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601 我是你們的祖宗

這樣一個怪人實在讓人發毛,這些人非常干脆,最終全部翻白眼嚇昏了過去,沒有一個人能保持清醒。
  “唉,我真的是你們的宗祖,為什么不相信我呢。”披頭散發的怪人搖了搖頭,一一將眾人拍醒了過來。
  當眾人恢復神智時,竟看到那個怪人不慌不忙的摘下了自己的頭顱,而后小心翼翼的的用破爛的衣袖擦了擦,最后竟托在掌心來回的掂量了起來,仿佛那不是頭顱,而只是一顆破爛的西瓜一般不值錢。
  這種非人的刺激實在讓人受不了,縱然是神經再大條的人也要崩潰了。眾人非常的默契,同時伸脖子蹬腿翻白眼,再一次全體昏迷。
  “醒醒,醒醒。”怪人挨個扒拉,將他們弄醒,但是眾人睜眼的剎那,又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怪人竟“嘎巴”一聲,卸下了自己的一條大腿,一手拖著頭顱掂量,一手拎著那條大腿晃蕩。
  “老天,你別讓我醒過來了!”面對這種非人的刺激,眾人全都感覺腿肚子轉筋,心臟亂蹦,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這么多年未見生人,想與你們同樂,結果你們卻是如此無趣。”怪人那被托在手中的頭顱,說話絲毫不受影響。
  同樂?嚇死人倒差不多!幾番刺激,眾人都快麻木了,現在想昏過去都難了。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
  “為人不識殺破狼,枉在世上走一趟。”說到這里,怪人“嘎巴”一聲將自己的大腿安了回去,而后又慢條斯理的將頭顱擺正,放在了頸項上。
  就在這時,光華一閃,此地又多了一道影跡,眾人同時驚叫,竟是一條生有九頭的大蛇,如白銀澆鑄而成,閃爍著金屬的冷冽光澤。
  “蛇……蛇魔!”
  “妖魔!”
  眾人驚恐大叫,今日所見已經達到了他們心理承受的極限,再受刺激恐怕所有人都將嚇死。
  九頭大蛇光芒一閃,化成一個白衣男子,對殺破狼道:“你已出關,不要做無聊事,現在隨我去龍宮。”
  “哥也成圣做祖了,這么多年未見人氣,今日好不容想找人談談心,結果卻是如此無趣,這些人真是太脆弱了。”
  華光一閃,現場眾人被神光籠罩,不久前的記憶剎那被抹去了,當他們茫然醒轉過來時,那兩道影跡早已消失不見。
  黃河入海口在東營境內,距離這塊地域很近,奔騰不息的滔滔大河在這里流入瀚海。
  刷刷兩道身影瞬間沒入黃河內,河底的空間一陣扭曲,眨眼間他們進入了一片神秘的龍宮中,自成一方小世界。
  真如神話傳說的那般,龍宮以水晶神石堆砌而成,五光十色,晶瑩絢爛,各種寶物陳列在宏偉巨宮中,光芒閃耀。
  龍宮連綿成片,宏偉的建筑物一眼玩不到盡頭,像是天上的宮闕墜落在了此地。
  但是,在這廣闊無邊,工程浩大的水底世界中,卻是如此的死寂,完全沒有與之匹配的人氣。
  寂靜無聲,猶如一片墓場,仿佛多年未曾有人居住過了。
  兩道身影徑直來到了中央巨宮,那里有一個黑發如瀑的青年,正在盤膝打坐,一動不動,猶如一尊神像,明明就在近前,但卻給人以無限飄渺的感覺,仿似遠遠的盤坐在天邊。
  而最為引人矚目的是,在他的發絲間竟有兩根祖龍角,是如此的醒目。
  當他睜眼的剎那,整片龍宮都仿佛一下子明亮了起來,似眸光流轉千萬年,今朝瞬間劃過九天十地。
  正是昔年的逆龍王,也就是小倔龍,當年他當著蕭晨的面毅然投入黃河間,從此沉寂一萬三千多年。
  他自身本就天資不凡,在始祖龍所化的黃河中苦修悟道,實力已經達到了駭人的地步,成為了強大的的戰祖。始祖龍留下的太多了,他還沒有真正去繼承,還有著無盡的提升空間。
  那兩人當中一人自然是殺破狼,雖然是死亡世界的生物,但是這個家伙貪戀紅塵,一直喜歡在人間界晃蕩。當年,九州面臨異界威脅,蕭晨與珂珂收走了大批的修士,但在如此境地下,這個家伙也沒有退走。結果非常不幸,強者大戰時,有人召喚天外隕石,殃及池魚,將他砸墜入黃河中,后被小倔龍所救。
  另一人為九頭蛇,昔年曾經扶持過女皇趙琳兒,其子嗣當中有人被封為太子,末日來臨,他遭受重創,墜落了黃河中,也為小倔龍所救。
  九頭蛇曾與逆龍王激戰過,落敗后曾發誓要成為九頭龍。結果最終卻被大敵所救,這一萬三千多年來,他親眼所見,對方慢慢成為祖龍級戰龍。昔日的恩怨,早已隨風而散,如今他們已經是九州為數不多的苦修士,成見早已不在。
  “那尊石頭醒來了沒有?”殺破狼向巨宮深處窺視,道:“怎么說我也是成圣做祖的人了,居然把我封在地窟中這么多年,美其名曰磨礪修煉,想想就吐血!”
