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90 無上大道烙印他哥

枯瘦如柴,身材佝僂~渾身密布裂痕的老石人一其石發間竟生出數十根灰色的長發,那種陰沉的灰色隨風而動,在這一刻竟然有些剌眼,非是光彩刺痛諸神眼目,而是妖異的發絲本身,讓人深感震驚。
  石人王早已失去血肉,怎么會生長出常人才能擁有的發絲戶難道他的身體裂痕過多,傷勢過重,跌落下王者境界,難以保住石體了不成?但這怎么可能!聽老石人的話語,這分明是他的強大倚仗。
  血肉再生一瞬間,諸神都有了這樣的聯想,但太過匪夷所思了,走土石人路后,怎么可能還會長出血肉呢?從來未曾聽聞過!
  “這又如何?我說拉上你半條命,就一定要斬掉你半條命。”珂珂的父親非常的從容,平淡而坦然的面對這可怕的老石人,仿佛沒有看到那隨風而舞的數十根妖異的灰色長發。
  這種話語說不出的自信,諸神全部變色,逆天家族的成員殺傷力太大了,他們不得不警醒,萬一珂珂的父親真的打出冠絕古今的神術,重創石人老祖,對異界來說那將是不可承受之重!
  “有骨氣,很自信,但事實很殘酷,你不妨試試看。”老石人顫顫巍數,但是他的話語卻清晰的表達出了他的強大,不可超越!
  珂珂的父親非常平靜,道:“我很期待!”
  “昔年,我與五大石人王者之一,也就是你的祖上,都曾經進行過巔峰對決,更遑論是你,盡管出手!”老石人的話語越發凌厲,被一個后代天驕強者擠對,言稱要殺他半條命,老石人王動了殺意。那雙如螢火的石人目,像是兩團鬼火一般,流轉出綠油油的陰光。
  “恭喜老祖宗,以石人王體開始在無人祖神的道路上邁步前進,兩種修煉道路齊頭并進。”在這一刻,垂立在旁的無上祖神恭謹的賀喜。
  諸神此時才明白,老石人為何生出了發絲,他修成石人,卻又走上了無上祖神的道路,看樣子修為精進了不少,才會有此體貌變化。
  這是一則駭人的信息,同時也讓眾人振奮無比。
  “咚”
  老石人一步邁出,直接從第八十一重石臺階降臨到了第七十二重石臺階上,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向著下方拍去。雖然看似隨意一按,但是一個黑色手印,像是閃電一般落了下來,下方七十二重石臺階猛烈搖動,這種力量足以粉碎祖神!
  “龍行天下!”
  珂珂的父親揮手間打出一道赤光,猛烈震動,竟是一條條血色的祖龍,在這一刻龍吟震動九天,逆空而上。
  “轟”
  劇烈大碰撞,耀眼的光芒一下子將九十九重石臺階下方的諸神全部掀飛,眾人不得比避退,同時防備暗中的蕭晨出手。
  殉爛的光芒,震動各方世界。第一次試探性出手,就已經震動諸天,在場所有人全部變色。
  “翻手為乾,覆手為坤,翻轉乾坤!”老石人王發出了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聲音,低沉與陰森的異常可怕,頭上那稀稀疏疏的幾十根灰色長發如成精了的妖魔在瘋狂舞動。
  他打出了神通!而非石人最強大的戰技,乾坤翻轉,天地顛倒,全都在那一只干枯的手掌覆蓋下,如蓋世厲鬼的手爪,完全將第七十二重石臺階下方籠罩了。
  黑云翻涌,陰霧滾滾,遮天蔽日,無盡煞氣,震動萬界,打孩了了時間的連續!
