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588 珂父降臨大開殺戒

鮮艷的血珠自蒼穹滾落,猶如朵朵梅花在綻放一將蒼空都染成了血幕。
  沒有人哭泣,沒有人驚慟,九州一片死寂,早已絕滅了生機。
  蕭晨用手抹去濺落在臉頰上的血滴,在這一刻他的是冷血的,近乎殘忍的將半截破碎的大破滅戰矛插入了前方那名異界祖神的胸膛。在對方扭曲而又猙獰的神色凝望中,他用力轉動矛桿,猛力一震,矛鋒在其胸膛內綻放死亡光芒,大破滅真義爆發而出,在異界祖神絕望的厲吼聲中,半截大破滅戰矛震碎了其五臟六脂,撕裂了其胸膛,粉碎了其形體,破滅了神魂。
  碎裂的尸體在空中迸濺,白色的骨茬與猩紅血液,像是染醬涂抹的天空一片凌亂,蕭晨露出卻沒有絲毫波動,他像是一個冷血的屠夫,一拳轟出,將天空中那想逃走的殘魂擊潰。
  “牛仁,柳幕,金三億,陳放,吳明你們能否安息?我以異界祖神的鮮血為你們祭獻!”蕭晨心有傷悲,但是話語卻冷冽而又平靜,無情的再次出手,將那想要飛遁出去的靈識拘禁回來,祭出古卷、將所有血肉與碎骨徹底熔煉進去。
  在沖向永恒未知處的過程中,他以盤古石令隱藏行蹤,冷血而又決絕的對單獨行動的異界祖神出手,成功襲殺一人。
  “咚!”當臨近永恒未知處時,一聲沉悶的聲響傳來,一名異界祖神打出萬丈雷電,向著蕭晨劈殺而來。
  超級祖神都已經沖向九十九重石臺階,去大戰珂珂的父親,此刻剛小圍地域分散的祖神戰力并不是多么駭人聽聞。
  蕭晨沒有退避,手托太古魔城,逆天而上,周身殺氣彌漫四野,在他的身后仿佛有尸止血海浮現而出,觸目驚心。
  無盡雷電,在太古魔城前全部寂靜,如萬流歸海,被收進了蕭晨掌指間的古城中,他逆空而上,古城放大,猶如三止五岳齊聚,似九州巨山皆現,將那名祖神壓制的根本動彈不得。
  想到九咐絕滅,故友身化血泥,蕭晨胸腔中有一股熱血在奔騰,像是一條大河滾滾咆哮,他想大吼,他想殺敵,想要以仇敵的鮮血澆淋己身,讓敵人的血肉在眼前綻放。
  “啊,,……”
  壓抑的爆發,蕭晨回歸九州后,第一次將心中的悲與怒淋漓盡致的吼出胸膛,大手無情的向著前方抓去。
  那被太古魔城壓制的根本無法動彈的異界祖神,雙目中雖然殺光綻放,但是卻根本無法有效做出反抗。蕭晨一只大手探出,砰的一聲抓住了他的頸項,牢牢的握在手中。
  “傾國傾城燕傾城,埋骨枯崖下,紅粉化黃土,我以異界祖神鮮血為引,為你點亮枯崖,你能否安息?”
  在蕭晨冰冷而又平靜的聲音中,他的大手越攥越緊,那名祖神的表情異常痛苦,徹底的扭曲,雙目完全凸了出來,嘴角更是帶著絲絲血跡。
  “低賤的,螻蟻!”他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神情兇戾無比,似乎想將蕭晨活吞下去,充滿了不甘。
  “碾,蕭晨用力攥緊大手,一下子扭斷了他的脖子,而后猛力一甩,頓時讓他猙獰的頭顱與那軀干徹底分離,神血噴濺,灑落的蕭晨滿身都是,但是他卻無所覺一般,近乎瘋狂的大笑著:“哈哈哈……”
  笑著笑著,他竟流下了幾滴淚水,對天大喊:“血漫長空,也難消我萬古恨,誰可讓生命重來?誰可讓英靈復生?誰可讓昔日的人回到世上?沒有人,只有恨,恨亦難改變結果,”
  蕭晨的雙目變得通紅,歸回九州,一切都不復存在,全部毀滅,但是他卻一直在沉就,直到今日才徹底爆發。
  看著那頭顱與軀干想要重組的戰體,蕭晨露出殘酷的冷笑,一步邁出,太古魔城遮天,徹底將那人砸碎!
