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09 斬王者根基

“走哪一條道路……”蕭晨這樣問自己,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前,他必須要要明確一個目標。
  將老農與莫笑忘等人的尸體收起,幾人沒有立刻回九州,而是在死亡世界邁步前行。
  就這樣斬滅了真木女圣的石人根基,方才的大戰現在回想起來似波瀾不驚。
  也許,諸如很多事情,僅僅是那一瞬間的深刻,過后便如清風拂大地,白云繞青山,快速歸于平寂,直至沒有任何感覺。
  “你們斬滅了真木女圣的的根基,事情絕對鬧大了,恐怕諸神挖地三尺也要尋你們出來。”巴布拉不無擔憂。
  “來一個殺一只,來一對殺一雙。”殺破狼雖然嘴硬,但是卻也覺得有些道理。
  “短時間內,我們不要回九州了。”蕭晨略微思索了片刻,道:“在這死亡世界靜靜修行。”
  前方,一條黑色的大河奔騰不息,流過死亡大地,像是一條黑色的魔龍,也不知道長達多少萬里。
  蕭晨對于死亡冥河并不陌生,從死亡大地最深處發源,縱然追溯上去數十萬里,都難以尋到盡頭。
  滔滔河水中,偶爾有雪白的骨魚騰躍出水面,閃爍著妖異的光芒,偷窺岸邊沒有流露出強者氣息的幾人。
  “隨便走一走吧,想一想各自的修煉道路。”蕭晨有一股沖動,想在這死亡世界走出石人路。有王者神城在手,這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距離昔年三萬年之約,還有一萬多年了,他若凝聚出魔城,恐怕最少要沉寂兩個文明史以上,根本無法赴約。
  幾人自然知道蕭晨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小倔龍道:“如今,不達到石人王境界,根本無法扭轉戰局,對于一萬多年后的大戰,我很憂慮……”
  事實上,明白異界的底蘊后,蕭晨也始終有陣陣隱憂,如果這邊不出幾個王者,根本無法抗衡。
  殺破狼也難得的正經了起來,道:“莫不如你靜下心來,不管其他,以掌握的王者巨城苦修,走出真正的石人路。”
  他們沿著黑色的冥河前進,河水猶如墨汁,黑的讓人心悸,滔滔不絕,猶如雷鳴,又像是萬馬在奔騰,聲音震耳欲聾。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陣陣奇異的波動,數不清的白骨生物像是潮水一般從死亡世界深處惶恐的沖來。
  “咦,發生了什么?”
  幾人都很驚訝,凝目觀望。
  大批的火種生物或是飛行,或是奔跑,遠遠望去,白茫茫一片,成千上萬,一眼不望不到邊。
  “走,過去看看。”如今蕭晨有了足夠的資本,就是在死亡世界中也可以縱橫馳騁,除了最深處的神秘所在,對于他來說,哪里都可去得。
  殺破狼一陣興奮,他乃是在這個世界覺醒的,如果有強大的火種生物在前方,那毫無疑問將是他有效的滋補圣品,他相信有蕭晨與小倔龍在,就是碰到兩三個傳說中的祖君,也無所畏懼。
  “吼……”一頭小山般的白骨巨象發出靈魂咆哮,第一個沖了過來。
  殺破狼甩了甩披肩長發,一副高手自戀的樣子,不倫不類的挽起西裝袖子,一把將那沖到近前的巨象舉了起來,道:“前面發生了什么嗎?”
  巨象瞬間感覺到了眼前幾人的強大,如山的軀體在顫抖,發出靈魂波動,道:“前方有死亡風暴,不知道那是什么,所有火種生物都在大逃亡……”
  殺破狼一把將它扔了出去,而后又抓住幾個強大的火種生物逼問,依然沒有得到想知道的答案。
  就在這時,千萬白骨大軍沖到了近前,發出隆隆聲響,這片死亡大地都在搖動,而那黑色的冥河更是涌起數十米高的大浪。
  蕭晨他們騰空而起,俯視這片白骨洪流,向前飛去。
  “隆隆隆”
  前方像是悶雷在轟鳴,白骨茫茫,一望無際。
  “咚”
  在這一刻,蕭晨他們清晰的看到,有十數萬計的白骨生物在前方爆碎,化成骨粉,隨風而揚,骨之精華形成一道道白光,向前沖去,像是有一個龐然大物在吸收這白骨能量。
  “我聽說君王晉升祖君境界需要大量的骨之精華,看來前方有個龐然大物要成為祖君了。”殺破狼這樣說道。
  茫茫骨海擋在前方,死亡風暴席卷,不斷有白骨生物粉碎,成片的骨之精華向著前方的死亡戰場凝聚而去。
  “確實有個大家伙。”蕭晨此刻已經感受到了強大的神力波動,而后他突然對巴布拉笑了起來,道:“說起來,當年你也化成過白骨,我險些忘記了,我這里還有你一件東西,現在還你。”
  他取出一段腿骨扔了過去,頓時讓巴布拉滿腦門子黑線。昔年那一戰,巴布拉被蕭晨強搶去一段腿骨,過去這么多年后,沒有想到被重新扔了回來,實在讓他抓狂。
  “你……”巴布拉呼呼直喘氣。
  殺破狼則沒臉沒皮,道:“不要給我算了。”
  “一邊呆著去!”