  珂珂的父親避其鋒芒,以千古萬界步法行走在虛無旬,諸般神通同時打出,殉爛光芒向著天空中那只干枯的巨大手爪掃殺去。
  “那,老石人王神威蓋世,難以阻擋,翻手為乾,覆手為坤、翻轉乾坤,如厲鬼般的手爪一下子就蓋了下來,突破萬般神通,壓落在珂珂丈親的身上。
  九色神虹沖天,以珂珂的父親為中心,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他神通附著在體,身影如夢似幻,近乎虛無,以虛體承受了這一擊。
  縱然如此,他還是被打的倒飛了出去,嘴角溢出絲絲血跡,獵獵作響的衣衫上血跡斑斑。
  諸神全部高呼始祖無敵,皆振奮無比,強大如逆天家族的成員,都被老石人王一掌蓋下,如此手段,端的可怕無比,讓人膽寒。
  “除非你的始祖復生,不然在這世間,很難尋到抗手”老石人王說的話語很輕緩,但是卻有一股無法想象的強大壓迫感。
  “始祖雖已逝,我還在,一樣讓你喋血五步!”說到這里,珂珂的父親,不退反進,腳踏逆龍七步,登天而上,竟向著那第七十二重石臺階直奔而去。
  諸神愕然,難道這逆天家族的成員瘋了不成,竟展現出了武技,舍棄了舉世無雙的大神通,這實在超出了常理。
  “翻手為乾,覆手為坤,翻轉乾坤,主掌天地!”老石人王也同樣很怪異,打出的依然是神通,也放棄了自己蓋世無雙的戰力。
  兩者似乎對調了,完全舍長處而示短處。
  那名無上祖神看出了端倪,老石人昔年與五大石人王決戰,身體遭受了無法想象的重創,布滿了裂痕,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僥幸,無盡歲月來都在恢復傷體,自然不愿輕易以體術對決。
  “嗡”就在這時,諸神震驚,九十九重石臺階震顫,同時天地間發出了可怕的神光,珂珂的父親在這一刻堪比石人王,可謂蓋世無雙,他托著一座巨大的神城,向著老石人王罩去,將其壓在了下方。
  這絕對不是一般的太古巨城這是一座王者巨城,完好無損,乃是石人王者的重寶,不知道如何落到了他的手中。
  恐怖威壓,鋪天蓋地,搖動了如山岳般高大的石臺階,震碎了永恒未知處!
  王者巨城神光殉爛,普照十方,將老石人王那只如蓋世厲鬼般的手爪生生鎮壓的縮了回去,滾滾陰霧像是潮水般后退。
  “轟隆隆,,王者神城降臨,鎮壓老石人王,以不可阻擋之勢壓落!
  第七十二重石臺階上,老石人那枯瘦的軀體,像是狂風中的野草不斷搖擺,似乎隨時會折斷。
  “九九歸一,千古萬界!”在這一刻,珂珂的父親更是大喝一聲,打出了這震古爍今的神通,以王者重寶壓制,再以此蓋世神通掃殺,可謂神威震古今,舉世難逢敵,實在強大到了極點。
  “砰,:
  老石人王被逼倒退三步,終以石體相迎,干枯的雙手,根根都如鐵條,十指齊張,對準王者神城以及千古萬界神則。
  “轟”驚天動地的大碰撞,太古王者神城壓落,不斷龜裂,而下方的老石人王的干枯手掌,其原本存在的裂痕也在撕裂,有石人血在淌落!
  千古萬界,神光照耀古今,撼動過去與未來,更是凌厲無匹,震動的老石人王,枯瘦如柴的軀體不斷搖晃。
  “咚”畢竟這是石人王者,他以佝僂的軀體猛力一抖,神輝貫穿天地,一下子將太古王者神城打飛了出去,同時破滅了千古萬界神則,將珂珂的父親震飛。
  但是同一時間,他自己那枯瘦的石體也發出了咯嚓咯嚓”的聲響,從前那些裂痕全部崩開,滲出石人血。
  諸神震驚,這個逆天家族的成員太可怕了,竟說到做到,傷到了他們的始祖,這是何等的力量?!
