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07 諸天圣物指路

諸天萬界有著太多的秘密,不過總會在歲月的流逝下,漸漸被人了解。
  祖龍皮古卷承載的秘辛,也許現在無法理解,但是將來一定會被漸漸揭開那神秘的面紗,蕭晨相信這一天已經并不久遠了,因為地圖上面的器物很多都已經顯化過了。
  凱富國際夜總會內,殺破狼如魚得水,這個家伙已經熟悉了現世的規則,在燈光迷蒙的包間內放聲長嚎,聲音干裂,刺耳難聽,但是身旁的幾個妖嬈女卻偏偏拍手,不斷稱贊。
  當然,殺破狼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一切都是因為與他的出手豪綽有關,與他的歌聲與喪音無關。
  曾經在凡人間尋找到了一面天碑,這對蕭晨觸動很大,決定加大關注,看看是否還能有收獲,而這個任務自然就交個了殺破狼,這些日子以來他混的有滋有味。
  他在各個城市間出沒,自然不會虧待自己,每天晚上都醉生夢死,極度糜爛。
  身旁的女子容貌姣好,膚色白皙細嫩,非常乖巧的端起晶瑩的酒杯,送到口干舌燥的殺破狼唇邊,這個家伙唱的很盡興,早已是口干舌燥,頓時一飲而盡。
  “砰”
  門被突然推開了,走進來一個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看起來有一股病態的美,像是長時間沒有接觸過陽光一般。
  一名強大的修士!
  殺破狼第一時間感覺到了對方的氣息,頓時一愣,在這經歷過神魔文明毀滅后的時代,還有這樣的人讓他很意外。
  “你們都出去……”殺破狼對身邊的幾個女子這樣說道,同時已經將蕭晨交給的神符攥緊,如果有意外,他可以在第一時間讓蕭晨知道這里發生的一切。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在這一刻竟看不出對方的深淺。
  不過此刻對方眼中竟出現一絲蔑視之色,似乎早已洞悉了他的小動作。
  “你是誰?”殺破狼更加謹慎了起來。
  “現在,不是你問我的時候,而是我問你的時刻。”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搖了搖頭,而后像是毒蛇一般盯住了殺破狼,問道:“說吧,你是誰?”一雙瞳孔閃耀著妖異的光芒,在這迷蒙的包間內,格外的懾人心魄。
  “說起來我或許與你的祖先有些交情。”殺破狼沒有直接說是對方的祖宗,因為他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不一定可以壓制這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但是他心中卻很不爽,因此說的很委婉。
  “不知死活……”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搖了搖頭,道:“如果是以前的我,在你說出這些話后,你肯定已經灰飛煙滅了。”
  “砰”
  殺破狼直接出手,白骨領域浮現而出,一片虛無的空間將那人籠罩,一根根白骨長矛向前洞穿去。
  在絕對虛空中,那個年輕人一動未動,任所有可破滅高山巨脈的白骨矛刺到身前,一片片骨粉簌簌墜落,所有矛鋒全部化成骨灰。
  “不過半祖境界而已,差的太遠了。”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輕輕搖了搖頭,一指點出,光華四射,頓時將殺破狼束縛住。
  “你……你是誰,哪個祖神?”
  年輕男子坐了下來,自己倒了一杯酒,俯視著躺在地毯上的殺破狼,道:“現在才知道嗎,還不算晚,說起來我與你們的祖先算得上是敵人。”
  “我們的祖先……你……你是異界祖神?”殺破狼大吃驚一驚。
  “過去是,現在已經不是。”年輕人一邊品酒,一邊道:“小家伙現在可以說了,你的來歷,你背后的勢力,以及你如何活下來的,我知道你是九州的修士,我感覺到了熟悉的能量波動。”
  “不說的話,我就自己動手搜索你的魂魄了……”年輕男子身體兩側,突然出現八桿骨矛,像是蜘蛛腿一般,向著殺破狼刺來。
  “別,我說,你個炊餅慢點動手……”殺破狼大叫。
  八桿古矛抵在了他的身前,殺破狼冷汗直流,沒有想到對方這樣強大,道:“我想我們可以好好的交流交流……”
  殺破狼心中撲通撲通直跳,對方提著他直接來到了大海上,遠離了那個夜總會,縱然蕭晨趕去也無法尋到了。
  “來吧,我們好好談談。”
  凱富國際夜總會上空,蕭晨皺了皺眉頭,他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道:“這個人是誰?”
