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585 石鑰匙

“承蒙兩位石人王者關愛,我得以在那里靜靜的觀看了很多天。最后他們說是要去一個神秘的地方,打開一扇門,提到了……石鑰匙三個字。
  說到這里,老山羊有些神情恍惚,道:“我能有一日的成就,與能夠觀摩兩位王者弈棋有很大的關系,真感激他們,但是那一別卻是永別。
  “遙想那時,神花飄搖,片片晶瑩,兩位石人王者,出塵絕世,踏著花雨登天而去,但是從此再也沒有歸來……”
  “沒有歸來,從此沒有音訊了嗎?”蕭晨問道。
  老山羊嘆了一口氣,逛:“直至三萬年后,天界落英繽紛,花雨漫天,片片皆染鮮血,天界震動,我才知道兩位王者在那一日隕落了
  “怎么隕落的?”
  “也許當時只有兩三位王者知道,我那時修為雖有所成,但是還無法仰望天界巨頭,不可能知曉,只明白兩位蓋世的石人王者真的在哪一天永遠的消逝了……”
  天界有著很多秘密,蕭晨來到這個世界時間很短,自然了解有限,此刻初聞古老軼事,越發覺得天界神秘莫測。
  “我后來終于修為大成,再回頭去探尋往事,卻發現昔日的人與事早已一去不返,縱然是當年的幾大巨頭也都早已是塵歸塵、土歸土,所有一切都湮滅里在了過去。”
  蕭晨感覺相當的吃驚,因為隱約的朦朧往事,讓他望到了一個更加開闊與玄秘的天界。
  “縱然我逆天施法,貫古通今,也發現不了任何蛛絲馬跡,我所想知道的一切似乎徹底磨滅了,根本不復存在于歷史當中,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老山羊的話語雖然很平淡,但是蕭晨卻聽到了非常不一般的氣息,老山羊心中的“結”涉及到了十分可怕的秘史。
  “我不知道那兩大王者為何會隕落,他們當時的成就已經到了震古爍今的極致境界,縱然我后來成為了同樣的王者,也對那兩人充滿了深深的敬畏,因為他們所展露過的許多手段,至今都沒有完全被后人超越。”
  已經過去億萬年了,老山羊也達到了等同的高度,但在談起這段往事時,依然是敬仰與敬畏的,可以看出昔日的兩人給他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我雖然并沒有探尋到最終結果,但是在那時期發生了很多事情,卻讓人我感覺驚疑。”說到這里,老山羊的眸子突然變得璀璨無比,射出兩道奪目的光芒,道:“異世界以及九州源地,先后自萬界中出現,像是憑空誕生的兩個世界,而后不久便開始曠世大戰,讓天界都深深震撼…···”
  “那一戰,我雖然未曾親眼見證,但是卻聽人說起,夕陽如血,王者遲暮十一一一一”
  “那一戰,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就在那同一時間,我在天界一株通天神木下靜坐,卻看到落英繽紛,有染血神花飄零……
  “那個地方,正是昔日兩位王者最后登天而去之地,他們隕落時也是首先自那里開始出現花雨。”
  “異界與九州源地大戰,王者隕落,我不知道為何引起天界兩位昔日的王者登天之地異相紛呈,我想這當中或許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一一一一”
  說到這里,老山羊雖然神情漠然,但是明顯可以感覺到,這是他心情凝重的體現。
  “在那遙遠的過去,我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線索,那就是石鑰匙,兩大王者曾經模糊不清的提到過這三個字,未能引起我的注意,我甚至誤以為他們在說石人王者所煉化的石藥’……
  “億萬年過去了,所有記憶都幾乎已經被我封印,直到今天,石與月匙三字,才w驚雷般震醒我,哪里是石藥,分明是石鑰匙!”
