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582 擺弄遁去的一

石盒不過一尺長,看起來就像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打磨而成的,上面雕刻著一些模糊的圖案,歲月無情,刻圖已經近乎磨滅。看不出這石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王者的重寶一般都是石器,所以讓人無法小覷。
  “哈哈哈……”老山羊狂笑,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道:“這次總該沒錯了,我一看就這石盒就知道是巨頭用過的東西。”
  說到這里,他迫不及待的去打開石盒,想要觀看所謂的逆天戰寶到底是何物。
  在石盒被掀開盒蓋的剎那,惡臭撲鼻,老山羊直接口吐白沫,翻白眼,咕咚一聲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渾身痙攣,跟中風了一般。
  不遠處,蕭晨早已閉住呼吸,捂住了鼻子,更是以神圖鎮壓在前,阻擋那種無法想象的惡臭,徹底與那里隔絕了開來。
  “我#@¥¥#@%……”老山羊被熏的淚流滿面,渾身顫抖,一邊口吐白沫,一邊將盒蓋艱難的蓋了起來。
  “礪石獸你爺爺的,我給你沒完!”老山羊一邊干嘔,一邊仰天大叫:“老子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虧……今后不死不休!”
  匆忙間,蕭晨恍惚間看到那石盒中,似乎有一雙破襪子,還有一坨……蕭晨感覺有點目瞪口呆,這都是什么人?!真的是天界巨頭嗎,眼前這個老家伙已經邪性的了,而那礪石獸卻更加的蔫損,直是非常人行非常事,怎么看都沒有強者的風范。
  “嘔……”老山羊用力將那石盒扔了出去,趴在地上一頓干嘔,用力的扯著山羊胡,抓下一大把胡須。
  “我老人家第一次陰溝里翻船,早知道礪石獸最不是東西,沒有想到這么陰損,竟這樣羞辱我,將來不死不休!”老山羊第一次因吃癟而郁悶發狂。
  在那太陽星宮最深處,景色秀麗如畫的凈土中,一個孩童正在翻著跟頭,哈哈的大笑。外界人很難想象,傳言中威猛的礪石獸竟是孩童模樣,看起來人畜無害。
  但這只是表面顯現而已,若是出手,卻極端可怕,天真爛漫的嬉笑過后,他的眸子射出兩道陰冷的戾色。
  外部地域的大陣中,老山羊情緒難以平復,牙齒在嘎吱嘎吱作響,恨不得咬斷滿嘴老槽牙。
  “哈哈哈……”蕭晨狂笑,一點也沒有同情心,終于見到這老東西難以保持嘻哈之色了,揶揄道:“你們兩個半斤八兩,實乃同道中人,我覺得將來你們應該好好親近,多多交流。”
  “過早動手,讓他們覺察到了,這是天大的失誤,那逆天戰寶還沒有出世,處在封印中……”老山羊不理蕭晨的風涼話,自己琢磨了起來,道:“需用非常手段,才能謀奪,不然這幾個巨頭都已經有所警覺,很難下手虎口拔牙了。”
  “轟”
  就在這時,秀麗的凈土中,發出劇烈的聲響,一片片仙山接連崩碎,一條大地之根像是天地的脊梁在隆隆聲中破土而出,向著天空中聳立而起。
  人影閃動,凈土中一下子多不少修士,所有人都在看著那拔地而起的巨嶺,蓮王、石尸、礪石獸顯化在不同地域,三大巨頭似乎有意避開彼此,不想正面沖突。
  “砰”
  聳入天空的中百脈祖根上,一座宏偉的巨宮浮現而出,那里仙霧飄渺,混沌光華流轉,緊閉的朱紅色巨門發出吱呀呀的響聲,而后哐當一聲大敞大開。
  “當……”一聲悠揚的鐘鳴響起,震動整片凈土。
  “轟……”接著又是一聲鼓響,撼動諸天。
  百脈祖根上的巨宮間鐘鼓樓長鳴不斷,昭告著昔日王者的星宮徹底開啟封印,逆天戰寶將要現世。
  “嗚嗚……”
  陰風怒號,尸氣滔天,無盡的黑色霧氣翻涌,猶如夜幕降臨,石尸第一個沖進了那座宮殿中。
  “老尸不要太心急,不然可能會永遠在此挺尸……”礪石獸雖然看似孩童一般,但話語森寒,震動十方,讓人有陣陣窒息的感覺,他未走正宮大門,直接震碎一座偏殿降臨而下。
  一朵石蓮花綻放,周圍霧氣朦朧,蓮王劃破空間,她以無上神華籠罩了天宮的后半部分區域。
  遠處,其他強者靜觀其變,三大天界巨頭登場,他們不敢在這個時候上去爭奪,只能靜等機會,天宮完全被三人割據了。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時,一只大手突然從天而降,將整座天宮都覆蓋在了下面,猛力抓去,想要如此攫走整片巨宮。甚至,連三大巨頭的化身都在巨手的籠罩下,三人同時被攻擊。
  “轟隆隆”
