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10 珂珂的蹤跡

死亡天宮,像是一片遠古的山脈懸在灰色的霧靄間,朦朧而又漆黑的一片影跡給人有沉厚的感覺。
  走上巨大的石臺階,打量半截祖君戰船,船體破爛不堪,近乎被打碎了,上面充滿了到毀滅性的痕跡,蕭晨他們全都盯著那幾個血色的小爪印,心中皆很憂慮。
  仔細搜索君王戰船,內部有不少黑紅色的痕跡,那是血液干涸后所留下的殘跡,這是不好的信號。
  “砰”
  蕭晨用力揭開一塊甲板,清理開一堆戰船的殘片后,數百具骸骨展露在眾人的眼前。
  “這……”
  九頭蛇倒吸冷氣,這么多的尸骸,觸目驚心,這絕對是九州的修士,不想逃到這里還是難免一死。
  仔細檢查發現,并不是此地的灰色霧靄所腐蝕的,祖君戰船雖然破敗不堪,但是依然可以阻擋那霧靄中蘊含的可怕力量的侵蝕。
  “每一個人都曾經受過重傷,不治而亡。”小倔龍仔細檢查過,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那些白骨絕大多數密布有裂紋,生前遭受了無法想象的重創,隱約間還可以感覺到蕩漾著神則的殘余氣息。
  這是超級祖神、或是無上祖神所有遺留的神則氣息,是頂峰人物出手,重創了祖君戰船,毀滅了里面的人。
  一萬多年過去了,很多白骨都已經腐朽,輕輕一碰就化成飛灰,根本不可能辨認誰是誰了。
  也許那頭骨被擊穿的白骨就是柳暮,也許那上半截軀體粉碎的尸骨就是牛仁,也許那只余下幾根肋骨的碎尸就是陳放……蕭晨、小倔龍、九頭蛇、殺破狼既悲又傷,靜靜在站在這里,沉默了很長時間。
  “你們安息吧,那些殺戮者不會長存于世,我會祭出他們的生命……”
  蕭晨將祖君戰船殘體收起,隨后幾人沿著石階向上走去,來到了巨宮前,在那巨大的中央宮殿入口處,兩旁方矗立著數十根粗大的石柱,支撐著第一重宮殿,每根都如撐天巨柱。
  蕭晨不會忘記,在那每根石柱內都封有一個君王,昔日曾令他毛骨悚然,數十名君王隕落在這里。
  不過,今日再來這里,已經不像過去那般,步步皆充滿危機。
  這一次,蕭晨直接一指點開了死亡天宮那緊閉的大門,當先大步向里走去,如今他達到祖神九重天,根本無所畏懼。
  并沒有腐爛的惡尸君王出來偷襲,黑暗的大殿內非常的寂靜,沒有一點聲響。
  “嗒”、“嗒”、“嗒”……清晰的腳步聲在回蕩,蕭晨他們邁步前行,第一重空曠的大殿回響著腳步落在石板上的聲響。
  幾人完全可以斂去聲音,但是并沒有這樣做,方才看到祖君戰船上的慘劇,此刻需要一個傾瀉口,這死亡天宮若是惡尸出來偷襲,正好是他們打擊的對象。
  穿過第一重大殿,走入陰森的第二重巨宮中,蕭晨的眸子在黑暗中射出兩道璀璨光芒。
  “果然有人在此……”
  穿過多重陰暗大殿,蕭晨步履不變,非常的有規律,似乎在踩著某種節奏,他以強大的神識封鎖定了那股若有若無的氣息。
  “何人闖我天宮?”
  隱藏在黑暗深處的強者,早已從沉睡中醒來,在這一刻難以保持平靜,發出了這樣的低沉聲音。
  蕭晨不言,帶著幾人依然不急不緩逼近,步調的節奏始終不變,慢慢的,整片死亡天宮在他的腳下震動了起來,與他脈動一致。
  “本君禁地,擅闖者亡!”
  死亡天宮中的聲音,隆隆如雷鳴,漸漸越發浩大,如一股狂濤一般向著幾人卷來。
  不過,在洶涌到蕭晨近前時,全都歸于平靜了,那些能量消失于無形。
  “你們是什么人?”巨宮深處的存在,很顯然意識到敵人的強大,語氣不再那么強硬。
  刷光芒一閃,一道絢爛的霞輝在最深處的大殿中閃耀,蕭晨他們直接出現在了這里。
  地上的祖君血液早已不在,這里一片幽暗。
  水珠滴落的聲音響起,五顆鮮艷的血珠突然憑空出現,向著蕭晨五人射去。
  一沙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在這一刻,五滴血珠化成了五方血色世界,分別封住了五人。
  “闖我禁地,要有承受無上祖君怒火的覺悟……”
  隆隆聲響在整片大殿中回蕩,但是很快又止住了,因為五個血紅的世界,無聲無息的崩潰了,五道身影靜靜立身在殿中,沒有絲毫變化。
  “大威冥王,一萬多年未見,你倒是越來越威風了……”直到這時,蕭晨才開口說話。
  “故人?”