  半個時辰之后,殺破狼雄赳赳氣昂昂,與臉色蒼白的男子返回這座城市。
  刷光芒一閃,蕭晨憑空幻化而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哈哈……蕭晨你來了,我現在給你介紹一位強大的盟友。”此刻,殺破狼心情很好,似乎忘記了方才被俘虜的事情,道:“這是丘戈勒馬的異界祖神巴布拉,不過如今與我們站在了同一條戰線。”
  “是你……”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冷電。
  砰那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身體兩側沖出八桿長矛,身后更是探出一根倒沖而上的蝎子尾巴,刺穿了衣服。
  “不錯,是我。”
  昔日,蕭晨曾經與之在尸河大戰,打的難解難分。如今,一萬多年過去了,巴布拉早已復歸祖神修為,且更是做出了不小的突破。
  “找個地方談談。”蕭晨說罷,當先向下方的城市飛去。
  在包間內,布下重重結界后,蕭晨才與巴布拉詳談起來。
  “我記得你在尸海中,被炎黃祖神收走了。”
  “不錯,我是被他所控制了,他在我的靈識海中留下了烙印,無非是想控制我,日后對付異界。不過,經歷昔年那最后一戰后,他從此一直沒有出現過。”
  接下來的交談并沒有出乎蕭晨的預料,巴布拉雖然生性殘忍,但是卻也有癡情的一面,昔日見到他的妻子的尸體被異界無情的利用,怒火沖天,發誓要報此仇。
  但是這一隱忍就是足足一萬多年,因為他知道縱然恢復到祖神境界,想要回異界復仇也是不可能的,唯有與人聯盟才有希望。
  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有時候被輕視的力量往往會爆發出無法估量的后果,有可能是滅頂之災。
  巴布拉決定帶著蕭晨去異界走上一遭,直接進入腹地,襲殺重要強者。他給蕭晨羅列了一桿強者,有些人凝聚出魔城,目前正處在死寂狀態中,現在如果潛入進去出手,將是絕佳的機會。
  蕭晨很動心,滅殺異界中堅力量,一直是他想做的事情,但是他又搖了搖頭,道:“我聽說九十九重石臺階降臨在異界本土內,有那幾大始祖坐鎮,我去無疑是飛蛾撲火。”
  “那幾人都在沉睡,短時間內不可能醒來。”巴布拉眼泛寒光,他極力要蕭晨去異界殺滅強者自然是復仇為主,想借此除掉昔日利用他妻子尸體的祖神。
  “你還是詳細和我說說千古一王孟德綱,與始祖重出女圣王真木女圣的的事情吧。”
  “你想對付那兩人?”巴布拉倒吸冷氣,道:“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吧,那兩人是始祖之下最強大的幾人之一,你縱然修為大進,恐怕也難以奈何他們。”
  “無妨,你對我說說他們的詳情。”
  在蕭晨堅持要求下,巴布拉詳細說了一番關于兩人的情況,特別指出兩人的厲害之處。
  “好……”蕭晨一邊聽一邊點頭,最終道:“我想毀掉真木女圣的根基,殺她很有難度,但是阻止她邁出最后一步,似乎很有可能成功。”
  “你……”巴布拉感覺蕭晨很瘋狂,堂堂的真木女圣,打遍始祖之下諸神無敵手,號稱始祖重生女圣王,蕭晨居然想去襲殺這樣的強者,真的是有些瘋狂。
  “那個女人該殺!”殺破狼也咬牙切齒,他想到了老農的與莫笑忘,兩位祖神被懸尸太古魔城上,這實在讓人無法忍受。
  不久后,小倔龍與九頭蛇也趕到了這里,幾番密議后,蕭晨從了解到了足夠想知道的事情。
  “月圓之夜,相對來說,她的實力最低……這要好好利用。”
