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83 逆天戰寶出世

強大,無以倫比的強大!這是目前蕭晨唯一的感覺。渾身精氣澎湃,擁有難以估量的神力。
  凈土中的那些人自然感應到了這股非同尋常的氣息,讓人窒息,強大的能量波動自邊緣地帶如驚濤駭浪一般席卷而至。
  “刷”
  蕭晨沖出大陣,周身神焰滔天,震動的整片凈土一陣搖動,竟有崩潰的跡象發生,外面太陽星的光芒都被他壓了下去,在這一刻他是絕對強大的。
  他通體都被光華籠罩,形體如光似電,一下子就來到了凈土中,這已經不像是一個人,而像是一顆燃燒的神星。
  在混亂的凈土中,第一時間有人向他出手,數道光華像是彗星撞擊而來,劃出長長的軌跡。
  “砰”
  蕭晨抬手向前劈去,一下子就將幾道殺光擋住了,打的那些神光四處潰散,神力消失于無形間。
  他眸子中射出兩道冷電,并指如劍,向著那出手的幾人掃殺去,長大的劍芒橫貫凈土蒼穹,未明的神源法則禁錮天空,頓時將三道身影腰斬,血光沖天。
  那道三人影快速消失,三人直接退走了,根本再無一絲僥幸的心理,亡命飛遁而去,蕭晨也顧不上將他們徹底抹殺,因為他鎖定了那個異派的神秘強者“泥人”。
  如夢亦如電,他似夢幻空花,顯化在那泥人的身前,沒有虛巧的花式,一只大手覆蓋天空,籠罩而下。
  神力無疆,震動的凈土在崩裂,未明神源法則一出,那天不再是天,那地也不再是地,一切都被改變,一切都隨心而定,單掌控世界!
  那如泥塑木雕的神秘強者,在這一刻終于不能再古井無波,裸露的那半張木訥的臉頰頓時變了顏色,他雙手連連劃動,打出萬界本源法則,對抗天空中的大手。
  但是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泥塑木雕般的神秘強者雙手迎向天空的剎那,雙臂無聲無息的崩碎了,化成點點灰燼,消失在虛空中。
  這是何等的力量?神秘強者泥人的一雙手臂,瞬間灰飛煙滅!
  蕭晨巨手所過之處,此時此際沒有什么可以阻擋,這方世界已經完全被主導。
  稱得上改天換日!
  大手下的世界在被重新塑造,所覆蓋下的空間,規則與秩序被重組,一切盡在掌握中,世界似幻花一朵,被隨意更改與捏造。
  這就是逆天的戰者的本源法則,這是就無上實力所展現出來的冰山一角。
  “砰”
  泥人右臂再生而出,持一口石刀向著天空劈去,蒙蒙黃色光華像是一道不朽神虹,劃過蒼茫宇宙,照亮億萬星河。
  但是,天空中的大手僅僅做了一個動作,向下猛力一按,所有黃色的的刀氣就全部崩散了,石刀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響,竟一下子碎裂在了虛空中。
  不是真正的石兵,并不能萬古不朽,在被巨手所重定神則的小世界中,寸寸斷裂。
  不過這泥人果真是了得,縱然是在如此可怕的境地下,也怡然不懼,身如飄萍,在本源神則下,詭異無比的移動著,法身蘊含大道精義,以法卸法,創造神則罅隙,遁出了這方世界。
  能從逆天戰者手下遁出,這種人絕對是非凡人物,有著常人不可想象的修為,是天界巨頭下的絕頂人物。
  這個人的**或許不夠堅固,但是對神則的領悟達到了非常可怕的高度!
