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592 諸天幻滅

戈乾,一個復雜的男人,灰暗的人生,憂郁的生命,頹廢的心境,在這一刻,他的聲音猶如太古魔咒,響徹諸天,連成一片,萬界搖動,貫穿古今。
  “咚”
  老石人王堅定不移朝著一個方向前進,終于揮出手中狼牙石棒,霧氣翻涌,戰力滔天,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戈乾掃出一道神則,己身如虛無的鬼影,輕飄飄的向后退去,似不受力一般,如煙似霧,消失在這天地間。
  那可打碎大世界的狼牙石棒像是砸在了棉花堆上,有力使不出,猶如用力揮出的一記猛拳打空。
  諸神也已來到了此地,所有人都感覺相當的吃驚,人魔戈乾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竟可從容面對石人始祖。
  “戈乾,我不以殺你之心出手,看來很難瞬間將你壓制,能否活命就看你的造化了。”
  老石人的話語雖然平淡,但是所有人都聽出了他的殺意,蓋世王者的氣概,突然間爆發!
  “轟”
  這片不在九州間,被人開辟出的奇異世界,一下子崩潰了大半,很多地方直接化成了混沌,復歸原始。
  磅礴王者威壓浩蕩百萬里,貫穿天地,老石人王頭上僅余的十幾根長發,狂亂飛舞,他的眸子犀利如電,那種舍我其誰的姿態,那股凌霄的戰意,讓人陣陣窒息!
  戈乾不為所動,他的聲音越來越浩大,傳到天地間的每一個角落,縱是九天狂雷降落,也要被壓制下去。
  天地間一片灰暗,一座座殘破的天闕,寂靜懸浮,更有很多折斷的兵刃,還有無盡的尸體……這就是戈乾的灰色心境的一角,凝實顯化而出。
  老石人王像是一條黑色的幽靈,一步登天,持狼牙石棒,向著無盡的斷壁殘垣掃去。
  “咚”
  在這一刻,這方世界徹底崩碎了,狼牙石棒一擊,打碎一個真實的世界,這片被人開辟出的空間,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可怕的老石人王,戰力無雙,神威蓋世!
  混沌翻涌,遙遠的深處,一條頹廢的身影,雖然在搖晃,但是卻并沒有倒下去。
  “天若棄我,天亦可欺,世若遺我,世當戮滅。天棄世遺,諸天幻滅,古今貫穿,唯我獨立,此身不朽,萬古諸天大破滅……”
  這種魔音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像是有一只無形大手,向著老石人王者抓去。
  此時此際,持狼牙石棒的枯瘦的老石人王,像是遭遇了重擊,軀體猛烈搖動了起來,似乎隨時會栽倒。
  混沌邊緣,諸神震驚,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戈乾竟強大到了如此境地,人魔之威,不可度量!
  “噗”
  遠處,人魔戈乾在翻涌的混沌間吐出一口鮮血,天地間那浩大的聲音頓時一滯。
  諸神驚喜,但是他們的笑容瞬間凝固。
  與此同時,老石人王那持石棒的右臂,“嘩啦”一聲碎響,崩裂在天空中,墜落了下去,成為一地碎石。
  “戈乾你讓我驚訝。”老石人王話語低沉,無喜無憂,“嘩啦”一聲右臂重組,那墜落下的石棒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因為你真的老了,石體不堅,不再完滿,再也不是昔日的蓋世王者……”
  諸神變色,殺氣沖天。
  “蟄伏無盡歲月,我不僅僅要完滿歸來,還要超越!”
  老石人王干巴巴身體,挺的筆直,越發的可怖了,一步一步向前逼去,而后突然加速,揮動手中大殺器,打向前方混沌。
  “轟”
  驚世大戰爆發,這里混沌崩碎又重現,諸神難以感知里面的一切了。
  跟隨到了這里的眾人,隨著時間的推移,神色不斷變幻,此刻的光陰太寶貴了,老石人王被阻此地,一時竟無法突破過去。
  “戈乾,再不退,就是死亡!”老石人王的厲喝聲傳出。
  “我的世界早已沒有光彩,沒有希望,生命于我來說,有與無都一樣,灰暗不若結束……”
  混沌中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滾滾驚雷震動諸天,但是卻難以壓蓋兩者的聲音。
  “那就安息吧!”老石人王殺機畢露,諸神雖然無法看到,但是在這一刻,皆感覺陣陣膽寒,脊背升騰起一股冰涼的冷意。
  “砰”
  無盡混沌被那根狼牙石棒抽的崩碎了,混沌霧氣翻涌,露出里面的景象。
  戈乾被抽飛了出去,形體在碎裂,但是他那臉頰上,憂郁卻在消失,坦然與從容之色卻在擴大。
  “心念之力,無相無形,誅殺人王,屠戮神王,滅絕魔王,殺殺殺殺殺!”