  “你們真想對付她,我可不想參與。”巴布拉不想送死,在他看來幾人沒有成功的希望。
  “對付這個始祖重生女圣王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我所擔心的是中途有人來救援,比如說千古一王孟德綱這樣的人物。”這是蕭晨所憂慮的。
  巴布拉搖頭道:“你們真是……真以為可以奈何真木女圣?如果你們真有那樣的實力,大可不必擔心,只要你們敢進入她所開創出的空間內,她必然要封閉空間,絕殺你們。因為,她想奪你們的戰劍,不想別人分上一杯殘羹。”
  “這樣做確實很冒險,進入她開創的空間,萬一不敵,想要突破大世界屏障,似乎有點麻煩。”蕭晨重新思量了起來。
  “沒有把握,就不要冒險,這是我的做事的準備,也奉勸給你們。”巴布拉自然不是對蕭晨有好感,而是不想他現在去死,因為兩者間需要相互利用。
  蕭晨似乎在猶豫,而后猛的抬起頭來凝視巴布拉,道:“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絕不會去送死,不要打我的注意。”巴布拉立刻拒絕,經歷過一次毀滅,他倍加珍惜現在的生命,對于他來說唯有活著才能復仇,決不能冒險。
  “我不是要你親自去出手,我……只想借你半條神魂。”
  “什么?!”巴布拉當時就立了眼睛,掀翻了幾案,晶瑩的酒瓶摔碎,酒水淌了一地,閃爍著點點光澤,散發著陣陣清香,他聲音寒冷無比,道:“想對我出手,真以為我是這么好殺的嗎!”
  他身體兩側的八桿古矛全部沖出,蝎子尾巴更是高高立起,已經做好了戰斗與逃亡的準備。
  “不要誤會。”蕭晨靠在沙發上,很放松的向他擺了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巴布拉眼泛寒光,盯著蕭晨。
  “有話坐下來說,放心,我不會對你這個強大的盟友出手,你應該明白日后進入異界本土,我還需要仰仗你帶路呢。”
  說話間,蕭晨掌指中浮現出一座晶瑩剔透的魔城,烏光爍爍,猶如一件瑰美的藝術品。
  “我需要你的半條神魂,或者說本源之力,你盡可以將靈識扯出,事后我會歸還你。而這個過程中,我將這座神城放在你這里,以安你心。當初,你僅剩下一點神識,都可以重新修回祖神境界,如今我不過借你一半的本源力而已。將這座幾乎媲美王者神城的瑰寶抵押在你的手中,你有何可不放心?說起來縱然這樣交換,你也不吃虧。”
  巴布拉眸光閃爍,道:“你為何需要我的本源力?”
  “這個無可奉告。”
  半個時辰之后,蕭晨滿意離開,留下了魔城,帶走了巴布拉一半的本源力。
  在見到巴布拉的第一時間,蕭晨就感應到了體內異界大道的異常反應,以他現在的境界,都險些讓烙印沖出,毫無疑問巴布拉是那無上大道的直系子孫。
  但巴布拉是炎黃留下的棋子,也許將來會有大用,眼下蕭晨不想撕破臉皮,因此才沒有大動干戈。
  在金陵城的地下祖脈靈根中,蕭晨開始煉化巴布拉留下的一半本源力,要與那異界大道烙印融合,來掌控那無上大法。
  十日后,月上中天,滿月如玉盤,光潔明亮,灑落下的月華在大海上留下陣陣云煙般的白色光芒。
  蕭晨、小倔龍、殺破狼、九頭蛇再次來到了海外,這一次將要大動干戈,準備充足而來,蕭晨不想無功而返。
  瀚海中波濤起伏,月盤的在水面碎裂成一片片,在這柔和的夜晚,殺機暗藏。
  前方,一片空間自成一方世界,與這瀚海明月相連在一起,不分彼此。
  那里,一座太古魔城烏云翻滾,殺氣沖天,巨大的城池宛如天生就矗立在海面上,像是一座磅礴巨山一般雄偉,黑霧沖天,將那明月都掩蓋了下去。