  這……僅僅是唯一的一條模糊線索。”
  “但是,我縱然現在完全知曉是這三字,也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兩大震古爍今的王者究竟去了哪里,他們為何以無敵天界之姿還是隕落了十一一十一一”
  聽完老山羊所講的一切,蕭晨思索了很長時間,不斷翻轉這枚石鑰匙,但卻是一無所獲。
  “我們帶著這把石鑰匙,去那株通天神木的所在地去看看,或許能有什么發現。”
  聽聞蕭晨這樣建議,老山羊點頭同意。
  兩人隱匿行蹤,在大地下飛遁,飛快沖向天界中心地域。
  天界浩瀚無垠,無疆無界,行進足有數百萬里,才達到目的地。
  當兩人持著盤古石令小心翼翼的來到地表上后,周圍清新略空氣頓時迎面拂來。
  這是一片郁郁蔥蔥的原始山地,古木狼林,老藤疊繞,一派原始的
  風光。昔日的通天神木,不可能存在了,億萬年過去,已化為朽土。
  不過蕭晨還是這里看到了一截斷根,足有山岳般粗細,埋在山地下,不過卻早已失去了生機,變成了堅硬的化石,用手輕輕敲打,會發出清脆的鏘鏘聲。
  來到這里后,兩人依然是沒有收獲,知道將要離去,不經意間以石鑰匙敲打斷根時,奇異的事情才發生。
  原本沒有任何神力波動的石鑰匙,竟蕩漾出點點神秘氣息,平緩而又淡然。
  華光流轉,在蕭晨與老山羊周圍片片模糊的在花雨飄灑,而后在他們的上空浮現出朦朧的蒼穹。
  那里,兩道身影昂然而立,接著一扇窗自天穹上打開,接著便是神花染血,飄零墜落。
  畫面很平淡,沒有任何強烈的光芒,就這樣一閃而過,便什么都沒有了。
  但是’老山羊卻相當的震驚’喃喃道“真的打開了一扇窗戶可是,那是什么?
  而蕭晨卻在想,九州源地與異界同那扇有關嗎?按照老山羊先前所說,似乎有著一定的聯系。
  “我就知道這個老東西在那里!”就在這時,礪石獸的冰冷聲音傳來,與他那如孩童般的軀體很不相符,正立身在天空中。
  “看不出這個老家伙還挺懷舊的!”血色光華閃耀,逆天戰者單駿在虛無間,俯視著下方山地,那里血霧彌漫,將他完全籠罩。
  “嘿嘿……”石尸只是發出了這樣的森然笑聲。要說起年歲古老,這里多半要以他為最,號稱與世同存,躲過了天界一場場大災難,同時代的修士到了現在幾乎已經死絕了。
  螺旋形水霧像是一道兩道滔滔大河糾纏在一起,自敏萬里橫空而至,正是那水王宋大飛。
  霞光沖天,石蓮花躲綻放,蓮王降臨,雖然超塵出世,但是刺客卻也帶著點點殺機,凝望向老山羊。
  “砰”
  一只大手破碎天空,覆蓋而下,拘向蕭晨二人,正是懸空島的始祖一一一一懸空,他最為直接,殺伐明志。
  “你們這幫白菜,我老人家如果不是身體出了狀況,你們也敢這樣藐視我?!”老山羊便說,便與蕭晨重新融合在一起,快速躲避過天空中的那只大手的拍擊。
  “你們所要爭奪的戰寶,不過是這石鑰匙而已,誰要是能夠說出所以然來,我直接送給他。”
  “逆天戰寶是石鑰匙?!”礪石獸第一個立起了雙眸,顯然有點不相信,道:“我不怎么相信。”
  蕭晨揮了揮手中的石鑰匙道:“寶物在此,氣息不變,你等有何不信?”
  “不管是什么,縱然殺不滅,你,今天你要讓你付出一些代價!”
  這是石尸的聲音,在他的周圍尸霧滔天。
  “不錯,要付出一些代價才能揭過!”單駿也是如此態度,非常堅決。
  就連在此之前與老山羊聯手過的蓮王也都是面色冷峻,顯得非常的冷漠。
  這一次,老山羊瞞天過海,虎口拔牙,讓幾人竹籃子打水一場空,沒費多少氣力,就奪得了戰寶。天界的這幾大巨頭,自然感覺顏面盡失,興師問罪而來,自然要有個結果。
  “飛天遁地?”蕭晨暗中問老山羊,如何突圍。
  “被他鎖定了,這下恐怕何難逃走,就是成功突圍,用不了幾天也會被他們推算出藏身何地,這幾個人聯合到一起,沒有人可以承受的住,只能有個了結。”
  “六名巨頭,如何了結,難道等死不成?”蕭晨直皺眉,這兩大強者在此,雖然是化身,但是絕對可以橫掃任何敵人。
  “如今似乎是只有一個辦法了一一一一下界!”這是老山羊最后的辦法。
  但是,蕭晨卻立刻沉默無語了,如果這六人跟著下界,那還不要打個天翻地覆,九州都不復存在。當然,如果借力得當,也說不定可以重創異界。
  但是,老山羊接下來的話語卻讓他大吃一驚。
  “祖神可以下界,但是王者卻有忌憚!”
