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611 毛骨悚然的嘆息

冰冷的嘆息近在咫尺,卻無法發覺,陰冷與黑暗的死亡天宮中,此刻異常妖異。
  陣圖迷蒙,懸在蕭晨頭頂上方,還有三道天痕也守護在旁。
  強大的石人王傀儡,像是一道鬼魅一般在天宮中閃爍,移形換位,留下重重幻影,在蕭晨的控制下,正在搜索暗中發出嘆息的人。
  被人窺視卻無法發覺,這是異常危險的信號,蕭晨不得不變色,提起十二分精神戒備。
  “咚”
  突然,石人王傀儡出手了,那霸絕天地的一拳轟出,直打的天宮崩碎,霧靄潰散,天穹四分五裂,出現一道道黑色的大裂縫。
  “那是……”巴布拉露出驚容,他在那裂開的天穹上看到一張模糊的人臉一閃而沒。
  小倔龍也非常吃驚,他也看到了那張模糊的人臉,在灰暗的天空中,非常的詭異,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妖邪,但僅僅是一閃便消失了。
  石人王傀儡沖天而起,在上面不斷盤旋,最終又降落在死亡天宮內。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
  幾人感覺陣陣發毛,根本無法捕捉到對方的氣息。
  死亡天宮中,恢復了平靜,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周圍,灰色霧靄涌動,一切都安寧了下來。
  但就在這時,殺破狼大叫了起來。
  “啊……一張人臉!”
  在這極靜而又黑暗的死亡天宮中,突然的叫喊聲分外刺耳,蕭晨以八相世界籠罩而去,但僅僅感覺一道玄而又玄的氣息消散,其他并沒有捕捉到。
  “該……該死的!他……一張慘白的人臉,他……幾乎貼到了我的臉上,與我不過相距寸許遠。”殺破狼臉色非常難看,胸膛不斷起伏,很顯然方才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站在眼前的敵人并不可怕,人總是由于未知而產生恐懼,在這預言之地充滿了太多的妖邪。七重天祖君的記憶說消失便消失了,關于預言的一切徹底不見,冥冥中仿佛有一雙無形的手抹除了這一切,任誰都很難保持鎮定。
  “砰”
  小倔龍一拳轟出,打穿了虛空。
  “你……你也看到了?”殺破狼問道。
  “看到了,與我正面相對,一張慘白的臉,上面沾染著點點鮮血,差點貼到我的面孔上。”小倔龍平靜的答道。
  “這……”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小倔龍已經達到了戰祖七重天,那張慘白的臉還敢與他對面,這到底是什么存在?
  就在這時,那神識海混亂的大威冥王突然發出一聲微弱的呻吟,睜開了雙目,不過眼神渙散,精氣神非常虛弱。
  “啊……是你?!”他突然大叫了起來,臉色猙獰,雙目突起,似是看到了最為恐怖的事情。
  在這一刻,幾人同時發現,一張慘白的臉剎那在瑞西奧身前消失了,重歸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漆黑而又陰冷的死亡天宮中,氣氛緊張到極點。
  巴布拉一把將大威冥王提了起來,道:“那張人臉……是誰?”
  “是他,是他!”大威冥王瑞西奧非常的驚恐,不斷的大叫著:“是他回來了,他要來索魂……”
  一代冥王驚懼到極點,思維散亂,眼神渙散,不斷的大喊大叫,裝若瘋狂。
  就在這時,石人王傀儡有所覺察,再一次出手,一道絢爛的神光照亮了前方的殿宇,宏偉的巨宮像是雪花般消融。
  一張慘白的人臉,沾染著大片的鮮血,自那里一閃而沒,消失在了更遠處的黑暗中。
  這一次幾人都看到了那種詭異而又可怖的人臉,說不出的感覺,非常的邪異。
  “索魂者,他是索魂者,真的來了……”大威冥王在黑暗中呻吟著,驚懼到了極點。
  “他是這片天宮原本的主人,對嗎?”蕭晨盯著大威冥王,沉靜無比,道:“是他留下了預言簿冊,是嗎?”