  就在這時,巨宮中無聲無息,憑空出現一尊身影,盤膝打坐,猶如槁木,亦如化石,沒有一點生命波動。
  如此狀態,真如石人一般,但并不是石體,依然是血肉之軀,與當年永恒未知處的三大無上祖神倒是有幾分相似。
  正是蕭晨,他一直隱在九州大地下,修煉多年后,遍想昔日故人,覺得唯有小倔龍最可能活了下來,便來到了黃河中,多年尋覓,后終與相見,便也在此隱修了下來。
  “既然都已出關,去那塵世走上一趟。”小倔龍站了起來。
  蕭晨點了點頭,這么多年過去后,他變得越發的沉靜,或者說沉寂,他站起身的剎那,四人瞬間自龍宮消失,來到了大地上。
  又看到了不久前的那些人,披頭散發的殺破狼沖油井那里揮手。
  “你們是哪個劇組的,不要在這里演戲,到別處去取景。”還是那個張總,很有威勢的沖著這邊瞪眼。
  “哥哥曰了,剛才還跟你們聊過呢……”殺破狼咕噥。
  “神經病!”張總那部分記憶早已被抹除,怎么可能相信。
  “喀”殺破狼直接摘下了頭顱,在手中掂量了幾下。
  “鬼啊……”張總仰天摔倒。
  刷四人自這里消失,小倔龍皺眉,道:“不要隨便在凡人面前顯化神通。”
  “我不會亂來,萬丈紅塵過,點滴不沾身,保證不會留下痕跡。”這個家伙血肉再生后,更加的貪戀紅塵了,看到遠處城市的影跡,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單獨行動。
  不過卻被小倔龍強行壓制了,以這個家伙的心性,獨自跑出去,在現在這個世上,非要鬧個雞犬不寧不可。
  遠處,高樓林立,機車飛馳,種種格局,與昔年的九州大相徑庭。
  “滄海桑田,如今世上早已大變樣。”蕭晨有些感嘆,但并不吃驚。昔年他便早已見識過科技文明,在那遙遠的過去,人類早已經歷過這種時代,不過與神魔文明一般,最終也不能逃過毀滅。
  很快,蕭晨四人發現了一個事實,諸多地域都延續了古名,如燕都、洛陽、金陵等。與炎黃時代某五千年的科技文明有很多相似之處。
  蕭晨他們立身在空中,俯視著大地,物是人非……這是一個新的輪回,歷史長河不可阻擋,但這一切又能持續多久呢?
