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594 開天辟地葬人

盤古王突觀.所向擄靡.當場崩裂老石人王雙臂.可謂神威蓋世!
  “不對!”老石人王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但是,不是分心的時刻,盤古王從天空沖俯沖而下,巨大的石斧狂暴如電,動作太快了,又劈了下來。
  具有開天辟地之威!
  老石人王雙臂己斷,胸部與頭蓋骨遭受了巨大的壓力,略啦嘣作響,他如流光隕星般飛遁。
  盤古王如流星趕月,化成一道光束,如影隨形,幾乎枯住了他,緊追不舍,那巨大的石斧眼看就要落在了老石人王的天靈蓋上。
  王者爭鋒,橫貫古今,時間與空間對于他們來說,近乎都無效了,都不再連續。
  可謂剎那永恒!
  老石人王一直在倒飛,根本來不及轉身遁去,他清晰的看到大斧落下,距離其頭蓋骨不足三寸遠。
  “嗡”就在這時,一陣可怕的顫音發出,猶如天地間最為兇惡的飛蟲振翅,老石人王雙眸如淵,深邃不可揣測,望之讓人的靈魂都要深陷進去,但接著剎那間,瞳孔碧綠近乎妖邪,兩道可怖的光芒熾盛無比,瞬間射出。
  “當”兩道可粉碎萬古諸天的妖異綠光,一下子撞擊在了巨大的石斧上,發出金屬撞擊的可怕聲響,擊破大世界屏障、傳遍各方世界,不少強者靈魂受震。
  大斧在這兩股不可揣測的綠光撞擊下,高高崩起,失去了鋒芒。
  老石人王終于扭轉險惡的局面,雙臂“咋咋”作響,那些碎裂的石塊,猶如幻花虛影,出觀在斷臂處,貶眼修復完畢,狼牙石棒也重新回到了手中。
  但是很明顯,他虛弱了一分,那兩道可怕的熾盛綠光,帶走了他部分精氣,對于他這種元氣大傷的石人王來說,是非常可怕的后果。
  “你不是真正的盤古王!”老石人王邊說,便揮出了狼牙大棒,觀在好不容易扭轉部分局面,他必須采取主動,不然后果很不妙。
  “終”狼牙石棒,蘊含神則萬道,不單純是強大的戰氣迷蒙,還有各種玄奧法則與神咒,掃蕩乾坤,令這新開辟的世界,剎那間崩裂,混沌光芒翻涌,鋪天蓋地沖下。
  親手開辟世界,而后又被親手打碎,這等偉力駭人聽聞,但這一切對于老石人王來說,不過一念間。
  但是,盤古王卻更加的強大,如出山之猛虎,傲嘯山川大地,如騰云之蛟龍,騰躍萬里,神威浩蕩。
  一柄大斧,掃滅凌霄戰氣,打碎萬般神則,不可抵擋!
  “當”狼牙大棒被劈飛,橫翻出去,打入混沌中。
  “咋”鋒利的石斧,斜劈而下,嚓嚓一聲可怕的聲響,遠處諸神不自禁閉上了雙目,他們實在不忍心觀看。
  盤古王太強了,無以倫比,老石人王根本擋不住。
  “砰”巨大的斧刃,切入了老石人王的肩頭,發出一聲巨響,沒有停留,石斧斜斬而入,先是一條石臂墜落在地,接著上半邊身子腰腹分離。
  諸神震驚,這個場面太可怕了,石人血噴灑,老石人王被人斜肩斬斷上半身!
