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603 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

如今的魔鬼平原一片寂靜,如今還有誰知,這里曾有千萬兵魂埋骨,有絕世天碑鎮壓幾口古洞?
  更不會有人知道,佛陀前世曾被人釘死在這里,也不會有人知道老子前世在這里曾經被人砸碎成肉泥。
  雖有新的神魔文明誕生與崛起了,但絕不會知曉一個叫蕭晨的人曾經在這里大殺四方,血濺失樂園。
  歸根到底,這里有著無盡遺秘,皆因那面天碑而起,它鎮壓四方,匯聚八方風云。
  天地銅爐早已不在,本是燧人氏遺下的世界,卻被那鴻鈞收走,但終究被炎黃斬殺,重奪而回。蕭晨四人深入地下,自然已見不到那昔日的地獄,不過這里卻有一方奇異的空間,明滅不定。
  這是自成一方世界的獨立空間,當中有三口深不見底的黑洞,仿佛連接著宇宙洪荒的邊緣,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似能夠將眾人的心神吞噬進去。
  但是,天碑已經不在這里,獨留幾口深洞,漆黑一片,不可揣測。
  “昔日不知通向哪里,今日已明連向何方。”蕭晨站在一口黑洞前,發出如此感嘆。
  “死亡世界?”九頭龍問道。
  “每口深洞前都有一座太古魔城,不過當中的人物應該被天碑鎮壓的近乎朽滅了,我們現在去開一座古城。”
  蕭晨在說這些話時很平靜,實力強大到一定境界后,他終于敢獨自對太古魔城動手了。
  他率先向前走去,從容步入一口黑洞間,小倔龍、殺破狼、九頭蛇緊隨其后。
  穿越大世界屏蔽,他們來到了死者的世界,就在黑洞的前方,灰蒙蒙一片,詭異的霧靄籠罩大地,朦朦朧朧,一座巨城在前方若隱若現。
  “真的有一座太古魔城,我們可以……向它動手?”殺破狼感覺不真實。
  蕭晨點了點頭,道:“可以試試看。”原先無法做到的事情如今也許有能力實現了。
  不過他很遺憾,天碑竟不在了,本為尋天痕而來,如今只能從這太古魔城入手,尋找線索了。
  “今天我要拘禁那近乎朽滅的石人出來一問。”在說這些話時,蕭晨充滿了強大的自信,萬載苦修,今日是展現成果的時刻。
  四人向前走去,灰色霧靄拂動的大地上隱約間可見白茫茫一片,猶如皚皚白雪鋪積在地面上。
  不過抬腳邁步時,卻有陣陣白色粉塵激蕩氣,像是水霧在涌動,仔細辨別,卻發現那是骨粉。
  讓人變色的場面,太古魔城周圍地域廣大,但是卻全被骨粉鋪滿了,厚厚的不知道有多深。
  九頭蛇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在過去這里必然有尸山骨海,不然無法造就出白茫茫的雪白色世界,白骨在歲月下磨滅了,化成了碎粉,依然如此浩瀚,可見當年恐怖景象之一斑。”
  如今,蕭晨早已知曉火種生物種種秘辛,君王晉階需要大量的白骨,想成為祖君需要無盡火種生物獻祭。而有的祖君,凝聚魔城時更是喜歡施展禁法,煉化千萬骸骨,加固巨城周圍地域。
  昔日,死亡世界深處不斷有君王召喚白骨生物,就是源于此。
  不過這里的一切在時間的磨礪下,在天碑的偉力鎮壓下,都早已不復往昔鼎盛時的樣子。
  此地,太古魔城中的石人顯然是個失敗者,如今近乎徹底朽滅了。蕭晨他們的到來,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不過石人還沒有感應到,未曾從沉睡中醒來。
  蕭晨一步登天而上,懸在了太古魔城的正上方,他沒有動用任何戰寶,徒手向著古城中抓去。
  “喀嚓”
  太古魔城中心地域堅硬的地面一下子被抓碎了,蕭晨破開了基石。
  “吼……”
  一聲憤怒的咆哮傳出,沉睡的石人被驚醒,從魔城地下深處沖出。這是破爛不堪的石人,半石半骨,許多地方已經腐朽,似乎輕輕一吹,就會坍碎在地上。
  不過,蕭晨卻不敢有絲毫輕視,畢竟這是一名石人,萬一真個拼命,也許會爆發出超乎人想象的力量。