  “為什么?”
  “因為昔日在不同年代,曾先后有兩位王者下界,但卻全都莫名隕落,但了如今還未曾得解,這像是一道陰影籠罩在一些天界巨頭的心間,如非迫切需要,是不會輕易下界的。”
  蕭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異界的九十九重石臺階,而后又想到了九燈與天碑,最后又到了死亡世界,他覺得除了這些因素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力量奈何的了石人王者。
  “咚-”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六大巨頭出手了,向著蕭晨他們殺來,有對逆天戰寶的失望,也有對老山羊的憤恨,在充分發泄著此刻的怒意。
  當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對逆天戰寶失望,比如說與世同存的石尸,眸子最深處有一股火熱在洶涌。
  “走,去下界!”
  蕭晨飛遁,瞬息數十萬里,向眷登臨天界的那個混沌通道飛去。
  “我老人家有幾個文明史未曾下界了,這次再去看一看,我不相信那神秘的詛咒能夠磨滅我。”危急之下,老山羊同意。
  后方,六大強者不急不緩,就綴在后面,狂轟猛殺,直打的老山羊直翻白眼,他艱難的支撐大道印記,臉色有些發苦。
  而蕭晨更是渾身欲裂,在這一刻感覺隨時有毀滅的危險。
  可以說,兩人現在非常危險。
  就在這時,蕭晨吃驚的發覺,前方的大地上似乎有兩座太古神城,巍然聳立,感應到天空中的幾大巨頭臨近,那兩巨城都顫動了一下。
  且在同一時間,他的軀體內,異界無上大道烙印猛烈震動了起來,想要脫體而去,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下方是屬于那個巨頭統治的地填?”蕭晨問道。
  “屬于石尸的勢力范圍邊緣,這里應該是異派的一處重地。
  “果然如此!”蕭晨知道:遇到異界無上大道的子孫了,那兩人走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結出了神城。
  “小子你該不會是想……”老山羊有點吃驚。
  “我自然是想……”蕭晨還沒有說完,以及采取行動,下方的神城卻先有了反應。
  “咚”
  兩座磅礴巨城猛烈顫動,而后竟然拔地而起,沖向了天空中,當然,神城根基無損。阻擋住了蕭晨。
  獅子搏免,全力出手!
  蕭晨在這一刻是瘋狂的,直接扯出了古卷,一副壯麗山河展出,鋪天蓋地向前掃殺而去。
  前方,太古神城猛烈震動,掃出無盡神光來抗衡。
  古卷橫空,長達jl百里,壯麗的山河中,五位石人王者王府復活了一般,似要跨步而出,光芒萬丈!
  在此刻,蕭晨堪比逆天戰者,自然可以將古卷的威力發揮到極致,神威浩蕩天界,縱然是后防幾大巨頭都變了顏色。
  “砰”
  一聲劇震,古卷橫掃在一座神城上,當場將那神門打碎,半邊城墻都傾塌了,在天空中隆隆作響,墜落下大變的石礫。
  “是那張古卷!”石尸當場就立起了眸子,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張古卷的神奇與強大,昔日曾經在通向亂地的隧道中封死他六大尸身。
  “好強大的瑰寶,奪下這宗寶物,也不比逆天戰寶差!”礪石獸也是眸綻異彩。
  蕭晨再告出手,古卷橫空,繼續掃殺方才那座巨城,“嘩啦啦”響聲不斷,那座太古神城頓時崩碎了一半,剎那飛遁而去。
  同一時間,另一座神城也感覺大事不妙,瞬間遠遁。
  蕭晨背后連續承受六擊,如果不是達到逆天戰者境界,與神圖合一,此刻他絕對開鄉神俱滅了,縱然如此還是有難以承受之創傷。
  他口噴鮮血,繼續追殺了下去,前方兩座神城非常不簡單,竟敢飛天遁地,且是異界無上大道烙印的后人,他想冒死除掉。
  如夢亦如電,蕭晨幻化在前方,截住一座巨城,古卷籠罩下去,在一陣刺目的光芒中,那座殘破的神城根基被徹底削碎。
  與此同時,蕭晨陣圖神圖,三十幾把戰劍飛出,與前身的古卷融合在一起,掃殺向另一座神城。
  “砰”
  神城根基崩碎,墜落而下。
  這一切都發生的很快,兩座神城的根基都被毀掉了,兩聲絕望的怒吼發出,頓時間神焰滔天,兩組神城崩碎,兩個不完全的石人瘋狂沖向天空.殺向蕭晨。
  “咚”
  與此同時,蕭晨再次遭受六大巨頭的轟擊,終于不支,墜落下天空。
  “轟”
  蕭晨冷酷無情的出手,以古卷橫掃下方大地,剎那間破滅了異派重地,他感覺最起碼擊碎了三名異派強者。
  而此刻他自己的身體越近乎破滅,虛弱的遁向遠方。
  毀掉了天界異派的兩個走出石人路、潛力無限的強者,以及三名修士,蕭晨感覺很值!
