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602 有恃無恐

“珂珂的石像……”蕭晨皺起眉頭,很難判斷那些石像究竟有何隱秘。
  幾尊沉浮的石像,除卻小獸外都很陌生,往昔未曾見到過,不過皆栩栩如生,宛如有血有肉的人突然石化了。
  尤其是珂珂,連那長長的睫毛都精細雕琢了出來,縱然是石體,大眼也仿佛在撲閃撲閃的放光,惟妙惟肖,形體與神韻皆絕佳。
  “能打碎這魔城嗎?”九頭神蛇凝望小倔龍與蕭晨,他知道這兩人經過萬載修煉,如今的實力足以橫行天地間,殺幾個祖神絕對沒有問題。
  “怎么說咱也是成圣做祖的人了,第一戰絕不能退縮,打開一座太古魔城,搶光這個飛揚跋扈的石人,敲碎他的腦殼,讓他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這些話適合你自己。”小倔龍皺眉搖了搖頭,凝望前方的巨城,道:“這魔城深不可測,非常不一般,不能輕舉妄動。”
  事實卻如此,魔城之主,懸尸示眾,封劍城門上,狂傲不可一世,必是大有來頭的人。
  蕭晨沒有說什么,繼續圍繞著古城轉了三圈,細細打量與觀望。
  那巨大的魔城坐落在瀚海中央,黑霧洶涌,魔云蔽日,氣焰滔天,四方城門各懸掛一口戰劍,氣勢囂狂,威凌天下。
  老農與莫笑忘的尸體,冰冷而僵硬,沒有血色,在黑色的霧氣中起起伏伏,兩大強者死后也不得安寧,竟被人懸尸于此,讓人怒火憤怒。
  依稀間,似乎又看到了老農,手持大破滅戰矛一往無前,盡出大破滅真義時的悲壯身影。恍惚中,又看到了莫笑忘大戰諸神的時不屈。
  逍遙老農所做一切,灑熱血,舍生命,連真正的名字都沒有留下,就這樣的殤逝了,讓人唏噓,令人悲痛。
  還有那莫笑忘,受盡磨難,才見天日,最終也是一腔戰血灑乾坤,熱血染紅蒼茫大地,可悲可嘆。
  “有點意思,可以從傳送陣逃離出去,也勉強上的了臺面了。”就在這時,太古魔城內傳出一個略帶磁性的女子的聲音,無喜無憂,平淡而無情緒波動。
  “女人,傳說的石女?”殺破狼雙眼冒綠光,像是狼一般凝望巨城,而后直搓手,連連嘆道:“石女,那可真是古往今來少有的稀罕的女色啊。”這個家伙嘴沒把門的,滿嘴跑蠻龍,說著說著向前走了幾步。
  蕭晨一把將其拉了回來,現在有神圖、古卷、天痕在身,他自身更是修成了幾種蓋世神通,因此可隱匿行蹤,縱然面對石人他也可模糊己方四人的位置,不想讓殺破狼暴露出去,完全可以蒙蔽天機,令傳出去的話語無法追尋到根源。
  “你這只小螻蟻,好生無禮,你就不怕我抓到你,不抹殺掉,而是折磨你億萬年嗎?”帶有磁性的女子聲音,飄渺如天音般傳來。雖然優美動聽,但是卻讓殺破狼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你這個石女,太沒道理,變態的女人,我詛咒你一輩子是處女。”殺破狼非常惡趣味的詛咒著。
  這座巨城與以往所見魔城大不相同,內部的石人女子話語雖然平淡,但種種表現說明了其強大的自信。
  “你這小螻蟻,不知死活,讓你身后的人出來說話。”女子從容而鎮定,到了她這等境界,任何言語都難以讓她心緒波動。
  “咱也是成圣做祖的人了,雖然現在還無法與你這女石頭相比,但也不要小看本祖,風水輪流做,十數萬后,不一定是誰高高在上呢。”殺破狼吵吵嚷嚷,嘴上總是不想吃虧。
  蕭晨將他推到一邊,上前幾步,向巨城傳音道:“殺人不過頭點地,死者已矣,為何懸尸羞辱?”
  “人都已經死了,萬事皆空,對他們來說,何有羞辱一說,我不過是在合理利用他們剩余的價值而已。”女子似乎有著超然的身份,其實力強大到極致,有恃無恐,說話時非常的自信從容。
  “那些石像是怎么回事?”蕭晨迫切想知道,幾尊石像中的珂珂石體,有著怎樣的秘密?
  “自然同樣是尸體。”
  “你是說那當中幾尊石像是石人的尸體?”蕭晨當時就立起了眼睛。
  “確切的說是石人被抽去精氣后,所遺留下的糟粕石軀。”女子的聲音很平緩,但是那帶著磁性的聲音所流露出的信息無疑像是天雷一般,震的蕭晨身體一震搖晃。
  小倔龍更黑發倒豎,雙目凌厲無比,喝道:“你殺了珂珂?我與你誓死不休!”