  老石人王似乎不放心,竟緊接著施出了這等蓋世神則,向著人魔戈乾打去,想要將之毀滅。
  “轟”
  無盡魔光將那里淹沒,戈乾那被抽碎的形體,瞬間化成了飛灰,像是一股云煙一般,在混沌中緩緩飄蕩。
  諸神大氣都不敢出,老石人王展現出的實力太霸道了,狼牙石棒橫殺十方,這種戰力他們自問今生今世都難以仰望到盡頭,深深震撼了他們的心靈。
  強大如人魔戈乾都無法擋住,更遑論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股顫栗的感覺。
  “嗯?!”
  就在這時,老石人王那空洞眸子中,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掃視前方那緩緩飄動的云煙,道:“你……還沒有死?!”
  “遭天棄,被世遺。你賞識過我,欠你的,還給你了……”戈乾那憂郁的面容,在云煙中浮現而出,帶著一絲傷感,帶著一絲頹廢,帶著一絲絕望,看著老石人王,道:“你要殺我,何必如此決絕。我只怕別人對我善,不怕別人對我惡。若是方才你留下一線生機,我已經毀滅了,但是,你如此決絕,適得其反。天若棄我,天亦可欺,世若遺我,世當戮滅……”
  云煙飄渺,戈乾重現在混沌中,除了更加頹廢與憂郁外,看不出任何不妥。
  “戈乾你的成長讓我很吃驚,一個走出無上祖神之路的人,幾乎已經邁出了最后一步,殺你真的太可惜了。”老石人王手持狼牙石棒向前逼去。
  “恐怕以你的傷體已經殺不了我了!”戈乾在這一刻,突然變得無比強勢起來,與之前那種氣質大相徑庭,像是凌厲無比刀鋒,迎面向著老是王走去,混沌在他的腳步聲中不斷震動。
  遠處,諸神感覺心臟在隨著他的步伐而脈動,似乎與之韻律一致了起來。
  “咚!”
  老石人王擎石棒橫掃千軍,向著戈乾轟殺而去。
  “轟”
  這是一種無法想象大碰撞,戈乾正面攖鋒老石人王,灰暗的人生,頹廢的世界,沒有希望的光彩,他的心境與周圍的環境相融,將老石人王淹沒在里面。
  可以看到,老石人王那朦朧的枯瘦身影在掙動,但是卻很難擺脫那些灰暗的霧氣。
  “吼……”
  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厲嘯傳出,震動了萬界,突破大世界屏障,讓九州與四方世界的大地都崩裂了,老石人王像是蓋世的厲鬼,發出如此憤怒之音。
  “砰”
  血光迸濺,他揮動狼牙大棒,將戈乾的胸膛砸的塌下了下去,令其半邊身子頓時破滅。
  不過,他自己的頭蓋骨卻也被人魔戈乾生生掀掉了半塊,牢牢的抓碎在了手中。
  戈乾繼珂珂父親之后,將老石人王的血肉表象徹底抓去,那最后的十幾根長發,以及點點血肉,灰飛煙滅!
  諸神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太過震撼了,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一聲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低沉咆哮,自老石人王口中發出,他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獸一般,空洞的眸子是無盡的殺意,綻放著讓人心悸的兇光。
  他化成一道黑色的幽影,向前撲殺而去,舍狼牙石棒不用,徒手將戈乾殘破的身體撕的粉碎,而后更是展現出蓋世神通,想要將之徹底煉化與磨滅!
  濃重的黑霧,將戈乾的碎體徹底的包裹住了,老石人王要活祭人魔戈乾,看的諸神心驚膽顫。
  但是,那被黑色陰霧籠罩包裹的血霧,似乎難以煉化,不可朽滅,清晰的傳出了人魔戈乾的聲音:“天若棄我,天亦可欺,世若遺我,世當戮滅。天棄世遺,諸天幻滅,古今貫穿,唯我獨立,此身不朽,萬古諸天大破滅!”
  “轟”
  陰霧竟崩碎了,且一道可怕的光束射出,將老石人王的胸膛擊穿,半截石人體近乎碎裂!
  “戈乾……”老石人王咆哮,似乎他都沒有料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戈乾的戰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他喝道:“借諸天之力,煉不朽魔魂!”
  他徹底的狂暴了,無論如何,也想磨滅人魔戈乾,無盡陰霧重新將戈乾籠罩,諸天之門皆開,無盡浩瀚偉力洶涌而來!