  這時,蕭晨他們前行了百余里,終于看到了源頭,出乎所有人預料,那里有一座巨大的死城矗立,并非君王晉升祖君境界,而是石人在召喚白骨生物的精氣。
  規模不是很大的一座石城,遠比以往所見到的魔城小很多,看起來倒像是一座石堡,規模真的很小。
  就在那小石城的上方,一個只有雙臂石化的石人,懸浮在空中,盤膝打坐,所欲骨質精華全部凝聚向他。
  “這么小的石城孕育的石人,沒有走出最后一步就出世了……”小倔龍若有所思。
  “我見過這個人。”蕭晨有些驚訝,這是異界昔日的強者之一,昔年他與黃泥臺大鬧異界時,恍惚看到過這個人,沒有想到一萬多年過去,已經成為了石人,成長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不對,他除了雙臂勉強可以算石人體外,身體其余部分根本還不及九重天的祖神,很怪異的感覺。”蕭晨皺起了眉頭,道:“不像是石人,倒像是一個七八重天的祖神。”
  “既然是異界強者,那沒有什么可說的了,先拿下他。”小倔龍戰意高昂。
  巴布拉則表情漠然,很顯然他認出了前方的那個人,不過似乎沒有什么恩仇,不想參與其中。
  “對付他很簡單,沖擊石人最后一步失敗,剛剛從石城中走出,眼下他元氣大傷,衰弱到了極點,不要說石人,就是五重天的祖神都可以對他造成威脅。”
  這是蕭晨仔細觀探過的結果。他將石罐托在掌指間,輕輕摩挲,上面的石人王烙印頓時光芒大盛,強大的石人戰體出現在虛空中。
  “將他擒拿!”蕭晨輕喝。
  石人王傀儡,發出一聲的咆哮,頓時震動了整片死亡大陸,千萬奔騰的火種生物全部匍匐在地,一動不敢動。
  而那處在沉寂中,懸在石城上方的石人,也驚的睜開了雙眸。
  看到蕭晨他們的剎那,他殺機畢露,但是當注意到石人王后,又露出驚色,一句話不說,騰空而起,就要逃走。
  “吼……”
  石人王傀儡戰力滔天,磅礴威壓,讓死亡大地都崩裂了,氣吞山河,“斗戰神域”降臨而下,鋪天蓋地,一下子封困了十方,那石人根本無法沖出去。
  “轟”
  石人王傀儡一拳轟出,前方的石城頓時崩裂在大地上,而那石人更是如遭雷擊,架在胸前的雙臂當場折斷,胸膛更是塌陷了下去,口吐鮮血墜落在地。
  這是就是石人王戰體的威力,除了真木女圣那樣的變態外,始祖之下根本沒有人可以抗衡。
  “轟”
  石人王傀儡氣焰滔天,又是一拳轟下,那墜落在地的石人根本無法抗衡,千萬道神則打出,但全部崩潰在虛空中,無法阻擋那浩瀚拳力,軀體當場崩裂在了大地上。
  殺破狼與九頭蛇目瞪口呆,巴布拉也露出吃驚的神色,就連蕭晨也很感覺很意外,石人王傀儡摧枯拉朽,這場戰斗簡直沒有一點懸念,太快了,短暫的兩拳就結束了。
  刷光芒一閃,石人王傀儡重新烙印在石罐上,一閃而沒,消失不見。
  蕭晨他們降臨而下,來到那石人旁,定住了他那顆血肉頭顱。
  “真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與你相見。說,你為什么出現在這個世界凝聚死城?”
  異界強者的那雙石臂粉碎,唯有一顆血肉頭顱完好無損,他的靈魂保存了下來。
  “想殺就殺吧。”同時,他疑惑凝望巴布拉,而后吃驚的叫了起來,道:“是你……”
  “不說,我自己強行索取!”
