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4 腳踏咒師

龍島之上聯盟林立,蕭晨也不想孤軍奮戰,不說一定要加入某一聯盟,但是最起碼要與一些人交好,以后可以相互照應。他想秘密去拜訪一真和尚,這一次蕭晨格外小心,穿過郁郁蔥蔥的原始老林,沒有驚動任何人,出現在一片風景秀麗的山巒上。
  這就是達摩聯盟的所在地,風景絕佳的山巒附近,木屋星星點點,隱在山林間,非常的有意境,真似超脫世外的高人的隱居地一般。
  完全是憑著一種本能的靈覺,蕭晨向著一座木屋走去,距離那里還有幾十米遠,木屋之門便被打開了,一真和尚靈覺非常的敏銳。與此同時,不遠處的一座木屋,也被推開了房門,另一名青年僧人倚門而立。
  蕭晨知道,那定然是一真多次提起的師兄。
  “蕭晨,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一真和尚笑了起來。
  走近的灰衣僧人,果真是他的師兄,法號一癡。一癡和尚與一真一般,不稱蕭晨為施主,也不自稱貧僧,雖然是出家的和尚,禮節卻與常人一般無二。
  兩個青年和尚都很慈和,一真笑著道:“你現在可是名人啊!”
  蕭晨的種種“自保舉動”,真的將他變成了一個“名人”,直接一把大火燒了樹人谷,讓趙琳兒等人對之咬牙切齒。今日,對決凱奧,乃是第一場合法化的戰斗,格外引人注目。而后將咒師迪曼斯踏下虛空,十幾個聯盟為之驚嘆。
  “加入我們這里如何?”
  “你不怕我給你惹來大麻煩?”蕭晨笑著道:“要知道我是可得罪了不少人啊。樹人谷那批人對我心懷仇怨,而亞羅德與凱奧也與我勢同水火了。”
  旁邊的一癡和尚了笑了起來,道:“我們聽到了傳聞,今日你力壓凱奧,打的那個蠻族狂人心生畏懼,腳踏咒師迪曼斯,輕松完勝,果然是高手啊。”
  一真笑道:“想不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之前還為你擔心呢,沒有想到你完全可以壓制凱奧。加入我們無需顧忌那么多。”
  蕭晨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不想給你們惹來麻煩,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們可不是好心收留你,因為你有足夠的戰力與資格加入我們。”兩個年輕的和尚很坦誠,沒有半絲做作之態,直接言明看重他的戰力。
  蕭晨喜歡與這樣的人打交道,直言道:“我所惹下的麻煩,遠比你們知道的多。如果你們不介意,我們私下間可以相互照應。雖然表面上我沒有加入,但是,如果你們有危機,我定然會出手相助。同樣,如果我遇到禍事,也希望你們援下手。這樣,我們等若結盟,但卻不會因為我的原因,而為你們招來麻煩。”
  一真和尚與一癡同時大笑,爽快的同意了,對于他們來說這是再好不過的建議了。
  有件事情,蕭晨想要確定一下,不然他寢食難安。他很想知道,樹人谷中那名由樹人蛻變而成的青年到底有沒有與趙琳兒他們走到一起,他對那名透發著堪比兇龍氣勢的樹人深有忌諱。
  一真和尚居然知道那名樹人的存在,那是亞羅德傳出的消息,言稱無法看透那名樹人的深淺。諸多聯盟因此而對樹人谷心存顧忌。
  不過據說那名強大的樹人在獨自修煉,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山谷深處,且在他的約束下幾名樹人都不得擅離樹人谷。
  聽聞到這則消息,蕭晨隱憂消失。
  “一真師兄我想知道,燕傾城與他的那些師兄妹關系如何?”蕭晨之所以這樣問是有原因的。不死邪王留在人間界的根基,門人之間向來相互爭斗,充滿了競爭,許多師兄弟都勢同水火。
  他很想知道在長生界是否依然會存在這種狀況,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殺死王子風與劉月的事情,說不定可以就此揭過去。
  “彼此間似乎不睦,他們之間充滿了爭斗,不然燕傾城也不會與蘭德合作,而舍棄她那些師兄妹了。”一真和尚回答了他的問題,不過感覺有些奇怪,問道:“你問這些干嗎?”
  “一言難盡,既然兩位師兄相問,我也不好隱瞞,對于你們,我是完全信任的。”不管信任與否,蕭晨必須在言語上表明自己的態度。
  “我曾經殺了王子風與劉月……”
  “什么?!”
  “真的?!”
  一真和尚與一癡和尚很吃驚。
  蕭晨簡要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如果不是趙琳兒也知道這件事,他完全可以讓之成為永遠成為懸案。如今,他必須要盡早妥善處理才行,不然被趙琳兒告訴給燕傾城,必定會埋下禍端。
  既然燕傾城與他的那些師兄妹不睦,他想通過一真和尚幫忙化解這件事情。并不是蕭晨軟弱怕事,對于已經明確的敵人,他不會、也不屑于妥協,但是對于似敵非敵的人,他想嘗試化解一番,沒有人愿意四處樹敵。
  蕭晨不是一個只知殺戮的狂徒,眼下形勢復雜,他想盡量減少仇敵。不過,一旦化解失敗,被定位為敵人,他必將如對待凱奧等人那般,出手絕不容情。
  其實從心里來說,蕭晨很想同燕傾城與蘭德決戰一番,曾經被兩人極端蔑視,他心中很想以絕對武力壓制兩人,擊碎他們高傲的自負心態。
  聽完其中的簡要經過,一癡和尚嘆道:“當出手時就出手,蕭晨兄弟果然果斷,不然以那兩人的修為來說,你恐怕難以抵擋。”
  一癡說的不是空話,王子風與劉月的修為都很強橫,如果不是蕭晨借助暴龍的巨大音波貫耳之際果斷出手,后果很難預料。
  一真明白了蕭晨的意思,笑著對他道:“我試試看吧。不過燕傾城很有主張,別人很難左右她的想法,她盡管與她那些師兄妹敵對,但畢竟是同門,這涉及到了師門尊嚴的問題……”
  “有勞一真師兄了。”蕭晨也沒有寄望徹底化解,不行就戰。退避,永遠不是解決矛盾的最好辦法,更有效的途徑就是打到對方戰栗為止,當然前提是你有那樣的實力。
  當蕭晨告別一真師兄弟后,走在這片聯盟林立的區域時,一片空曠的林地中幾名修者正在議論,似乎有聯盟想要與蕭晨決戰!一個聯盟上限為十人,向一人挑戰,這未免太過欺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