  “無上祖神,邁出最后一步,將何等的可怕?”諸神在心中自語,珂珂的父親即將成功邁出最后一步,不過終究不是真正的王者但卻可以硬撼老石人王,這等實力與神威太震撼人心了。
  “咳”老石人王佝僂著軀體,咳出一口血跡,身上暗傷一那些裂痕,慢慢愈合,他俯視下方正在大口吐血的珂爸,聲音低沉無比,道:“我真的小看了你,不愧是我一生最強大敵的后人,竟輕微的震開了我的暗傷,不簡單…”珂珂的丈親,以非王者之姿,打的老石人王軀體暗傷崩裂,傳出去足以震動天土地下。
  諸神深深震撼,心中浮現陰影,如果不是始祖出世,恐怕就是那些未盡全功而沒有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也都要被這逆天家族的成員擊鬼不過,總算聽到了始祖說不過是輕微的震裂了暗傷而已,這讓諸神稍微長出了一口氣。
  “那就繼續再來!”珂珂的父親收起了太古王者神城,一步一步登天而上。
  “可惜,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了,追隨你的始祖而去吧。”老石人王的眸子中綠油油的光芒大盛,他一步一步向下邁來,在六十三重石臺階上駐足。
  在這一刻,老石人整個人近乎狂暴了,頭上那幾十根灰色的發絲狂亂舞動,低沉的聲音如鬼哭神嚎般,滾滾震動,久久回蕩:心念之力,無相無形,誅殺人王,屠戮神王,滅絕魔王,殺殺殺殺殺!”可怕的魔音,令九十九重石臺階下方的諸神險些神識崩潰,這根本不是針對他們的,完全是針對珂珂的父親的魔咒,但依然讓他們感覺到了驚悚與毀滅的懼意。
  尤其是最后的幾個殺字,簡直就像是魔音貫腦,無法躲避,無從抗衡,如果針對一人,簡直無法想象,不被滅殺豈不是逆天了?
  這老石人王雖然身有暗疾,石體不如億萬年前堅固,但畢竟在無盡歲月前就已經屹立在強者之林的絕頂巔峰。珂珂的丈親根本不可能保留,全力出手,他在這一刻晉升到了一種奇妙的狀態,口中語音輕緩,但卻清晰傳遍天地間,那可怕的殺音也未能全部將之壓制。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念無心,大術無咒,無我無物,無界無源,無法無天,無無無無無!”這簡直是針對老石人王而發的蓋世神術,完全是針鋒相對,但卻不是珂珂的父親有意為之。不得不說他天賦超絕,冠古絕今,完全是在最為危險的時刻,被逼出來的,悟出了這樣一種注定震動六合八荒的無雙神術。
  兩種神則魔咒,無聲大碰撞,在這一刻,一切皆不可視,一切皆不可聞,一切皆不可感,錄奪了諸神所有的感知能力。
  九十九重石臺階上方,無聲湮滅這種無形無相,無界無源,物我皆失的可怕交鋒,超越了一切,這是最為可怕的大戰!
  珂珂的父親,短暫的升華,超越了他原本的境界,展現出了讓老石人王都要變色的實力!
  當一切煙消云散,諸神感知恢恢復過來時,第五十四重石臺階到第六十三重石臺階,被削落下去無盡石粉,整整矮了一大截。
  老石人王看似無恙,佝僂著軀體,立身在那里,但是眾人卻在第六十三重石臺階上看到點點石人血,可以推測出,他的暗傷又崩裂了。
  不過,老石人王并無不妥,難以傷到他的根本。
  系于珂珂的父親,則伏在第五十四重石臺階上,周圍都是血跡,染紅了一大片,他的軀體不規則的彎曲著,顯然肉體與骨髓近乎糜爛了。
  那里已經沒有生命氣息,更沒有點滴神識波動,周圍也沒有殘碎的靈魂在飄蕩。真的死了嗎?這是諸神的心語,他們有此不敢相信。逆天家族的這名成員太可怕了,敢與石人始祖爭鋒,如果今日不死,簡直是無法想象的大患。
  珂珂的父親,伏尸在第五十四重石臺像上,血液漸漸干調與凝固,被削平的石臺階上黑紅一片,剌鼻的血腥在飄散,那里寂靜方聲。
  一陣微風拂過,那修長的身影一動不能動,他身上的衣衫獵獵作響,而后隨風而逝,化成了飛灰。
  而后他的形體也漸漸磨滅,修長的身影慢慢暗淡,在那第五十四重石臺階上留下一道人形血泥。
  清風拂動,神花飄零,花雨陣陣,向著第五十四重石臺階上灑落而去,漸漸將那灘血泥淹埋。
  “莫要愿了他的血泥,將他厚葬。”老石人王者平淡的說道,而后他封鎖了永恒未知處,目的只有一個,防止他之前感應到的大道烙印遁走。
  老石人王空洞的眸子中重新泛出綠光,洞穿大世界屏障,望向九州,這是現在最緊迫的事情,需要他親自關注。
  無盡遠處,蕭晨想仰天悲嘯,逆天如珂珂的父親也被殺戮了嗎?