  “不!”石人大吼,就想自爆靈魂。
  但是,蕭晨有絕對實力壓制他,縱然其想自毀都不能。
  兩道金光自蕭晨眸子射出,探入這個石人的神識海中。很快,他就明白了對方為何這樣輕易被打碎了。嚴格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強大的石人,這是以另類手段晉階的強者。
  這個名為靈狐殺的異界祖神,對,沒有錯誤,他目前的實力確實離石人境界有段距離,不過是取巧而已石化了雙臂而已。
  靈狐殺在死亡世界,發現了一座崩碎的太古魔城遺跡,挖掘開后,尋出一具石尸,動用秘法將其煉化,而后又將遺跡重組,才有了他現在的成就。
  以祖神七重天的修為,強行石化了兩條手臂,從祖神境界,一腳邁入了殘破的石人境界。
  蕭晨對于那種秘法非常感興趣,強行搜索其神識海,終于尋到。
  異界諸神中也確實有驚才絕艷之輩,昔日有人以另類的秘法走石人路,不斷收集魔城遺跡以及石尸,險些邁出最后一步。
  這對蕭晨觸動很大,他大概瀏覽了一遍,雖然只是假想中的修煉大道,有很多不足與漏洞,但是卻給他無限啟迪。
  目前,他正處在需要做出選擇的十字路口上,看了這篇秘法后頓時有了新的想法。也許,石人路以及無上祖神路,并不是僅有的兩條道路。
  從石尸與魔城遺跡入手,很另類的啟發。
  “嗯,那是……”就在這時,蕭晨臉色大變,他在靈狐殺的神識海中搜索到了一段讓他震怒的記憶。
  雪白小獸珂珂,身上籠罩著七彩霞光,在天地間拼命沖擊,潔白如雪的毛發被血水染的一片通紅……最后,它強行沖上祖君戰船,不曾想諸神全力出手,在戰船破開大世界屏障前,無盡神則轟殺到了上面,船體崩斷下一截。
  “咿呀……”
  一聲不甘的稚嫩叫聲就此終結,那轟斷下來的祖君戰船上,幾個染血的小爪印是如此的醒目,讓蕭晨悲怒到極點。
  “珂珂……”他輕聲低語,這個可憐的小東西,是蕭晨的一塊逆鱗,他搜索全部記憶后,砰的一聲將眼前的頭顱捏碎了。
  而后,無情的進行了圣祭,將所有生命精華收入手中的魔城中,最后又將那石城煉化收起。
  “珂珂它還在這個世間?”小倔龍露出又驚又喜又悲的神色。
  “不知道,我只搜索到了一副殘破的畫面,沒有結局的結局,我相信珂珂沒有死。”
  被那么多神則轟殺,蕭晨自己都很難相信珂珂還真的活著,但是畢竟有半截祖君戰船破開大世界屏障而去,也許還有些許希望。
  他們離開這里,不過剛剛飛行出去萬余里,前方再次傳來奇異的波動。
  “今天還真是邪門,難道又有石人出現了不成?”殺破狼驚疑不定,道:“怎么都趕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遠處的死亡山脈無聲的崩坍了,而后灰飛煙滅。
  非常的迅疾,前方連綿不絕的山脈像是沙塵般,坍塌倒下,大片的地域化成平地,無盡大山灰飛煙滅。
  這是一副可怕的畫面,非常有震撼力。
  一片灰色的霧靄翻涌著,破滅一切阻擋,向前洶涌而來。
  “預言之地!”
  蕭晨的眸子射出兩道湛湛神光,他知道這霧靄代表了什么,因為他曾經親身經歷過,險些丟掉性命。
  “死亡天宮,大威冥王,又相遇了……”蕭晨現在已經無懼這片險地,他將殺破狼與九頭蛇護住,當先向前飛去。
  小倔龍與巴布拉則無需他撐起光幕相護。
  “這是祖神隕落后形成的可怕霧靄……”巴布拉皺了皺眉頭。
  蕭晨此刻帶著異樣的心情前進,他一直對死亡天宮心有懷疑,始終認為那預言充滿了神秘,覺得事情可能不會那般簡單。
  不管怎樣說,他這次都一定要探個明白,看看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等是否真的重新被拘到了這里隕落了。
  灰色霧靄,無邊無盡,自成一片空間,每隔數百年才顯現一次。
  在里面,有很多巨大的漂浮物,那些是祖神魂能都無法磨滅的巨石,是上佳的煉器材料,像是一座座島嶼在漂浮。
  如果沒有達到祖神境界,縱然是進入這片霧靄中,也需要靠運氣才能進入死亡天宮,昔年蕭晨們就漂浮了多年,才登陸到那座巨宮內。
  蕭晨以強大的神識掃視八方,剎那間就尋到了正確的方位,帶著眾人飛快前進。
  行進數百里后,前方影影綽綽,一片宏偉的巨宮緩緩漂浮前行,在灰色霧靄中沉浮不定。
  “好宏偉的一片巨宮!”巴布拉贊嘆道。
  “發達了!”少破狼則雙眼冒綠光,興奮的直搓手。
  蕭晨他們快速接近,來到了這片無盡天宮的近前。
  “那是……”蕭晨頓時露出驚色,雙目中神光湛湛,他看到了半截祖君戰船,停靠在死亡天宮那巨大的石臺階上。
  “珂珂……”小倔龍驚叫。并沒有看到珂珂,不過他卻看到了半截祖君戰船上的血色小爪印,顯得觸目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