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99 沒有完美

神秘而強大的虛天在今天很謹慎,根本不想深入死亡禁區一步,他似乎有著種種顧忌,強大如他也如此小心,可以想象那片地域有多么的神奇與可怕。
  “我勸你原路返回,盡快重新收集神圖,那才是最緊要的事情。”
  聞聽此言,蕭晨一陣沉默。
  他很想進入死亡世界深處,但是明白虛天說的有道理,神圖非常關鍵。珂珂的父親,還有老龜在天界時曾經告誡他,回歸九州隱忍下來,想辦法重新集全陣圖。
  “人總不能夠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來我只能無奈回返九州了。”他現在要做的是,提升與鞏固實力,強大到足以抗衡石人王者方可。
  “你可知道如何凝聚陣圖?”虛天問道。
  “需要慢慢摸索。”蕭晨自然不可能告知他。
  “我倒是多少知道一些,昔年陣圖曾經在死亡世界顯威,后來凝聚在了戰劍上……”說到這里,他頓住了,不再多說。
  “哦,你知道詳情,煩請告知。”蕭晨神色一動。
  “這當時中涉及到了天大的隱秘,傳出去恐怕要震世……”虛天似乎有所感慨,背負雙手,面容上寫滿了感嘆。
  聽他這樣說,蕭晨越發的好奇了,強大的陣圖凝聚了無上偉力與繁復玄奧的道印,他至今不能真正明了,如果有人為他提供線索,對他來說自然有著天大的助力。
  “你可知九燈,你可知天碑?”虛天眸子如夢似幻,似乎想起了無比重大的往事,神色非常的鄭重。
  “自然知曉。”蕭晨聽他這樣說,越發覺得虛天知道什么,九燈承載了太多的秘密,而天碑更是神秘非凡,且種種跡象表明應與神圖有關。
  “那九燈還有天碑是……”說到這里,虛天打住了,眸光似兩道刀刃一般,掃視死亡世界最深處。
  “砰”
  虛空頓時被兩道金色的眸光洞穿了,眸光斬破長空,竟在大地的盡頭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華,將那里映襯的一片通明。
  一座高大巍峨的死城浮現而出,清晰的呈現在兩人眼前,宛如近在咫尺,不過明顯可以推測出,那太古巨城距離此地最起碼有上萬里,這不過是虛天以大神通顯化出的而已。
  “一名正在涅槃蛻變的石人……”蕭晨雙目中神光湛湛。
  “你看到了,死亡世界的沒有凈土,萬里外就有一個強大的蛻變者,我們所說的話語,他可以清晰的聽聞到。縱然是強大的神識傳音,都有可能被人截聽道。”虛天以手劃過虛空,那座巨城頓時從他們的眼前消失了,道:“前走百里,去我新煉化的死城相談,不然沒有什么秘密可言。”
  就在前方百余里處,一座巨城朦朦朧朧,隱在霧中,蕭晨不得不感嘆,這個虛天不是一般的強大,分出的一縷神念又奪得了一座古城。
  “哐當”
  巨城大門敞開,蕭晨邁步走入。
  “吱呀呀”
  大門緩緩閉合,城中霧氣翻涌,陣陣生命精氣澎湃。
  就在這時,蕭晨感覺不對勁,天空中一片黑暗,云霧遮天蔽日,封困了古城的天空,徹底將這里覆蓋了。
  古城猶如一座牢籠一般,將蕭晨鎖死在里面,出口全部被封閉。
  “虛天你這是什么意思?”
  “死亡世界強者林立,最深處的存在可洞悉一切,如果不做到如此周全,會被他們察覺到的。”虛天漫不經心答道。
  “縱然如此,你也不用這樣大動干戈吧,將我完全封死在城中。”
  “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虛天從容不迫,在前方的迷蒙霧氣中顯化出身影:“說來你的神圖已失,我們的合作恐怕不能進行了,我希望你將太古魔城還我……”
  “你翻臉還真是快,之前處心積慮穩住我,不斷提出有用的建議,不過是為了將我引入古城中,現在想動手了嗎?”