  他依然沒有祭出任何戰寶,想徒手對決,檢驗自己的戰力。
  “為何打擾我沉睡?”破爛不堪的石人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停止了咆哮,雙眸中射出兩道金光。
  “你煉化千萬白骨生物,看得出不是一個善茬,我縱然殺你也無愧疚之心,不過我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天碑飛向了哪里,我可轉身就此離去。”
  “天碑,如果不是它擋我道路,我早已降臨九州,借助哪里的億萬生靈精氣,邁出最后一步了。”這個破爛不堪的石人,充滿了無盡的遺憾的與不甘。
  “想借助億萬生靈精氣邁出最后一步,你自己都不自信,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蕭晨殺意陡增,這個石人不擇手段,竟有過那樣的想法,實在當誅,喝道:“天碑飛向了哪里?”
  “不知道,就是知道你也不會告訴你。”殘破的石人露出森冷的笑容,他的生命之火將熄,早已是破罐子破摔,不會妥協什么。就像是野牛群中的老公牛一般,最為危險不過。
  “可惜,如果再倒退千年,見到你我轉身就走,但是現在的你生命之火將熄,實際戰力只有祖神七重天而已,已經不能稱之為石人強者了。”
  蕭晨的眸子射出兩道金光,逆溯時間長河而上,堪破本源,洞悉了一切。
  “九重天的破妄之眼?”破爛的石人頓時一凝,瞳孔中同樣射出兩道金光,向著蕭晨掃去。
  “叮”
  蕭晨輕輕一彈指,兩道流光擊中那兩道眸光,頓時發出一串燦爛的火花,天空中像是有一片流星雨隕落了下來。
  頓時,灰色霧靄翻涌,死亡大地崩裂出一道道縫隙,白色的骨粉漫天揚起。
  “說還是不說?”蕭晨喝問。
  半石半骨的破爛石人直接以行動回答了他,一桿半石化的骨刀,刀鋒向天,激射上來一道璀璨光束。
  “砰”
  蕭晨伸出一指,點出一道絢爛光華,擊潰了鋒芒,而后他向古城中降臨而去。
  “你敢藐視我?!”石人話語寒冷,對方直接進入太古魔城,似根本不怕他掌控魔城發力。
  “封天困地!”破爛的石人,身影如鴻,飄然不見,太古魔城徹底封閉,滾滾魔云將天空籠罩,他想要煉化蕭晨于城中。
  “好吧,看看是你煉化我,還是我煉化你!”蕭晨在城中盤坐了下來,開始對抗魔城,檢驗自己的戰力修為。
  石人縱然退化了,戰力降到祖神七重天,但是在太古魔城中他借助巨大的城池,卻也可以提升自己的潛能,讓生命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太古魔城猛烈震動,烏光爍爍,將這片地域徹底籠罩。
  “嗡、咯、啊、吼、哞、咄……”
  就在這時,蕭晨突然震動出本源八音,浩大的天音驚天動地,死亡大陸都顫動了起來,太古魔城更是劇烈搖動。
  兩人在此進行巔峰對決,天音與魔城對抗,隆隆作響。
  小倔龍與殺破狼等人后退出去很遠,在天空中觀戰。
  直到一刻鐘后,本源八音,像是開天辟地的神音,越發的宏亮了,像是自千古前,天地初開時震動而來。
  “喀嚓喀嚓”
  太古魔城慢慢龜裂,滔天黑霧逐漸潰散,漫天烏光緩緩散盡,巨大的城體出現成千上萬道裂痕,隨時會徹底崩裂開來。
  “砰”
  就在這時,那殘破的石人沖天而起,想要舍太古魔城而去,遁向遠方。
  但是,無聲無息間,天空中出現一道虛影,蕭晨盤膝而坐,擋住了他的去路。
  “刷”
  破爛不堪的石人移形換位,穿越空間,想要從另一個方向逃走,但是蕭晨掌控八相世界,若論遁法,可謂天下第一。
  悄無聲息,震裂空間,憑空幻化在那里,再次擋住石人的去路,靜靜盤坐,猶如一尊石像。
  數次沖擊,石人都難以遁走,在本源八音的凌厲攻擊下,他周身不斷裂開,最終蕭晨探出一只大手,砰的一聲將其扇飛進魔城中。
  遠處,殺破狼與九頭蛇甚是眼熱,這等戰力實在他們羨慕。
  就在這時,蕭晨呼喚小倔龍進入太古魔城。
  “這個石人雖然生命之火將熄,神力衰退到了低谷,但依然蘊含著無限潛能,我將他活祭,為你筑基!”