  后方,八人追殺,六大巨頭外加兩名不完全的石人,稱得上一股超級恐怖戰力。
  近了,終于近了!蕭晨快速來到了登臨天界的混沌洞口處。
  “我老人家快翹辯子了,小子你快點……
  后方,六大巨頭不斷轟殺,蕭晨的形體幾次崩碎,但都又被神圖修復,同時古卷爆發出億萬丈光芒,不斷吸收掃殺過來的神力,如此阻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蕭晨終于沖進了混沌通道,但是卻發現前方被堵住了,是那亂地的巨宮!
  通道內混沌光芒閃爍,前方磅礴巨宮擋路,這讓蕭晨非常焦急。
  “這一一十一一”
  “轟”
  六大強者降臨,震動混沌通道,同時走了進來,而異界那兩名絕望的石人,也跟隨在后,他們早已狂暴了。
  “絕路!”老山羊頓時大叫了起來,道:“完了,我老人家注定要損失一道精氣了,只能三萬年后再相見了。”
  蕭晨不理他,扯出格卷合神圖,撞向巨宮。
  明明是一堵墻,但是在這一刻,竟如水波般蕩漾起來,發出陣陣波動。
  蕭晨竟一沖而入,亂地巨宮,乃是昔日的圣地,與神圖同源,與古卷同脈,在這一刻自然放行,任蕭晨通過。
  “什么?!”
  后方六大巨頭震怒,他們對這座巨宮很是忌諱,未敢快速靠近,不想竟被蕭晨這樣容易的遁去。
  “轟”
  石尸猛轟前方巨宮,頓時打的這里混沌翻涌,劇烈搖動。
  不過,礪石獸與蓮王快速制止了他。
  “不要莽撞,這巨宮很神秘,與異界的九十九重石臺階一般,不可輕易觸碰!”
  石尸森寒無比,道:“難道就這樣放走他們?”
  “我們聯手做法,將他們拘回!”懸空老祖這樣建議。
  “鉿!”
  六大強者快速盤坐了下來。
  亂地中,黑風獵獵,巨宮周圍血光閃耀-,磨滅一切。
  蕭晨終于回來,長出了一口氣。
  但就在這時,老山羊卻變了顏色,道:“這六個混蛋,競施出了這等手段,方才在我們的身上做了手腳,現在正在拘禁我們。”
  “怎么辦?”
  “無妨,你可以平安回到九州,我最多死亡三萬年而已,還會重現世間的!”老山羊在這一刻收起了嬉皮笑臉,顯得有些凝重唧
  “石中帝歸來……”
  就在這時,混沌通道內,六大強者的聲音傳到了亂地中。
  “石中帝歸來……老山羊的身影漸漸模糊起來。
  蕭晨頓時大吃一驚,連忙以陣圖和古卷阻擋。
  “沒用的,六大王者出手,天上地下,沒有人可以阻擋。”老山羊在這一刻,顯得很從容,道:“我萬古不朽,這次縱然被磨滅,三萬年后依然可以歸來,你快走吧。記住,你必須得活著,你欠了我天大的人情,將來要借我神圖一用。”
  “石中帝……”蕭晨凝望越來越淡的虛影,但是卻無力阻止什么。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