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589 千古萬界

兩大無上祖神的尸體憑空消失,這觸動了諸神的敏感神經,十幾股殺意震動永恒未知處。
  沒有一絲預兆,兩具肉殼被人以秘法收走,這種手段他們已經見識過,諸神知道蕭晨來了,他可以隱匿自己的行蹤,強大如他們也難以精準捕捉到身影。
  蕭晨像是一只猛獸,在黑暗中等待機會,吞噬前方的強者,空洞的雙眸中映出死亡的陰影,準備一擊功成,血染長空。
  各種神源法則同時掃殺四方,所有人都出手,雖然短時間內不能發現蕭晨的行蹤,但是直覺卻可以指引他們大概方向。
  這種殺意與攻擊力,強大無比,諸神全部出手,縱然是珂珂的父親都要以“千古萬界”步法穿行在虛無間躲避,更不要說蕭晨了。
  就在這時,珂珂的父親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都吃驚的事情,他騰空而起,沖上了九十九重石臺階!
  打向蕭晨那個方位的所有神光全部斂去,諸神同時向著珂爸轟殺,沒有一絲猶豫,可謂空前一致的齊心合力。
  這個逆天家族的成員的殺傷力太大了,只手擊殺兩大無上祖神,驚世駭俗,震撼人心,每一個動作都牽動著眾人的心緒。
  他隨意一個動作,都讓眾人的心弦繃緊到極點,生怕他做出駭人之舉。
  “五行封天!”
  珂珂的父親,隨手一揮,就是一道禁忌大神通,阻擋住了所有打到身前的光芒,他繼續向著九十九重石臺階上方沖去。
  “不,阻止他!”諸神齊喝。
  永恒未知處沸騰,各種璀璨的光芒同時閃耀,光照千古,撼動過去,震動未來,這是諸神的合力,神威無法度量!
  但是,珂珂的父親已經在前十重臺階上失去了影跡,沖上了第十八重石臺階。所有破壞力不過打在了一個虛影上而已,直震的九十九重石臺階一陣隆隆作響,猛烈搖動了幾下,似乎要崩碎一般。
  所有人全部變色,此地對于異界諸神來說也是一處禁地,任何人都不可涉足,如果他們真的不小心誤創九十九重石臺階,后果無法估量。
  “啊……”
  一聲慘叫傳出,諸神后方蕩起一股血霧,蕭晨如那劃過蒼穹的彗星,猶如那撞擊向大地的神鷹,尋到機會,刺殺一名祖神!
  刺客之道,暗中的王者,冷血的猛獸,隨時等待機會出手,讓人防不勝防。
  當有超級祖神向著那里沖去時,蕭晨的身影再次隱沒,眾人只看到那名被刺殺者的一條手臂斷落而下,以及大片的鮮血染紅天空,別的什么都見不到了。
  蕭晨將那名祖神的肉殼與靈魂煉入古卷中,再次隱伏了下來,當然這次的距離非常的遙遠,不在諸神的攻擊范圍內。
  “伏魔輪回陣,開啟!”一名超級祖神大喝,他動了真怒,他們知曉蕭晨的真正修為,本不能夠威脅到他們,但是卻連連出手,傷害己方強者,任是泥人也出了火氣。
  一座震世的巨陣浮現在永恒未知處,擋在諸神后方,他們不得不再次面對九十九重石臺階,因為珂珂的父親帶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蹬蹬蹬……”珂爸連闖二十七重石臺階,上方頓時浩蕩下恐怖威壓,如山岳般的石臺階像是燒紅了一般,散發著難以想象的熱量,猶如神鐵被熔化了,且綻放出一道道可怕的殺光。
  “四象歸寂,五行封天!”珂珂的連打出兩道神則,狂暴的力量撼動石臺階,讓下方所有人都變色。
  諸神全都露出憂色,這個逆天家族的強者實力難以揣測,不知道他是否要再出雷霆手段。
  目前最后那名無上祖神已經消失在九十九重石臺階上方,只要再等上片刻鐘,他們相信一切都將改寫,強大如逆天家族成員也要覆滅。在這短暫的空白期,決不能出現意外,必須要死死的防住這個天降的殺星。
  “三世陰陽!”
  “四象歸寂!”
  “五行封天!”
  “六道輪回!”