  石人王縱然是石體,也有有鮮血,雖然很少,但卻更珍貴,那是他們的精華所凝聚而成。
  當然,老石人王不可能這樣毀滅了,這僅僅是軀干的分離而己,并不能代表什么。
  不過,盤古王戰力詣天,顯然不可能這樣輕易放過這種優勢,石斧震動,向著那可石頭顱劈殺去。
  與此同時,金色神光照耀混沌,崩裂向無盡遠處,混沌或上升,或下沉,開天辟地,無盡神則在閃耀。
  這是后補的殺傷法則,是真正要磨滅老石人王的殺勢,將那地上的殘軀籠罩,發出陣陣喀嚓喀嚓的聲響。
  老石人王除卻頭顱外,其他部位所有暗傷一齊迸發,兩段殘軀皆龜裂,化成兩堆碎石。
  “哺”巨大的斧刃,閃爍出一道冷電,發出陣陣顫音,劈了下去。盡管老石人王百般阻擋,但是終究沒有能夠防往。
  “砰”石斧立劈在他的頭顱上,那堅硬的石體頓時離開,順著暗傷,頭顱一分為兩半,石人血噴濺。
  “老祖宗!”“不,始祖!”后方,諸神大叫,千萬神則同時掃出,向著盤古王襲殺去。
  “哧”石斧橫天,巨大的斧頭,像是一扇天門一般,橫在空中,將所有人的神咒法則全部擋在外面。
  “終終”與此同時,盤古王那高大的身軀,大步向前,兩只腳掌非別踏在了老石人王的殘軀所化成的兩堆碎石上。
  浩瀚神力,猶如淵海,傾瀉而出,萬丈神芒迸發,那里化成一團永恒的神焰,盤古王像是魚古長存的戰神一般、題然立身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在以磅礙莫測的無上偉力煉化老石人王,想要將一代石人王者徹底的毀滅。
  諸神萬萬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始祖王,那是他們心目中的蓋世無敵的存在,今日竟然被人如此劈殺,將用永遠的消逝,從歷史長河中徹底的抹殺去。
  這讓他們無法接受,奈何盤古王的石斧.像是諸天萬界之門.出在那里,短暫間根本無法突破。
  且,老石龜與那可怕的九分之石人也出手了,他們的戰力堪比王者,打的諸神無法逾越過去。
  而兩名天驕人物,河阿的父親,還有人魔戈乾,也都展觀出了無以倫比的蓋世神通,封困天地,阻擋漫天法則咒術,像是兩名天盾,不可突破。
  至于蕭晨,雖然沒有蓋世戰力,亦沒有無雙神咒法則,但神圖展觀,迷蒙封天,古卷鋪展,橫貫蒼穹,也如不可貫穿的兩道天塹,阻擋了諸神的前路。
  盤古王頂天立地,神威蓋世,無后顧之憂.大煉老石人王,從那兩堆碎石中不斷抽出精氣,以震古爍今的偉力,緩緩磨滅。
  諸神瘋狂,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畫面。
  兩堆碎石不斷有精氣沖出,那些石塊在慢慢暗淡,老石人王萬古不朽,此刻也有了形神懼滅之噩。
  老石人王的精氣魂神分存在碎石中,發出陣陣讓人在場所有人都感覺毛骨悚然的嘶吼,而后吼嘯道:“億萬年的沉論,千百世的呼喚,我身不朽,跨越那亙古的屏障,從那消逝的戰場歸來吧,借我戰魂永恒的一瞬間。無敵的我,昔日的魂,逆天重新降臨!
