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587 一個輪回結束

一個時代已經結束,一個文明史已經終結,一個輪回已經徹底完成!
  前塵往事成云煙,消散在這茫茫天地間,殘酷的現實不相信眼淚。
  蕭晨冷漠近乎麻木,靜靜的看著遍地尸骨腐爛,看著染血的櫻花飄零,一切都結束了。
  沒有一點懸念,實力壓倒一切,任你千般努力,萬般不甘也無用。
  歷史不會重寫,生命不可重來,最后的大幕無情落下!
  遍地的尸骨,怎能分清,誰是誰,千百年后又將是誰,將分散在哪里?大地下的一塊石,還是高原上的一接土?
  昔日的故人不在,匯聚成血,灑落蒼茫天地間。
  “轟隆”
  他腳下那本已崩裂的山崖,在這一刻像是無法承受那此刻的壓抑,斷裂開來,讓石滾落,那最后的一株櫻花樹也淹沒在了塵沙間。
  恍惚間,蕭晨看到那滾落的山石中,有一具朦朧的玉體被砸在了當中。
  崩裂的大地上,蕭晨在漫無目的的行走,沒有奇跡發生,他看到的除了碎裂的尸體外還是碎裂的尸體。
  當看到崩碎在戰場上的大破滅戰矛后,蕭晨徹底絕望,最終在那破碎的祖君戰船前,他停住了腳步,上面有幾個血色的小爪印,那是屬于珂珂的。
  恍惚間,他再次聽到了珂珂那巾呀的稚嫩聲音。
  此刻蕭晨近乎麻木,一步一步向著那血色的大地深處走去,不再回頭,身影漸漸朦朧漸漸模糊,最終徹底消失。
  蕭晨一走就是七年,在這七年當中,他絕望過,悲慟過,心灰意冷過,但最終又歸于麻木。
  這是一次無法想象的打擊,沒有眼淚可流,沒有怨語可訴,近乎顧廢的游走,不停的走,不停的跋涉,他怕一停下來,就會倒在大地上,埋骨在這死亡世界,成為朽土。
  第八年,當一陣陰風向他吹來時,他才漸漸醒轉,不知道什么時候,他來到了死亡大陸深處。
  “是輪回的開始還是結束?”
  多么的相似,無盡歲月前也曾死亡世界發生過司樣的事情,生命開始與終結在不斷的輪回。
  蕭晨慢慢歸于平靜…開始沿原路向回走,又是整整七年,他感覺像是經歷了七千年,像是經歷了百世輪回。
  當他走回染血的戰場時,來到崩碎的神村前,他感覺神識像是崩碎了,而后又突然重組,瞬間爆發出億萬丈神光,照亮了整片死亡大陸的外部地域。
  沖霄的神光自其肉殼綻放而出,他像是一輪驕陽,破開了天空中無盡死亡鉛云,讓被遮蔽的日月星辰重新灑落下光輝。
  蕭晨無喜無憂,平淡如水,縱然神識升華,打破禁錮,晉升到了祖神境界,他也沒有絲毫的喜悅與成就感。
  他面無表情,在這血色的廢墟中,想要辨認出昔日的故人,但是他最終只能一無所獲。
  因為尸骸破碎,血肉腐朽,全都粉碎在一起,根本無從辨認。
  他也只能從那崩裂的山崖旬,看到一具玉體,以及在看那破碎的祖君戰船上可以看到幾個完好的血色小爪印,別的全都無從分辨。
  ,哧”
  并指如刀,蕭晨割裂向大地,將這片血色的戰場切下。
  僅僅留下那破碎的祖君戰船,整片血色戰場被他單手托起,破開大世界屏障,他回到了九射。
  徒步在死一般的大地土行走,不斷震碎天空中的戰場,讓血色的泥土與那殘碎的尸骸灑落向九州大地。
  九州埋骨!
  這些都是九州的修士與英杰,蕭晨將他們全部帶了回來,這里才應該他們最終的安息地。
  很多人他根本不知道名字,但這并不重要,他希望這些人能夠真正安息。
  手中的托著的血色戰場,不如說是一塊巨大的尸泥,昔日的故人全部葬于此間。
  臉色蒼白,帶著病色的柳幕,如今哪塊血色的尸土屬于你?
  微胖的牛仁,憨厚的笑容,如何才能夠忘記,你沉睡在那塊尸土中?
  結結巴巴,以猥瑣表象掩蓋真心世界的金三億,在死亡時還帶著一貫的桃花笑顏嗎?你又葬在了哪里?
  傾城傾國燕傾城,風姿絕世,那枯崖下的玉體,真的是你嗎?如玉“的你不得不放下了一切但能夠安息嗎?
