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598 石臺階盡頭現

那頭龍消失在了叢林中,而這個時候蕭晨卻看到了地平線上的人影以及巨大的城池。
  一晃兩千八百年過去了,大地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人族被徹底的抹殺了,新的種族出現,成為了這片大地新的主人。
  不過,這并不是大地自然進化的結果,而是異界有意為之。
  新出現的種族,都曾經在歷史中出現過,他們的種源并沒有徹底的消亡,在異界中都有**,如今異界像是放牧一般,讓他們重現在九州。
  蕭晨向前走去,他看到了獸人,可謂半人半獸,具有人族的軀體,也有野獸的特點,如狼族,生有狼耳,必要時雙手指甲可以暴漲,生出鋒利的狼爪。
  一道巨大的風刃掃來,蕭晨輕輕一擋,風刃頓時碎裂了,但是碎裂的能量又剎那凝聚成一頭巨狼撲向蕭晨。
  這讓蕭晨多少有點意外,前方那只充滿敵意的狼人,似乎對神力的掌控有著非凡的天賦。
  “你是誰,難道是天人族的人嗎?”那名強壯的狼族戒備著,隨時準備再出手。
  蕭晨凝望這個狼人,道:“千百年后,不,一萬年,或者兩萬年后,如果你還活著,你會知道我是誰的。”
  他已經看出,這名狼人整是這片領地最強大的狼王,且天賦非常不凡,如果他能夠活下去,也許可以沖擊半祖境界,成就祖神之位也說不定。
  當然,這只是也許,縱然有一成希望,也是幾萬年后的事情了。
  “你到底是誰?”
  “好好的做你的狼王吧,爭取成為你們這一族,以至整個獸族最偉大的王,如此也許有一天,你才能夠參加一場注定將發生的戰斗。”
  蕭晨說的有點感傷,當一個種族興起時,可曾知道,滅亡的結局早已被人安排,周而復始,一次又一次的輪回。
  人族的祖先是否也如此,也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也曾有毀滅的種族這樣突兀的出現過在他們的面前,悲傷的告誡?
  “你在說什么?”這名有些不凡的狼王警惕的凝望蕭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請你說的明白些……”
  “有些事情,縱然我告知你結局,亦無法改變。好好的發展你的種族吧……”
  蕭晨雖有傷感,但最終自嘲的笑了笑,面對這頭小狼王,他說這么多有什么用,還有可能再與他相見嗎?恐怕,千百年后,上萬載歲月后,對方早已化成朽土了。
  狼族的領地內,幾座城池很簡陋,說明了他們的生活現狀,還很原始。
  蕭晨如云煙般飄蕩,穿城而過,如一道幽靈一般,靜靜看著這一切,他只是一名過客,不想改變什么,也無法改變什么,在所有狼族都沒有反應過來前,離開了這里。
  不久,蕭晨穿行過獸人族所棲居的茫茫大地,當中他救過一個狐女,也親自去見了其他獸族的王者,但是他感覺很失望。僅僅那名狐女還有那個狼王天賦非凡,其余者雖然稱得上很出色,但是縱然給他們千萬年時間,也是無法成就半祖境界的,更不要說祖神。
  蕭晨失望的離開了,下一站他來到了天人族聚居地,對于這樣一個傳說中天賦絕倫,重現于世的古老的種族,他給予了厚望。
  天人族,居于中原地域,確實是一個強大的種族,在同時臨世的前提下,占領了最為肥沃的土地。
  來到天人族地域,遠遠的就能夠望到那雄偉的城池,他們發展的很迅速,比之獸族等快了很多。
  “不知道天人族老古董是否活了下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種族重新繁盛在這片大地上,不知道是該悲還是該喜?”蕭晨自語。
  天人族與人類容貌相差無幾,只不過每個人都有第三只豎眼而已,那是可生出天賦神通的關鍵部位。
  自然會因人而異,他們的豎眼會隨著自身實力的提高,會產生種種不同,甚至可以說千奇百怪的神通。
  蕭晨走入這片城中,看著盛極一時的種族,他心中充滿了希望,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個種族的強大,如果他們發展起來,將有何等的力量呢?