  “你們很激動,是在說這尊石像嗎?”太古魔城中霧氣翻涌,那尊看起來天真可愛的小獸石像緩緩升騰而起。
  “為什么?”蕭晨攥緊了拳頭,他很難想象珂珂真的隕落了,想起那一雙純凈的大眼,他這么多年來古井無波的心緒,為之劇烈震蕩了起來,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我要殺了你!”小倔龍近乎狂暴了,珂珂與蕭晨都算是他最親近的人,孤傲而又倔強的他遠比常人更加珍重情誼。
  蕭晨攔住了他,沒有讓小倔龍沖出去。就在這時,他的雙目中射出兩道金光,像是天外神虹剎那破入魔城中,掃過無盡黑霧。
  “砰”
  那尊小獸石像劇烈震動,沖天而起,就要飛遁出古城。
  “至今為止,還沒有人可以從我的魔城中奪走任何東西。”帶有磁性的聲音,非差的自傲。
  黑霧滔天,那沖天而起的小獸快速沉了下來,再次回到了魔城中。
  小倔龍一步上前,就要出手相助蕭晨,但就在這一刻,蕭晨雙目中的兩道金光剎那收了回來,帶著幾人憑空消失,在另一個方向出現,自成一片世界隱匿了起來。
  與此同時,方才他們立身之所無聲的湮滅了,那種可怕的力量讓人心悸,像是有一只無形的大手碾碎了一切。
  “我們聯手,難道還不是她的對手嗎?!”小倔龍面現憤色。
  “不用急,那不是珂珂。”蕭晨向三人傳音,告知了自己觀探到的一切。
  一眼千萬年,這就是蕭晨的觀感,雙眸所射出的金光,蘊含絕世神通,追溯時間長河而上,他看到不的是珂珂,那尊石像是珂珂的先人,是逆天家族昔日未能成功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被抽取出精氣后化成獸身石像。
  四人都平靜了下來。
  “既然來了,就進城一敘吧。”充滿磁性的聲音,從太古魔城中傳出,同時那尊小獸石像緩緩升騰而起,在黑霧上方清晰可見。
  若那真是珂珂,可以說實在刺人心神,不過蕭晨他們已經知道,便沒有了那分悲傷。
  “想讓我們進入那殺場?我就曰了,你怎么不出來,有本事你踏出城來,哥哥我打不死你……”殺破狼唧唧歪歪,知道凝聚出魔城的石人,根本離不開巨城,因此**裸的挑釁了起來。
  “小螻蟻你的話語還真是多,有一天你會為此而后悔的……”
  “后悔你大爺……”殺破狼一副混賬樣子,不過這種態度應對無上石人確實最有效,直接將那古井無波的女子噎的止住了話語,好久才道:“好,我記下你了。”
  “惦記咱的妹妹多了,哥不在乎多一個!”
  九頭蛇十八只眼都瞪圓了,感覺殺破狼太渾了,敢這么對待一個石人女子,實在有性格有魄力。
  太古魔城好久都不再有聲音,但是蕭晨卻知道對方在以強大的神念搜索他們,萬一被她尋到眾人,殺破狼恐怕要首當其沖,遭受最為可怕的凌厲攻擊。
  “難道你們前來此地,只是觀望嗎,不敢與我動手?這點勇氣都沒有,不若永世藏匿起來,何苦出世呢。”
  女子的聲音很冷,懸掛在四方城門上的戰劍,錚錚作響,殺氣沖天,而后城中沖出一股滔天魔氣,向著蕭晨他們這里卷來。
  以蕭晨如今的手段,不敢說足以蒙蔽天機,但是卻非常有效,縱然是異界始祖親臨,也不見得在第一時間尋出他的蹤影。
  這個女子反應如此迅速,足以說明她實力之強大,不過數十息間就窺出了他們的形跡。
  蕭晨用手劃破空間,八個世界輪轉,剎那隱匿而去,消失不見,重新換了一個方位,自成一片世界。
  “說出你的身份。”蕭晨感覺這個女子應該來頭頗大,絕不是一般的強者。
  “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始祖重生女圣王——————真木女圣。”石人女子這樣答道,在說這些話時,天地搖動,風雷震耳,日月無光,這一切都因為這個名字的出口。
  “好狂妄的口氣,真是不可一世。”沉靜如小倔龍也忍不住出聲。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始祖重生女圣王……若是真的,無法想象。
  真木女圣道:“你們自然不知,我縱橫天地間時,你們還未出世呢。”
  “我聽說過。”蕭晨想起了在天界時得知的那些信息。真木女圣確實是一個了不得的女子,是異界始祖之下最強大的幾人之一,并不是真正的始祖重生,但用“始祖重生女圣王”來描述她一點也不為過,舍始祖外再無敵手。