  風華絕代,艷冠天下,心機深沉的女皇趙琳兒,你不甘寂賓,但終究孤寂的掩埋在了血泥中,這是你的歸宿嗎?
  鐵劍橫空,只為斜活的獨孤當魔,你一生為創,心堅如鐵,如今又在何方,是否也化歸了塵土?以此血色尸泥為你筑墓,你可還有遺憾?
  鐘情重義的陳放,你一生為情所困,卻甘愿為友而退后,放棄自己的幸福,現在能夠心安嗎,你葬在了哪塊血泥中?
  頭頂不滅皇天神鐘,心思陰沉的吳明,你還需在算計嗎?分明聽到了你不甘的吶喊,看到了鐘碎身亡的你,你在最后不是陰沉的,而是光芒萬丈的護在了自己的親子前,你血濺長空,是要讓我為你復仇嗎?手握著這團尸泥,分明感受到了你的嘶吼,看到了歷史的重現,這真的是你的血肉所化嗎?
  命運多件的珂珂,天真爛漫,那純凈的笑顏,那清澈而又干凈的大眼,還有那稚嫩的巾呀聲,真的永遠無法再現了嗎,血色的小爪印”為什么你總是受到傷害?
  蕭晨手托血色戰場,慢慢將他們震碎,將尸泥灑落向九州大地,直至手中一無所有,空空如也。
  九州埋骨,葬掉所有故人,如此深痛,誰能承受。
  沒有淚水可流,沒有話語可說,蕭晨只能定定的望著這片大地。
  最終,他遙望洛陽…那里血氣沖天,是唯一的生命源地、異界祖神坐鎮在那里,不知道守護著什么。
  蕭晨凝望很久,才默默轉身,北風呼嘯,雪花紛飛,他獨自遠去。
  最終,他打碎空間,來到了咒界。
  如今他的神識已經達到祖神境界,雖然未掌握萬界本源神則,但已經成為了名昏其實的戰祖,祭出神目,打開了葬兵谷。
  他需要變強,變強,再變強!
  “鏘鏘”
  葬兵谷中神兵齊鳴,綻放出奪目的光華,從那黑洞洞的谷底激射而上,斬向蕭晨。
  實力達到他現在這種境界,根本無懼,沿著通向下方的讓道,縮地成寸,快速降臨。
  這一次,他還沒有到達谷底,下面產生靈智的祖神兵便主動攻擊了上來。
  蕭晨沒有過激的行為,只祭出了神圖,將前方的一道璀璨劍光收起。
  “你……”下方傳來嬌叱聲不過,蕭晨卻沒有任何停留,轉身就走,強行突破,沖出葬兵谷。
  天空中,一只巨夫的頭骨降臨,而后此谷又徹底的封印了。
  葬兵谷中雖然有幾把神兵通靈,堪比初級祖神,但是縱然讓他們一齊出世,也無法對抗異界,蕭晨來此只為收取那把戰劍。
  如今,三十四把戰交齊聚,神圖再次壯大了一些。
  當蕭晨再次回到九州時,卻看到天地間飄灑血雨,喊殺震天。
  異界諸神在圍殺一條影跡,但是那個)人卻勇不可擋,直接從蒼穹殺到了神都洛陽上空。
  “你們敢殺我的孩子,我要讓你們后悔十生十世!”
  “嗡”
  天地顫動,像是在擂動天鼓一般,那道影跡隨手一劃,神光掃十方。頓時有兩名祖神被腰斬,神血飛濺,場面極度可怕。沒有人可以攔截他,那個人直接殺進了那光華閃耀的神都中。
  與此同時,天穹破碎了,十幾道人影沖了下來、很顯然都是方才追殺他的人。
  “這個世界上,不邁出最后一步,沒有一人可以承受十位超級祖神的圍殺!一說話的人正是那永恒未知處的無上祖神,他透過天穹傳達下如此冰冷的聲音,道:“你們這個逆天家族也不例外!
  十幾貳身影全都殺進神都洛陽內。
  神都接陽,傳出了方才那道身影的冷漠聲音:“逆天家族就代表了逆天,沒有什么不可能!無盡歲月前,我就可以在你們異界縱橫,更不要說現在!”
  “我們知道你們這個家族的來歷。”永恒未知處的無土祖神,說出了一個讓蕭晨心驚的秘密,道:“你們是亂地罪人,縱然隱忍多年,也瞞不過我們!”
