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584 奪寶

蕭晨猶如一顆流星沖出太陽星宮,周身光芒熾烈,就想遠遁萬萬里,離開這是非亂地。
  “砰”
  就在這時,太陽星外,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鋪天蓋地而下,像是蒼穹壓落了下來,蕭晨被徹底覆蓋。
  “鏘”
  這下太突然了,蕭晨匆忙間迎擊,雙手托天,力舉那無邊無際的巨爪,被震動的周身欲裂,各種神秘本源法則向著他襲來。
  這是神力與神則的雙重侵襲!
  形勢異常危急,這個對手超乎想象的強大,突施殺手,讓蕭晨失去了先機。
  “咚”
  像是在擂動天鼓一般,那只大手打在蕭晨軀體上,大手下覆蓋的世界當時崩潰了,一切都不復存在,縱然是蕭晨的軀體都在破碎。
  可怕的戰者,無窮無盡的神力與法則不可琢磨,讓人敬畏!
  “返本還源!”
  蕭晨大喝,在虛無間重塑世界,近乎毀滅的肉身也被快速修復,他艱難的沖了出來。
  “是他!”老山羊與蕭晨同時認出上方的巨手,正是不久前第一個趕來,同時向著礪石獸、蓮王、石尸拍下去的那只大手,而后被三大王者擊碎,便隱匿了起來。不曾想他在關鍵時刻擋在了這里。
  這個人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大,讓蕭晨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他不想在此耽擱,身化永恒一粒沙,自身成為一個不朽世界,消失在了天地間。
  “哐”
  但是,一聲像是亙古長鳴至今的聲音頓時又將他震了出來,那只巨大的手掌抓握天地,將蕭晨所化世界覆蓋,強行拘禁而出。
  在這一刻,空間與時間等種種神則咒術,根本無效,難以掙脫這片戰場。
  而此刻太陽星凈土中,混沌光芒閃耀的逆天戰寶,發出最后一抹璀璨奪目的光華,而后徹底憑空消失了。
  蓮王帶著漫天的石蓮花,隨之消失,就此不見。
  幾大王者與戰者眸子全都在綻放冷光,在第一時間沖出了太陽星。
  “刷”
  螺旋形的水霧第一個沖出,正好看到蕭晨被困,頓時向禍首殺來,到了此刻他們不用想也知道,蕭晨與蓮王有勾結。
  礪石獸、石尸、還有那血色光華閃耀的戰者,緊隨其后,向著這里掃殺,想要撕碎蕭晨。
  “完了,逼得我老人家不得不拼命了!”老山羊大叫了一聲,頓時將那異界無上大道本源換下,重現一種未明的大道烙印。
  這是他自己的本源大道,并不是說異界大道不夠強大于深奧,而是因為唯有自己創出的無上大道才最適合自己。
  在這一刻,蕭晨通體綻放神光,越發的璀璨了,徹底將太陽星壓了下去。
  天界大地上,很多人都在仰天觀望,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眾人震驚無比,一個人的光芒竟壓制了太陽星,普照大地,很明顯這個強大的逆天戰者來歷非凡,恐怕是真身出現在了王者的星宮中!
  這是要決戰與生死絕殺嗎?天界巨頭以及逆天歸來的戰者,一般是不會親身降臨的,不會隨便大動干戈,避免真正的生死大決戰,不然后果是極其可怕的,無法預料!
  “逃!”
  老山羊此刻只有這樣一個字,他顯得非常虛弱,在艱難的支撐大道印記,與神圖相合,為蕭晨所用。
  “刷”
  在這一刻,蕭晨感覺更加的強大了,光芒照耀天宇,化成一道神虹沖向前方,什么世界屏障,大道禁錮,全部被打穿。
  縱然是覆蓋下來的巨大手掌,也被他的軀體洞碎,直接沖過,向著萬萬里外遁去。
  這個變故超乎所有人的預料,幾大王者與戰者全都露出驚容,而后眸子卻更加冷冽了,在后追了下去。
  這是一場無法想象的大追殺,幾大王者與戰者共同追殺一個目標,這是天界很久沒有的事情了。
  “你們這群白菜追殺我作甚?”老山羊透過蕭晨的軀體傳音,道:“逆天戰寶已經被蓮王收走了,就在她的石蓮花中,現在不去阻止,不久她定然將煉化戰寶,你們從此與之徹底無緣!”