  聽到蕭晨這樣傳音,更加讓殺破狼與九頭蛇羨慕不已。
  小倔龍略作猶豫,而后便飛入了城中,他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瓶頸,也許該需要外力推動一番了。
  “轟”
  就在下一刻,整座太古魔城忽然明亮了起來,像是一座巨大的光源一般,蕭晨就將那殘破的石人活祭,無盡生命精氣向著小倔龍凝聚而去。
  本是漆黑的巨城,此刻金碧輝煌如天宮,璀璨奪目,照亮了這片大地,而后近乎透明了起來。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神華向著小倔龍匯聚,那破爛不堪的石人像是冰雪在消融,逐漸的暗淡,最后慢慢的碎裂。
  在這個過城中,蕭晨以大法力強行提取他的記憶。
  “想要獲得我的本源,那是不可能的!”
  “轟”
  石人自廢神源,毀掉了靈識海,頓時無盡的魂力澎湃,向著四面八方震動,整座太古魔城都要崩裂了。
  “嗡、咯、啊、吼、哞、咄……”
  蕭晨快速震動本源八音,將石人碎裂的的靈識海風暴鎮壓,不斷抽取靈識碎片,同時活祭的行動更加的迅疾了。
  所有神力都沒有潰散開去,只不過石人的記憶無法全部讀取了,但是很幸運蕭晨捕捉到了“石人法”,再次掌握一條邁向最高境界的大法,將來他若是走上石人路又多了一種參考。
  同時,他抽取的部分石人記憶表明,天碑飛走了,石人并不知曉去了哪里。
  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小倔龍發出一聲龍嘯,化成一條祖龍沖天而起,磅礴龍軀綿綿長達數十里,這就是他的真身,威壓更重了,像是遠古的的山脈一般綿綿無盡。
  小倔龍沖上了戰祖七重天,實力提升了一個臺階,最主要的是他的**更加堅固了,幾乎等若不朽,因為這座魔城的大半力量,也被蕭晨煉入了他的軀體中。
  剩下的半座古城,轟隆一聲崩塌在地,沖起滾滾塵煙,天空都被遮蔽了。
  蕭晨自然不會浪費,盤坐在虛空中,掌指間光華一閃,出現一座巴掌大小的古城,剎那向下降臨而去。
  烏光沖天,殘余的太古魔城,被巴掌大小的古城全部吸納了上來,那小小的城池像是重逾億萬均,具有莫測的偉力,剎那將剩余的半座城池煉化,加固了自己的城體。
  這座巴掌大小的古城,已經吸收數座太古魔城的精華,更是在天界吞納過石人王的部分城體,早已達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已經距離王者神城不遠矣。
  這是蕭晨為自己將來走石人路所準備的一記后手!