  在天人族的王城,蕭晨發現了一名異界的半祖,雖然在七重天的境界,但是對于眼下的蕭晨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如果愿意,可以輕易抹殺。
  但是,他卻沒有那樣做,抹殺一名半祖根本不能改變什么,如果是一名潛力無限的祖神在此,或許他會有出手的沖動。
  那名半祖,竟在教習天人族種種神則咒術,以及各種戰技,來推動他們的發展。
  蕭晨像是看客,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他感覺出了,這一次異界似乎很匆匆,這個輪回也許并不長久,很快就會結束。
  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天人族的結局。
  這一次,蕭晨并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只是在默默的觀察。
  沉寂整整十年,在這個過程中他走遍了天人族的每一個區域,選出了數百名杰出者。
  如果可以,他想在這個種族中扎根下來,默默教習。
  但是,最終他失望了,這個強大的種族,起點確實遠遠超越其他種族,甚至連龍族都有所不如。
  只是,他發現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天人族起點很高,但是發展到一定階段后,他們的優勢便不再那么明顯了。當中的杰出者可以很快達到長生境界,但是此后,便缺少了開創性。
  起點很高,實力非常強大,但是卻缺少創造性,這對于一個種族來說是致命的!
  沖擊到半祖境界,或許不會那么難,但是此后想要再有所成就就非常艱難了。
  也許,上天是公平的,給予了他們很高的起點,但又在后面制造了缺陷,總體衡量,并不完美。
  最終,蕭晨僅僅在百余名杰出者的腦海中封印下了一段烙印,有修煉的種種秘法,也有這片大地亙古以來發生的一切。
  如果他們能夠沖擊到半祖境界以上,封印會自然開啟,種種秘聞往事盡會知曉與洞悉。
  并不是完美的種子,但總要撒下一些。
  隨后,蕭晨來到另一片地域,進入了另一種神秘而近乎完美的種族的領地中。
  精靈族是一種體態纖細,容貌近乎完美的種族,異常美麗。她們生活在森林中,心性恬淡,喜歡安寧,像是隱士一般。
  蕭晨在一片如詩如畫的秀麗山林間,尋到了這個種族,他品味著生命之樹流淌出的神液,靜靜的觀看著這個種族。
  失望再一次寫滿他的臉頰,這個種族的起點依然很高,與天人族有的一拼,是天生的魔法師,且生命悠長,有足夠的時間修煉。
  但是,奈何,他們的創造性比天人族還不如。
  “昔日神秘而又強大的種族,重現于世界,有了近距離觀看他們的機會,但卻沒有一個是完美的……”
  蕭晨失望后,歸于平靜。這個天地間,一切都有跡可循,不可能有完美。
  不過,他依然留下了希望的種子,在百名精靈的心海中封印下一段烙印。
  又走訪了幾個種族,最后蕭晨來到了龍族的聚集地,這是一個強大的種族,但數量并是很多,不過萬余頭而已。
  蕭晨對于龍族有著特殊的感情,盡管他們也不是真正最強大的種族,但是他卻留下了千余道精神烙印,封印在了這個種族當中。
  做完這一切后,蕭晨嘆了一口氣。
  曾幾何時,他也生活在這片大地上,但是如今,兩千八百年過去后,一切都改變了。
  這已不是他的時代,確切的是說,不是人族的時代,昔日的強勢種族皆再現了,但是惟獨少了人族。
  三千年前,這個大地上還有他的朋友,以及他的敵人,但是三千年后,斗轉星移,百世沉浮,一切都改變了。
  昔日,與他作戰的人,已經化成了泥土,昔日與他把酒言歡的人,如今也已變成了枯骨,人族滅亡了,如今在這個世上只剩下了他自己。
  這是一種無言的孤獨,這天大地大,但卻沒有他的家。
  蕭晨站在一座高山上,眺望遠方,微風吹過,吹亂了他的黑發,更吹了他那顆寂靜不動的心。
  所有人都不在了,昔日的哪怕是敵手,復活一個也好,只要是人族,哪怕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可以復活幾人,再現他的眼前,他也可以一笑泯恩仇。