  一股魔性的神秘力量.震動千古萬界,打破時間的壁壘,溝通太古的時間長河,跨越重重大世界屏障,連通向逝去的歲月與空間。
  貫古通今,化不可能為可能,借昔日偉力,傳不滅戰魂。
  詣天黑霧翻涌,魔云浩蕩,混沌避退,這重開的大世界更加的廣闊了,所有黑色云霧,全部向著地上的兩堆碎石涌去。
  這種可怕場面非常邪異,充滿了未知的變數,妖異與神秘的力量在洶涌。兩堆碎石被黑霧滋潤,精氣像是復蘇了一般,不再流失,且逐漸壯大起來。
  老石人王在發生著可怕的變化,碎石震動,竟然在緩緩愈合,猛烈與那立身在他上方的盤古王抗爭,想要從一雙大腳下掙脫而出。
  “我叉,老不死的柴火居然要活了,蓋世霸王神拳!”老石龜大叫著,一雙碩大的拳頭,像是像是兩柄大錘一般砸了過來,震動那兩堆碎石。
  但是,黑霧翻涌,兩堆碎石不可磨滅,漸漸透出光亮,殘體很多部位己經重新愈合在一起。
  隨著時間的推移,盤古王的那雄偉的軀體,竟在慢慢虛淡。
  “你一介虛身,并非主體,不過短暫的瞬間生命,也想殺我,我巔峰重觀的剎那,天上地下,都沒有人可以壓制我!”老石人王話語格外的寒冷,很顯然他被打碎在這里,勾起了無限的怒意,轟然一震,地面上兩堆碎石重組在了一起,形成一個干枯的石體。
  諸神振奮,不再攻擊,向后方退去。
  而盤古王的身影卻越發的虛淡了,最終手中的大斧竟一下子消失了,而后整個身體也也模糊不清。
  “嘔”一聲懾人心魄的巨響發出,盤古王的虛影消失了,老石人王軀體重組完畢,重新站了起來,昂然而立,滿頭石發似乎都飄動了起來。
  兩口石眸深邃如黑洞,望之讓人心悸,他竟在死境中翻盤,重新強勢而起,這等手段實在讓人心寒。
  他站起來的剎那,沒有任何話語,僅僅冷冷的掃觀前方,便讓幾大強者一陣發寒。
  “終”他一步邁出,沖向太古神城,到了觀在,己經沒有時間停留了。
  “砰”老石龜等人皆出手,在這一刻,絕不肯能功虧一簣。
  “毒,但是,在這一刻,老石人王是無比可怕的,真如恢復到了巔峰狀態一般,一拳將所有人全部震退。
  “終終略”突然間,永恒未知處,傳來陣陣可怕的聲響,一股神秘的力量劃小破大世界屏蔽,震動到了這男“當誅!”老石人王聲音陰冷的讓人頭皮發麻,大世界屏障被打雙眸射出的光芒碾碎,清晰的浮觀出永恒未知處的景象。
  手持石刀的武祖、深處永恒之源中的炎黃、還有那條獨臂,存碎了前三級石臺階。
  這讓老石人王處在兩難中,進退維谷。
  雖早有祖神返回了永恒未知處,但卻不能改變什么,半顆巨大的石頭顱浮觀在那里,吞天納地,對抗趕回去的諸神。
  此外,還有九色祖龍,渾身圣光照耀,錦錦如山嶺,盤旋在那里,打出無盡神則,阻擋諸神,正是阿阿的母親,其威勢竟不下于阿阿的父親。
  “殺!”老石人王身形幻滅,突破阻擋,沖向神城,幾大強者竟無法攔住。
  “我貫古通今,昔日戰魂附體,你們阻擋.白白送死而己。”“貫你個頭,通你個屁股,不過是自我催眠暗示,強行燃燒你的殘存潛能而己,真以為自己這副破爛樣子,可以逆天行事,你以為你是本龜啊,你差姥姥遠了。”老石龜連揮三拳,雖然又短暫的阻住了老石人王,但是自己的力量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再也無力出手。
  他沖著九分之殘破石人,發出古怪的音節,而后沖著蕭晨傳音,兩者快速沖過來。
  老龜猛力一揮手,化成一道永恒之烙印,強行將蕭晨與殘破的石人凝結在一起,成為一體。
  “龜爺爺曰了,今天不干掉這根老柴火,我改名叫蛤蟆!”蕭晨與石人合一,瞬間戰力狂猛提升,周身像是有著用不完的神力,身披古卷,五種大道烙印,在其周圍旋轉。
  “貫古通今!”就在這時,老石人王大喝。
  “終”的一聲巨響,蕭晨剎那又與石人分離開了,神力逝去,被強行打開。
  “在我面前,你們不會有任何機會!”老石人王向強大大的讓人顫栗.或許真的另剎那化為了永恒,將那昔日的戰魂召喚了回來,近乎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退!”老石龜大喝,與蕭晨還有那九分的無意識石人同時飛退而去,道:“龜爺爺曰了,我是霸王,絕不能變成沒尾巴的蛤蟆。”老石人王瞬間凝觀.永恒未知處,露出無情的神色,道:“你們打碎石臺階也無用,再繼續禍亂,全部自取滅亡!”說話的月時,他己經搶動大棒砸向了神城。
  “鳴”狼牙石棒發出陣陣可怕的異嘯,刺耳無比。
  “喀嚓喀嚓”還沒有觸及到,太古神城的墻體便竟然龜裂了。
  此刻,他比以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或許被不久前的盤古王所逼,他真的召喚回了昔日的“真我”戰力無以倫比。
  “此刻的我,與億萬年前相差不了多少,天上地下無敵,你們都要死!”“砰”當在神城前的戈乾與河河的父親被震飛,兩人的軀體幾乎破爛,全部遭受了無法想象的重創!