  不久,蕭晨他們退出這個黑洞,重新來到另外一口洞穴前。
  走入另一片廣闊空間中,連通的依然是死亡世界,不過早已換了一片地域。
  黑霧彌漫,死亡氣息非常濃烈,帶狀的黑云繚繞在巨大的魔城外。
  “這座魔城內的石人多半已經徹底熄滅了生命之火……”小倔龍做出這樣的結論。
  “不錯,巨城死氣繚繞,而城內卻僅有點滴生命能量波動了,他即將要化成黃土。”蕭晨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這次……是不是要幫我們活祭一個石人?”殺破狼眼冒綠光,非常想突破一番。
  “可以。”
  蕭晨沒有什么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事實上果然如他所料那般,這個石人沉睡不起,已經難以醒轉過來了,當他讀取其記憶時,石人才暴怒,震碎本源。
  一切都很順利,沒有經歷戰斗,蕭晨就把這名石人進行了圣祭,殺破狼與九頭蛇全都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哭……達到了君王七重天,距離祖君境界,還是遙遙無望啊。”殺破狼又是歡喜又是遺憾,終究是沒有上升到一個大境界去。
  九頭蛇比他強上一些,步入半祖八重天境界。
  “你這扶不起來的廢柴,煉化了這么多的精氣,才提升到君王七重天……”蕭晨對他很無語。
  隨后,這座太古魔城也被蕭晨以掌中的神城煉化吸收掉了。巴掌大小的神城,通體如墨玉一般,越發的晶瑩,像是瑰寶雕琢而成的,讓人愛不釋手。
  這將是蕭晨未來的一大倚仗,他現在需要盡心盡力的祭煉。
  “你自己不需要石人的精氣嗎?”小倔龍問道,他看到蕭晨將兩具石人殘體都為他們而進行圣祭了,卻惟獨沒有成全自己,才如此提醒,想讓他自己也趕快提升實力。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現在到了一道天塹前,短時間內,圣祭對我來說已經無用。我所需要的是契機,而不是單純的石人精氣。”
  聽聞他這樣說,殺破狼驚異的問道:“你到底達到了和等境界?”
  蕭晨笑了笑,沒有回答,道:“還有最后一口魔洞,如果還不能夠得到天碑飛向了哪里的消息,我只能另想他法了。”
  走入最后一口魔洞,前方一座雄偉巨城矗立在地平線上,那里一片死寂,沒有任何的生命波動。
  “這是一座徹底枯寂的死城,恐怕沒有任何用處了。”殺破狼與九頭蛇都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但是小倔龍卻有些驚疑不定,他晉升到戰祖境界,其祖龍血脈完全覺醒,具有遠超其他種族的靈覺,在這一刻他感覺像是被蒙蔽了靈識一般,隱隱覺的有什么不對勁。
  “這座魔城確實枯寂了,但是為何我總覺得有點不安呢?”
  “你也有這樣的感覺?”蕭晨皺起了眉頭,他的靈覺是與生俱來的,到了現在這等境界,更是超乎想象的強大,始一進入這里,他便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前方的魔城看似枯寂了,種種跡象表明它沒有問題,但是直接卻告訴他,似乎有點不對頭。
  剎那間,蕭晨展出八相世界,披掛古卷,祭出神圖,遮蔽了四人的氣息,消失在了原地。
  “轟”
  前方的太古魔城搖動,頓時烏光沖天,浩瀚能量海洋,震動千古,貫穿萬界,方才他們的立身之所一下子湮滅了。
  這種可怕的景象讓四人全部變色,如果方才貿然行動,后果不堪設想。
  這座魔城非常不簡單,此刻磅礴生命氣息全部爆發出后,讓人感受到了迫人的威勢,這天地皆在為它而脈動。
  城中之人似乎不弱于真木女圣!
  “你是誰?”蕭晨喝問。
  “千古一王————孟德綱。”太古魔城中發出這樣的威嚴聲音,同時一道絢爛的光束再次向著蕭晨他們掃殺來,很顯然他又捕捉到了幾人的蹤跡。
  橫推三千世界無對手,始祖重生女圣王,這樣的人已經夠變態了,怎么眼下又出現一個類似的人?