  “你的成長讓我很吃驚,已經達到戰祖五重天境界,即將步入超級戰祖之列,但是終究是失去了神圖,對我來說你是很強力的補品……”直到這時,虛天的聲音依然還很平淡,但毫無疑問露出了猙獰的面容,想要祭煉蕭晨,奪其生命精氣。
  “你不過是一縷神念而已,真的以為可以吃定我了嗎?”蕭晨凝望著前方的虛天,他早已知道這個合作者不善茬,但是沒有想到對方是如此的自信,面對戰祖五重天的他還敢出手。
  “你的神圖早已不在,還有什么可仰仗的?我等你兩千八百多年了,你是不錯的祭品,我很需要你的血肉精氣。”
  “砰”
  說到這里里,虛天的手中出現一把石矛,古樸無華,但卻擁有強大的威懾氣息,那是完美的石兵,是石人王級的強者留下的武器,遙指蕭晨胸膛。
  “忘了告訴你了,為了對付你,我分化出了很強的一部分神念,為的只是徹底將你絕滅。煉化你后,我自然會在你的憶海中尋出凝聚神圖的方法,與其借助別人,不若自己來掌握與演化那遁去的一!”
  虛天的聲音很冷漠,也很無情,變得冰冷無比,與先前的樣子大相徑庭。
  “對了,可以告訴你,你向我打探的人,有些人確實未死,我曾經遇到了一批強者,數百頭龍族修士。為首者是龍族的戰神王,很有潛力的一個人,達到了半祖境界九重天,已經稍微的觸碰到了祖神領域……”
  “他們在哪里?”蕭晨的雙目中射出兩道迫人的光芒。
  “數百名龍族,那可真是一股強大的生命精氣,匯聚在一起,實在讓人心動……我將他們全部吞噬了。”
  “你……”蕭晨震怒,龍族戰神王的高大身影,他不會忘記,曾經護佑過珂珂,對小獸非常的上心,是龍族的守護者————強大的戰神。
  他門躲避過了異界的追殺,不曾想卻死在了這虛天的手中,整整數百條龍族的生命,最終全部隕落在這里。
  “砰”
  虛天輕輕一震,整座太古魔城劇烈抖動,周圍的高大建筑物中,頓時翻滾出一具具雪白的骸骨,全都是龍族的遺骸。
  白慘慘的骨頭,有些刺目,更是刺痛了蕭晨的心,他看到了一頭獅王龍的巨大白骨架,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堆積在前方,正是那龍族戰神王。
  數百具白骨,數百名龍族強者,慘死在城中。
  “虛天我一直知道你不是善類,但是從來沒有想到你能我如此怒火滔天,不殺你神念,我誓不罷休!”
  “可惜啊,你自身都難保了,怒火繼續洶涌吧,讓它將你燃盡……”
  虛天的聲音像是魔咒一般,太古魔城內黑色的火焰在燃燒,竟然與蕭晨涌動出的憤怒氣息連接了,向著他瘋狂席卷而來,這是陰毒的魔咒。
  與此同時,虛天手持手持桿石矛向著蕭晨洞穿而來,矛鋒震動死亡大陸,強大的能量波動透過太古魔城,將方圓數萬里撕裂!
  “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根本的力量。這兩千八百多年來,為了修煉,我很少動用大殺器,為的只是來磨礪自己,但是今日我要破戒了!”
  蕭晨嘩啦一聲扯出古卷,向前封去,迷蒙的長卷,展現出一幅無比壯麗的河山圖,像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浮現了出來,五大王者似要邁步而出,聯袂向著虛天鎮壓而去。
  “什么?!”虛天頓時震驚。
  “兩千八百年前,你并沒有看到那一戰的全部,我除了陣圖外還有古卷。”
  “嘩啦啦”
  古卷迎風招展,五大王者向著虛天踏去。
  “啊……”
  虛天大吼,太古神城震動,像是天牢一般,陰氣森森,而后開始緊縮,無盡烏光閃耀,想要磨滅蕭晨與古卷。同時,那桿石矛刺向五條偉岸身影。
  “砰”
  在古卷籠罩的范圍內,所有烏光全部被吸收,那桿石矛竟向著古卷內飛去。
  “不可能!”
  虛天大叫,因為他發現竟無法控制這桿石矛了,王者石兵像是有生命靈識,自主向著五道高大身影當中的一人沖去。
  “難道是他的石兵?”