  “刷”
  血色光華閃耀,那自天界古戰場沖來的戰者,瞬間消失。
  “砰”
  螺旋形水霧也洞穿了天地,退出了追殺的行列。
  “咚”
  而那只巨大的神秘手掌,向著蕭晨拍出最后一擊后,也跟隨著那兩人遠遁而去。
  五大強者走了兩人,但蕭晨依然無法停下來,因為礪石獸與石尸并沒有打算放過他,還在追殺不停。
  “你們這兩棵白菜有毛病啊,放著逆天戰寶不去奪取,追殺我老人家作甚,難道真的以為可以殺死我嗎?要知道我們這個級數人是難以磨滅的,你們在白白浪費力氣。”
  礪石獸與石尸不為所動,追殺不停,步步緊逼,根本沒有放過蕭晨與老山羊的意思。
  “這兩人是不是前世與你有深仇大恨,為什么如此相逼,根本就是不殺死你不干休的樣子。”蕭晨問老山羊。
  這個老東西沒好氣的回答:“我老人家的敵人多了去了,可謂舉世皆敵,還在乎這兩顆白菜嗎,讓他們追吧,我累死他們!”
  不用想也知道了,礪石獸與石尸感應到了老山羊的氣息,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此刻是想趁他病要他命。
  “你是石中帝?!”蕭晨這樣問老山羊,他早就懷疑這個老東西了,現在終于問出。
  “我要是石中帝,還怕這兩個化身嗎,直接拍死這兩只蒼蠅!”老山羊憤憤不已,而后又冒出一句,道:“石中帝一代至尊人物,從來不逃,沒有退縮的時候,丟不起那人……”
  蕭晨:“……”
  “不行,我們得擺脫這兩只蒼蠅,不然我們真有可能被他們干掉,轉變方向,向著蓮王的神域沖去。”
  老山羊露出一絲焦慮,蕭晨知道這個老東西感覺到了危險,急忙向著東方沖去。
  飛行上百萬里,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那里混沌光芒沖天,逆天戰寶的氣息再次迸發而出。
  “轟”
  無盡的混沌光芒完全將那里淹沒了,隱約間看到蓮王幾人正在大戰。
  “老不死的,你竟真的將逆天戰寶弄到了蓮王的石蓮花中?”礪石獸似乎非常吃驚,而后再也不耽擱,沖天而起,向著混沌光芒閃耀的地帶飛去。
  石尸也露出驚色,道:“該死的老東西,戰寶竟真的不在你這里!”他也迅速飛遁而去,不再追殺蕭晨二人。
  “我就說,這兩個人最是陰狠,怎么可能為了昔日恩怨,舍棄逆天戰寶而不要呢。”老山羊長出了一口氣,同時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再也無力支撐。
  光華一閃,他從蕭晨體內跌落而出,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很多,在這一刻他原本花白的須發徹底變的雪白,軀體都有些佝僂了。
  “他祖宗的,浪費啊浪費,害得我老人家又要苦修一段時間了……”老山羊連連搖頭。
  蕭晨斜眼看他,道:“你這老東西,讓我跟你一起打生打死,到頭來你卻將逆天戰寶隨便送人了,好大的人情,好重的禮物,你跟蓮王到底什么關系?日后你可以向她討要好處,但是怎么補償我?”