  就在這時,黑暗中一條修長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出,漸漸露出真容,他臉色雪白,近乎病態,周身被厚厚的黑色冥衣所籠罩。
  這是一個年輕而又美麗的強者,天庭飽滿,睫毛密而長,鼻梁挺直,紅唇潤澤,貝齒雪白如玉,唯一不協調的是那雙眼睛,時而如藍寶石般,時而又如死灰色沒有任何光彩。
  不是女人卻比女人還要美麗,柔軟的黑發如波浪般彎卷著,如雪的肌膚細膩滑嫩,修長的軀體略顯單薄,黑色的冥衣隨風獵獵作響。
  正是這個美麗而有些病態的年輕男子,帶給了人以強大的壓迫感,正是昔日的大威冥王。
  不過,此刻他已經不是九重天的君王,而是越級晉升到了祖君七重天!
  可怕的潛力挖掘,一萬多年來,他實現了巨大的跨越,邁出了很大的一步。
  過去的死氣沉沉的氣息全部消失了,在這一刻他猶如拈花而笑的神佛,具有一股超塵脫俗的神韻。
  大威冥王如藍寶石般的眼睛,閃現出一絲訝異之色,晶瑩的紅唇微啟,道:“原來是你這只螻蟻……”
  “砰”
  回應給他的是一只巨大的手掌,像是一輪磨盤一般,劈頭蓋臉,拍在了他的身上,當場將他抽飛了出去。
  “隆隆隆”
  煙塵彌漫,死亡天宮被撞碎一大片,不過很快破碎的宮殿又重組了起來,這里有神秘的力量可助殿宇復原。
  “你沒有定位好自己此刻的位置。”
  蕭晨邁步跟進,強大的神識不再掩飾,全面爆發而出,封困了死亡天宮。
  看著這個昔日曾經煉化天外天、人外人等數十年,也折磨了他很長時間的大威冥王,蕭晨緩緩逼近,道:“我想你現該知道如何與我相處了吧?”
  “怎么可能?!”大威冥王那精致的臉蛋,寫滿了驚容,出塵的氣質蕩然無存,不再那么從容自信,道:“昔日我被踩在腳下的螻蟻,竟成長到了這一步,才一萬多年……”
  “砰”
  磨盤大的手掌再次扇蓋了下來,大威冥王縱然雙手格擋,也難以抵御,身子再次被抽飛了出去,口中噴出一串血花。
  “你很不明智。”
  蕭晨一步一步跟進,平靜的凝視著大威冥王。
  到了這一刻,瑞西奧滿臉震驚的神色,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昔日那個被替折磨了數十年的小螻蟻,如今成長到了這般可怕的境地。
  “你是如何做到的?”他不甘心的問道。
  “你問這些有意義嗎?”蕭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你想殺我……”
  “難道你以還可以活著離開這里嗎?”蕭晨逼視這個昔日的大人物。
  “真是沒有想到,當年我一念之仁,卻為自己留下了這樣的大患,真不該留下你的性命……”大威冥王盡管身處險境,但依然顯得很優雅脫俗,以雪白的絹帕擦凈了嘴角的鮮血。
  “收起你的優越感,昔日不是你不想殺我,而是過于變態,折磨我們數十年,想出手時卻被武祖制止。”蕭晨說完這句話,再次出手,依然非常的簡單,掄動巴掌扇了出去。
  “砰”
  大威冥王極力阻擋,但是毫無懸念,被劈頭蓋頂抽飛,滿頭長發都折斷了不少,整潔的衣衫也破敗不堪,顯得很狼狽。
  他眼中閃現出怒火,對方明顯沒有將他當作可以平視的敵手,完全是居高臨下,像是在教訓小孩子一般隨意的敲打。
  尤其讓他無法忍受的是,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正是當年他所流露的,曾以這樣的手段折辱過對方,如今對方劈頭蓋臉,原原本本的返還回來,真是在狠抽他的嘴巴。
  “給你一個機會,說出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的下落……”
  蕭晨的聲音雖然很平靜,但是心中卻有了憂慮,他在這里感受到了那幾人殘留的氣息。
  “哈哈……”大威冥王神經質般大笑了起來,苦修一萬多年,剛剛修為大進,就被人狠狠的扇巴掌,讓他有一股嚴重的挫敗感。
  “你笑什么?”