  恐怕也終究是夢幻空花一場,也許短暫的像煙花那般,只有瞬間的美麗。
  蕭晨立身在云端,右手攤開,忽然間流光一閃,手中多了一物。
  “這是什么?”殺破狼問道。
  “目前這個文明的最強核武器。”蕭晨平靜如水,而后在手中引爆,被稱作最強的核武器像是一團火苗在他手中幻滅,連他拔下的那根發絲都沒有損毀。
  “這種武器也太弱了,根本無用。”殺破狼搖頭。
  小倔龍也攤開了手掌,將拘禁來的最強核武放在了殺破狼的頭上,而后砰的一聲,一朵小小的蘑菇云能有半米多高,將殺破狼滿頭長發轟的根根倒數,一片焦黑。
  “哥哥曰了,做實驗也不這樣隨便吧?!”殺破狼憤憤不平。
  他的實力自然遠無法與蕭晨相比,還沒有達到軀體如世界,承載億萬星辰之力的地步。
  如今,這大地上的一切,對于他們來說,像是一種風景,很難有多少交集。
  “熟悉的氣息……七彩圣樹,難道是珂珂?!”蕭晨一直古井無波,但在這一刻突然激動起來。
  他直接破開空間,四人剎那出現在了敦煌上空,強大的神識頓時探入到了大地下,探明了一切。
  蕭晨一招手,遺跡中那令人束手無策的神樹便消失了,來到了他的掌指間。
  “圣樹又進化了,但是……并沒有珂珂的氣息留下。”蕭晨又沉寂了下來。
  下方一片古戰場遺跡,那塊不曾腐爛的血肉,乃是一名異界祖神所留,他不知道寶樹為何被埋在了這里。
  “走!”蕭晨低喝,帶著四人憑空消失。
  小倔龍也有感應,察覺到了強大的祖神級神念向著這個方向掃來。
  “有祖神強者在這塵世間行走,或許接下來會很有意思。不過,現在我想去四方世界走上一遭,尋到其余幾道天痕。”
  蕭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過去的種種玄法與神通徹底的升華到了極盡,如今需要新的機遇。
  不過在說這句話后,蕭晨心中一動,他體內的陣圖一陣迷蒙,感覺不遠處那座城市中,有什么東西在吸引他。
  “又一把戰劍!”
  瞬間,他便明白了那是什么。
  “看來我們還不能走。”
  四人降臨在燕都外,將衣衫化去,換上了這個時代的衣服后,很另類的感覺,尤其是四人全都黑發及腰。
  這個時代的語言與蕭晨那個時代自然不同,但是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強大的神識掃過之后,便可通曉。
  燕都真的很繁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道路四通發達,短時間內確實讓四名人有點驚訝。
  走早燕都的大街上,殺破狼的眼睛似乎不夠用一般,不是對科技文明的眼花繚亂,而是對于那些穿著暴露的靚女,口水長流,這個家伙稟性難移,雙目中賊光四射。
  “知音難覓,可嘆金三億,為什么高雅的人總是早逝呢?要是還在的話,肯定會有很多獨到的見解……”說到這里他抱怨道:“發現戰劍直接取走便可,何需這等麻煩。要不然我們分開轉轉吧。”
  “這把戰劍似乎有問題……”蕭晨微微皺眉。
  而后,他們進入了一條古玩街,在一家老字號的古玩店鋪停了下來。蕭晨再次皺眉,戰劍就在里面,但是他卻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看來這是個餌。”
  就在這時,這間店鋪內的戰劍輕輕一顫,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光華一閃,店鋪包裹蕭晨他們消失了。
  “哼”
  蕭晨一聲冷哼,帶著其他三人從萬里外的瀚海上空破碎空間而出,他強行打破禁錮,從傳送陣沖突破了出來。
  小倔龍皺起了眉頭,道:“專門為祖神設下的陣法,可強行帶到他處。”
  “這里是昔年百族林立的海外諸島區域……”九頭蛇皺起了眉頭。
  “傳送陣的目的地在前方。”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
  蕭晨以大法力掩藏四人氣息,快速沖向前方。
  這是一片奇異的海域,如果不達到祖神境界,根本無法進入,此地被人從瀚海中分割到了另一片空間。
  九頭蛇點指前方,道:“太古魔城!”
  這獨立世間外的海域當中,一座太古魔城巍然而立,透發著磅礴氣息。
  蕭晨遠遠的圍繞其觀看,發現四方城門竟分別懸掛著一口戰劍!
  “太囂張了!”殺破狼憤憤不已,道:“在瀚海上凝聚出古城,還大模大樣的將四把戰劍懸掛在外,還真是狂妄。”
  “你們看城中……”
  小倔龍點指古城中那翻滾的黑霧。隱約間,可以看到有具尸體在沉沉浮浮。
  蕭晨也早已注意到,那是一些祖神尸骸,當中有老農與莫笑忘,還有幾人竟是天界的強者尸體,他昔日登臨天界時曾經見到過那幾人。
  “懸尸挑釁,有恃無恐,擺明了告訴我們這里是殺場……”蕭晨眸光冷冽。
  “那是……還有石像,其中一尊是……珂珂?!”小倔龍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太古魔城中黑霧翻涌,當中尸體沉沉浮浮,竟還有石像,其中一尊與珂珂的天真樣子分外神似。
  “這是怎么回事?”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厲忙,感覺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