  “無上的祖神,我們來了!”就在這時,凈土外傳來陣陣神力波動,一座磅礴神城沖了進來。
  異派諸強駕馭昔日的石人王者所遺留下的巨城來到了凈土中,那名神秘強者“泥人”一閃而沒,投身太古神城中。
  神秘強者泥人竟是一名無上祖神,讓蕭晨有點驚訝的同時,更是心生警惕,無上祖神若是將萬界神則領悟到一定境地,是如此的強大,顛覆了他過去的認知。
  不同于石人路,這條道路需要保留肉身,神力達到一個極點便再無任何變化,千萬載歲月可能都將停滯不前。
  無上祖神,其肉殼無法與石人相比,甚至遠不如失敗的石人軀體堅固,但是這樣的人對神則的感悟,是相當的恐怖的。
  或許,不少無上祖神在很漫長的歲月中甚至都無法與失敗的石人爭鋒,但是一旦他們將萬界神則本源領悟到一定境界后,也許很多事情都將發生改變。
  眼前這名神秘強者泥人,他已經要發生質變,在無上祖神的道路上,前進了很遠,走出了一條漸漸開闊的道路。
  難怪無上祖神所走的道路可以與石人路并稱兩大修煉道路!
  明白這一情況后,蕭晨殺機更盛,頓時向著那太古神城沖去,掌刀掃出,蘊有無上大道法則印記。
  雖不是他所悟,但此刻卻可為他所用,體內神圖迷蒙,老山羊與異界無上大道結合,通過神圖向外展現出大道精華。
  天地如簾幕,猛力一扯,便被打開,展現出一個全新的世界舞臺,為逆天戰者所創,為己所用,唯心所感,隨念而變!
  太古神城被掌刀所蘊的新世界本源規則覆蓋,改天換地,磅礴巨城猛烈搖動,仿佛隨時都會崩碎。
  不過,出乎蕭晨的預料,在逆天戰者的驚世一擊下,太古神城猛烈抖動過后,竟爆發出了刺目的璀璨金光,將其掌刀蘊含的無上偉力化解了。
  “怎么會這樣?”蕭晨問體內的老山羊。
  “那不是一般的神城,是王者所遺留,且完好無損保存了下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蛻變成功的石兵還要寶貴。”這是老山羊的回道。
  “嗡”
  太古神城震動,發出了千萬神蟲振翅的聲響,奪目的黃色神輝綻放而出,竟向著蕭晨鎮壓而來。
  “砰”
  蕭晨一拳轟下,直打的太古神城一陣搖動,金色光芒沖天,而后一下子斜飛了出去,被強大的神力打入凈土世界深處,撞碎無盡仙山。
  將一代石人王者的神城如此抽飛,一般的人很難想象,所有修士全都露出驚色。
  不過,那太古神城撞碎幾條荒山古脈后,又沖天而起,它異常堅固,絲毫無損。
  “留下這座神城的主人圖謀不小……”老山羊在神圖中向蕭晨傳音,道:“一般的石人王者出世,神城的生命便到了終點,除非自損精氣,才能保留下神城。畢竟是王者涅槃過程中的關鍵之物,保存下來的神城都有無法想象的大用途,是可以慢慢成長的瑰寶……”
  可惜的是,異派的石人王者是個悲劇人物,來到世上沒多久便被盤古王滅掉了,徒留下一座神城而已。
  蕭晨一步不停,眨眼顯化在凈土深處,再次向著太古神城打去。莫名其妙與老山羊合一成為逆天戰者,他不想錯過今天這個機會,想要對異派大開殺戒。
  “嗡”
  巨大的神城再次震動,放大千百倍,向著蕭晨壓落而下。
  “起!”
  蕭晨單手擎天,竟將這太古神城托在了掌心,舉著億萬均的古城向著天空中那混沌光華閃爍的逆天戰寶砸去。
  “砰”
  就在這時,蓮王出手,向著太古神城抓去,握住城體的剎那,天空中石蓮花片片飛舞,古城搖動,黃色光芒沖天。
  “轟”
  尸氣滔天,石尸出手,滾滾黑霧向著蓮王翻卷而去,如此可以看出,石尸是偏袒異派的,在此時刻不忘相助一把。
  蓮王腳踏石蓮花,后退而去,將一片尸霧煉化,掃向神城中,頓時讓古城猛烈抖動,但依然不朽,沒有破碎。
  “小子留點力氣,不要浪費在那神城上,短時間很難打碎,一會兒還要奪逆天戰寶呢。”老山羊提醒道。
  但是,他卻無法理解蕭晨的情結,蕭晨難以自制,再次向著神城轟殺去。
  掌覆天地,威壓日月,盡全力出手,大道烙印顯化而出,向著下方的王者巨城拍擊。
  似乎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可怕,無上祖神駕馭太古神城洞穿了天地,整體橫移無盡遠,躲到了石尸的后方。
  “砰”
  但是卻不曾想,一道血光鋪天蓋地降臨,打在了太古神城上,正是那從天界古戰場沖來的血色光華。
  見此情景,老尸又想出手,但是蓮王卻也上前阻斷了他的去路,對他轟殺出了驚天一擊,蓮花片片,在這一刻每片石蓮都是一個世界!