  異界祖神最后的掙扎,萬丈紫色雷電貫通天地,打碎了大世界屏障,攪亂了空間的連續,破壞了時間的更迭,猶如千萬道銀河落下九天,茫茫一片!
  但是,依然于事無補,根本不能改變什么!古卷迷蒙,海納百”所有這一切都被收了進去。
  再次擊殺一名祖神,蕭晨越發的冷漠了,掃視四方,背后有尸山血海真實浮現!
  這是異界祖神的殺孽,此刻全部在他的身邊顯現了出來,無盡的怨氣凝聚在他的身邊,殺意支撐他的殺念,堅定著他的殺心!
  這里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遠處的超級祖神,一道如山一般的高大身影橫空萬里,剎那而車,手中持著一桿烏黑的天戈,閃爍著冷森森的光芒。
  “末日天戈?!”
  蕭晨的雙目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死死的盯著那桿烏光閃閃的死亡天戈,他想到了結結巴巴,一臉桃花笑顏的金三億,這個游戲風塵,天生樂天派,以猥瑣表象掩蓋自己真心想法的三結巴,他失去了末日天戈,也就意味著他失去了生命“……哥哥哥叫金三億,像哥這這這,這么高雅的人,舉世知音難覓啊!哥平生最大的愛好便是是是是看美女出浴。”
  那熟悉的話語仿佛依然回蕩在耳畔,昔日有些討厭的聲音,此刻顯得可貴而又親切。
  蕭晨神情有點恍惚,仿佛真的聽到了那猥瑣男的招牌話語。但是就在這剎那間,他似乎又看到了一張血肉模糊的臉,一雙桃花眼艱難的眨動著,沖著他努力的笑著:“三哥不行了,沒機會再看美女出浴了,幫哥照看好冰蘭與雪多,前提是……如果他們還活著,雖然他們看不上三哥…………
  桃花眼慢慢合上,艱難的笑容緩緩凝固,臉上的血跡漸漸冰冷,這一切仿佛真的在回映,讓蕭晨感覺如此的真實,是末日天戈傳遞給他的信息嗎?為何這昔日有點討人嫌的聲音,今日讓他感覺心中發酸?
  “大破滅戰矛這真的是你記錄下的一切嗎?金三億…
  蕭晨攥緊了拳頭,那原本凌厲的雙眸,在這一刻漸漸的空洞了,沒有任何光彩可言,像是兩口深淵,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縱然你得知這一切如何?螻蟻的文明,興衰存亡,不過彈指間,我族匆匆一夢,世上便已是萬萬年!”這如一堵巨山般的祖神,軀體龐大無比,矗立在虛空中,通體籠罩無騰騰血氣,那是無盡生靈的怨氣所凝聚而成,終生不散。
  “末日天戈末日天戈!”蕭晨低語,而后咆哼,空洞的眸子凝望這個如一堵山般的異界祖神,道:“我要你死!”
  話語很簡單,但是飽令的殺念,卻震動了諸天,讓永恒未知處的溫度都急驟下降!
  “退!”
  無盡遠處,有人感應到了這里的條常,沖著這名異界祖神傳音警示。
  但是蕭晨已經采取行動了,以古卷裹身,他像是從地獄極盡處沖出的蓋世厲鬼,撲殺向前方的巨人。
  “可悲的種族,到現在你還不明,你們的滅亡早已注定,我若是你早就躲起來了,根本不會出來送死!”異界祖神龐大如山的軀體,透發出的能量波動無法想象,這是一名七重天的超級祖神,末日天戈在其手中綻放出妖異的光芒,烏光滅世,粉碎世界屏障溝通萬界毀滅之力,劈殺蕭晨。
  “砰,蕭晨單臂高舉,五指齊張,向著那千丈長的烏黑天戈抓去,他的肉殼強度堪比絕狽祖神,沒有幾人可與相比,他披裹古卷,縱然是萬界神源法則齊至,也難以近身。
  以逆天戰寶防御,蕭晨想要以最原始的手段,解決眼前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異界死敵,他需要強烈的宣泄,為那狂暴的心緒尋找一個出口。
  “當”
  蕭晨一把抓住了那千丈長的末日天戈,雖然身體與那巨大的天戈不成比例,但是抓的如此的牢固,龐大如山岳的異界祖神猛力震動,卻方法撼動分毫。