  虛天的眸子中露出驚色。
  “砰”
  石矛終究是擺脫了他的控制,沒入了古卷內,出現在一位王者的手中。
  如此一來,古卷震天,石矛融合進來,讓整幅畫卷的威力又強大了幾分!
  “嘩啦啦”
  古卷抖動,猶如天穹在搖顫,威能比方才強大了很多,那桿石矛更是射出一道道刺目的金色鋒芒!
  整座緊縮太古魔城一陣搖動,似乎要崩碎了一般,烏光都潰散了不少。
  蕭晨一陣驚訝,這古卷竟還有提升的空間,一桿石矛加入進來,就讓它威力強大了不少,如果五大王者石兵都歸來,那將如何?
  虛天見勢不妙,果斷退走,化成一道虛影,從太魔城中沖出。
  且,他不甘留下這座巨城予蕭晨,翻掌揮出,巨城將蕭晨震了出去,快速縮小,追隨虛天而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
  古卷橫空,當中那桿石矛化成一道絢爛的金光,照亮了死亡大陸,洞穿而出。
  “砰”
  璀璨光華長達百余里,在五百里外追上太古魔城,直接刺穿而過,將之震裂,同時向著虛天刺去。
  “嘩啦啦”
  虛天一狠心,催發太古魔城蘊集的偉力,讓此城崩碎,阻擋石矛,他舍巨城而去。
  不過,蕭晨不想放過他,將古卷直接甩了出去,籠罩了死亡世界的天空。
  “你本體縱然再強大,分化出的一縷神念也不可能逆天,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你!”
  破碎的巨城被蕭晨收起,他準備加固自己的所掌握的那座神城。看到那數百具龍族骸骨,蕭晨早已震怒,不可能放過虛天,頓時殺氣沖天。
  “砰”
  虛天被古卷掃中,橫飛了出去,想要穿越空間逃走都不可能,古卷封天,將這里徹底禁錮了。
  “我低估了你……”虛天很平靜,并不慌亂。
  “咚”
  就在這時,萬里外一座太古魔城向這里飛來,虛天的本體魔城駕臨了!
  很明顯不同于一般的古城,這座城池透發著汪洋般的生命精氣,神力磅礴的讓人顫栗,異常可怕。
  “你縱然是掌握有逆天戰寶,也無法收我,我的本體隨時可以邁出最后一步,不過是想更加完滿而已。”虛天的這縷分身很自信。
  蕭晨變色,喝道:“五王合一!”
  古卷內,光華流轉,五大王者合一,而后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古卷外,鋪天蓋地抓下,任虛天飛遁,始終無法擺脫。
  “不可能!”他大聲吼叫。
  “砰”
  虛天被一把抓住,轟隆一聲被卷入古卷中,一桿石矛將他洞穿,再也無法掙扎。
  “你本體來了也無用,我一定要磨滅你的這縷神念!”
  這是蕭晨留下的最后聲音,而后身披古卷,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了。
  這是蕭晨修為大進后,對于古卷的理解與掌握,不僅攻殺力更加強大,更是悟通這樣的遁術。
  下一刻鐘,他回到了九州,而后沉入了大地下。
  就這樣蕭晨沉寂了下來,開始默默修煉,暗中尋找那些失落的戰劍。
  他以九盞古燈為源,每隔五百年換一個地方,每次都在地下的古燈前修煉,感悟天地本源,凝練玄法,尋覓陣圖。
  陣圖不全以身補,他以這種覺悟召喚神圖,昔日他看記下了神圖中的種種烙印,因此他可以模擬神圖的種種偉力,就這樣蕭晨陸陸續續尋到十九把戰劍。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無聲無息的消逝而去。
  蕭晨在九州大地下,沉寂了三千五百多年,而距離昔日那最后一戰,已過去了六千三百多年。
  當他再次醒轉時,感覺到了可怕的異常,大地上似乎充滿了無盡的悲傷,他聽到了眾生的怒吼……蕭晨感知到,這個世界生靈涂炭,短暫的輪回結束了。
  很顯然,這一次發生了意外,異界諸神失去了耐心,直接抹殺了大地上的生靈,不像往昔那般持續一個完滿的文明史,提前結束了這一切。