  牧哈……罪人,你定的嗎?”那個男子怒笑。
  刷刷刷十幾道身影殺進了神都洛陽內。
  那個男子的聲音,焦急而又悲慟在神都洛陽內不斷的呼喚:“我的孩子你在哪里?我知道你不能會真的滅亡”
  光束沖天,蓋世大神通,橫殺十方!
  “擋我者死!”這就是眼下這個男子的氣概,雖然身影修長,朦朦朧朧,但是卻是如此的威嚴,讓人心中顫栗。
  隨手一道神光,打破永但,讓諸神避退,沒有人敢正面與之爭鋒,全都在躲閃。
  “殺!”
  十幾名祖神中,有超級祖神七八位,合在一起是一股難以想象的戰力,眾人大喝,想要磨滅眼前的男子。
  但是,他卻如夢幻空花一般,不可捉摸影跡,在虛空中幻滅,時隱時現。
  “多年沒有大開殺戒了,今天我的雙手注定要沾滿鮮血”身材修長的男子,一聲長嘯,衣衫飄飄,猶如一道游龍,無情出手。
  “六道輪回!”
  隨意一擊,就是如此蓋世大神通,六道輪回一出,天地震動,九射搖顫,蒼穹崩裂,無盡神光在九州大地上綻放。
  六個世界在輪轉,六種世界偉力磨滅世間一切,輪回開啟,沒有人可以接鋒。
  “噗噗”
  血光迸濺,當場就有三位祖神被碾碎,化成了血霧,尸骨無存,連點滴神念都未能夠逃離出來。
  這種神通真可謂舉世無雙,無人可以與之抗衡!
  蕭晨遠遠的看著,這個男子太強大了,無以倫比!
  “你們都該死!”男子的聲音極度冷漠。
  “殺了他,這個家族的人,不能留下一個!”無上祖神的聲音自天外傳來。
  “想殺我?!”那個男子聞言怒極而等,道:交出我孩兒的魂魄,不然我將血洗天外!你們三個無上祖神,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土雞瓦狗,今天我就先屠掉你們!”
  “大言不慚!”這是無上祖神開口最多的一天,在天外不斷與那這男子對話。
  “好,今天注定我要大開殺戒,先斬了你們三個。縱然是你們的始祖跳出來,我也拼了!”洛陽城中的男子,簡直像是一個無敵的王者一般,登天而去,直接消失在洛陽,出現在了天外。
  那是珂珂的父親!蕭晨立刻做出了這樣一個判斷,他也騰空而起,殺向了天外。
  在他的前方,是十幾名祖神,當中大部分是超級祖神,蕭晨被珂珂的父親的氣概激的殺意無限,九州故人,無盡生靈、全都滅亡了,都是眼前的這些人所為。
  他祭出太古魔城,此城吸收了天界王者神城的部分根基后,越發強大不可測了,頓時將一名祖神籠罩。
  “嘩啦咯“古卷抖動,鋪展在天地間。
  “轟,神圖由三十四把戰劍凝聚而成,威力更加的強絕了。
  “砰”
  兩道天痕,猶如兩道真實的天碑聳立高天上,鎮壓蒼穹!
  慘叫發出,瞬間有兩人被四大殺器籠罩,而后崩碎在天空中。
  蕭晨晉升到真正的戰祖境界,實力越發強大,如此也能夠更好的將四大殺器的威力發揮出來。
  古卷迷蒙,猛烈震動,將兩人的精血全部吸收了進去。
  在這一刻,古卷中的五道偉岸身影,越發的清晰了,仿佛即將復活一般。
  蕭晨心中一動,將心海中那五道朦朧的大道烙印召喚而出,向著這幅古卷壓落。
  “轟,驚天地動的聲響爆發而出,打向他的死亡光束全被被震潰,五種大道烙印瞬間與古卷內的五道偉岸身影重合,凝結在一起,神韻盡顯,栩栩如生!
  五個人像是復活了!
  蕭晨知道,在這一刻這宗古卷真的成為了逆天戰寶!
  當前方的超級祖神怒殺向他時,蕭晨以盤古石令隱匿身影,消失在了蒼茫天地中,直奔天刊而去,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大開殺戒!
  “轟”
  就在這時,天外劇震,無盡血浪猶如大河奔騰咆哮而來,天地間一片赤紅,無盡血雨在飄灑,墜落九州。
  “無上祖神!”
  “一位無上祖神隕落了!”
  “我們的無上祖神,竟被那逆天家族的人殺死了一人!”
  諸神震驚,永恒未知處,無盡神血灑落而下。
  “今天我要大開殺戒!”
  在永恒未知處,珂珂的父親聲音冰寒刺骨,震動諸天,他以蓋世神通橫殺十方,大戰諸神。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