  凈土發生了大地震,百脈祖根雖然堅固,但是此刻也出現了裂痕,上面的巨宮如怒浪中的浮萍,不斷搖動。
  “億萬年前逆天的戰者,真的有人歸來了……”礪石獸大喝,第一個出手,一道虹芒打穿天地,向著天空中的巨手沖去。
  “嗡”
  石蓮花顫動,像是有千萬神兵發出了鏗鏘之音,石蓮片片飛舞,向著天空中的巨大手掌沖去。
  “轟”
  尸氣卷天,無盡的烏光沖天而起,石尸適時出手,黑霧翻涌,天地間黑茫茫一片。
  遠處,所有強者全部后退,萬萬沒有想到不僅天界巨頭來了三人,更是來了一名億萬年前的逆天戰者,這絕對是足以震動天界的超級大事件。
  所有人都目光爍爍,沒有一個人退走,靜靜的在遠處觀戰,逆天戰寶實在太具有誘惑力了,每個人都想得到。
  尤其是,幾大巨頭以及逆天戰者,都沒有出動真身,似乎不想真正生死相向,這就是眾人的機會,如果不是顧忌幾大巨頭的身份,當中有些人是足以與那些化身一爭高低的。
  現在,所有人都在克制,恐怕當真的戰寶浮現而出時,就是眾人瘋狂的時刻到了。
  “砰”
  在四大強者的驚天碰撞下,這片凈土開始猛烈顫抖,而后外部地域的太陽星宮跟著搖動了起來。
  在這一刻,太陽星綻放出熾烈的光芒,而后一道道驚天神虹沖天而起,王者的星宮與那凈土突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逆天戰寶出世,籠罩著一層混沌光芒,霧氣迷蒙,神秘莫測,沒有人能夠真正看清那到底是什么。
  “殺!”
  就在這時,披頭散發的怪人持石劍向前殺去,這是第一個敢于參與到巨頭與逆天戰者當中的去的修士。
  同一時間,又有數條身影沖起,直接沖向那混沌光華彌漫的戰寶,全都開始爭搶起來。
  凈土震動,星宮震動,太陽星搖顫,這里的氣息頓時彌漫向天界大地,第一時間被諸多強者感應到。
  本來無意出手的人,此刻也禁不住誘惑,不少強大的神識探向太陽星而來。
  “轟”
  億萬年前的天界古戰場,在這一刻更是沖起一道血光,照亮了整片天界,搖碎了時間的更迭。
  不少人發出驚呼聲。
  “又一名億萬年前的逆天戰者……”
  “傳說果然不假,總會有那么兩三人可以平安歸來!”
  血光橫空,從那天界古戰場直接貫通到了太陽星宮內,讓復雜而又激烈的奪寶大戰更加白熱化。
  “咚咚……”戰鼓長鳴,遠空一座漂浮的巨島,從天界深處快速沖來,飛向太陽星宮。
  天界大地上,不少修士再次吃驚。
  “上次天界大戰,懸空島諸強慘敗,自封無盡歲月,現在終于出世了,難道他們的始祖當年沒有滅亡嗎?還是說他們不計后果舉族全出,拼死一戰來爭奪逆天戰寶。”
  逆天戰寶出世,在很短的時間內,天界許多地方不再平靜,太陽星聚焦了諸強的目光,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在仰天觀望,關注著這場非同尋常的奪寶大戰。
  “砰”
  天界大地上,一片死亡沼澤中水霧彌漫,成螺旋形沖天而起,向著火紅的太陽星沖去,無盡水霧凝聚到了太陽星中,熾熱的太陽都暗淡了下來。
  “這個人是誰?!”
  又有強者顯化在太陽星中,天界各地發出不少驚呼聲。
  同時間,很多散修也沖天而起,他們難抵誘惑,也想去碰碰運氣。
  在這一刻,太陽星迎來了有史以來最為熱鬧的一天,同時也是最為危險與可怕的一天,隨時有崩潰的可能。
  天界異派重地,經過一番密議,他們也不甘寂寞,一座巨大的神城緩緩浮起,沖向太陽星宮,這是昔年被盤古擊殺的那名石人王者遺留下的神城。
  太陽星聚八方風云,如果不是諸強都進入了昔日那位王者開創出的凈土世界內,恐怕太陽星早已崩碎了。
  在這一刻,凈土內天崩地裂,諸強大戰,爭奪逆天戰寶。
  戰寶混沌光芒閃耀,被眾人圍逼在中央,沒有人可以獨取。
  而凈土外的大陣中,老山羊急的直跳腳,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料,他所自傲的大陣縱然運轉了起來,但也難以將那戰寶拘進來,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浪費感情,你到底行不行?”蕭晨很無奈,憑他現在的修為,在這天界真的無法出頭,根本不可能去爭鋒。
  “這……來的人太多了,外面都打爆了,巨頭、逆天戰者、還有那些不怕死的散修,全都參與了進來,嚴重影響了我這絕世大陣的運轉,根本發揮不出絕陣的威力,還有那逆天戰寶可能非同一般,本身就就極難拘禁。”
  老山羊來回踱步,憂心忡忡,異常焦慮,不斷的搓手,道:“不行,需要想非常辦法才行。”
  突然,他止住了腳步,看向蕭晨,道:“小子你敢不敢冒險?”
