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586 石中帝

老山羊是石中帝,蕭晨并不多么吃驚,他早有了這種推測與聯想。
  但是,此刻他卻難以平靜,石中帝的身影逐漸虛淡,慢慢消失,即將不復存在。不過,老家伙此地卻非常的從容,面對死亡毫無懼意,最后沖著蕭晨笑了笑,而后便徹底的消失了。
  “三萬年后……”
  又見三萬年,這個數字對蕭晨來說,非常的敏感。
  在這一刻,他很沉默,強大如石中帝也不能夠主掌自己的未來,終于還是被人聯手拘去,這一次的隕落是無法避免了。
  縱然知道石中帝的隕落,并不是徹底的消亡,但是蕭晨還是感覺很低落。
  想想他自己,實力遠遠不夠,與天界巨頭根本無法相比,怎能去抗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石中帝消失不見。
  巨宮堵住了混沌通道,截斷了與天界的聯系,蕭晨在此駐留了片刻,而后便大步離去。
  亂地中三輪血月透發著妖異的光芒,空曠的大地上一道黑色的狂風如洪流在奔騰,那名黑色的巨人不知疲倦的奔跑著,十幾把破碎不堪的祖神兵在黑風間激射。
  亂地恨念不熄,怨氣不休,這里的一切就不能改變,想要化解著無窮無盡的人怨神恨,幾乎不可能,這是億萬年前的大恨,是一個大世界的血淚訴嘆。
  蕭晨走過這片大地,他想尋找回路,離開九州已經有數十年了,不知道下界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子。
  世界不是以他為中心,星辰轉動,大河奔騰,都有著自己的軌跡,這么多年過去了,原來的世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很難想象如今成了什么樣子。
  他心中很忐忑,縱是異界早已動手,抹除了所有生靈,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要說已經過去五十多年,就是短短的一年,甚至一天,都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亂地并不是多么廣闊,僅僅是原來本源世界所遺留的一角而已,蕭晨走遍這片廢土,仰望三輪血月,而后在月夜下展開了古卷,猛力一抖,他的身影漸漸模糊了,而后自這個世界消失。
  摸清了世界的部分本源,感受到了大世界屏障,蕭晨以古卷撕裂空間,踏上了回歸的路程。
  蕭晨的歸來很平靜,并沒有引起任何波瀾。
  這是一個寧靜的夜晚,大雪壓蓋了這一切,天地間白茫茫一片。
  安靜與死寂充斥在大地上,蕭晨踩在厚厚的積雪上,經過一片片廢墟,沒有見到任何任何生命。
  天空中一輪明月高掛,月光灑落在雪地上,明明很柔和,但是蕭晨卻感覺有些刺眼。
  如水的月華,此刻在他看來,在沒有生命氣息的大地上,是如此的白慘慘。
  破碎的城池,荒蕪的野地,千里不見人煙,整片大地都靜悄悄,蕭晨走過了大半個九州,也沒有見到哪怕任何一個活著的生命體。
  有絕世強者以大手印強行抹殺了大地上的無盡生靈,皚皚白雪也難以完全覆蓋那恐怖的印記。
  走遍九州,除了一個地方外,所有地域全都死氣沉沉,昔日繁華的九州被打廢了,化為了廢墟。
  只有一片地域光華沖天,那便是神都洛陽,在那里有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貫沖霄漢,只有達到祖神境界才可以清晰的看到生命氣息如祖龍般在盤旋。
  唯一的生命源地!
  但是,蕭晨卻無法接近,只能遠遠觀望。
  因為,那里有異界強者坐鎮,是數位強者自然外方的氣息,凝聚到一起才形成了那股貫沖霄漢的生命光束,是尋常人所不能見到的。
  “終究還是回來晚了……”
  蕭晨遠遠的看著,但是他也知道,縱然早回來,也無力改變什么。
  九州全滅,什么都沒有剩下,這就是五十多年來的變化。
  可怕的變化!
  雖然沒有經歷,但是蕭晨可以想象,末世來臨之際的慘烈景象。
  “刷”
  蕭晨破碎空間,離開了九州,進入了長生界。
  陽光明媚,波瀾壯闊的大海前方,是浩大的長生大陸,臨近南荒,郁郁蔥蔥,似乎生機勃勃。
  但是,直到近前才發覺,除了植被外,根本感應不到蠻獸與人類的氣息,蕭晨快速沖向南荒天帝城。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你竟然還沒有死!”
  回頭望去,竟是昔日的敵人祖神藍宇峰與魯路佩斯,為異界上一個文明史就已經出現的祖神。
  “你的命可真大!”