  諸天萬界,將石尸籠罩,蓮王的無上大道法則一出,與世同存的石尸也不得不變了顏色。
  “轟”
  蕭晨適時出手,出現在太古神城前,轟下一掌。
  與此同時,血色光華閃耀,當中的戰者出手,硬撼巨城。
  同一時間,又一股螺旋形的水霧快速彌漫而來,籠罩神城,又一名神秘強者出手,打向太古神城。
  “嘿嘿……我也來分上一杯殘羹!”就在這時,那如孩童般的礪石獸發出森冷的笑聲,也出手了,化成一道光華俯沖下來,直取太古魔城。
  血色光華中的戰者、螺旋形水霧中的神秘人物、礪石獸、蕭晨同時抓住了太古神城,四大強者猛力撕扯,本是完好無損的王者瑰寶頓時搖顫,發出了可怕的聲響。
  “喀……”
  那巨大的城體、宏偉的城墻出現了裂痕!尤其是那巨大的城門,轟隆一聲倒塌了下來。
  遠處,石尸眼眸中射出兩道寒光,一聲長嘯,讓人毛骨悚然,他從諸天萬界中遁出,強行沖出了蓮花世界,快速飛到太古神城的近前。
  就在周圍的散修都以為這與世同存的老尸要解救太古神城時,他卻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舉動。
  “砰”
  一只干枯的尸爪撕裂而下,一把抓在巨大的城體上,他竟也要分上一杯殘羹!石尸的無情與狠辣可見一斑。
  縱然有交情,也可以一瞬間無情抹殺,這就是他反復無常的可怕心性。既然無法保全,便也摻上一腳,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五大強者同時出手,縱然堅固如太古神城,乃是王者留下的重寶,也根本無法承受,在震耳欲聾的聲響中,王者神城被五大強者生生撕裂。
  刺目的黃金神輝照耀十方,一宗瑰寶就此被毀,被五大強者平分,每人都抓到了一段城體。
  王者的神城非是凡物,雖然被人平分掌控在手,但是撕裂后的剎那,那種無上神力暴動是無法想象的,五大強者都被神輝沖擊的一陣搖動,全力鎮壓!
  無論是太陽星的修士,還是天界大地上的強者,全都震驚無比,五大強者縱然是分身印記,也是如此的可怕,將王者神城如此分裂了,如此神威實在震懾人心。
  異派無上祖神泥人裹帶著諸強,光影一閃,竟憑空消失在凈土中,蕭晨想要阻擋,卻無力分身,手中的城體在暴動不止,隨時有崩碎成飛灰的可能。
  神秘如泥人般木訥的無上祖神,掌握有秘寶,順利遁出了這危險之地,飛出太陽星很遠,降臨到天界大地上,他們才顯化而出。
  “你們是罪人!”無上祖神怒喝幾名異派強者,神城被毀,這對天界的異派來說,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損失。
  太陽星凈土中,五大強者壓制住殘城,分別煉化收入體內。而后全都沖天而起,向著逆天戰寶奪去,因為蓮王已經要成功了,片片蓮花籠罩了戰寶。
  “咚咚……”
  戰鼓轟響,震動天地,懸空神島綻放出億萬道光輝,也向前沖去。與此同時,諸多散修,跟隨在懸空島后方,同時出手,想要攪亂局勢,逆天奪寶。
  “砰”
  蕭晨先是與老尸碰撞了一記,而后又與那礪石獸打了一掌,被震動的險些與神圖分離。
  “他們只是化身印記而已,怎么還是無法力壓他們?”蕭晨問老山羊。