  在四方城門上,各懸掛著一口戰劍,雄偉魔城威勢滔天,始祖重生女圣王就身處在里面。
  遠遠的,蕭晨將祖君戰船的殘體交給了殺破狼與九頭蛇,讓他們不要靠近,在外接應。祖君戰船上留下了蕭晨的印記,是穿越大世界屏障的重寶,萬一在那封閉的世界中遇險,這將是指引他們回歸的坐標。而后,蕭晨又將盤古石令留了下來,可助他們隱藏氣息。
  畢竟,對方號稱始終重生女圣王,蕭晨不得不謹慎,做好一切準備。
  這一次,蕭晨與小倔龍沒有掩蓋氣息,直接向著海平面上的巨大魔城走去,腳踏海波,如履平地,在月光下兩人顯得超塵脫俗。
  “這一次,你們現身而出,看來是有所準備,不過注定將要滅亡……”
  真木女圣聲音清冷,自那魔城中傳出,頓時滔天魔云沖起,將天空中那輪明月徹底的淹沒了,浩瀚的海平面上格外的壓抑。
  魔城中一些尸體浮浮沉沉,老農死不瞑目,蕭晨遠遠的看著,那蒼老的面容上,那雙眸子竟是睜開的。
  莫笑忘還有那些石像也都栩栩如生,這些隕落的強者被懸尸于此,觸動了蕭晨的那根憤怒的神經。
  不過,他終究是忍了下來,平靜的道:“等你真的能夠殺死我時再說吧。”
  “轟”
  天地失色,風云變幻,浩瀚巨海消失了,始祖重生女圣王以自己開創出的世界將這里徹底的籠罩,蕭晨二人被封閉在了里面。
  “沖動是魔鬼,你們二人一時的熱血,換來的將是永遠的死亡……”
  磅礴太古魔城中,一具石像緩緩生長而出,高大數百丈,超過了魔城的城墻高度,正是那石人女子,若是血肉之軀,定然艷冠天下,極其美麗。
  老農、莫笑忘等人的尸體懸浮在她的周圍,緩緩旋轉,與她超塵脫俗,豐姿絕世的氣質,非常的不匹配,顯得格外的詭異。
  “今夜誰死誰生,很難過早下結論。”小倔龍腳踏逆龍七步,震動高天,在他的腳下,崩裂出一道道恐怖的黑色大裂縫,長達數十里向著前方的魔城蔓延而去。
  “龍族戰技,不錯,但你還差得遠……”號稱始祖重生女圣王的真木女圣,聲音古井無波,但卻懾人心魄,道:“我來教你真正的龍族精義。”
  說到這里,她輕輕一點,十二生肖戰祖莫笑忘的尸體頓時騰空而起,飛出了魔城,雙目驀地睜開,射出兩道綠油油的光芒。
  “看好了,什么是龍族的戰技……”真木女圣冷漠的開口道。
  莫笑忘腳踏逆龍七步沖了過來,這天穹頓時被他踏裂了,山河震動,這方空間有崩潰的跡象。
  “嘩啦啦”
  古卷迷蒙,蕭晨一抖,直接截斷蒼穹,擋住了莫笑忘的尸體。
  “龍族戰技精義無需你來講解,你們不過是剽竊者而已。你不過是因為修煉的夠久遠,絕對戰力強大而已,論龍族心法你們縱然早已竊取去,也遠不如龍族。”蕭晨自然知道,此刻的莫笑忘尸身已經被真木女圣入主了,這等若是她的化身。
  “死者已矣,依然不得安息……”小倔龍目綻寒光,顯然他動了真怒。
  “砰”
  就在這時,老農的尸身也怒目圓睜沖了出來,面對蕭晨二人。
  “很憤怒嗎?他們只是是無用的尸身,我不過是廢物利用而已。”真木女圣聲音清冷,從容而又鎮定。
  “好吧,到現在沒有什么可說的了,今日我要拔你根基!”蕭晨大喝,看到老農被人這樣擺布,他也很憤怒。
  “鎖困四方!”
  三道天痕剎那沖出,化成三面巨大的天碑,與古卷一起向前沖去,分別鎖困了四方,將太古魔城包圍在了里面。
  同時,神圖迷蒙,浮現在蕭晨的頭頂上方。而后,他的眼中更是射出兩道厲光,握住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石罐,不斷的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