  蕭晨展開八相世界,快速躲避而過,他皺起了眉頭,想到了這個人是誰,果真是與真木女圣并列的人物,在天界時曾聽到過他的名字,同樣是始祖之下最強的人之一!
  “我就知道你會來追尋天碑,等你多年了。”磅礴威壓,撼動十方,快速將這口黑洞堵住了,截斷了蕭晨他們的歸路。
  “走!”蕭晨沒有耽擱,他現在不想與這樣的人動手。
  他沖進了死亡世界深處,而后逆轉空間,穿越大世界屏障,回歸到了九州,他的身上有祖君戰船殘體,可以自由出入死亡世界。
  “真拿這樣的人沒有辦法嗎?”小倔龍問道。
  “我需要再收兩枚天痕方可對付他們。”蕭晨答道:“以四道天痕封困四方,以神圖截斷大地,以古卷封困天穹,禁錮**,而絕滅他們的魔城,斷其根基神源,來重創他們。”
  目前,所欠缺的便是兩道天痕了。
  為此,蕭晨專門跑了一趟修真界的天葬谷,結果那里的天碑也飛走了,早已不在了。
  回到九州,蕭晨皺眉不已,一連數日也沒有想出任何辦法。
  燕都的夜晚,霓虹閃爍,蕭晨與小倔龍站在一座摩天大樓上眺望燈火通明的城市,夜風吹來,兩人推測了大半夜,也無法想象出天碑飛向了哪里。
  殺破狼已經獨自逍遙去了,不過其修為已經被蕭晨封住,免得他在凡人中惹禍。
  接下來的幾天,蕭晨與小倔龍始終呆在燕都未走,這一天九頭蛇突然出現,道:“我今天看到一面石碑,感覺很特別,沒有神力波動,想要以神識探查,卻如泥牛入海……”
  “你看到了一面特別的石碑?”蕭晨感覺很奇怪。
  “是的,但肯定不是天碑了,那面石碑不過一米長,我是在一家拍賣行中看到的。”九頭蛇如此答道。
  蕭晨聽到這個消息后,心中一動,道:“走,去看看。”
  就在這時,殺破狼出現了,哭喪著大臉叫著:“快快恢復我的神力,解開我的封印,作為凡人,簡直沒法活了。我先是被人七十碼無情碾壓而過,現在又百病纏身啊!”
  “什么亂七八糟的!”小倔龍皺眉。
  “我一天被飛車黨以三倍于七十碼的速度的撞了七次,而后幾天下來,我又得了淋病、梅毒、艾滋病等各種稀奇古怪的疾病……”
  蕭晨三人頓時目瞪口呆,在這燕都生活了幾天,他們自然知道了一些凡人中的事情。
  “你這混蛋,到底去哪鬼混的?活該!”
  “救命啊,作為一個凡人,我感覺生活壓力很大……”殺破狼哭喪著臉,憋屈的要抓狂了。
  “你這個家伙,真是自找的。”連九頭蛇都不同情他。
  “大哥,我沒招誰惹誰,我只是在大街上行走而已,一天內邊被人三倍于七十碼的速度撞了七次,這能怪我嗎?”殺破狼辯解道:“還有,現在的風花雪月之地真是太不敬業了,我不過是去醉生夢死了一回而已,就得了一身怪病。與昔年的沉魚落雁宮與閉月羞花殿真是沒法比啊。”
  蕭晨三人聽的目瞪口呆。
  “你自己先反省吧,回來再說。”蕭晨三人轉身離開房間。
  “大哥們,救救我啊,我現在只是一個凡人,生活壓力真的很大啊!”殺破狼快哭了。
  蕭晨他們出現在了那個拍賣行,當蕭晨看到那不過一米的石碑時,頓時震驚,那竟真的是————天碑!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讓他震驚不已,天碑怎么會縮小,且被凡人所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