  “索魂者,是他,就是他……”堂堂大威冥王,此刻竟在顫抖,姣好的容顏寫滿了恐懼,道:“他早已死了……”
  至此,幾人更加謹慎起來,此地透著邪門,若真是天宮的原主人,后果很不妙。
  “你將他尸體吃掉了,他是來找你報仇的……”蕭晨盯著大威冥王,這些話說的很緩慢,但是卻深深的刺激了瑞西奧,他臉色蒼白無比。
  突然,大威冥王的背上出現一道尸影,一張蒼白的臉頰貼在了瑞西奧的后腦上,像是有一具惡尸爬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次,蕭晨幾人看的清清楚楚,頓時脊背冒涼氣,連他們都沒有看清這個人是如何浮現的。
  “啊……”
  大威冥王頓時大叫了起來,渾身顫抖著,躺在了地上,而他身上的尸影則又消失不見了。
  殺破狼感覺自己的脖子直發寒,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頓時一蹦老高,因為他看到那尸影正立身在他后面慘笑呢。
  “鬼嚇鬼嚇死鬼,我與你無怨無仇,不要煩我,去找那死人妖冥王!”
  那道尸影無聲無息消失。
  事已至此,已經可以確定,那真的是死亡天宮的原主人,他似乎處于一種奇異的狀態。
  強大如蕭晨與石人王傀儡都無法鎖定他。
  “看來這個人非常的不簡單!”蕭晨想起了過往種種。
  越是回想,越發覺得這個人非常不一般,甚至很逆天。
  是的,現在仔細思索,蕭晨不禁倒吸冷氣,這座天宮的主人似乎非常逆天,超乎想象的強大。
  要知道昔日那個人,曾經集全了甲骨!闖進了死亡世界最深處一個神秘所在,洞曉了未來之事。
  這樣的事絕不是一般的祖君可以做到的!
  蕭晨清清楚楚的記得昔日所見到的景象,三把沾染著神血的戰劍折斷在此。
  究竟需要怎樣的力量,才可以折斷戰劍?沒有人比蕭晨更加了解,蘊有陣圖的戰劍有多么的堅固,但卻被那人折斷了三把。
  殺他的人固然讓人膽寒,但是死亡天宮的主人,也絕對是登峰造極的強者,不是一般祖君可以比擬的。
  “我知道了……”就在這時,巴布拉突然開口,道:“這是‘怨’的能量,我界也出現過類似的事情,灰色的霧靄是他的靈魂崩散后的產物形成的,死而不滅,當中孕育了一種‘怨’,那張無法被我們捕捉到的人臉就是那種怨形成的。”
  “這種東西強大嗎?”蕭晨皺眉問道。
  “這是一種特殊的存在,說不好強大與否,但卻無孔不入……”巴布拉也不是很明了。
  但有一點,蕭晨卻是可以肯定的,這個東西似乎非常不好對付,連大威冥王神識海中的烙印都可以抹去,想想就可怕。
  如果不是陣圖與天痕等加身,震懾著對方,恐怕眼下幾人很危險。
  “珂珂是否在這座死亡天宮中?”就在這時,蕭晨問穴道空間內的天外天與人外人等。
  “在……死亡世界深處……”幾人的魂火依然非常虛弱,隨時都可能熄滅。
  得到這信息后,蕭晨非常果斷,不想在此繼續停留下去了,道:“走,我們離開這里!”
  死亡天宮的原主人化成了一種奇特的存在,那種“怨”的力量很難捉摸,蕭晨不想耗下去了。
  以石人王傀儡開道,沒有什么可以抵擋,煙塵彌漫,天宮崩碎出一條通道,洞穿外界灰色霧靄,他們直接遁出了這片區域。
  當出現在死亡大地上后,幾人還沒有來得及松一口氣,就又被驚住了,天空中霧氣翻涌,灰色霧靄追隨了下來。
  同一時間,被蕭晨提在手中的大威冥王,不斷顫動,他的神識海正在崩潰,有神秘力量避過蕭晨,正在侵蝕大威冥王的靈識。
  “殺了他,不然這種怨念將始終纏繞在我們身邊。”巴布拉建議。
  “他已經完了!”蕭晨凜然,三道天痕、神圖、古卷分別分別懸浮在蕭晨、小倔龍、殺破狼等人的頭上。
  這才不過半刻鐘而已,堂堂大威冥王就被人無聲無息的破滅了神識海,這種怨的力量實在可怕。
  “砰”
  就在這時,蕭晨手中的大威冥王突然一震,掙脫了他的手掌,墜落在地上。
  讓人感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身體裂開了,從中走出一個死氣沉沉的中年男子,帶著無盡的陰煞氣息。
  “這是……”殺破狼與九頭蛇頓時瞪大了眼睛,無比謹慎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蕭晨已經看到,那是煞氣所凝聚成的,并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軀。
  “吃掉我的血肉,孕育我這么久,你可以安息了……”森冷的聲音在死亡大地上響起,那個完全由煞氣凝聚成的中年人,帶著滔天的死亡氣息,冷冷的凝視著大威冥王,而后又盯住了蕭晨幾人。在他的頭頂上方,一望無際的灰色霧靄在洶涌。
  “這個怪物……”小倔龍倒吸冷氣。
  蕭晨也大吃一驚,終于明白為何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存在了,這個人非是巴布拉所說的那般,孕育在灰色霧靄中,而是孕育在大威冥王的身體中。
  “無上祖君的尸體不是那么好吃下的……”
  當聽到這句話后,蕭晨幾人更是變色,這個人是無上祖君,且似乎比以往所見到的異界無上祖神強大的多!