  萬界神源法則齊至,向著蕭晨沖擊而去,想要毀滅其靈境,破碎其肉身,但是那張古卷中,頓時發出朦朧的光芒,將他護的嚴嚴實實。
  “砰”
  祖神頂峰的肉殼內拖含了無盡的神力,蕭晨一把將末日天戈奪了過來,單手擎著遠比他的身體大千百倍的戰戈,空洞的眸子中一片死寂,平靜的問眼前的超級祖神,道:“你用哪只手殺戮的?”你這螻蟻莫要在本祖面前做如此姿態!”龐大如山岳般的異界祖神,身體霞光千萬道,凝聚成千般法則,萬般神通,一起掃殺向蕭晨。
  蕭晨神色木訥,雙眼空洞,但卻如閃電一般揮動下末日天戈,古卷迷蒙,阻擋了一切神源法則,同時大道烙印點點神則涌向烏黑的戰戈,璀璨光芒綻放而出。
  “噗”
  血光迸濺,蕭晨以天戈削掉了異界祖神的右臂,龐大如一條山嶺般斷裂了下來,而噴涌出的鮮血更像是一條大河在奔騰。
  一聲吼嘯,異界祖神想要重組肉體,但是在這一刻蕭晨是冷酷與無情的化身,如一個沒有感情的冷血動物,眸子像是兩口深淵,吞噬一切色彩,再次揮動末日天戈。
  古卷迷蒙,將大道印記流轉而出部分,讓天戈玄秘莫測,朦朦朧朧,卻籠罩了整片天地間,沒有一寸不被覆蓋,根本無法躲避。
  “噗”
  這一次末日天戈直接腰斬異界祖神的軀體,龐大的體魄像是巨讓被斬成了兩段,在虛空巾噴血,震動諸天。
  蕭晨發出一聲低沉如野獸般的咆哮,棄末日天戈不用,瘋狂沖了上去,他開始以最原始手段發泄心中悲憤。
  “砰”
  掌指如刀,一下子將異界祖神的兩條大腿撕下,在天空中舞動,鮮血四處飛濺。
  “減”
  狂力一擊,蕭晨一腳踏碎異界祖神的胸膛,令之四分五裂。
  “噗”
  一拳轟天而土,那顆碩大的頭顱,頓時被打的千朵萬朵桃花開,紅色的血液沾染在白色的腦漿上,觸目驚心。
  蕭晨如野獸,在殘忍的出手,無情的宣泄。
  古卷抖動,遮攏了這片天地,隔絕了外界的視線,里面發生的事情更加殘酷了。
  直至,不斷有人從遠處轟殺來神光,這里才漸漸安靜下來,一名超級祖神被磨滅,被熔煉入古卷中。
  遠處,感知到這一切的諸神,全都變色,不過卻沒有人再沖來,不是懼怕蕭晨,而是永恒未知處闖來到逆天家族成員太可怕了,沒有人可以分心!
  現在,最要緊的不是去滅殺蕭晨,而是圍殺這個闖到這里的蓋世強者。
  蕭晨持盤古石令,終于來到了永恒未知處,空洞的眸子已經有了點點色彩,隨著方才的發泄,他已經平靜了下來。
  遠處,一具冰冷的尸體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被蓋世神術一劈兩半,天靈蓋一直裂到雙腿間,非常對稱的被平分,正是那擁有不朽天盾的無上祖神。
  此刻,他的血液早已干調,肉體雖然保存了下來,但是靈識已經被珂珂的父親絕殺!
  可怕的未知神術,劈裂無上祖神肉殼的同時,生生將之靈魂磨滅,這是何等的神通?駭人聽聞!
  此刻,永恒未知處,喊殺震天,諸神在圍殺珂珂的父親,但是他的身影卻朦朧如煙,飄渺如云,根本不可捉摸,竟在諸神間穿行。
  “這是,千古萬界,神則,一步邁出,可穿行千古與萬界旬,不可捉摸,難以阻擋,所有人都要固守靈識,擇機出手,不要為他所乘!”遠處,兩名無上祖神沒有出手,而是在提醒。
  “我自逍遙天地間,誰人能阻,誰人能抗?!”珂珂的父親身影朦朧,身材修長,此刻因為痛失珂珂,與他往昔什么都不在乎,悠哉逍遙的性格大不相司,話語凌厲,語聲震天:“殺戒一開,血流成河!”砰”
  一名超級祖神,被他神光掃中,當成化成肉泥,魂飛魄散。
  “以空間禁錮,以時間磨滅,封殺他!”諸神響應,全部打出空間神則,封鎖了永…恒未知處。
  “時間停止!”諸神齊喝。
  “時間于我來說,不過是指間細沙,流下與否,唯我而定!”在諸神吃驚的目光中,珂珂的父親在那片靜止的空間中,不斷邁步,猶如夢幻空花,幻滅不定,大喝:“三生三世陰陽訣別!”