  短暫的平靜后,珂珂的父親連續到處四道大神通,撼動永恒,震動古今,破滅空間,打亂時間。四道可怕的光束,不是打在下方的石臺階上,而是直接沖向了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盡頭。
  這簡直是在逆天行事,做出了很多人想都不想的事情,如果有天界巨頭在這里,都要變色。
  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承載了太多的秘密,縱然是石人王都不敢對此處禁地的終極頂點輕舉妄動。
  諸神全部變色,四種大神通的前三種對于眾神來說或許有點陌生,但是那六道輪回乃是蓋世神術,可與它并列的神通自然同樣非凡,四重疊加,那種破壞力可以說無以倫比。
  四種大神通,震動諸天,撼動永恒未知處,直接打穿時空,出現在一望無際的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盡頭,璀璨光芒照亮了整片天宇。
  原本高高在上,根本無法望到絲毫景物的第九十九重石臺階,在猛烈的搖動,諸神全都提升極限神識,緊張關注。
  “轟”
  天崩地裂的聲響發出,那高高在上的石臺階一陣搖動,一幅模糊的畫面遙遙傳來。
  最后那名無上祖神,正在那里頂禮膜拜,在九十九重石臺階上不斷虔誠叩首。
  不過,在這一刻石臺階震動,他被狠狠的掀飛了出去,如果不是那最后一重石臺階散發出陣陣妖異的光芒,他恐怕將被四種蓋世神通覆蓋,縱然不死,也要遭受重創。
  神秘的九十九重石臺階,最高一層竟似是祭臺,方才那無上祖神所頂禮叩拜的一切舉動,已經揭示了這一切。
  而在那石臺階的盡頭,則是無盡迷霧,四種蓋世神通,縱然生生打穿時空沖了上去,出現在那里,但也根本無法照亮那未知而又神秘莫測的霧氣。
  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盡頭,有著一股魔性的力量!
  那無盡迷霧,似乎可以吞噬人的心神,諸神都不禁顫栗,可怕的近乎妖邪!
  不過四種蓋世神術,僅僅搖動了最后一重石臺階而已,那盡頭的無盡迷霧根本沒有散開,四道光束便徹底的暗淡了下去。
  隨著光芒暗淡,眾人便什么也看不見了,強大的神識縱是提升到極限,也無法感知,又如以往那般,上面的所有臺階都無法探知了。
  可怕的盡頭,神秘莫測的力量,讓人無法預知而驚畏。
  異界諸神都不知道這處禁地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秘密,此刻珂珂的父親以此蓋世絕倫的神術攻擊,璀璨光芒的爆發,才讓他們見到冰山的一角。
  “轟”
  九十九重石臺階的下方,光霧迷蒙,伏魔輪回大陣被人強行打開!
  五種大道烙印,沒入古卷后,與那五道偉岸身影重合,等于為古卷注入了靈魂,讓這宗至寶真的晉升為了逆天戰寶!
  蕭晨利用它吸收伏魔輪回大陣的神力,最后竟徹底的轟開巨陣,打碎永恒未知處。
  “你……”在一名祖神驚怒聲中,神圖將他分裂了,而后被拉入了古卷中。
  這次諸神反應神速,但是依然僅僅奪回半只噴血的大腿而已,又一個鮮活的生命被剝奪。
  “此人當誅!”
  到了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實在低估了蕭晨,他擁有數種大殺器,再加上隱匿行蹤,殺傷力同樣非常可怕。
  這是一個暗夜君王,在黑暗中出手,讓人防不勝防。
  “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一名八重天的超級祖神掃視四方,眸子中射出兩道長達萬里的光芒,他在以神術搜索蕭晨,道:“決不能讓他重組神圖,更要打碎他身上的天碑烙印,必須毀去!”
  “你還在叩首,卻依然無法召喚出石臺階盡頭的鬼東西,既然沒有人能夠庇護,那么我便殺了你吧。”珂珂的父親登臨上了第三十六重石臺階,聲音很平緩,但是卻透發著強大的自信。
  如山岳般巨大的臺階,每一階都在搖動,如燒紅的神鐵,且散發著可怕的殺氣,他以震古爍今的神術阻擋著種種毀滅之力,一步一步繼續向上走去。
  “八道更迭!”
  珂珂的父親,隨手打出一道神光,沖擊向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他竟想在這異界禁地上擊斃一名無上祖神。
  傳說,沒有人敢讓這里染血,他在一次次的觸碰底線!
  “咚”
  九十九重石臺階的最高一層,再次光芒萬丈,耀眼的神光傳達萬萬里遠,讓諸神再一次可以神識感知到部分模糊的景象。
  那最上一層猶如祭臺的石臺階竟在跳震,頂禮膜拜的無上祖神,被無以倫比的力量震的倒飛出去,重重撞在前方的無盡迷霧上。
  “砰”
  他又被重重撞了回來,如祭臺的石臺階保護他,令他沒有性命之噩,無上祖神停止叩拜,轉過身來,無情的俯視下方的珂爸。
  “逆天如你,可惜……終要隕落了!”