  “能與他們的化身分庭抗禮就不錯了,畢竟我們的組合只是偷天換日而已,并不是真正的逆天戰者,你要自己把握好戰機。”老山羊呲牙咧嘴的回應,他借助異界無上大道烙印,同時連通他所劃刻的神陣偉力,此刻滋味很難受。
  “轟”
  當凈土中所有人出手時,逆天戰寶再次被打到了中心地域,混沌光芒四射,難以琢磨,沒有人可以獨自去攫取。
  “砰”
  就在這時,石尸突兀的向著蕭晨出手,打了一記本源神則掌力。
  蕭晨身體劇震,轉身與之大戰。
  “咚”
  就在這時,礪石獸也突下殺手,向著蕭晨襲殺而至。
  “轟”
  螺旋形水霧彌漫,也沖天而起,向著蕭晨撲殺而至。
  形勢異常危急,三大強者不約而同出手,簡直是要重演異派太古神城的悲劇。
  “這三個陰人……他媽的,老子以后絕對不會放過他們!”老山羊憤憤的在神圖內低吼著。
  然而,讓人驚憤的是,血色光華閃耀,那從天界古戰場上沖來的戰者,也向著蕭晨出手了。
  這幾人擺明是想先解決掉他,短暫的聯手在一起,結成了同盟。
  蕭晨對神圖內的老山羊斥道:“第二座大戰劃刻完畢了嗎?如果還未好,我要退走了!”
  這是他們之前的秘密約定,蕭晨在這片空間飛行,老山羊則在暗中秘密出手,刻畫出第二座他引以為傲的大陣,在近距離內拘走逆天戰寶。
  “馬上就好!”
  蕭晨已經無法支撐了,四大強者皆展現出了自己的大道神源,向著他鎮壓而來,簡直就是想把他活活封死在這里。
  “好了,我們退走!”老山羊低吼。
  “恐怕我們很難退走了。”蕭晨感覺到了焦慮,四大強者將他禁錮在了天空中,他的身體在嘎吱吱作響。
  “無需擔心!”老山羊的聲音響起。
  就在這時,蓮王突然出手,在外面撼動四大強者。
  諸天萬界浮現,蓮王打穿了一條通路,讓蕭晨與外面的世界取得了聯系,擺脫了禁錮。
  這出乎四大強者的預料,沒有想到蓮王竟在這時候幫住一位競爭對手。
  “咚咚……”
  戰鼓齊鳴,懸空島浮現而出,在不遠處掃殺來千萬道神華,阻斷蕭晨的逃生之路。
  “懸空島我記住你們了!”老山羊咬牙切齒,道:“看來你們的始祖果真沒死,不然就憑你們也敢如此囂張,落井下石,阻擋逆天戰者。”
  “砰”
  四大強者再次封閉了空間,將蕭晨隔絕在里面,縱然蓮王出手,也難以短時間打開,這次四大強者有所防范,擺明是要先封印蕭晨。
  “絕陣開啟!”老山羊大喝。
  漂浮在逆天戰寶周圍的朵朵石蓮花,全都光芒大盛,上面皆浮現出神秘圖紋,竟是老山羊暗中刻畫的第二座絕陣。
  蕭晨早已感覺到這個老東西與蓮王關系不一般,不曾想竟到了這等地步,在這關鍵時刻老家伙將第二座大陣刻在了蓮王提供的石蓮花上。
  “轟”
  逆天戰寶光芒沖天,猛力震動,而后開始虛淡,即將消失。
  “不好!”四大強者怒極,全都沖天而起,打出無上偉力,阻擋逆天戰寶。
  “我們走!”老山羊焦急喊道。
  蕭晨頭也不回,快速向著凈土外沖去。當路過懸空島時,他毫不留情的出手。
  “砰”
  殘缺不安全的神圖露出一角,一下子碾壓而過,天空中的懸空島頓時崩碎了半截,落下十幾條身影。
  蕭晨的大手一把探出,抓住了其中兩人,猛力一碾,兩團血霧爆發而出,就此他一沖而過,從太陽星宮原路退出,隨后沖出了太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