  昔日,在那最邪之地,帶著黑色水晶眼鏡,叼著草棍,負手而立,對什么都滿不在乎的雪白身影,逍遙天地間,只手滅異祖,是何等的灑然。
  而今,他打破詛咒,恢復人身,以五大石人王者的直系子孫身份降臨,氣魄超凡,敢與石人始祖爭鋒,如此氣概,這等英杰,就這樣消逝了,實在讓人拖腕,讓人悲憤!
  神花如淚雨,片片晶瑩,將那第五十四重石臺階完全的淹沒了………………微風拂動,這里一片肅殺與沉寂,諸神都沒有任何言語,這個可怕的敵手雖然隕落了,但是他們卻難有勝利的喜悅,非是他們之功,若是始祖不出,幾乎無人可以壓制珂珂的父親。
  “我想”,我很難死。”
  就在這時,一個平和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在距離九十九重石臺階數千里外,一點血珠凝華生韻,綻放異彩,化成一道修長身影。
  由虛凝實,顯化而出。
  珂珂的父親竟早有準備,以自己提前分出的一滴圣血為引,度過了這次殺身絕滅之噩。
  “你,諸神震驚,萬萬沒有想到,這名可怕的敵人竟復活了,沒有真正絕滅。
  花雨飄灑,將那團血泥裹帶而回,老石人王并沒有阻止,血泥與珂爸重合,他再現真身,如流動的云,似飄動的風,飄逸出塵,凝立虛空中。
  “嘩啦啦,…”與此同時,蕭晨手中的逆天戰寶古卷隨風而動,不斷作響,自主向著珂珂的父親飛去。
  當中的五道偉岸身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那壯麗的河山中,神韻盡呈,似要跨步而出。
  褂古卷橫空,瞬間降臨而下而下,珂珂的父親接到手中,凝望古卷內五道偉岸身影,一眼千萬年,短暫的時間,像是貫穿了時間長河,他像是經歷了百世輪回!
  而后,珂珂的父親將古卷披在了身上,他沒有再登臨九十九重石臺階,但卻截斷在石階與九州之間,從容而又鎮定的面對老石人王,擋住了他的視線。
  老石人王的眸子漸漸空洞了起來,掃視四方,輕聲自語道:“我感應到了你的氣息,我的兄弟,你不得安息,又重新出世了嗎?”他所說的兄弟自然是指被蕭晨收壓在心間的異界無上大道烙印。
  “億萬年前,強大如你,驚才絕艷,只身潛入亂地,卻一去不返…………”……老石人王似乎想到了很多事情,自語了一番,而后空洞的眸子射出兩點星芒,一下子射出,重新加固永恒未知處,封圈了這里,道:
  “先行封天,一會兒我等我做完大事,再拘你出來。”
  此話自然是針對蕭晨而言,有盤古石令在,老石人王也難以瞬間捕捉到他的蹤影。
  而后,老石人正面望向珂珂的父親,在這一刻他的眸子中綻放出駭人的光彩,死死的盯著前方那道修長的身影。
  “你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不過你真以為能與我爭鋒嗎?”珂珂的父親昂然而立,什么也沒有說,身綻九色神光,直面億萬年前默默已經是蓋世王者的老石人,五道偉岸身影,在其周圍若隱若現,緩緩旋轉。
  但是最終,珂珂的父親卻以古卷將五道身影收了進去,眸子越發的清亮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