  這是無上祖神的聲音,他不再叩拜,而是靜靜的垂立在石臺階的一旁。
  一股可怕的氣息彌漫而出,讓諸神顫栗,九十九重石臺階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了。
  在這一刻,珂珂的父親打出的神光早已暗淡了,上方的一切都無法被感知。
  但是,突然間,眾人看到了兩點微弱的光芒,透過無盡黑暗清晰的傳至下來。
  雖然很微弱,猶如螢火,但是卻讓每個人都可見到,不用刻意外方神識,皆可輕易感知。
  “嗒”、“嗒”、“嗒”……像是有老邁之人在空曠的隧道、或者是死寂的墓室中緩緩邁步,腳底板與硬石接觸,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響。
  每一個人都有窒息的感覺,諸神全部脊背發寒,萬萬沒有想到己方禁地是如此的妖邪,讓他們都感覺毛骨悚然。
  那是一股無形的壓力與震懾,是充滿恐懼的威壓,很多人都感覺被死亡之祖扼住了脖子,說不出的難受與恐懼。
  珂珂的父親,止步于第四十九重石臺階上,如化石般不動了,雙眸中射出兩道九彩神光,凝視最上方。
  “嗒”、“嗒”、“嗒”……可怕的腳步聲,依然在繼續,非常的緩慢,猶如行將就木的老人游歷在生與死的塵世間。
  接連十幾聲,腳步才慢慢止住,定格在第八十一重石臺階上,眾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兩點微弱的光芒定格在了那里。
  “是你在打擾我安息?”
  蒼老的聲音猶如兩片老樹皮在摩擦,老邁而又難聽與可怕,很難想象他已經衰老到了什么樣子。且,他以“安息”自說,怎么聽都像是蓋世厲鬼,被人從沉睡中擾醒。
  “我倒是希望你永遠死寂下去。”珂珂的父親沒有任何表情,平靜的望著上方的第八十一重石臺階。
  “是嗎?”僅僅兩個字,卻震動諸天,永恒未知處都一陣迷蒙,混沌破碎又重組,與此同時,九十九重石臺階上黑幕漸漸退去,八十一重石臺階全部顯現,可以朦朧的看到。
  但八十一重以上,依然漆黑一片,無法窺視。
  在那第八十一重石臺階上,赫然站立著一名石人,他的軀體很干枯,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站在那里顫顫巍巍,讓人擔心他隨時會摔落下來。
  且,在他的軀體上,縱橫密布著數十道可怖的裂痕,像是瓷器龜裂了一般,被強行粘合到了一起。仿似輕輕捶砸一下,他就會四分五裂。
  一個看起來極其衰老的石人,且暗傷密布,枯瘦如柴,形體不成樣子。那兩點微弱的光芒,正是他的一雙石目所透發而出,方才透過無盡的黑暗都可以被眾人看到,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就這樣一個老石人,卻彌漫著讓人心悸的可怕氣息,那名無上祖神非常恭謹的垂立在旁,像是犯錯的幼童正在面對極其嚴厲的師長。
  “你是亂地罪人的后代……”老實人極其的蒼老,褶皺的紋絡布滿臉頰,由于是石體,如刀斧劃刻而成一般。說到這里,他的雙眸微微開合,兩道妖異的光芒射出,自語道:“竟是那隕落五大石人王者中的一人的直系子孫,怪不得被稱為逆天家族,你們確實有足夠自傲的本錢。”
  老實人的聲音蒼老無比,有氣無力,但是此刻卻震懾了所有人,沒有人敢出言,更沒有人敢做出任何舉動。
  諸神震驚,他們從來都不知道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盡頭到底有什么,今天不想竟然見到這樣一位深不可測的老石人,這絕對是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王者!
  他們感覺從前太過無知了,曾經因自己的世界一名石人即將邁出最后一步,就振奮不已,以為可以與天界抗衡了,但今日才知道己方竟還有這樣的始祖。
  “讓你的子孫還我的孩兒魂魄,不然我將這里變成一座墓場,拉上你的半條命,且讓你這里的所有子孫全部陪葬!”
  珂珂的父親,毫不畏懼,凝視那名衰敗的不成樣子的老石人王者。
  這一次,老實人沒有說話,旁邊的無上祖神發出森冷的聲音,道:“我若是你,會一直隱忍到成為蓋世王者。可惜啊,不成王,終究是糞土,你縱有心,也改變不了這一切。你終于沒沉住氣,跳了出來……”
  “人都有一死,我不能成功,自有后來人打碎九十九重石臺階,葬掉你們的一切!”珂珂的父親話語很平靜,坦然面對這一切。
  “你錯了,打碎九十九重石臺階并不代表什么,你如果得知真相,會永遠對此地充滿敬畏的……”就在這時,身體上布滿裂痕,枯瘦如柴的老石人突然這樣緩緩說道。
  “我已經猜測出,這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必然有神秘莫測極其可怕的鬼東西,但世上沒有什么不可毀滅……”珂珂的父親,修長的身影立的筆直。
  “咦,我感覺到了故人的熟悉味道……”老石人那蒼老的褶皺面容,露出絲絲訝異之色,接著面色一變,沉聲道:“似乎是我的兄弟!”
