶利收回來的。”說到這里,他開始神神秘秘的叨咕了起來,那種語言與對神秘怪人對話時一樣,而后突然大喝道:“開啟,奪寶!”
  神秘巨陣頓時光芒一閃,大陣中一下子多了一塊“黑咕隆咚”的木板,透發著無比邪惡的氣息,更有陣陣刺鼻的尸臭,讓人欲嘔。
  蕭晨捂著鼻子,氣道:“別告訴我,這就是那宗逆天戰寶。”
  “真是喪氣,一不小心居然將那石尸的棺材板給奪來了,這下麻煩了……”老山羊直搓手,道:“他姥爺的,沒吃到羊肉,先惹來一股尸臭,我給他扔到天河里去,到時候讓他找個千百年去吧……”
  蕭晨真的有點目瞪口呆的感覺,這老東西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真的將天界巨頭石尸的棺材板給拘來了?有點不可思議。
  “再來!”老山羊先是不停的叨咕,而后低喝道:“開啟!”
  刷光芒一閃,大陣中多了半截蓮花袖衫。
  “別告訴我這是蓮王的半只袖子。”
  “我叉,麻煩大了,確實是蓮王的,怎么又搞錯了,這下大事不妙了,萬一讓她知道我沒法活了。”
  “你到底靠譜不?”
  老山羊不理他,一個勁的搓手,道:“好好的女人,一變成石頭,那就是變態。紅唇多嫵媚,貝齒玉晶瑩,原來的的熟女啊,一去不返了,我得想想怎么能過這一關。”
  “你個老不正經,趕緊干正事,先把逆天戰寶拘來,如果真不靠譜的話,我們趁早逃之夭夭,我可不想跟你一塊兒將天界所有巨頭都得罪光。”
  “好,繼續。”
  刷光芒一閃,這一次大陣中直接出現了一個石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