  “你想怎樣?”九頭蛇問道。
  “死去無盡歲月,還有覺醒的一天,上天待我不薄!”這是中年男子的回應,掃視幾人,死亡氣息頓時鋪天蓋地而出,道:“那只螻蟻將我的尸身吞食,你們竟想他帶走,我要吞噬你們!”
  “大言不慚!”蕭晨不想親自出手,讓石人王傀儡上前,擋住了他。
  “好強大的軀體,我形體滅亡,它正是存身最佳鼎爐!”煞氣所化成的中年男子,陰冷的這樣說道。
  “口氣倒是不小,石人王的軀體你敢奪……”九頭蛇出言道,他不相信對方能做到。
  “我雖然沒有以往的強大力量了,但是我做為怨的存在,無孔不入,奪一具戰體算的了什么!”說到這里,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很好,絕頂石人王戰體,比得上昔年來殺我的天帝了。”
  “什么?!”
  蕭晨等人頓時大吃一驚,殺死亡天宮之主的人竟是天帝,出人意料。
  “天帝還沒有死嗎?”
  “他在這個世界創建了最邪之地,死沒死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要死了,我在你們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他的氣息,應該是來自同一個世界。”
  “你曾經看到過未來,是否知道你能活下去?”蕭晨冷冷面對,同時祭出古卷、神圖等。
  “我看到的未來,早已成為了歷史,現在已經走出了既定的軌跡……”說到這里,他猛的撲了上來,直取蕭晨。
  “啊……”
  就在這時,這團煞氣化成的人影突然慘叫了起來,一個巴掌高的石罐像是鯨吸牛飲一般,將那團煞氣吸收了。
  這個結果不僅讓巴布拉幾人吃驚,就是蕭晨自己也沒有想到,那收藏在身上是石罐竟自己飛了出來,上面的圖紋綻放出一道道光華,將這煞氣熔煉吸收了進去。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灰色霧靄翻涌下來,也全部被向著石罐洶涌而去。
  這是一幅奇異的畫面,石罐體積不大,但是卻將一望無際的可怕霧靄快速吸收,讓這片天空恢復了寧靜。
  “砰”
  最后,那片死亡天宮墜落在大地上,它所處的次元空間已經崩潰了,蕭晨以神城將天宮全部煉化吸收。
  最終,他又盯住手中那已寂靜下來的石罐,這真的是一宗奇物,很難琢磨透。
  “幸虧被這石罐吸收了,不然那個人雖然絕對戰力沒有登頂,但是卻很麻煩。”巴布拉這樣說道。
  “是天帝殺了他,是天帝創建了最邪之地……”蕭晨自語著,這個消息很重要,在那遙遠的過去,九州祖神就早已進入了這個世界,也許留有部分后手也說不定。
  灰色霧靄與死亡天宮從此消失在了世間,再也不可能出現了。
  大威冥王的的靈識已經被抹除,但龐大的魂力并沒有潰散,其軀體被蕭晨重新祭煉,而后將天外天、人外人等的魂火注入了進去。
  他們與這具身體本就已經融合過了,如今等若平白得了一具強大的戰體。
  不過,僅僅是戰祖而已,并非真正的祖神,盡管他們在瑞西奧的神識海中,參悟了無盡的神則與本源,但終究不是自己開創的。
  隨后,他們火速向著死亡世界最深處沖去,在天外天與人外人的帶領下,直撲某一地域。
  這死亡世界深處,充滿了太多的秘密,無法理解。耗時整整一個多月,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危險,他們終于來到了目的地。
  就在前方,整整七座死城,排列成北斗七星狀,巍然坐落在那里!
  黑云翻涌,煞氣沖天,每座死城都繚繞著一道殺戮之光。
  “珂珂,就被困在了此地!”
  就在這時,蕭晨敏銳的覺察到了什么,以八相世界帶領幾人快速遠遁,消失不見。
  “異界諸神居然還在這里,沒有退走……”蕭晨在遙遠的天穹上,以盤古石令隱去幾人的氣息,殺機畢露。
  眼下很麻煩,既有異界諸神在周圍虎視眈眈,又有七座非常怪異的太古魔城坐落于此,很難對付。