  一座座城市在毀滅,一片片生靈在凋零,蕭晨看到了昔日熟悉的異界大敵,有些人他甚至可以叫出名字。
  他想出手,但終究忍住了,因為他無力改變什么。
  真的能夠麻木嗎?他心中幾次涌起莫名悲怒,忍不住出手,但最終又都攥緊了拳頭,隱忍了下來。
  他像是一名過客,冷眼旁觀,這歷史的一瞬間,近乎麻木的目睹了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幕幕悲劇在上演,實力超絕的天人族尸骨千萬,完美的精靈族血染寧靜的森林,狂野的獸人部落血流成河,強大的龍族尸骸堆滿龍谷……流血漂櫓,尸骨如山,大地被鮮血染紅了,蕭晨終究是一動未動,身披古卷,隱匿氣息,靜靜的坐在九州大地深處。
  悲歡離合,生死榮辱,經歷那么多,已經讓他可以鐵石心腸,但絕不是麻木不仁,不是不救,而是無法救。
  平靜的經歷這一切,默默的再睹一個短暫的輪回,與眾生心緒同在,無聲承受這一切痛苦。
  不是逃避,而是為了最后的終極一戰,現在出去送死,沒有任何意義,縱是要死,也要有價值。
  在這一刻,蕭晨經歷了莫大的痛苦,直至大地死寂,徹底平靜下來數十年,他依然如化石一動不動。
  此后數百年,他像是一段枯木一般,近乎消亡。
  直至千年后,九州大地下,才傳出一股強盛的氣息,蕭晨經歷種種劇變,完成了一次心境的歷程,放下了很多,亦想通了許多。
  他由一名戰祖成為一名祖神,萬界本源神則,終于烙印入心海中,掌控到了更為本源的力量。
  “人族雖然看似弱小,但是卻有無窮的創造力,需要他們重現世上,這片試驗的大地才有價值,其他種族放逐四方世界,將這片神奇的九州留給人類……”
  千年前,短暫的輪回結束的剎那,異界諸神的聲音仿佛依然在回蕩。
  蕭晨無喜無憂,非常的平淡,他已經成為了一名六重天的超級祖神,實力穩步前進,而距離昔日那終極一戰,已經過去了七千三百年。
  距離那三萬年的約定,還很久遠,他還有時間繼續強大自己,尤其是從戰祖化為祖神后,他的修煉視野一下子開闊了很多。
  繼續尋找戰劍,還是出去尋找天碑印記?
  最終,蕭晨一動未動,始終如槁木般,靜靜的盤坐在九州大地深處。他現在所需要的是提升自己的真正實力,而非借助外物,他現在需要的一段時間的沉淀,而后極盡升華,不是盲目的尋找他法。
  八相世界圍繞在蕭晨周圍,本源八音在八個世界中震動,似穿越萬古……這一切都以蕭晨為中心,他像是磐石般一動不動。
  歲月匆匆,時間長河在悄無聲息的流淌。
  一晃眼,蕭晨又沉睡了六千年,距離那終極一戰已經過去一萬三千多年。
  歲月無聲,滄海桑田,世事變遷。
  人類早已重新出現,不是自然進化而出的,依然是異界保留下的生命種子,重新撒落在九州,六千年過去后,人類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大地上早已大變樣。
  夜晚的燕都煥發著無限活力,霓虹閃爍,一座座摩天大廈鱗次櫛比,對于喜歡晝伏夜出的多金者來說,糜爛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燕京永樂宮會所,一名精明強干的青年男子走進一間包廂內,早已坐在那里的一名的中年人對環繞在他周圍的鶯鶯燕燕揮了揮手,道:“你們先出去,我們有事情要談。”
  似乎懂得其中的厲害,幾名姿色出眾的女子悄無聲息的退出了包廂。
  “坐吧,有什么進展嗎?”中年男子對進來的青年問道。
  “這次挖到了一些鐵衣碎片,很難想象,竟是如此堅硬,以現在的科技來說很難打碎那些鐵衣。還有……”說到這里,青年男子似乎非常激動,道:“我們的探測儀竟在大地下發現了生命波動,這簡直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