  “噗噗”
  血光迸濺,一名尋常祖神瞬旬灰飛煙滅,而另一名超級祖神則回味三生三世,陰陽別離后,形體與靈魂分開,同時崩碎,也死于非命。
  “時間倒流!”
  諸神大喝,全都震動神力,合力打出這一禁忌法則,不僅想將珂珂的父親打回到幼年狀態,還有更多的人沖向過去,想要在過去將之擊斃。
  “時間對于我來說,就是一條河,我在河中暢游,誰能令我溺斃?!”說到這里,他一生斷喝“光陰崩斷,歲月磨滅!”噗”
  沖向過去的諸神,當中兩人來不及后退,永遠的崩碎在了時間的長河中。
  無敵的手段,神通冠絕古今,逆天家族的神術與咒法,舉世元雙!
  “你走的是無上祖神之路,已經邁出最后一步?”兩大無上祖神,在九十九重石臺階前,露出不可思議的驚色,凝望珂珂的父親。
  “雖然還沒有,但已經接近!”本是逍遙天地間的珂爸,此刻聲音越來越寒冷了,他下定決心大開殺戒。
  “這樣更不能放走你了,一定誅殺,要絕滅你這亂地罪人!”兩夫無上祖神不再像是過去那般古井無波,此刻不僅動容,且充滿了驚怒色。
  “召喚你們的始祖吧,我來此便異已不懼!”珂珂的父親身影越發的朦朧了,帶著一絲傷感,道:“如果我的孩子不能歸來,我以我血裂異界,縱然拼的粉身碎骨,我也要拉土你們全部以及你們始祖的半條命”“始祖?哈哈”一名無上祖神大笑,聲音說不出的森寒,道:
  “看來你還是沒有真正明白與了解這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秘密,搖動石臺階,就是你斃命之時!”
  說到這里,兩大無上祖神沖著沖著諸神喝道“護好你們老祖的肉身!”而后他們聯袂向著九十九重石臺階上走去,接連邁過三重如山岳高的巨大石臺階。
  他們所說的老祖肉身,自然是指那被珂珂的丈親所劈死的無上祖神,諸神震動,難道無土祖神還可以復活不成?
  “登臨九十九重石臺階,沒有死人一說!”這是兩大無上祖神的回應。
  諸神震驚,同時一股無比強大的自信涌上每一個人的心頭,所有人都欣喜無比。
  “沒有死人?我要殺人,天都無法干預!”本就什么都不在乎的珂爸,今天火氣沖天,顯得強勢而又霸道,道:“你們兩個無上祖神,再隕落一人吧!”
  聽聞此話,諸神皆動,全都出手阻擋,而兩大無上祖神更是露出凝重之色,一邊戒備,一邊向著九十九重石臺階上走去。
  “七界輪回,八道更迭,九九歸一,絕殺之~千古萬界!”
  珂珂的父親大喝,千古萬界大神通,不僅僅是步法更是震古爍今,蓋世無雙的神則!
  無盡光華照亮了永,旦未知處,在這一瞬間,天地間只剩下了光,其他什么都無法看到。
  諸神打出千萬神則咒術,但全部無力阻擋,絢爛的光芒沖上了九十九重石臺階,在那里與兩大無上祖神激烈沖擊與碰撞。最后,血雨紛飛,無盡神血染紅蒼穹,永恒未知處下起了無上祖神的血雨。
  “砰”
  一名無上祖神墜落下九十九重石臺階,肉殼被打的四分五裂,尸身雖然保存了下來,但是靈識卻徹底寂滅了。
  這就是珂珂父親的終極手段舉世無雙的大神通一一千古萬界,所造成的可怕結果!
  諸神震驚近乎顫栗,而那最后一名無上祖神,已經漸漸消失,沖上了九十九重石臺階。
  “咿呀咿呀,…”
  蕭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仿佛再次聽到了小東西稚嫩的聲音,仿佛看到了珂珂的柔弱身影。
  他感覺很壓抑,持盤古石令隱匿身形,古卷橫天,將兩名無上祖神的肉身全部收了進去,不給他們半分復活的機會!
  兄弟姐妹們,五一假期間,月票翻倍呢,一張頂兩張用,大家支持下長生界吧,俺也拉下月票,呼喚,謝謝!l”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