  人魔戈乾,像是一只被困的蛹,封死在了諸天偉力織成的繭中。
  “轟”
  突然,混沌深處爆發出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老石人王當場變了顏色,剎那重組石體,持狼牙石棒猛烈在那繭中震動九次,而后頭也不回的沖向混沌深處。
  諸神也都變色,他們知道,那沖擊最后一步的強者,到了關鍵時刻,再不阻止,恐怕不久將要成功出世了。
  老石人王消失了,那團黑色的陰霧自然慢慢散開了,令諸神感到震驚的是,血霧不散,竟慢慢凝聚在一起,憂郁的戈乾重現于世。
  老石人王最后以諸天偉力以及大殺器狼牙石棒都沒有將他打死,他竟頑強的活了下來,這種生命力太變態了,眾人看到他,心中都是一哆嗦。
  人魔戈乾并沒有看他們一眼,落寞的邁步前行,漸漸遠去,消失在混沌中,不久一曲悲涼的琴音響起。
  這不僅是一個憂郁而頹廢的男人,更是一個充滿魔性的男人,諸神不想在此久留,快速沖進了混沌深處,追隨老石人王而去。
  就在這時,蕭晨與珂珂的父親降臨,珂父沒有停留,直接沖向混沌深處。
  蕭晨則短暫駐留,向著傳出琴音的方向問道:“你既有如此實力,為何還要蟄伏?”
  “了解的越多,越會絕望……”人魔戈乾竟回答了他。
  沉寂很久,人魔戈乾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道:“你速速離去,我忍不住要殺人了。我已叛出九州,我是千古罪人!”
  “錚錚錚”
  琴音錚錚作響,殺伐之音震動諸天,戈乾狀若魔王,披頭散發,空洞雙眸凝望蒼穹,充滿了絕望的神色。
  蕭晨向那里看了最后一眼,沖進了混沌深處。
  混沌深處,有一座巨大的太古神城,巍然聳立,綿綿如山嶺般城墻上,纏繞著一條條粗大如祖龍般的藤蔓,上面點綴著點點神花,有陣陣馨香飄洋而出,充滿了強大的生命波動。
  此刻,老石人王已經來到巨城前,他的雙眸射出兩道冷光,掃視前方的一切。
  在那巨大的城門前,有兩堆破爛的碎石,細看發覺那竟是兩名石人,當然是那種沒有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被人打碎在了此地。
  一只慢吞吞的老石龜,正在兩堆碎石間踱步,搖搖晃晃,步履蹣跚,似乎隨時會翻倒在那里一般。
  看到老石人王的剎那,石龜搖搖擺擺,溫吞開口道:“柴火,好久不見,是不是想哥了?”
  后方諸神一眼認出,正是昔日在咒界三拳打碎異界石人的那只可恨老龜!
  而他口中的柴火,自然是指異界始祖。雖然老石人王干枯的軀體確實很像一根木柴,但是諸神聞聽此言,還是有一股抓狂的感覺。
  “你這老烏龜自己說,有讓我惦記的地方沒有?”老石人王話語森寒,冷冷的凝視著老龜。
  “真損啊,這么說我老人家,要知道本龜渾身每處地方都值得敬仰。”
  “舉個例子看看,是龜殼還是龜尾?是能熬成湯,還是燉成粥?”
  “你這根老柴火,真不是東西。”老龜縮了縮脖子,似乎感覺很寒冷。
  “我界的兩個石人沉寂三個文明史了,如今剛出來就被你殺死了……”老石人王的話語非常的森寒,冷冷的逼視著老龜。
  “打住,非是本龜所為。我雖然姓王,但是從來沒有登臨過石人王境界,一介凡龜是也,是他們兩個自己不小心在城墻外裝死的。”老龜信誓旦旦,指著城墻,道:“你看,上面還有他們撞墻時的痕跡呢!唉,想不開也不能這樣啊。”
  后方,諸神氣的七竅生前,鼻子險些氣歪。強大的石人,縱然沒有邁出最后一步,但那也是異界的頂峰強者,擁有巔峰戰力。竟被這老龜說的一無是處,自己撞死的……讓人有狠狠的削這只老龜的沖動。
  “少要裝瘋賣傻,我知道你的底細!”老石人王的眸光像是刀刃一般凌厲。
  “你知道個龜毛,我老人家早死翹翹了,現在不過是一縷殘念與你說話而已。”
  “那我徹底磨滅你!”老石人王持狼牙石棒向前逼去。
  “除非你先將那些天碑全部打碎,不然你省省力氣吧。我老人家生的偉大,死的光榮,一縷殘念,永垂不朽。”
  老龜一副欠扁的樣子,竟如人一般,在兩堆碎石間仰躺著,翹起了二郎腳,悠哉悠哉的直晃悠。
  以這幅神態,面對蓋世的王者、異界億萬年前就已經登頂的始祖,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諸神全都咬牙切齒,目泛兇光。
  “老東西……敢藐視我!”老石人王掄動狼牙石棒,就要向前掃殺。
  “我養的那個人,你再不出來,我老人家就要被人拆了。”老龜突然這樣大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