  說到這里,他緩緩抬起干巴巴的左手,伸出一根枯柴般的手指,點向九十九重石臺階的下方某一地域。
  一道迷蒙的光華,看似極其普通,但是卻讓諸神脊背冒涼氣,感覺心旌搖曳,陣陣顫抖。
  蕭晨頓時就是一驚,迷蒙的光華正是向他激射而來!老石人的兄弟……很顯然是那異界無上大道烙印的氣息,讓這個恐怖的老石人王者感應到了點滴神韻。
  “六道輪回!”珂珂的父親果斷出手,六個世界浮現,打碎永恒,截斷那道迷蒙的光華,與之激烈糾纏,兩者淹沒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駭然,老石人王者隨手點出的一指,都需要六道輪回這樣的蓋世大神通來截斷,真是讓人震驚。
  而后,諸神皆振奮無比。
  “你隱忍無盡歲月,所圖甚大,但你終究割舍不下親情,結局已經注定……”老石人緩緩搖頭,嘆了一口氣,道:“亙古以來,真正的天驕少之又少,能入我眼者,其實真的沒有幾個,你無法避免,化為黃土。”
  老石人王者說的很平淡,蒼老的聲音,像是魔咒一般,讓人感覺頭皮發麻。
  “咚咚咚……”天鼓聲傳來,震動到了永恒未知處。
  垂立在老石人旁邊的無上祖神,頓時皺起了眉頭,道:“竟有人闖入我界攪鬧!”
  “是嗎,都被人殺到家門了嗎……”老石人的話語很低沉,但是那種威壓,卻讓諸神有些難以承受,很顯然他對諸神不滿,對他們感到失望。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不敢有任何表示。
  “我看看是誰……”老石人以掌指劃破空間,頓時出現一個黑洞洞的深邃通道,瞬時連通了異界。
  一聲龍吟響徹九霄,從黑洞洞的隧道深處傳來,一個女子在異界嬌喝道:“你們竟殺了我的孩兒……”
  老石人緩緩閉合黑洞,道:“一條變異的小龍而已,翻不出什么風浪……”
  “轟”
  就在這時,九州大地上,突然傳來一聲劇震,竟撼動了永恒未知處,波動傳蕩到了這里!
  “原來你們是為他爭取時間!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他已被我界已被關注,關鍵時刻會被奪取道果。”老石人的雙目頓時射出兩道可怖的殺光,道:“不過,就是你來阻擋,終究亦不能改變什么。”
  他抬出一只干枯的手掌,打穿世界屏障,向著九州拍去。
  “七界輪回,八道更迭,九九歸一,千古萬界!”珂珂的父親大喝,無盡神光,橫貫古今,震動過去,波及未來,撼動諸天萬界,這里完全不可窺視,不可探知了,徹底被震古爍今的神通淹沒!
  九十九重石臺階,完全不存在了,那里除了光,什么都沒有了。
  神秘莫測恐怖法則貫通了諸天世界,萬界本源法則同時壓制而來!
  很久很久之后,九十九重石臺階,才慢慢浮現。
  珂珂的父親,衣衫上有一串觸目驚心的血花,他已經從第四十九重石臺階,墜落到了第四十二重上,但是他依然站的筆直,衣衫獵獵作響。
  而那老石人王者,則屹立在第八十一重石臺階上,巍然不動,干枯的手掌緩緩的收了回去。
  很明顯,珂珂的父親處在絕對下風,但是所有人依然震撼無比,他竟然抵住了石人王者的恐怖一擊,擋住了那蘊含無盡殺意的一只手掌!
  “我不允許有人在九州邁出最后一步。”老石人王者,話語非常的平淡,但是飽含無上威壓。
  竟有人在沖擊最后一步,要在九州登臨石人王境,所有人都吃驚無比,珂珂的父親不僅僅是為珂珂而來,還有拖延時間的之意。
  “我也說過,要拉走你的半條命,以及讓此地諸神陪葬!”珂珂的父親昂然而立,本是逍遙自在,什么都不在乎的他,此刻分外的強勢。
  “你欺我體弱病殘嗎?”老石人王者搖了搖頭,道:“我能好好的活下來,自是有道理的……”
  “那是……”遠處,諸神震驚。
  老石人王者那顆頭顱上,石質發絲間竟有數十根灰色長發生出,雖然非常的稀疏,但是卻讓人感覺不可思議,血肉之軀的肉身才有的發絲怎么會在他的頭顱上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