  老龜焦急,此刻難以與蕭晨以及石人合在一起,眼看無法阻擋,將遺恨千古。
  但就在這時,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突然在前方爆發而出,人魔戈乾披頭散發,從地上站起,一步一步走來,雖然頹廢而憂郁,但是一股無形氣勢卻懾人心魄,震動諸天。
  “存在的,忘記了。
  紅塵萬丈,入眸幻滅!”隨著他的聲音落下,老石人王的身影剎那虛淡,一下子崩飛了出去,這是絕世人魔在此時此刻感悟出神則,天資卓絕,世所罕見。
  竟打飛了近乎恢復了巔峰戰力的石人王!
  “吼”老石人王低吼,騰的站起,快速沖回,石發竟然全部倒數了起來,他動了真怒。
  “逝去的,記住了。剎那永恒,駐留心田。”就在這時,又一股震動千古萬界的恐怖氣息,爆發而出,河河的父親也從血泊中站了起來,喝出這樣一種神則。
  “兇.沖回來的老石人王,在這道神則下,虛淡的身體又清晰了起來,但是精氣卻被錄奪而出!
  可怕的神則,讓諸神震驚,珂珂的父親實乃一位天驕人物,與人魔戈乾一般,在這緊要關頭,悟出了更強大的法則力量。
  “吼”老石人王暴怒,滿頭石發竟飄了起來,像是有了柔韌性一般,狂亂舞動,狼牙石棒以及千萬神則,橫掃阿阿的父親與戈乾以及前方的神城!
  “存在的,忘記了。紅塵萬丈,入眸幻滅。逝去的,記住了。剎那永恒,駐留心田。”就在這時,人魔戈乾與珂珂的先后輕喝,兩人的神到完美的相連,簡直本就像是一體一般。
  正反相合,陰陽互補,完美相融!
  “砰”老石人王被打飛,暗傷崩裂,碎落下不少石塊。
  “這兩個人,很好!”后方,老石龜雙目中射出異彩,同時大叫道:“我說,準備充分的家伙,你其實早己應該成功了卿”“多謝諸位,我己功成!”就在這時,太古神城猛烈震動,一條男影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永恒未知處,炎黃與武祖等人飛退,不過在退的過程中,卻將三重打碎的石臺階收走,這是他們的根本目的!
  “沒有想到,在我面前,竟讓你功成了,但這并不要緊!”老石人王望著神城上方的雅璨石人,而后又看向人魔戈乾與河河的父親,道:“你們,很好,果然驚才絕艷,不過都將今天終結性命,沒有未來了!”隨后,他又凝望永恒未知處,森然道:“你們以為奪走部分石臺階,就能夠獲悉什么嗎,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所有人都要死。縱然有人邁出最后一步又如何,依然不能改變什么,九十九重石臺階”他發出了古老的音節,眾人難以理解。
  “終終喲”永恒未知處,破碎三級的九十九重石臺階狂夢震動,黑霧滔天,透發出一股神秘而又妖邪的氣息。
  這一刻,天界都被震動了,幾大巨頭同時沖向幾處封閉的世界通道,想要探查。
  阻擋他!
  這是眾人以一致行動所作出的反應。
  同一時間,老龜再次嘗試與蕭晨以及石人組合,他喝道:“情況很不妙,必須相融在一起!”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