  “別急,那幫白菜誰也得不到,我跟蓮王也不過是相互利用的關系而已。戰寶我是送給她了,但是她與戰寶無緣,我們現在立刻回到太陽星。”老山羊露出鄭重的神色,不像是開玩笑,非常的認真。
  蕭晨狐疑的看了看他,不過此刻卻也沒有了危險,走上一遭倒也不用擔心什么。
  兩人化成兩道虛影,避過大地上所有修士的耳目,沖向太陽星,事實上此刻根本沒有人注意天空,諸神的強大神念全部探向了東方蓮王的神域。
  蕭晨他們順利回到太陽星宮,老山羊拉著蕭晨第一時間沖進了那座被他劃刻的絕陣中,激動無比,道:“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了……”
  “你這老東西花花腸子還真不少!”蕭晨已經知道他要做什么。
  “小子別廢話,趕緊將神圖祭出,我們現在開始翻盤,讓他們都哭去吧。”
  “從蓮王手中奪回戰寶?你都已經送給她了,就不怕她日后找你拼命?”
  “我與她合作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答應她的都已經做到了,將戰寶送到了她的手中后,合作已經終止,現在要各憑手段獲取戰寶了。”老山羊說這些話時,底氣十足,道:“縱然我老人家現在出了點狀況,但是依然可以笑傲天界……”不過在說最后這些話時,他明顯有點底氣不足了,看的出他身體狀態確實很不好。
  “我若恢復,就是那些死翹翹的始祖都歸來,也無所謂!同是王者與戰者,誰怕誰!”老山羊像是在給自己打氣,漸漸自信了起來,道:“有朝一日,我會重臨大地間的!”
  “這樣說來,我眼前見到的是一縷神念,還是一道神識呢?蕭晨怪異的看著他,道:“你的真身在挺尸?”
  “小毛孩子懂什么,趕緊祭陣圖,奪寶!”老山羊催促道:“天界很復雜,連懸空島的始祖都復活了,保不定還有其他戰者逆天歸來,若是傳說中的幾大蓋世王者也再現于世,那就不妙了。”
  蕭晨沒有耽擱時間,也怕發生意外,陣圖旋轉,出現在絕陣中央。
  “嘿嘿,我老人家真是天才啊,刻出正與反兩座絕陣,相互貫通,他們打生打死,卻被我老人家奪取勝利果實,這就叫做運籌帷幄,決勝百萬里之外。”
  看到他自戀的樣子,蕭晨有毆打他的沖動,這老家伙臉皮太厚了,頂多是jiān詐而已,什么運籌帷幄,簡直是胡說八道。
  “嗡”
  陣圖輕顫,發出陣陣奇異的聲響,在大陣中不斷變幻,迷迷蒙蒙。
  “好,來了!”
  老山羊雙眸射出兩道奇異的光彩,激動之下竟扯下了一把胡須。
  大陣中頓時流傳出一股驚濤駭浪般的氣息,混沌光芒閃耀,逆天戰寶沖出,蕭晨快速以神圖鎮壓,將之收了進去。
  “好,哈哈……”老山羊狂笑,但是緊接著卻變了顏色,叫道:“小子我們快快融合,好幾顆大白菜跟著沖過來了……”
  大陣中心地域,一個黑洞中,陣陣恐怖的氣息爆發而出,有強者即將沖出。
  “礪石獸還你石盒!”老山羊怨念無盡,將那臭氣熏天的石盒扔進了黑洞中。
  石盒內的惡物將黑洞中的礪石獸與石尸澆了個狗血淋頭,惡氣沖天,他們憤怒大吼:“你這該死的老東西……”
  “叫獸、老尸,咱們回頭見,三萬年后再相見,等我真正歸來!”老山羊毫不示弱的大吼,而后快速與蕭晨融合,更是將絕陣也拘禁到了神圖中,他們沖天而去。
  但是,縱然是這樣也不能阻止王者沖出,那個黑洞并沒有隨著絕陣的消失而閉合,兩大王者先后沖了出來。
  “走!”
  蕭晨與老山羊沖出太陽星后,亡命飛遁,大道本源法則發揮到極致,瞬間已經到了百萬里之外。
  “隱匿起來!”