  “笑你可笑,我已經成為祖君,他們的下落還有必要追查嗎?”大威冥王揶揄道,郁悶的心緒也因此而好受了不少,他是一個高傲的人,從來都是俯視別人,之前的種種讓他很難受。
  不過這種感覺并沒有持續多久,一只大手已經探了過來,蘊含千般神則,萬種道韻,無法躲避,無力躲避,他被牢牢抓在掌中。
  看似簡單的一擊,卻代表了蕭晨極盡升華的一種手段,他心中驚怒,一把就擒住了七重天的大威冥王,喝問道:“你果真吞噬了他們……”
  “砰”
  接著,大威冥王被重重摔落在地,被一只大腳踩在了身上。
  “你殺了我師傅,我跟你拼了……”殺破狼已經聽明白了,神色悲怒,大步沖了過來,暴打瑞西奧。
  可憐一代冥王,實力超凡入圣,但是被蕭晨壓制的一動不能動,被殺破狼打的面目全非,高雅的姿態蕩然無存。
  “爆!”
  大威冥王怒吼,他不想承受這種羞辱,想要自爆元神,自毀的同時,也要重創蕭晨幾人。
  一個七重天的祖神如果自毀,那種破壞力是無法想象的,不過就在這時石人王傀儡浮現了出來,斗戰神域禁錮這里,令瑞西奧的神識都凝固了,無法思索,像是被定在了時間停滯的虛空中。
  “我不讓你死,想死都不可能。”石人王傀儡消失了,蕭晨親自出手,禁錮其神識,強大的神念開始搜索其神識海。
  很快蕭晨就知道了,大威冥王能夠有今日的成績不是偶然,他在這天宮中被壓制了足足五六年萬年,不然憑借其自己的修為,就足以晉升到祖君境界了。
  而后,吞噬原本天宮的主人的尸體,又以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等人為引,成功蛻變,更是吸收了死亡天宮中數十名君王的魂力,一萬多年的苦修,終于邁出了巨大的一步。
  “嗯,那是……”在大威冥王的意識海中,蕭晨發現了一點微弱的光芒,竟是天外天與人外人等人的氣息。
  蕭晨頓時以法力將幾道微弱的光芒抽出,幾個虛弱到極點、隨時可能會灰飛煙滅的靈魂,已經近乎徹底的磨滅了,僅僅有點滴光暈流轉。
  “師傅……”殺破狼頓時大叫起來。
  “想不到,我改變的不是自己的命運……”就在這時,瑞西奧傳出了無比悔恨的精神波動。
  “從預言簿冊上,我讀到了自己的結局,上面記載我以六魂為引,晉升到祖君境界后,也必死無疑。我不甘,想逆天改命,便沒有徹底吞噬六人,這六人不真正灰飛煙滅,就等若改變了歷史,我的命運也將改變……”
  大威冥王充滿恨意的盯著蕭晨,早知道是個結局,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留下這六人的魂火,未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卻成功逆轉了其他六人的命運,讓他感覺自己非常的可笑,一切都是徒勞的,為他人做嫁衣,親手扭轉了別人的命運……在這一刻,蕭晨很驚訝,他開始快速搜索大威冥王的記憶,想要尋到完整的預言篇章。
  終于,他看到了部分內容,命運可以改變,沒有人可以完全主宰……但是,剛剛看到后續的開頭部分,再想深入細看時,那留在大威冥王憶海中的預言烙印,憑空消失了,在這一刻大威冥王也變得迷糊了起來。
  “所謂的預言,難道這樣不可捉摸嗎,本是記憶,竟這樣消失了……”
  蕭晨感覺相當的邪門,強大的神識掃視四方,他震驚的發現,周圍似乎有一股玄而又玄的氣息,剎那間他祭出了石人王傀儡,同一時間神圖、古卷、天痕更是一齊飛出,他如臨大敵。
  “是誰?出來!”蕭晨喝道:“你既有如此手段,憑空抹去一位祖君憶海中的東西,想來手段通天,無所畏懼,出來一見!”
  小倔龍、巴布拉、殺破狼、九頭蛇聞聽此言,也同時露出驚色,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快……快去救……珂珂……”
  就在這一刻,微弱的靈魂波動突然傳出。
  天外天剛剛恢復一點神智,就發出了這樣的靈魂波動。
  “什么,你說什么?珂珂在哪里?”蕭晨連忙為他輸灌魂力。
  “我……知道它在那里,快去……救助,它被封在……”
  “唉……”就在這時,死亡天宮時同時傳出一聲嘆息,讓現場幾人全都感覺毛骨悚然。
  太可怕了,仿佛近在咫尺!
  強大如蕭晨以及旁邊的石人王傀儡都沒有搜索到蹤跡。
  “唉……”
  又是一聲冰冷的嘆息發出,就在幾人的耳畔響起,那陰冷的氣息似乎已經觸碰到了他們的皮膚,讓幾人的寒毛全都豎立了起來。
  實在讓人頭皮發麻,渾身冒涼氣,陰冷、黑暗的死亡天宮中,似有莫大的兇險!
  天外天與人外人還有英熊的微弱魂火險些就此熄滅,被陰冷的氣息刺激的不能保持穩定了,被蕭晨快速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