  在無盡歲前,她舍棄了無上祖神路,凝聚出太古魔城,沉寂整整三個文明史了。
  “你既然被封為‘始祖重生女圣王’,就應該有相應的氣度,為何拘禁這么多的祖神尸體而不放?”小倔龍喝問道。
  雖然小獸石像并不是珂珂,但老農與莫笑忘卻是本人,這讓四人難以釋懷。
  “因為我需要他們……”就在這時,太古魔城中升騰一道璀璨光束,成為了天地間那永恒的唯一。
  竟是永恒之光,粗如水桶,筆直的聳立在城中,絢爛奪目。
  傳說,唯有十位以上祖神的神魂才凝聚出永恒之光,而此地老農、莫笑忘、天界的祖神、還有那幾尊石像加起來,顯然是足夠了。
  “實力到了你這等境界,還需要永恒之光嗎?”蕭晨凝望那道璀璨光束。
  “永恒之光對于我來說有用,但并不是必需的,我真正需要的是永恒之源,如此才能成就我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
  蕭晨自然知道所謂的永恒之源,并且在最邪之地真正見到過,那是需要最起碼三道以上永恒之光升華后的光源,成為永恒之源后可以衍生出更多的永恒之光,而本體光源卻并不會損耗多少。如今那永恒光源已經與炎黃合一了。
  聽聞真木女圣所言,似乎永恒之源對于她這個等級數的強者來說非常重要。
  “我收集到的材料已不算少了,但如果不是自愿奉獻神魂,強行索取,根本難以形成永恒之光,就更不要說升華成用恒之源了。”
  毫無疑問,真木女圣非常強大,始祖之下難逢抗手,縱然是珂珂的父親以及人魔戈乾降臨,也不見得討到便宜。
  面對這樣一個異界女石人,蕭晨皺起了眉頭,越觀看魔城越發覺得深不可測,貿然動手,恐怕會吃大虧。
  這個女圣王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不會如此行事,擺出魔城殺場,靜等敵人上門。
  “走,我們離開這里。”
  最終蕭晨選擇了退走,他不想一時熱血上涌,而貿然出手搏命。
  “就這樣走太憋屈了,這個石女囂狂的過分,懸我祖神尸體羞辱,如此行事,若不除掉,心中難安。”這一刻,殺破狼倒有了幾分血性,與他平日的表現大相徑庭。
  “我何嘗不想除掉她,但是這個女人太強大了,‘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始祖重生女圣王’并非虛言,她確實有那樣的實力。”蕭晨很平靜,道:“如今,九州剩下的戰力并不多了,有限幾人而已,我們不能莽撞行事。若出手,則如鷹擊長空,彗星撞擊大地,凌厲一擊必須得手,只許成功,而不能失敗犧牲。”
  “那要等到什么時候?”九頭蛇問道。
  “不會太久遠,順利的話,也許用不了幾天。”
  “這么快……”就連小倔龍也有點吃驚。
  “只需再得到兩道天痕就可,縱然不能擊殺她,可以斷其根基!”蕭晨注視太古魔城,道:“眼下,我們只打有把握的仗,凡事必須都要七成以上的把握才能行動。”
  “哧”
  就在這時,太古魔成中那道永恒之光絢爛如虹突然沖天而起,向著他們這里洞穿而來,強大的氣息撼動人的靈魂。
  當中蘊集了真木女圣的神念!很顯然,她再一次尋到了幾人的蹤跡。
  刷蕭晨展開八相世界,頓時鴻影飄渺,帶著其他三人遁去。
  八相世界已經大成,實乃天上地下第一遁法!
  橫貫蒼穹,出現在九州上空,俯視下方的高樓大廈,他對三人道:“我們去長生界的魔鬼平原。”
  隨后,他們破碎空間來到了長生界,蒼茫大地,植被蔥郁,猿啼虎嘯,這個世界充滿了勃勃生機。
  很顯然這里有神魔文明,不過不像是人類,蕭晨他們沒有過多觀探,快速沖向了魔鬼平原。
  昔日,這里曾有一面天碑鎮壓,充滿了很多的秘密,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便是從這里消失的。
  珂珂的失樂園也是在此鎮壓的地獄間顯現的,武之印記也是困于此處,此外佛陀、老子等人的前世也曾經隕落在這塊平原上。
  蕭晨知道,天碑鎮壓的地方絕對不簡單,肯定不止當日所見到到幾口魔洞,多半還有其他古怪。
  他突然皺眉,道:“雖然無法殺真木女圣,但是今日恐怕是要拆掉一兩座太古魔城了,我隱約間感應到了不好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