  兩人直接遁入大地下,化成一道流光在地心中飛遁,最終又化成巖石,寂靜不動了,隱去了氣息。
  在這一日,天界徹底沸騰了。
  數位王者與戰者爭奪逆天戰寶,但是最終所有人都失手了,被一個其貌不揚的小老頭得手,實在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蓮王得而復失,真是沒有想到。”
  “這算什么,據說礪石獸與石尸被人潑了一頭狗血……”
  “還有那幾大戰者也都失手了,真是不可想象。”
  ……人們議論紛紛。
  天界地層深處,蕭晨以盤古石令隱藏氣息,而后更是躲入了神圖中,此刻他正在詢問老山羊那幾名追殺他們的王者與戰者的真正身份。
  “從天界古戰場沖上太陽星的血光,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昔日名為單駿的石人王者逆天歸來了。”
  “至于那只攔阻我們的大手,現在細細想來,非常熟悉,定是懸空島的始祖無疑,想不到懸空老祖真的沒有死!”
  “而那螺旋形水霧當中所隱藏的王者,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水王宋大飛。”
  聽聞老山羊所說后,蕭晨一陣沉默,蓮王、礪石獸、石尸、單駿、懸空老祖、水王宋大飛,天界六大王者與戰者同現,實在可怕。
  六人都沒有顯化真身,不過出動了化身而已,就已經舉世無敵了,如果真身出世,那將是何等的場面?
  “天界到底有多少個王者?”這是蕭晨非常關心的問題。
  “不多,天界向來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強勢的新王者出世,必然要伴隨有遲暮的老王者隕落,自古以來王者數量都很穩定……”老山羊給了蕭晨一個模糊的說法,回避了王者的具體人數。
  “不過,個別逆天歸來的戰者算是變數……”
  這句話讓蕭晨很是不解,但是這個老家伙向來神神叨叨,不具體說明,反而催促,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討論這些,而是觀看逆天戰寶到底是何物。”
  蕭晨也充滿了好奇,非常想知道太陽星宮中的戰寶到底是什么,隨著混沌光華的閃現,戰寶浮現在兩人的身前。
  “剝掉混沌皮!”
  在戰寶的外面,生滿了混沌石皮,非常的堅硬,兩人不斷敲打,才讓那混沌石皮慢慢龜裂,漸漸露出里面的寶物。
  “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了……”老山羊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而蕭晨也是格外緊張,凝視掌指間的戰寶。
  “喀嚓……”
  混沌石皮終于徹底碎裂了,點點光華閃耀,脫落而下,露出了里面的戰寶。
  見到戰寶的剎那,兩人當場石化,怎么也沒有想到天界幾大巨頭為之打生打死的東西卻是如此的普通。
  老山羊捏著一根拇指長的石鑰匙,淚流滿面,道:“我老人家機關算盡,以殘身逆天奪寶,虎口拔牙,就得到這樣一個小玩意?!他#@¥#@%¥#……傳說不是見到戰寶的剎那,任何人的修煉天地都會打開一扇全新的窗口嗎,難道就是這樣一把爛鑰匙?打開個鳥啊,我老人家也能煉出百八十把這樣的爛鑰匙!”
  也不怪老山羊失望,這石鑰匙太普通了,雖然是石兵材質,異常堅硬,難以朽滅,但是上面根本沒有神力波動,更沒有留下任何印記。
  蕭晨接了過去反復觀看,也沒有看出任何特別之處。
  “他祖宗的,難道需要拿著這把爛鑰匙去某個地方,打開一扇門?”老山羊憤憤不已道:“連點提示都沒有!”
  蕭晨也相當的無語,費勁力氣得來的逆天戰寶,竟是一把石鑰匙,也許隱藏著驚天的秘密,但是眼下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石鑰匙……石鑰匙……讓我想一想……”這時,老山羊忽然自語起來,不斷的重復著石鑰匙三個字。
  “天界史上,什么時候出過這樣神秘的石鑰匙呢……”他在記憶中搜索,在回憶無盡歲月來所經歷的種種往事。
  過了足足有半刻鐘,老山羊突然大叫了起來,神色變得非常激動,道:“我想起來了!”
  “你想起了什么?”蕭晨的心緒也跟著波瀾起伏。
  “億萬年前,我還是一名小小的至人時,曾經有幸見到兩位石人王者在一株通天神木下弈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