  “怎么冒險?”蕭晨瞥了他一眼,這個老東西沒出過好主意,他很是警惕。
  “我以這絕世大陣的偉力加諸在你的身上,你與神圖合一,將那逆天戰寶拘來……”
  “你這老家伙果然沒有好主意,你想活祭我嗎,還是你自己來吧。”蕭晨直接拒絕。
  老山羊急得直搓手,道:“怎么會活祭你呢,雖然冒險了一點,但卻是唯一的辦法了,如果有個逆天戰者在這里就好了……”
  “廢話,逆天站者還需與你合作,自己出手就行了。”說到這里,蕭晨想起了體內的大道烙印,此刻能否利用上呢,尤其是那異界的無上大道。
  就在這時,老山羊突然眼泛賊光,道:“有了,你身體內還有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可以合理利用!”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呢!”蕭晨警惕的望著他,這老東西壞水實在不少,不得不讓人防范。
  “我感覺你體內有不一般的東西,干脆你全部展現出來,讓我看看,說不定我就能夠想出好主意來。”
  “你整個是一個狗頭軍師,哪里有什么好主意,全都是損主意。”蕭晨可不打算對這個老家伙不設防的敞開秘密。
  不過,這老家伙太神秘了,在這一刻雙目中精光四射,兩道奇異的光彩扭曲了空間,似乎可以洞悉世間一切秘密,望向蕭晨的剎那,驚道:“天啊,你這小子走什么呆神運了,難道你體內有無上大道烙印,這怎么可能?!”
  蕭晨心中頓時震驚,但卻面色平淡,道:“我要是修成了無上大道,凝聚成烙印,早就自己去爭奪逆天戰寶了,還會跟你走在一起嗎?”
  “不對,你的體內絕對有古怪,我感應到了特別的氣息。”老山羊的一雙眸子變得很空洞,似乎可以透視蕭晨的**,道:“小子不要在藏私了,快點展現出來,我們聯手出擊,絕對可以奪得逆天戰寶。”
  蕭晨稍微一猶豫,而后將那異界大道烙印釋放而出,一道朦朧的身影矗立在大陣中央。
  “好強大的烙印,果真是無上大道,這個人昔日了不得,絕對蓋世無敵的人物!”老山羊露出驚色,不斷驚嘆。
  “可惜這大道烙印有古怪,只有他的子孫后代才能繼承,我琢磨了很長時間也不得其法。”蕭晨如此說道。
  “嘿嘿……無妨,有我老人家在此,絕對可以短暫的借助其本源法則。”老山羊的眸子中浮現出神秘的光彩,像是復活與新生了一般,在這一刻他意氣風發,露出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態,道:“我們聯手的話,就等若一個逆天戰者!”
  “你不是說你本來就是逆天戰者嗎,還需要跟我聯手……”
  “出了點小問題,現在唯有我們聯手,才能展現出逆天戰者的實力。”老山羊大言不慚,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道:“大道烙印內蘊我體內,我內蘊神圖內,神圖內蘊你體內,我們如此合一,借助這古往今來第一蓋世絕陣提供的無上偉力,暫時就等若一個逆天戰者!”
  “你這老東西向來不靠譜……”
  “我說的是真的,我的身體如果不是出了問題,何需這樣繁瑣,不信我們來嘗試你就知道了。”老山羊難得的正經了起來,道:“神圖完全在你的掌控內,你不用擔心什么。”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出現意外,別怪我想以神圖碾碎你!”蕭晨警告道,他怕這個老東西亂來,因為這個老家伙實在讓人不放心。
  “轟”
  僅僅片刻鐘后,太陽星中凈土邊緣地帶爆發出一股讓所有修士全都心悸的氣息,一股滔天的神焰震動**八荒!
  “又一名逆天戰者,這怎么可能?!”
  “億萬年前的逆天戰者,怎么能夠歸來這么多,不可能!”
  在這一刻,不論是凈土,還是天界大地,許多強者都露出震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