  沒有了,都不復存在了,所有人都化成了枯骨,生命不可能再重來。
  柳暮、陳放、金三億、牛仁……一個個鮮活的面孔,在蕭晨的眼前不時浮現,但如今只剩下了他孤獨的自己。
  還有珂珂,可憐的小東西……回想到昔日的種種往事,蕭晨感覺雙眼有些模糊,但最終卻沒有淚水可流,只有點點霧氣自雙眸飄去。
  最終,蕭晨從大陸東部一步一步向著昔日的雍州走去,自東向西,徒步而行,似乎是最后的緬懷過去。
  腳下的土地,葬著昔日的人。
  千百年后,誰是誰,塵歸塵,土歸土,誰能說清前世的人在哪里。
  青草如此蔥綠,說不定它的根下就有故人的血肉,深潭如此幽邃,說不定底部便有英魂的骨。
  祖龍村無影無蹤,早已知道是這個結果,蕭晨很沉默,父母究竟是生是死,沒有一點線索,不知道古村到底去了哪里。
  蕭晨在此靜靜站立了三天,而后邁步離去。但在路徑原死城所在地時,他想起了珂珂,昔日挎著竹籃為他燒紙,祭拜的景象,這讓他古井無波的心,頓時一酸。
  強忍住傷感之情,他沖天而起,離開了讓他心神不寧的九州。
  穿行在四方世界,蕭晨發覺,這四個世界并沒有多少變化,依然沒有生靈。
  長嘆一口氣,蕭晨告別了九州與四方世界,進入了死亡世界。
  他心中還存著一線希望,當年異界祖神,真的徹底絕滅了神村附近所有的修士嗎?
  難道就沒有一人逃過那場大劫?他想在死亡大陸,好好的尋找,也許還有最后的驚喜也說不定。
  蕭晨進入了死亡世界,路徑神村,他神情一滯。昔日,他早已將那片土地剝離而下,葬入九州,但是此刻看來,這里似乎被人重新淹沒過了,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墳頭,像是一座山一般。
  “是誰來此掩埋?真的有人活下來了嗎?”
  蕭晨以神識探索,并沒有發現什么,而后他向著死亡大陸深處走去。
  路徑少女君王的城池,那里早有破滅了,老骷髏皇與濟公佛爺都已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等人逝去了嗎,按照預言,他們要與大威冥王合一,會在死亡天宮中獻祭……”
  蕭晨自語著,他向里面進發,不過他卻再也沒有遇到那片死亡霧靄,也意味著他無法找到死亡天宮,不可能再尋到大威冥王。
  “虛天,我找你來了!”
  在死亡大陸深處,蕭晨大喝,震動四方。
  不過,沒有人回應他,死亡世界深處一片安靜。
  再向里走,險阻重重,對于祖神來說,都具有極大的危險。
  “少女君王是清清嗎,她與三具骷髏走入死亡世界深處,這么多年一去不返,是否無恙?”
  “你來了?”
  就在這時,死亡大陸深處,一片雪白的骨海間,虛天道人的影跡浮現而出,他定定的看著蕭晨,道:“可惜,你失去了陣圖!”
  在與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石門對轟后,神圖分裂,沒入了九州大地下。
  “虛天,我不是來找你對抗你的強敵的,我想問你,當日神村中可有人活下來?”
  “不知道,死亡大陸如此之大,我怎能全知,或許有人活下來了吧。異界的祖神,進入這片世界,遭遇了死亡大陸深處不少強大生物的阻擊,損失不小,最終無奈退走。”
  “你可曾看到,一名少女君王與三名骷髏進入死亡大陸深處?”蕭晨不斷發問,他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卻曾看到,不過那個少女很不簡單,她早已不是君王,已晉升祖神境界。”
  蕭晨頓時一驚,道:“你可否將我帶去那片地域。”
  “不可能!大陸最深處是死亡禁區,從來都是有去無回。在那里,你會看到很多殘破的太古魔城,你如果想去,我不攔你,但是目前我不可能分心去闖那里。”
  “那我自己去。”
  虛天搖了搖頭,開口道:“我勸你止步,有人巴不得等你送上門去。你應該知道,兩千八百年前,最后那一戰,死亡世界亦有王者出手,攻向石臺階盡頭。有人注意到了你,他們對神圖很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