  兩人似乎非常吃驚,不過并沒有出手,在蕭晨展開古卷時,他們的身影已經虛淡,剎那萬里,遠遁而去。
  蕭晨古卷展開,緊隨其后,穿越空間,與他們同時飛入長生大陸腹地。
  “殺啊……”
  “殺……”
  茫茫大地上,到處都是烽煙戰火,這就是現在的長生界嗎?大地上滿目瘡痍,山河破碎,城春草木深,一片蕭索。
  并不是多么強大的異界修士,僅僅是異界的普通人物在大地上殺戮,這明顯是培養他們的殺性,而非磨礪戰技,因為如今的長生界已經沒有幾名真正的高手了,殺的大多都是普通修士。
  藍宇峰與魯路佩斯快速停了下來,因為就在前方,兩條身影正站在天空中,俯視著這一切。
  兩位超級祖神,實力全都在祖神境界七重天。這是蕭晨目前所能夠對抗的極限高手,他在天界殺過六重天的祖神,但卻被八重天的祖神大追殺。
  仰仗外物,他目前相當于一個七重天的祖神,但眼下卻有兩人擋在了前方。
  “你好硬的命,打入罪亂地都不死。”一位超級祖神向著他冷漠的望來。
  “一切都該終結了,現在送你上路。”另一位超級祖神平淡的說著。
  四大祖神將蕭晨包圍。
  看著大地上的烽煙戰火,以及流血尸骨,蕭晨感覺一股火熱自心腔沖出。
  古卷橫空,神圖迷蒙,兩大殺器同時祭出,橫掃四大強者。
  但是,突然間他感覺到了危險,蒼穹上似乎有幾雙眼睛在注視,他頓時想起了三大無上祖神。
  不過,無上祖神還沒有出手,幾道影跡已經降臨而下,又來了三名強者,其中一人竟是八重天的超級祖神,將蕭晨困在了當中。
  “咦……”
  就在這時,蒼穹上突然傳來這樣的聲音,與此同時蕭晨也感覺到了異常,他心中有一股極其特別的奇異悸動。
  望向遠空,他竟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他是……他自己!
  一模一樣,完全的沒有絲毫區別,神似到極點!
  刷那道身影短暫的停留,飛快沖向了南荒天帝城方向。
  是了,那是過去的自己在沖向未來,是珂珂的母親所擁有的“希望”,將過去的自己帶到了未來。
  蕭晨瞬間明白發生了什么。
  天穹上,那籠罩向他的恐怖神念,瞬間遠去,沖向天帝城方向。
  蕭晨抖動古卷,震動陣圖,強行破開一道缺口,而后穿越空間。
  幾大祖神冷笑,就想震碎空間通道,將他截斷,生生打出來。
  但是,剎那間所有人都變了顏色,蕭晨的氣息消失了,再也捕捉不到任何蹤跡。
  “難道逃回那個死者的世界了不成?”
  “不可能,死者世界已經不再是秘密,我們方才明明已經鎖定了那個世界的屏障。”
  ……蕭晨在遠處顯化出身影,他是以盤古石令徹底隱去氣息,從諸神眼前消失的。
  闖未來的自己,不用擔心,根據已知,三大無上祖神并沒有奈何天帝城。
  蕭晨在長生大陸上飛行,所見景象觸目驚醒,這個世界的生靈也毀了,不復存在。
  隨后他破入魂界,結果發現這里也什么都沒有剩下,本就無比荒涼的大地,此刻四分五裂,很多地域都已經沉入大海下。
  最后是咒界,他吃驚的發現,整片山河都被抹平了,連那咒界的絕世大陣也早已不復存在,被徹底的摧毀。沖向那藏有天碑的深淵,卻發現深淵已平,天碑不復存在。
  一切都已經改變!
  五十多年來的變化,超出了蕭晨的預料,非常的徹底,異界諸神抹殺了一切生靈。
  望遍九州與四方世界,一片枯寂,什么都沒有剩下,過往的一切永遠的成為了歷史。
  這就是五十年的可怕變化,一個時代結束了,一個文明史徹底的終結,一個輪回結束了!
  “啊……”
  蕭晨仰天大吼,震動諸天,他直接殺回了長生界,以盤古石令隱藏形跡,出現在徹底化為廢墟的長生大陸上。
  幾位祖神還沒有散去,蕭晨以古卷與陣圖相合,橫掃天空,血光迸濺,異界祖神藍宇峰與魯路佩斯四分五裂,化成血霧,而后被徹底收進了古卷中。
  “殺!”
  旁邊,其他祖神震怒,同時出手。
  與此同時,天穹上一座巨城沖天而起,后方跟著三大祖神,追殺了下去。
  蕭晨至此才從悲憤中醒來,他感覺心灰意冷,再次突圍而去。
  望遍九州與四界,如今天地間只剩下了他自己,再無留戀,他破開空間,進入了死亡世界。
  回歸神村,那里也許是最后的家園了。
  但是,當蕭晨進入死者世界,來到神村時,他徹底呆住了,生機似乎瞬間從他體內抽走了。
  到處都是尸骨,到處都是黑色的血跡,神村被人抹平了!
  從九州與四方世界來的修士,他們以神力營造出生機的山脈與平原,此刻也徹底的毀滅了,高山崩塌,大地碎裂,到處都是尸骸。
  慘劇應該發生幾個月了,甚至幾年了。
  那黑色的血跡以及冰冷的尸骨,在訴說著昔日的慘劇。
  這里也被毀滅了,所有人都死了。
  蕭晨一動不動,靜靜在戰在那里。這種孤獨的感覺是難以言表的,生養他的世界徹底絕滅了生機,而第二故鄉神村也完全不復存在,昔日的故人化成了尸骨……這種突然的沖擊,讓蕭晨感覺難以承受,如一頭受傷個孤狼,仰天長嘯。
  在這一刻,他感覺天地雖大,卻無處容身。
  “天大地大,何處是我家?”
  神村,生命絕跡。
  只有遠處一座死亡山脈上,有一株頑強的櫻花樹,還有朵朵殘花在飄零。
  蕭晨飛過去,在那崩裂的山崖間,看著這株櫻花,他還清楚的記得,這是燕傾城的居所,櫻花樹乃是珂珂失樂園中的神品,是小東西一時心血來潮與燕傾城共同栽下的。
  一陣微風拂過,櫻花陣陣飄落,在訴說著昔日的慘劇。
  一片片飄落的櫻花,又像是那逝去的歲月,難忘的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